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神藏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授藝
    “這些劍氣,怕是一般筑基初期境界的修為都抵擋不住。”

    昊陽與太阿先生對視一眼,均看出對方眼神中的震驚,太阿宗乃是劍修宗門,以劍氣殺敵亦為常用手段。

    但如方逸這般,僅僅筑基后期修為便能夠無窮無盡般釋放能夠輕易斬殺煉氣期修者的劍氣,卻是沒人能夠做到,便是那位太阿先生,在筑基后期修為時,也做不到這點。

    接到陸寬三人的傳訊,無論昊陽還是太阿先生,對于訊息中所說都有懷疑,半日時間斬殺方圓千里的巨人,實在有些駭人聽聞,但方逸這手劍氣風暴,再加上接近金丹初期的神識修為,能夠做到這點也就不奇怪了。

    “啪啪啪。”昊陽雙手鼓掌,夸贊道:“方道友好本事。”

    太阿先生雖未說話,但亦點頭表示贊賞,方逸的這一招式使出來,幾乎可以說是同階無敵了。

    “如今太阿宗門下內門弟子六百四十三人,其中煉氣期修者五百零七人,筑基期修者一百一十四人,金丹境界二十二人。”

    昊陽在殿內徘徊,細數著太阿宗的所有弟子,似是自言自語,又似是說給方逸聽,“太阿宗幫助凡人鎮守九十一座城池,每年為此戰死的煉氣期修者近百人,筑基期修者也有十余位的損耗。”

    說到這里,昊陽剛好走到方逸對面,凝視著方逸:“實不相瞞,這次請方道友來,還有一事相求,望方道友成全。”

    “方才我觀方道友釋放劍氣,其中一些運氣法門似有獨到之處,昊某希望方道友能夠將這劍氣法門傳于太阿宗。”

    昊陽臉上露出一絲苦笑,不過還是接著說道:“昊某知道,功法乃修者根本,外傳亦為師門大忌,但為了門下數百弟子,為近百座城池數以億計的百姓,昊某懇請方道友授予此法門。”

    昊陽在看完有關方逸的訊息時,便有了這想法,因此才在方逸初來太阿宗便召見,親眼見到方逸施展劍氣,從其釋放的氣息來看,的確有些非比尋常之處,因此這才開口相求。

    至于以武力威脅逼迫,卻不是太阿宗行事風格,祖師自開宗立派,便傳下過不可仗勢欺人的規矩,自此延續下來,數萬年未曾改變過。

    “這……”方逸聞言臉上露出一絲由于的神色。

    這劍氣風暴的功法,本就是他當初從那座無人島小屋內一副畫卷中領悟而來,以上古劍宗傳承下來的御劍術為根基,后又在自己劍法境界不斷的提升下數次改良,才有了如今的威力。

    本就是方逸自己所創的功法,傳給太阿宗也沒有什么,方逸之所以表面上顯的猶豫,也是不想讓太阿宗覺得他所學法門如此輕易便能向外傳授,否則怕是會得隴望蜀,繼而覬覦其他法門。

    “若有不便之處,太阿宗也不會勉強。”看到方逸臉上的神色,昊陽連忙說道:“不過還是希望方道友念及無數生靈,好好考慮。”

    昊陽并沒有急著勉強方逸表態,而是將陸寬與項九叫到近前,說道:“你們二人帶方道友去紫竹林暫住,并負責方道友與這位小朋友的日常起居所需。”

    “謹遵宗主法令。”陸寬與項九二人躬身領旨。

    方逸和雷林在二人陪同下向殿外走,臨出大殿前,方逸忽轉回頭道:“昊宗主所說,方某定會慎重考慮。”

    待四人離開,殿內只剩昊陽與太阿先生二人,太阿先生說道:“宗主,讓其去紫竹林合適嗎?畢竟他不是太阿宗弟子。”

    “無妨,師叔那劍陣我們也都懂得,便是破了也還能重新布置。”

    “師兄,你覺得這方逸如何?”昊陽開口問道,他知道自己這師兄看人一向極準,眼光遠比自己強得多。

    “此人就像是一把利劍,鋒利無比。”太阿先生給出了一個評價,道:“太阿宗之中,金丹之下,怕是無人能與之匹敵。”

    “如此最好……”昊陽手縷胡須,嘴角露出一絲笑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太阿宗總共有七脈,每一脈首座皆是金丹境界的仙師……”

    陸寬與項九陪著方逸和雷林前往紫竹林,一路上為其介紹著太阿宗內的種種情況,項九說道:“方前輩應該還不知道紫竹林的來歷吧。”

    按照項九所說,紫竹林曾是上一代太阿先生曾經的住所,在整座太阿山脈諸多洞天福地之中都算得上頂級,但自從上一代太阿先生仙逝,數百年來卻再沒有人能夠進入紫竹林中修行,皆因上一代太阿先生在紫竹林中布下了一座劍陣,只有破解劍陣才能進入紫竹林之中。

    上一代太阿先生也是想培養后輩人才,因此仙逝前留下遺訓,這座紫竹林只允許金丹境界以下的弟子來嘗試破解,但數百年過去,還是從未有弟子能夠破解紫竹林的劍陣。

    “原來這是想考校我。”方逸心中清楚,那位昊宗主怕是起了考驗他的心思,方逸若是無法破開紫竹林的劍陣,自然也無法進去修行的。。

    “這便是紫竹林了。“山坡上,陸寬指著前方一片密集的紫色竹林,向方逸道:“方前輩修為深厚,當可破解祖師留下的劍陣。”

    “方某倒可一試。”來到紫竹林的邊緣處,陸寬站住了腳,而方逸則是領了雷林向前走,一位金丹境界的修者留下考驗后輩弟子的劍陣,想來威力也有限,以他的實力護住雷林應該不成什么問題。“

    當方逸靠近紫竹林時,山中突然風起,數十米高細細長長的紫色竹子輕輕搖曳起來,樹干上的紫色竹葉隨風飄擺,偶有一片竹葉落下,那竹葉邊緣便閃過一陣光芒,似是鋒利的劍刃一般。

    “這些紫竹不過是一種掩飾。”方逸領著雷林向前走著,在雷林身前布下一道靈力防御,任由飄落的紫色竹葉切割,向雷林說著:“別看這些紫色竹葉如利劍般鋒利,但真正的殺機卻是無形的。”

    似乎是為了印證方逸所說的話,一片落葉飄落到雷林身前時,突然從中間裂開兩半,雷林就看到自己身前的靈力防御被一道劍芒斬中,蕩起陣陣漣漪。

    “這劍陣的手法看上去有些熟悉。”方逸辨認著方位,同時卻覺得這劍陣似是在什么地方見過,腦海中思索著從哪見過類似的布置手法。

    “劍宗?”兩個字突然閃現在方逸的腦海之中,心中有些驚疑不定,“難道這太阿宗的祖師也是劍宗弟子?要不然這劍陣為何如此相像?”

    方逸曾在劍宗劍道塔周圍的石壁上看到過相近的劍陣手法,比這位上代太阿先生似乎還要高明一些,但兩者應該是同出一源。

    “陣眼就在這里。”

    方逸隨手揮出一道劍氣,一塊拳頭大的石頭炸成粉碎,風停,紫竹林也恢復了平靜,再往前走,便見一座紫色竹子搭建而成的小屋,在小屋后面,有一汪湛藍色的池水,在紫竹反射的光芒映照下,散發著淡淡的紫色光暈。

    “這劍陣就這樣破了?”

    紫竹林外,陸寬和項九兩人面面相覷,宗主命他倆帶方逸前往紫竹林,兩人也知道宗主是想考校一下這位方前輩其他的本事,沒想到數百年來都沒有弟子能夠破開的劍陣竟被這位方前輩幾分鐘便破開了,讓兩人有一種身在夢幻之中的感覺。

    “這也太輕松了吧。”項九喃喃說道:“這真是那座難住過數百位上仙前輩的劍陣?怎么如同兒戲一般?“

    “該不會是年代久遠,陣法壞了?”陸寬依然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幕。

    “進去看看就知道了。”項九快步進入紫竹林,陸寬緊隨其后,上一代太阿先生留下的這座劍陣,便是先天境界都可來闖,也從未出現過傷亡,因此兩人也不擔心紫竹林中的劍陣。

    進入之后,才發現陣法一破,再沒有劍氣存在,沿路向里走,便見到了那座紫竹小屋和方逸、雷林二人。

    “方前輩果然人中龍鳳,竟輕易便破了上一代太阿先生布置的劍陣,晚輩佩服。”陸寬與項九躬身,語氣變得極為真誠了起來。

    “僥幸而已。”方逸客氣道:“小徒體虛,勞煩二位幫忙準備些吃食。”

    “自是應該。”陸寬連忙說道:“我二人奉宗主之命負責照顧方前輩起居,方前輩有事盡管吩咐便是。

    “啊?”方逸一愣,道:“那如何使得。”

    “無妨。”項九躬身說道:“方前輩先是救下我二人性命,又不計較唐突冒犯之責,我二人正好借此機會報答前輩恩惠,只望方前輩莫要嫌棄。”

    “好吧。”方逸想想,有這二人在,的確方便不少,因此也就不再客氣。

    當晚,陸寬與項九為雷林準備了飯菜,這些飯菜,皆是經過了精挑細選、其中蘊含靈氣的靈植靈米,且效力又都是極溫和的品種,不會對小雷林的身軀造成什么損傷。

    雷林身軀積弱已久,按理說,只能吃些普通飯菜,根本受不起蘊含靈氣的零食,但凡是皆有例外,只要有心,還是能夠找到一些既蘊含靈氣,還能緩慢滋養雷林身軀的東西,方逸也能看出,二人的確話費了一番心思。

    “這些飯菜好吃。”雷林吃下一口,眼睛頓時亮了,雙手捧著盤子遞向方逸:“請師尊品嘗,比飄香樓里的頂級大廚做的還要好一百倍。”

    “好。”見雷林捧著盤子,方逸也不忍拒絕,拿起筷子夾了一點放進嘴里,點頭道:“味道不錯,不過其中蘊含的靈力差的太遠了,對為師沒什么作用,你吃吧。”

    “是,師尊。”雷林端回盤子,就著米飯大口大口往嘴里扒拉。

    “慢點,小心噎著。”方逸笑著搖了搖頭,自己這弟子心性至純,方逸倒是很喜歡。

    沒一會兒的功夫,小雷林便將陸寬二人帶來的飯菜吃了個干凈,嘴里不停打著飽嗝,伸手撫摸著有些鼓出來的小腹,對方逸道:“師尊,什么時候傳我功法?”

    “不急。”方逸開口說道:“如今你的身體還有許多隱疾,要全部調養好,否則貿然開始修煉,會被身體隱疾拖累,事倍功半。”

    “一切但憑師尊吩咐。”雷林恭敬道。

    “鈞天。”方逸神識溝通鈞天鼎器靈:“我記得有一種洗髓丹,可以幫助凡人易筋換骨,洗毛伐髓。”

    “的確是有。”

    鈞天鼎器靈器靈的神識波動道:“方逸,你確定要如此做嗎?你可要想好,一旦服用過洗髓丹,他的身軀所能承載的靈力數量將是同級修者的幾倍,這里靈氣濃郁程度還不如連云海域,將來很可能因此停留在筑基期,挨不過三百年壽限。”

    “我有分寸。”方逸問道:“煉制洗髓丹的靈草靈藥可有?”

    “靈草靈藥倒是足夠。”鈞天鼎器靈道:“畢竟只是凡人服用的丹藥,用不到太高階的靈草靈藥,也幸好當初我沒有將那些劣等東西全都扔掉。”

    當初方逸還弱小時,也搜刮過不少靈草靈藥,不過后來隨著修為的快速提升,那些東西基本都沒了用途,鈞天鼎器靈本來也正打算將那些東西扔掉算了,沒想到還能有派上用場的一天。

    當晚,方逸便找個借口將陸寬項九二人打發走,回到紫竹搭建的房屋內,隨手布置下隔絕神識和聲音的陣法。

    “雷林。”方逸把雷林叫到面前,道:“今日你所見一切,萬不可向外人提起。”

    “謹遵師尊吩咐。”雷林恭敬答道。

    洗髓丹對于如今的方逸和鈞天鼎器靈來說太過簡單了,也不費什么時間,因此方逸決定就在這屋內幫雷林煉制一枚洗髓丹出來,若是事情傳出去,自己還是一位煉丹師,怕是會惹來更多麻煩。

    “嗯。”方逸滿意的點了點頭,鈞天鼎器靈從體內飛出,占據了大半個屋子。

    “這是……”雷林瞪大了眼睛,看著原本一尊手掌大小的鼎爐從方逸體內飛出,逐漸變大,差點將這座竹屋撐破。

    “這是煉丹爐。”方逸指著鈞天鼎說道:“為師這便幫你開爐煉丹,去掉你體內殘留的諸多隱疾。”

    “多謝師尊。”

    雷林眼中有些興奮,城破之前,他也算是大戶人家的公子少爺,曾經聽過不少說書先生描繪過仙人世界,其中一枚丹藥改變凡人一生的情節數不勝數,那時小雷林便期待有一天,自己也能如那些人一樣,突然得到一粒丹藥,從此走上修仙之路。

    洗髓丹對于鈞天鼎器靈來說再簡單不過,還不到半只時辰便煉制出來一爐,這一爐總共有九枚。

    丹藥出爐的一刻,方逸屈指彈出一只玉瓶,將九枚丹藥全部收入其中,又從中倒出一枚,遞向雷林:“雷林,過程可能會有些痛苦,但是服下之后,不但能夠強身健體,還可快速修復你身軀中的諸多隱疾,你可愿意?”

    “弟子愿意。”雷林毫不猶豫,直接接過那枚丹藥扔進了嘴里,至于方逸所說的痛苦,雷林卻全然沒在意,痛苦?還能苦的過自己所堅守的那四個月?

    “盡量不要昏厥過去。”

    方逸的聲音在雷林耳中響起,緊接著雷林神色一緊,臉上顯露痛苦神色,那枚洗髓丹下肚,藥力一圈圈散發開,波及到筋骨,那筋骨遍似被腐蝕一般,逐漸松軟,下一刻,又一道藥力波及,那筋骨便又立刻恢復。

    這被腐蝕之后再恢復的過程,真正是痛入了骨髓和靈魂,小雷林緊緊咬著牙齒,咯咯作響,額頭上斗大的汗珠滴滴嗒嗒掉落在地上,只一會兒的功夫地面便被陰濕了一片。

    但是雷林就這樣忍受著這種痛楚,一聲不吭,眼神中盡是堅毅。

    “沒有親眼所見,誰敢相信,一個還不足八歲的孩子,能夠忍受住易筋換骨的疼痛。”

    方逸慨嘆,自己這弟子不說其他,單單意志力,怕是千萬中都無一,方逸自己雖然沒有親身過經歷過,但只要探查到雷林體內的情況,也多少能夠體會,這種痛苦,怕是一些訓練有素的成年人都難以承受。

    雷林體內的筋骨越來越腐朽,恢復的藥力似有不濟,那些筋骨感覺越加酥脆,疼痛感也越加強烈,小雷林終于開始忍受不住,躺在地上打起滾來,神識一片模糊,雷林為了不讓自己昏厥過去,使勁搖著自己的舌尖,只一下,舌尖便開始滲出血跡,舌頭上的痛感終于抵消了一部分體內的痛苦,神識又漸漸清晰起來。

    雷林體內的筋骨開始寸寸碎裂,又在藥力的作用下一次次恢復著,雷林已經滿嘴鮮血,額頭上的青筋都要跳了出來,但是始終瞪大著眼睛,盡量保持著清醒。

    一旁守護的方逸都有些心疼,不過這時候的確是保持清醒才會更好一些,有助于藥力的揮發和吸收,筋骨皮肉的可塑性也就越高。

    足足一個多時辰,雷林體內的筋骨經歷了千千萬萬次的破碎、重組,終于完成了易筋換骨的過程,此時方逸神識再次探入雷林體內,便覺得那筋如翡翠,骨如白玉,強度韌勁比原先提升了十倍都不止。

    再然后便是洗毛伐髓的過程,這個過程沒有那么痛苦,只是要慢慢將體內積壓的毒素排出體外便好,體內的痛楚漸漸緩解下。

    雷林只覺得像是經歷了一場重生一般,此時身體酸軟,想要動彈一下都難,但是偏偏此時鼻孔中嗅到了一股惡臭,晚飯時吃下的飯菜都要嘔吐出來。

    “幸好這小屋后有一汪池水。”方逸封閉了自己的嗅覺,一手將雷林提了起來,跨步閃身便到了那汪池水旁,將雷林仍了進去。

    又過去幾個時辰,洗毛伐髓的過程才結束,天光已經放亮,陸寬與項九兩人早早便在小屋外提著早飯等候,見方逸領了雷林出來,兩人瞬間覺得雷林似換了個人一般,原本因營養不良導致干癟的皮膚此時晶瑩潤澤,像是初生的嬰兒般細嫩。

    “方前輩這是為雷林進行了易筋鍛骨、洗毛伐髓?”

    陸寬神識掃過,便知此時雷林體內的筋骨經脈早已和昨日晚間大相徑庭,而且那筋骨經脈的堅韌程度,還要遠超常人,怕是一般先天境界的武道宗師都略有不如。

    “當年師尊仙逝前,留下了幾枚洗髓丹。”方逸笑道:“昨夜思來想去,便給雷林服下一枚,這孩子沒有什么根基,倒是受了一些罪。”

    “方前輩……”項九苦笑道:“洗髓丹并不難煉制,可是各大門派,門下弟子幾乎沒有人服用,前輩可知為何?”

    “哦?愿聞其詳。”方逸笑道,他自然是知道其中原因,不過也想從項九口中得知,其中還有沒有其他的問題。

    項九看看雷林,又以詢問的眼神看向方逸,意思是在問,是否先讓雷林回避,方逸微微搖頭,示意項九但說無妨。

    “晚輩若是沒看錯,雷林此時體內的筋骨經脈堅韌程度,綜合起來至少是普通同齡人的五倍,或許更多。”

    “八倍左右。”方逸補充了一句,他自己煉制的丹藥,雷林又是他的弟子,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八倍。”項九道:“方前輩有沒有想過,日后雷林若想要晉級到先天境界,便需要常人八倍的天地靈氣才行。”

    “差不多。”方逸接著項九的話繼續說道:“晉級到筑基期也是如此,到金丹期依然如此。”

    “若是普通修者,怕是終生都積攢不到別人八倍的靈氣,最終耗盡壽元而死。”方逸看向身邊的雷林,說道:“服下丹藥,就代表著,你要比別人努力至少八倍,才能和別人一樣,后悔不后悔?”

    “不后悔。”雷林神情堅毅的回道。

    小雷林骨子里頗有些認死理的性格,認定了方逸,便非要拜方逸為師,方逸讓他做什么便做什么,不會有半點忤逆。

    “唉,還是順其自然吧。”

    陸寬心中嘆息一聲,在他眼中,雷林再怎么聰明靈慧,也不過是個不滿八歲的孩子,或許,他壓根就沒弄明白那其中所蘊含的意思,如今再想說什么也已經晚了,但心里卻是忍不住有些責怪方逸害了雷林。

    吃過了早飯,雷林又問方逸:“師尊,如今弟子體內隱疾已經盡去,是否已經可以開始修煉?”

    “你倒是著急。”方逸笑道:“好吧,想要斬殺巨人,你可要努力了。”

    “弟子一定不會辜負師尊厚望。”列林躬身道。

    方逸一抬手,劍氣飛出,將旁邊一棵紫竹斬下一段,拿在手中比劃著長短,隨后劍氣飛舞,很快那一截紫竹便成了一柄三尺長劍模樣。

    將紫竹劍遞給雷林,方逸道:”修行一途,欲速則不達,這句話,切記,切記。”

    “弟子謹遵師尊教誨。”雷林再次躬身行禮。

    方逸手中由劍氣幻化出一柄三尺長劍模樣,對雷林道:“雷林,看好了。”

    方逸說著,劍身向前斜斬,向雷林道:“你來試試?”

    陸寬和項九看的不明所以,心中忍不住道:這方前輩教的是什么?不教呼吸吐納也便罷了,怎么連正規的劍法也不教。

    “呵呵。”方逸見那兩人表情,便已猜到他們心中所想,頓時輕笑一聲,回想起當初在庚金劍山之時,自己也是這么認為的,只不過后來才發現其中的奧妙。

    雷林一絲不茍,手持著紫竹劍,照著方逸的樣子斜斬一劍。

    “不對。”方逸搖頭道:“肩膀太死了,放松。放松。“

    陸寬與項九均是無語,這種修煉還是頭次見到。

    像是他們進入太阿宗,都是先修煉入門功法,等自己有了一些修為,便可以換取更高階的修煉法門,至于招式這種東西起碼也要進入先天境界之后才要學習,即便這樣,還有許多修者對此不屑一顧,認為只要修為到了,什么招式都可以信手拈來。

    自幼便是接受這種思維灌輸,因此兩人對于方逸調教弟子的方式頗有些無語,最主要的,雷林還學的一絲不茍,按照方逸一遍又一遍的糾正著自己的動作。

    “好,差不多是這個節奏。”方逸突然道:“記住這種感覺,繼續,今日要揮劍一千次。”

    “是,師尊。”

    雷林回憶著剛才的感覺,手中紫竹劍揮舞一次次揮舞,沒多久,胳膊開始酸疼,每一次抬起,都要更加用力,雷林強忍著,一次次抬起,到后來,雷林似乎都已經感受不到手臂的存在,就那樣機械的揮舞著紫竹劍。

    :。:( 神藏 http://www.pcrguj.icu/0_282/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极速11选五开奖走势 非上市公司股权评估 3d开机号十期之家 秒速赛车开奖查询 北京pk10官网 哪个大网站有江西快三 福建体彩36选7开奖走势图 炒股六句口诀∨信yubinjg操盘手 北京快三玩法中奖规则 炒股配资还选尚牛在线 江西快三彩票app 投资之星 浙江2o选5走势图 四川快乐12投注技巧 2009年股票指数 时时彩老押13458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