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神藏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小魔王(上)
    “嗯?小東西,還這么不老實啊……”就在方逸跳下大樹的時候,他突然發現原本已經沒有了危險的那只小松鼠,竟然自己爬到了窩的邊緣,一番身子居然掉了下來。

    方逸身形一閃,來到了那棵樹下,伸出手掌接住了小松鼠并且卸掉了下墜的那股力道,似乎察覺到沒有了危險,那只小松鼠居然爬了起來,用嘴咬了一下方逸合攏起來的手指。

    “這是什么松鼠?我竟然沒見過?”

    看著掌心里的小松鼠,方逸眼中露出了驚奇的神色,因為這只只能盤踞在他巴掌上的小松鼠,已經長出了牙齒,而且咬在方逸的手上,居然能讓方逸感覺到一絲痛感。

    方逸在山里生活了十多年,見過的松鼠不下于幾十種,但還從來沒見過沒睜開眼的松鼠就長牙的,更不要說還能咬得動他的皮膚,以往這樣的小松鼠,怕是只會伸出舌頭去舔他吧。

    “小家伙,這是餓了吧?”

    看著松鼠不斷咬著自己的手指,方逸頓時明白了過來了,這只松鼠的母親應該很長時間沒有給它喂食了,這才會導致小松鼠不斷的叫著,引起了那些野豬的注意。

    “你的父母,可是有點不負責任啊……”

    方逸身體輕輕一躍,腳尖在大樹上一點,就來到了松鼠窩所在的樹杈上,可是正當方逸想把小松鼠放上去的時候,眉頭卻是皺了一下,因為他發現,這只松鼠窩像是有好幾天沒有成年松鼠活動的跡象了。

    “吱吱……”小松鼠嘴里發出吱吾的叫聲,卻是一直在啃咬著方逸的手指,那勁頭怕是不咬下點東西來不肯罷休。

    “這倒是有點麻煩啊……”看著和自己手指較勁的小家伙。方逸不由苦笑了起來,在山林中危險很多,松鼠的天敵也有不少。

    按照方逸的估計。這只松鼠的父母怕是已經不在了,要是將這個小家伙留在窩里。那么結果就只有兩個,一個是小松鼠活活的餓死,還有一個就是被它的天敵給吃掉。

    “算了,我把你給帶回去吧……”要是換做別的動物,方逸未必會興出這個念頭,但松鼠可是小時候陪伴過他的小伙伴,方逸還真狠不下心將這只松鼠留在樹上。

    “嗯?睜開眼了?咱們這也算是有緣啊……”

    就在方逸準備把小家伙放在口袋里的時候,小松鼠竟然一下子睜開了眼睛。那漆黑的眼珠和方逸對視在了一起之后,方逸分明察覺到那眼中流露出來的親近神色。

    更讓方逸感覺驚奇的是,這小家伙在睜開眼睛之后,竟然不再咬方逸的手指的,而是伸出小舌頭舔了舔,這種很通人性的表現,讓方逸心中頓時生出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小家伙,先忍一忍,回去就給你搞吃的……”方逸笑著摸了摸小松鼠的腦袋,將它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然后跳下了大樹,走向兩只被他射死的野豬。

    “都帶回去吧……”

    雖然單是那只母野豬就有兩百多斤,不過方逸是吃夠了山下的灌水豬肉。這兩百多斤帶回去分解一下,再給老師和趙哥帶回去一些,怕是還不夠分的呢。

    一只手拎著只有三十四斤重的小野豬,方逸的另外一只手卻是抓住了成年母野豬的后腿,直接就在地上拖行了起來,只是如此一來,方逸在山間行走的速度,就比來的時候慢了許多。

    在回程的路中,方逸還射中了一只野雞。不過這次他沒有彎弓搭箭,而是隨手扔出了一支箭矢。直接將一只被從枝頭驚起的野雞給射了下來,箭矢直接穿過了野雞的腦袋。

    來時只花了半個多小時。但回去的路方逸整整走了一個多時辰,也不知道小松鼠是睡著了還是餓的厲害,在方逸的口袋里一動不動,倒是沒有給方逸搗亂。

    在快回到道觀的路上,方逸又從自己下的套里面抓到了一只野兔,隨手將野兔捏死之后,方逸將野雞的腿綁在了細鐵絲上,直接掛在了脖子上,拖著野豬繼續往道觀行去。

    “砰!”

    方逸將兩只野豬重重的扔在了道觀的后院里,渾身上下全都被汗水給浸透了,饒是他現在修為高深,但拖著幾百斤的野豬走了十多里的山路,也是把方逸給累的不輕。

    “靠,一大一小,竟然打了兩只野豬,方逸,你小子行啊!”

    聽到響聲,原本正在廚房里的幾個人都跑了出來,看到那兩只野豬和方逸身上掛著的野兔還有野雞,除了以前見過這種情形的胖子和三炮之外,所有人都傻了眼。

    “老天爺,你這是怎么拖回來的啊?”

    看到那只大野豬血肉模糊的腦袋,滿軍心里忍不住打了個哆嗦,而孟雙雙和苗倩倩兩個女孩更是躲的老遠,她們倆都被野豬那猙獰的樣子和血腥味給嚇住了。

    “胖子,少在那看熱鬧,趕緊的給這只大的放血拔毛,我得先休息一下……”方逸交代了胖子一聲,返身到廚房里找了一些菜籽油,仔細的將大弓擦拭了一遍之后,這才將弓箭又掛回到了房間里的墻上。

    “雙雙,你和倩倩收拾這只野雞,滿哥,兔子就交給你了,我和三炮解決這兩只野豬……”

    等方逸從房間里出來之后,胖子已經安排起眾人開始干活了,那只兩百多斤的野豬也被他抬到了院子的水井旁邊,一刀捅在野豬脖子上后,還沒完全凝固的鮮血頓時流了出來。

    “魏錦華,你還會這個啊?”

    躲在遠處的孟雙雙看到胖子的舉動,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她是在農村長大的女孩,對于殺豬宰羊的景象并不陌生,要不是這野豬的樣子實在是太難看,孟雙雙都敢捅上一刀的。

    “嘿嘿,你老公我除了生小孩不會,就沒有不會的東西……”

    看到女朋友吃驚的樣子,胖子是一臉的得瑟,不過他這一手殺豬的功夫卻是家傳的,胖子他老爹當村長之前,那可是十里八鄉有名的魏屠夫,就是現在逢年過節村子里要殺豬,那十有*也都是魏村長的活計。

    “胖子,豬肉多撒點鹽,回頭帶下山一些去……”方逸出來之后,開口說道:“豬下水和豬頭都帶到村子里,讓魏叔起一網魚咱們帶回去一點,小的這只就晚上烤了吃吧……”

    兩百多斤的野豬,即使去掉豬頭和骨頭,那也有百十斤的重量,方逸準備只帶些精肉回去送人,其它的東西就都送給方村的人好了,當然,這也不是白送了,方逸要他們拿魚來換。

    水庫雖然不讓炸魚,但有一塊水域是村里人養的魚,以魏村長的威望再加上這些豬肉,起一網魚那是絕對沒問題的,方逸相信,這純正的野味和野生的魚,在金陵城里沒有一家飯店能有這樣的食材。

    “行,這些東西我給分解了,不過回頭還是你主廚啊……”

    胖子一邊答應著,一邊給那野豬開膛破肚,這些從小就看熟了的手藝,在胖子手下一點都不生疏,那些豬內臟被胖子井井有條的分門別類的處理開來。

    “胖子,你們去到城里就算是不賣文玩,開個豬肉攤子也能賺錢啊……”看到胖子那諳熟的動作,滿軍笑著開起了玩笑。

    “那當然了,我殺豬,三炮賣肉,一準能發財……”胖子眨巴著小眼睛,一臉嚴肅的說道。

    “滾一邊去,你小子才賣肉呢……”原本聽得連連點頭的三炮,忽然品出這話的味道有點不對,敢情胖子是在罵自個兒啊,三炮的話,也引起了眾人的一片哄笑聲。

    “對了,滿哥,你背上山的米呢?給我一點……”方逸忽然察覺到自己的口袋動了一下,低頭看去,小松鼠的腦袋卻是不知何時鉆了出來,正瞪著一雙漆黑的眼睛,在四處打量著。

    “按照你說的,米我都給塞竹筒里了,晚上不是蒸竹筒飯嗎?”

    滿軍隨口答了一句,在來道觀的路上方逸砍了一根竹子,按照竹節給分解成了一段一段的,告訴滿軍把米塞進去蒸熟了,那米飯的味道里就會殘留竹子的清香。

    “少做一筒飯,我熬點米湯……”方逸知道口袋里的松鼠可吃不了米飯,剛剛睜開眼的小松鼠也就是出生一個月左右的樣子,在沒有奶粉的情況下,只能喂點米湯了——

    ps:月底求月票!.

    (未完待續。)( 神藏 http://www.pcrguj.icu/0_282/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股票开户多少钱 江苏快3最新版安装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体彩金7乐基本走势图 北京pk10官网 新手网络赚钱项目 安徽合肥配资网 江苏11选5中奖号码走势图 心水一点是什么动物 沈阳体彩11选5中奖规则 吉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今天的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股票分红就是坑 今日股票牛股推荐 大学生2000元能炒股吗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安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