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神藏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歪打正著
    “我說古局長,梁老板,這……這東西也忒多了點吧?”

    來到辦公樓外方逸才發現,在自己的那輛商務車旁邊,同樣停放著兩輛商務車,只不過那兩輛車都被拉開了車門,一眼就能看到車里堆放的東西。

    不僅是后備箱被放的滿滿的,就連車子的后排座位上也都放滿了各種紙箱,梁大平還沒出來的時候就招呼人過去般了,等到方逸他們出來,樓前的地面上已經擺了不少的東西。

    “不多,都是些土特產,方先生你千萬別客氣,別嫌我們小氣就好……”

    梁大平聞言笑了起來,其實看著是兩車東西,但這兩車東西的價值,那卻是完全不能相比的,說起來古正明他們那輛車上的東西才是真正的土特產呢。

    “古局長,梁老板,我這車也放不下那么多東西啊……”

    看著不斷往下搬的東西,其中居然還有一壇半米多高的醋壇子,方逸不由苦笑了起來,連連拱手道:“兩位,心意我領了,不過實在是裝不下啊,我那還有個傷員要躺在后排座位上呢,要不就拿幾樣意思意思得了……”

    方逸他們的那輛商務車雖然不小,但回程的時候要坐四個人,單是還沒有完全恢復的司元杰自個兒就要躺在一排座位上,方逸他們根本就拉不走這么多東西。

    “你說的倒也是……”

    聽到方逸的話后,梁大平想了一下,開口說道:“這樣吧,我這輛車子跟你們一起回去,等到了地方把東西卸下來再讓車子開回來好了……”

    “梁老板,這……這不大合適吧,這多麻煩你啊……”

    方逸一聽梁大平的話,頓時連連搖起頭來,鳳凰城距離有一千多公里,就算連夜開都要十七八個小時,如果真讓梁大平的人跑這么一趟,那方逸欠的就不是禮品,而是個人情了。

    “合適!”

    梁大平擺了擺手,說道:“方先生,咱們撇去藍董的關系不談,這趟要是沒有你們哥幾個,我還不知道要被那些家伙騙取多少錢呢,這一點心意,你無論如何都要收下,要不然我梁某人親自開車給你送去……”

    對于梁大平而言,派個司機出個車根本就不算什么事,基本上每年逢年過節的時候,梁大平手下的那些車子就都在送禮,省里省外的人都有,也不差方逸這一個。

    “方逸,梁總的一片心意,你就別推辭了……”

    方逸正想說話的時候,古正明卻是開了口,說道:“我看這樣吧,正好我們也要去個人到小魏村子里去送嘉獎,就讓他跟著梁總的車子一起去,路上也能有個替換開車的人……”

    對于公安系統來說,辦案經費和辦案車輛通常都是很緊張的,古正明相信自己的這個決定,就是報到孫局長那里也不會有什么問題的。

    “行,就按古局說的辦,咱們兩車的東西并到一輛車上去……”

    沒等方逸說話,梁大平就做了決定,并且親自走到自己礦上的那輛車前,指揮著工人說道:“來幾個人,把這些東西給搬到方先生的車上,然后再把古局長他們車上的東西給騰過來……”

    “這……”方逸剛說話,又被古正明給拉住了,“小方,梁總這是想交你這個朋友,你就別推辭了……”

    “好吧……”

    方逸聞言苦笑了一聲,心里突然想起件事來,當下看向了劉家喜和古正明,開口說道:“劉哥,古局,我有件事一直沒弄明白,您二位能給我解答一下嗎?”

    “案子的事兒?”劉家喜看了一眼方逸,說道:“你問吧,反正這案子對你也沒有什么保密的,回頭說不定我們還要去人找司元杰再做些筆錄呢……”

    司元杰現在雖然身體毒素未清,還是有些虛弱,但精神已經沒問題了,昨兒劉家喜給他整整做了三個多小時的筆錄,在對尤龍犯罪團伙的指證上,司元杰的筆供還是比較重要的。

    “我想知道,那個叫尤龍的人為什么說了那么多關于吳二寶媳婦的事情啊?”

    方逸對這件事一直都是心存疑惑,按理說朋友妻不可欺,就算尤龍和吳二寶媳婦有一腿,這事兒也不是什么光彩事,能隱瞞應該隱瞞住才對,沒道理向尤龍那樣滿世界嚷嚷去啊。

    可以說,吳二寶的招供,和尤龍對吳二寶媳婦說的那些話,有著非常直接的聯系,尤其是關于孩子的問題,更是讓吳二寶直接就崩潰掉了,交代出了所有的問題。

    按理說尤龍能想出這種殺人騙賠的手段,也不會是個傻子,他應該知道自己的這些話會引起吳二寶的憤怒,所以方逸對此很是不解,尤龍為何會如此這般的去刺激吳二寶。

    “這事兒,你得問老劉……”

    聽到方逸的問題之后,古正明的臉色很是古怪,搖著頭看著一旁的劉家喜,說道:“我和老劉認識不少年了,以前也配合辦過案子,但這次的事情,還真是老劉一個人想出來的……”

    “劉哥,你是怎么辦到的啊?”方逸不解的看向了劉家喜,他真是想不出劉家喜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才能讓尤龍說出了那么多亂七八糟的話。

    “是啊,劉哥,您這引導犯人的本事可真大啊,我看您引導的尤龍都能去寫****了,那口供看的我差點都硬了……”胖子也是一臉求知欲的看向了劉家喜,話說他也是看過那份筆錄的,比之自己上學的時候看過的手抄本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是差點吧?我看你小子已經是硬了……”三炮在旁邊補了胖子一刀。

    “這事兒,咱……咱們不談了吧……”不知道為何,方逸和胖子的追問竟然讓劉家喜的臉都紅了起來,左顧而又言其他的說道:“方逸,我給他們搭把手搬東西吧……”

    “別介啊,劉哥,我這正好奇呢……”看到劉家喜想跑,胖子連忙一把拉住了他,劉家喜越是這樣遮遮掩掩的,方逸等人也就越發的好奇了。

    “劉哥,你要是不說,我也不回家了,過年去你家陪著嫂子吃飯去……”胖子和方逸不一樣,多無賴的話到了他嘴里都能說的一本正經,這會兒干脆就威脅起了劉家喜。

    “你小子找揍是吧?”

    劉家喜瞪了一眼胖子,看了看梁大平等人站在車子那邊應該聽不到自己說話,當下壓低了幾分聲音,說道:“吳二寶不是被方逸給打昏了嗎?在他昏迷的時候,我們用他做了點文章,原本是想著引導尤龍把罪名往吳二寶身上栽的,誰想到他竟然說了那些事情啊……”

    劉家喜這一解釋,方逸等人才明白了過來,敢情尤龍的胡言亂語,還真是和劉家喜有脫不開的關系。

    劉家喜出身刑警,又在鄉鎮干了好幾年,行事有時候并不是那么講規矩,在方逸把吳二寶等人交給他之后,劉家喜給古正明出了個點子。

    這個點子很簡單,就是在礦上找了只雞給殺掉了,然后在吳二寶的身上和臉上涂抹了一下,做出了一副被當場擊斃的模樣,然后用那種一次成像的相機從各種角度拍了十幾張照片。

    對尤龍的審問,一開始就陷入到了僵局里,找不到突破口之后,劉家喜建議拿出這些照片震懾一下尤龍,而他最初的目地其實是想拿到尤龍對吳二寶栽贓的供詞,然后再去找吳二寶的。

    對于警方拿出來的照片,尤龍并沒有懷疑,他知道吳二寶看上去很忠厚老實,實際上卻是個內心暴虐的家伙,在被警察抓捕的時候,吳二寶是有那種拼個魚死網破的狠勁的,被警察擊斃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

    但是讓劉家喜和警方都沒想到的是,尤龍是個極其聰明的人,他知道自己往吳二寶身上栽贓,也等于是在自己頭上扣了個屎盆子,于是對于犯罪的事情尤龍是只字未提,故意帶偏了話題,扯到了和吳二寶媳婦那混亂的男女關系上。

    尤龍裝瘋賣傻的故意扯遠了話題,把好好一份供詞說的像是****一般,不過尤龍沒想到自己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就算他把所有的罪行都栽到吳二寶的頭上,也遠不如這一份供詞來的威力強大,劉家喜的行為算是歪打正著了。

    對于警方而言,這絕對是個意外的驚喜,事實也正是向好的方面在發展著。

    在吳二寶這里做出了突破之后,整個案子都給盤活了,現在只要將剩余嫌疑人抓捕歸案和起出之前一些受害者的尸體,在人證物證具在的情況下,到時候尤龍想抵賴都抵賴不了的。

    “我靠,劉哥,你夠陰險啊……”

    聽劉家喜講完事情的經過之后,胖子忍不住往旁邊走開了幾步,開口說道:“劉哥,咱們哥倆以后得離遠點,要不然我被你賣了恐怕還要幫你數錢呢……”

    “臭小子,再編排我信不信我揍你?”劉家喜挽起了衣袖,對著胖子揮舞了下拳頭。

    雖然是一臉生氣的樣子,不過在心里劉家喜還是很得意的,因為就算他的行為有點誘供的嫌疑,算是過線了,但這效果卻不是一般的好啊,整個案子的轉機可都是出自他這靈機一動上了——

    PS:家里供暖出了問題,修了兩天,手也整破了,昨兒沒更,都是眼淚啊( 神藏 http://www.pcrguj.icu/0_282/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贵州11选5最大遗漏 专家股票推荐 一分11选五走势图 富国国企005357基金净值 湖北11选5怎么玩的 上海快三500期 3d试机号与奖号的规律 股票k线形态图解大全 快3预测与推荐 十一选五任二稳赚技巧 快乐飞艇有国家官网吗 股票行情从哪里看 10BET娱乐城真人百家乐赌博 华夏配资网vip杨方配资靠谱 精准三肖六码3肖6码 甘肃十一选五最新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