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神藏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 萬毒唌
    ();

    ();        接下來的兩天,彭斌和方逸都耗在了吳哥窟里,對于彭斌來說這有點煎熬,不過方逸很享受這種過程,雖然考證的是佛教文化,但那種深厚的歷史底蘊,卻是讓方逸結合腦海中的一些知識,得到了很多解答。

    “嗯,怎么今兒又有那種被人跟蹤窺視的感覺了?”

    在第三天的傍晚,方逸忽然感覺有點兒不對勁,前幾天在泰國出現的那種感覺又浮現在了心頭,雖然這種感覺很淡,還是被方逸察覺出來了。

    “是不是咱們這幾天一直呆在吳哥窟里,被什么工作人員盯上了?”

    對于方逸的感覺,彭斌以前一直都是深信不疑的,不過在泰國的時候方逸的感覺似乎出了差錯,因為一直到出了泰國,他們也沒有遇到過什么事情。

    “不知道,這幾天咱們注意點吧”方逸點了點頭,他心頭的那種感覺不是很強烈,而且對方似乎也沒有什么殺意,是以給彭斌提了一句之后,方逸也沒再放在心上了。

    彭斌和方逸不知道的是,在距離他們只有四五十公里遠的地方,龍旺達正在一個莊園里和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交談著,他雖然比彭斌和方逸只晚一夜來到的柬埔寨,但這幾天龍旺達卻是一直都住在這個莊園。

    在龍旺達的身后,還站在他的兩個弟子,而那個老人旁邊也有個童子在給他們斟茶倒水。

    坐在莊園之中的一個涼亭里,可以清楚的看到遠處云霧繚繞的大山,那種景色非常的瑰麗奇幻,能在這里跑馬圈地修建這么一個莊園,顯然莊園的主人也不是什么普通人。

    “云皓,我可是在這里整整等了你兩天了”龍旺達此時卻是沒有什么心情欣賞遠處的景色,就是喝著茶都有些心不在焉。

    “國師,我進山采藥去了,可不知道你要來啊。”

    被稱之為云皓的老者身材不高,臉上雖然有不少皺紋但那雙眼睛卻是很明亮,給人一種精神矍鑠的感覺,和龍旺達這樣身居高位的人坐在一起,云皓身上的氣勢居然絲毫不落下風。

    “老兄,現在的毒蟲越來越差了,你這次進山有什么收獲嗎?”

    龍旺達知道云皓所說的采藥,其實就是去收集毒蟲的,和自己不一樣,面前的這個降頭師一直都是個獨來獨往的角色,他所煉制的降頭,也都是自己去采集來的。

    龍旺達知道,對方在降頭術上的造詣,卻是絲毫都不弱于自己,說起來他們兩個也算是不打不相識的。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幫龍旺達在緬甸山中收集毒蟲的一隊人,遇到了同樣是去緬甸煉制降頭的云皓,對于降頭師而言,在叢林里那就是他們的天下,在發生了一些沖突之后,龍旺達的手下均是被云皓下了降頭。

    看到對方收集毒蟲的行徑,云皓也知道在他們身后有一位降頭師,是以云皓也沒有下殺手,并且放了一個人去通知龍旺達,降頭師的圈子相對比較封閉,云皓當時是想和龍旺達交流一下。

    龍旺達也是存了這個心思,從那件事之后兩人就一直互有來往,也交流一些關于降頭術的心得體會,不過他們兩個心里都很清楚,對方用的一定不是真名,所以云皓一直都稱呼龍旺達為國師,龍旺達也是用云皓的名字來稱呼對方。

    “這次尋到一對金翅蝰蛇,倒是不枉此行。”云皓笑著從石桌下面拿出了兩個竹筒,說道:“算我運氣不錯,正好碰到這一公一母在交配”

    “你運氣是不錯,金翅蝰蛇很少見的。”

    聽到云皓的話后,龍旺達臉上不由露出一絲羨慕的神色,他知道所謂的金翅蝰蛇,指的是在蝰蛇的身體兩側,各有一道金色的印痕,遠遠看去就像是收起來的翅膀一般。

    金翅蝰蛇的叫法,不單是指那兩道像是翅膀一般的尹恒,這種蝰蛇的彈射能力非常強,它能從地面直接彈到十多米高的空中,是以才有了這樣的名字。

    和普通的蝰蛇相比,金翅蝰蛇的毒性也是極強的,不管是山林中的猛虎還是龐大無匹的大象,只要被其咬上一口,在幾秒鐘之內就會丟掉性命,是屬于那種極其少見的變異蝰蛇。

    對于降頭師而言,金翅蝰蛇就更加珍貴了,因為通過降頭術中的秘法來喂養金翅蝰蛇,然后再讓自己的本命降頭將其吞噬,本命降頭就會擁有一些金翅蝰蛇的特性,從而變得更加強大。

    “我這孤家寡人一個,可比不得國師你,有那么多手下幫著搜尋這些東西。”

    看到龍旺達臉上那一絲羨慕的神色,云皓也是有些得意,給龍旺達的杯子里續上水之后,開口說道:“國師,你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不知道這次來找我,有什么事情呢,不過咱們先說好,我這對金翅蝰蛇是不交換的”

    云皓和龍旺達最經常的往來,就是相互交換一些比較罕見的毒物,所以云皓還以為龍旺達這次是聽聞自己進山的風聲,前來找自己交還毒蟲的呢。

    “云皓,我這次來不是和你交換降頭的。”龍旺達搖了搖頭,說道:“我找你是有事情想請你幫忙的。”

    “嗯?找我幫忙?”

    聽到龍旺達的話,云皓頓時搖起了頭,開口說道:“國師,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從來都不愿意管閑事的,就是柬埔寨的王儲都請不動我,你還是算了吧”

    云皓行事一向都是獨善其身,前些年柬埔寨內亂的時候,有不少人都找到了他,想用降頭術解決自己的敵人,但云皓是兩不相幫,到最后干脆躲到了山里,直到政局平穩了才到這個莊園。

    “國師,以你的勢力,有什么事能需要我幫忙啊?”

    雖然拒絕了龍旺達,但云皓心里卻是有幾分好奇,他知道對方是泰國的國師,在泰國可謂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即使在東南亞地區,龍旺達也有著常人難以想象的龐大勢力。

    “難道你交惡了什么降頭師了嗎?”云皓自言自語道:“這也不對啊,在東南亞,應該沒有哪個降頭師會招惹你的。”

    降頭師的圈子就那么大,像云皓和龍旺達都屬于這個圈子最頂級的人物了,一般的降頭師根本就不會招惹他們,就算是結下仇怨,云皓也不相信龍旺達自己會解決不了的。

    “云皓,你想茬了”

    龍旺達也沒掖掖藏藏的,開門見山的說道:“對方有兩個人,一個人是武者,他還好對付一些,但另外一個不是降頭師也不像是武者,手段很詭異,我對付不了!

    “你的降頭術,竟然無法對付武者?”

    聽到龍旺達的話,云皓臉上露出了一絲驚容,他知道龍旺達的降頭術很厲害,弱一點的降頭師都無法破解,更不要說是只比普通人強大那么一點的練武之人了。

    “我曾經被那個武者打傷過,養了兩個多月的傷”

    龍旺達聞言嘆了口氣,先不說高深莫測的方逸,就是彭斌也讓他吃了不小的虧,在皇家禁地中的那一次,要不是彭斌被降頭咬中急于突圍的話,說不定龍旺達就死在他手上了。

    “難道你的降頭是擺設嗎,你是降頭師,為何會和他們比拼拳腳功夫?”云皓顯然不能接受龍旺達所說的事情,什么時候強大的降頭師竟然會被練武之人給傷到了,這簡直就是降頭師的恥辱。

    “我的本命蠱在咬傷他之后,也被他傷到了。”龍旺達并不怕告訴云皓自己本命蠱受傷的事,因為在這幾個月里,龍旺達尋找到了一些東西,將本命蠱喂養了過來。

    “被你本命蠱咬傷,那人竟然不死?”

    云皓猛地一下從石凳上站了起來,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的神色,他們都是在本命蠱上花費了數十年功夫的人,投入的精力物力不計其數,別說是一個人了,就是一頭大象,在被本命蠱咬中之后也是必死無疑的。

    “是,那人沒有死!”龍旺達點了點頭。

    “這樣的人我也對付不了,你找我又有什么用啊?”云皓聞言苦笑了起來,他自問自己在降頭術上的造詣并不弱于對付,但也強的有限,龍旺達殺不死的人,他去了也是白搭。

    “不一定是讓你去對付他們,我只是想知道他們來柬埔寨到底要干什么,請你陪我一起去”

    龍旺達還真沒有要對付方逸和彭斌的想法,因為方逸給了他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龍旺達相信只要自己敢向他出手,肯定是討不到好處,可能要比和彭斌交手的下場還要凄慘。

    “他們在柬埔寨?為什么來柬埔寨?”云皓聞言愣了一下,柬埔寨可是他的地盤,聽到有兩條強龍過來了,云皓心里也是有點犯嘀咕。

    “我也不知道”

    龍旺達搖了搖頭,他哪里會將龍婆托的事情說出來,當下找了個借口,說道:“其中的一人曾經盜取過我皇室的經,我要知道他盜的目地,就一直跟著他,這才到了你這邊”

    “什么經?”云皓追問道,能成為在東南亞降頭師圈子里都有偌大名聲的人,他豈是那么好糊弄的。

    “是我國前代國師留下來的經,是古梵文寫的,我也不知道內容是什么。”龍旺達深諳說謊話的技巧,那就是將事情說的八分真兩分假,在這種情況下,一般人都是分辨不出來真假的。

    “國師,我向來都不問世事的,抱歉,這件事我幫不了你”云皓搖了搖頭,他不想趟這個渾水,只要對方不來招惹他,云皓就當不知道自己地盤上來了這么兩個人。

    “云皓,你就不問問我請你,會拿出什么樣的報酬來嗎?”龍旺達之所以比方逸他們晚來了一天柬埔寨,就是皇宮去取東西了,他相信自己拿出來的東西,會打動對方的。

    “哦?什么東西?”云皓看向了龍旺達,別看他的財富勢力均是不如龍旺達,但這世上能讓他動心的物件卻是不多。

    “你們兩個先去外面吧,走遠一點”

    龍旺達對著自己身后的兩個弟子擺了擺手,又對云皓說道:“讓你的童子也出去吧,這東西對他們有危害。”

    “哦?你先出去”云皓讓自己的童子出了涼亭,看向龍旺達說道:“到底是什么東西,現在能拿出來了吧?”

    “好!”龍旺達也沒拖泥帶水,直接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個用白蠟封住了瓶口的小瓷瓶,這個瓷瓶只有拇指大小,放在龍旺達的掌心極不顯眼。

    “這是什么?”云皓一臉好奇的看著瓷瓶。

    “你聞聞就知道了”龍旺達很小心的用指甲扣去了瓷瓶口處的白蠟,輕輕的拔出了一點瓶塞,但當瓶塞被拔出一半之后,龍旺達又猛地將其塞了去。

    但沒能完全密封的瓷瓶,已然飄出了一股氣味,在聞到這股氣味之后,云皓和龍旺達的身體竟然同時晃了一下,兩人那原本紅潤的臉龐,居然肉眼可見的現出了一絲黑色。

    而且兩人涼亭地面縫隙處生長的一些青草,在那絲氣味暴露在空氣中之后,竟然一下子枯萎了,枯萎了的青菜并非是發黃,和龍旺達與云皓的臉色一樣,居然都有些發黑。

    不過兩人臉上的黑色只是一閃即逝,在龍旺達將瓶塞塞去之后,二人的面色已經恢復了正常,不過云皓卻是被震驚的又站了起來,看向龍旺達手中瓷瓶的眼神中,居然帶有了那么一絲貪婪的神色。

    “國師,這這是萬毒唌?”云皓的聲音里帶著那么一絲顫抖,“你你從哪里找到的這萬毒唌?這毒性怎么如此之強?”

    玩了一輩子的毒蟲,云皓自然能分辨出來龍旺達那瓷瓶里的東西,在此之前,他還真的沒想到龍旺達能拿出這個東西來,因為萬毒唌一直都是傳說中的物件。

    所謂萬毒唌,指的是劇毒蛇兒的唾唌,但這種唾唌指的不是直接從蛇口中取出的毒液,而是毒蛇在無意中排出來的,也就是蛇的口水。

    這樣的唾唌,在外面是根本得不到的,只有在蛇窟里,才會出現這種毒唌,而且是無數蛇兒同時滴落積累下來的,數以千萬計的毒蛇毒唌混合在一起,才能形成萬毒唌。

    按照降頭術里的說法,萬毒唌是天下至毒,別說是毒唌了,就是其散播在空氣之中的氣味都能殺人。

    但對于降頭師來說,萬毒唌卻是他們夢寐以求的東西,因為本命降頭在融入了萬毒唌之后,就會成為真正的降頭之王,而且降頭師也會百毒不侵,再也不懼其他降頭師的降頭術。

    “你你的降頭已經融入了萬毒唌了嗎?”

    云皓看向龍旺達的目光中,帶著一絲畏懼,他和龍旺達雖然認識了數十年,但絕對稱不是什么朋友,兩人一直都是一種相互交易的關系,云皓也怕龍旺達煉制出了融合了萬毒唌的降頭,如果真是那樣的話,自己肯定不是他的對手了。

    “沒有,你也知道,想要融合萬毒唌,風險是很大的,也需要很多別的東西來配合”

    龍旺達搖了搖頭,這番話說的同樣是半真半假,他的確沒能將萬毒唌融合到自己的降頭之中,但借助萬毒唌,龍旺達卻是把自己那只降頭的傷勢給恢復了過來,說起來他的降頭里也融入了一絲萬毒唌的特性。

    其實之前彭斌給龍旺達本命降頭的傷害,要遠比他想象中的嚴重,那只降頭眼見就要不行了,是龍旺達用了三天三夜的時間喂養其自身精血,才讓那只降頭活了過來,這也正是那幾天龍旺達沒有親自去追殺彭斌的原因。

    至于萬毒唌,這卻是龍旺達花費了數十年的功夫,用了無數財力和精力近乎傾一國之力,人工制造出來的一個劇毒蛇窟,他倒是沒白費功夫,經過數十年不斷投放各種毒蛇,那個蛇窟居然真的生出了萬毒唌。

    原本龍旺達還想過上幾年才將萬毒唌取出來的,但為了救治自己的本命降頭,他只能派人進入蛇窟提前將其取了出來,在來柬埔寨之前,龍旺達專門去帶上了幾滴,就是用來和云皓談交易的。

    “國師,你從何地得到的這萬毒唌?”云皓話剛出口,就連連搖頭,自嘲的說道:“是我多問了,不知道你想用這萬毒唌交換什么東西?你看我這一對金翅蝰蛇可好?”

    “不換”

    龍旺達搖了搖頭,說道:“這萬毒唌不是取自一種蛇群的,它是萬千種毒蛇混合的毒液,要比天然的萬毒唌毒性更強,你這金翅蝰蛇雖然不錯,但和它是沒法比的。”

    “我明白了,原來是你喂養出來的”聽到龍旺達的話,云皓臉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財雄勢大原來也是有好處的啊。”

    云皓的降頭師傳承,有一種很神秘的感應力,就是能察覺到什么地方會出現劇毒的蛇蟲,這種感應力對于降頭師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所以云皓根本就不需要幫手,這也養成了他獨來獨往的性格。

    “這萬毒唌我不會交易的,不過你要是陪我走一趟,這瓶子里的萬毒唌,我可以送給你”龍旺達提出了自己的條件,這萬毒唌他還有不少,如果能藉此得到云皓的幫助和彭斌等人相抗衡的話,龍旺達認為還是值得的。

    “好,我答應你!”

    云皓知道自己沒有辦法拒絕對方的條件了,因為對于一個降頭師來說,萬毒唌就是他們夢寐以求的東西,云皓很干脆的點了點頭,說道:“咱們現在就能出發,不知道你說的人在什么地方?”

    “他們距此不遠,大概只有幾十公里的距離吧。”

    看到云皓答應和自己前往,龍旺達心中也是松了口氣,他知道云皓手段詭異,并不在自己之下,有他陪同,在面對那個高深莫測的年輕人時,龍旺達心里多少也有了些底氣。

    至于方逸和彭斌的行蹤,則是一直都被龍旺達掌握在手中的,當時彭斌在泰國所開的那輛車子的車座上,被龍旺達讓人灑了一層肉眼根本就分辨不出來的降頭,通過自己的本命降頭,龍旺達始終都能感應到彭斌和方逸所處的位置。

    看無防盜章節的小說,(),( 神藏 http://www.pcrguj.icu/0_282/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中国时时彩十大平台 牛彩网专家3d预测最准 股票信息采集 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基金配资10倍 甘肃十一造五一定牛走势 秒速时时彩计划公式 宁夏11选5官方开奖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 体彩大乐透开奖结果查 江苏十一选五100期走势 福建22选5走势图浙江风采 期货配资规则 湖南快乐十分稳赚技巧 11216期博彩老头 浙江体彩6 1专家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