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神藏 > 正文 第九百九十章 醒轉
    “方先生,大使他怎么樣?”

    看到方逸給柏井然喂了一顆似乎氣味有些辛辣的藥丸,吳鵬的心里頓時七上八下起來,如果能治好大使那自然什么事都沒有,但要是大使出個三長兩短,那這個鍋肯定就是要他來背了。

    “別說話!”

    方逸回頭瞪了吳鵬一眼,此時他正用神識包裹住柏井然的全身,想看看在他服用了還陽丹之后會起什么變化,吳鵬的聲音無疑影響到了方逸。

    “嗯?”就在方逸回頭的時候,他的神識突然感覺有些不對,連忙集中了心神,將注意力都放在了柏井然的身上。

    “這是什么東西?”

    方逸發現,在柏井然服下還陽丹之后,他的腦部忽然出現了一縷黑色的氣體,當還陽丹的藥力散布到識海的時候,這些黑色的氣體紛紛消融開來,隨著黑氣的消失,柏井然的生命特征也慢慢的變得明顯了起來。

    “這么快?”方逸想用神識捕捉一絲黑氣,但還陽丹的藥效可能太強,幾乎一瞬間就將那些黑氣消融一空,根本就沒等到方逸下手。

    “大哥,你注意到沒有,我岳父的腦海中有些黑氣。”

    方逸知道柏井然的生命是沒有大礙了,心里松了一口氣之余,眼睛看向了身邊的彭斌,他能感覺得到彭斌也在用神識觀察著岳父的情況。

    “我注意到了,這黑氣有些詭異。”彭斌聞言點了點頭,他剛才和方逸的想法差不多,但沒等彭斌下手,那黑氣就消失不見了。

    “大使他,沒事吧?”聽到方逸和彭斌開口說話了,吳鵬不由壯著膽子問了一句。

    “沒事了,一會應該就會醒過來。”方逸點了點頭,有些歉意的說道:“吳醫生,剛才對不起,我態度不太好。”

    “沒,沒關系的,是我不該亂說話。”

    吳鵬被方逸的話給嚇了一大跳,作為隱組成員,吳鵬是見過一次修者的,當時那位修者的眼睛幾乎長到鼻孔上了,和宋天宇等人說話的時候都是用鼻孔看人,更何況他們這些普通的組員了,根本就把他們給無視掉了。

    “哎,我,我這是在哪啊?”

    就在方逸和吳鵬說話的時候,床上的柏井然忽然動了一下,緊接著睜開了眼睛,看著頭頂的天花板和周圍白色的墻壁,柏井然的眼神有些茫然。

    “爸,你這是在醫院。”方逸伸過頭去,將柏井然鼻子里插的吸氧器給拔了下來,現在的柏井然顯然不需要這東西了。

    “醫院,我,我來醫院干什么?”

    柏井然看到方逸,開始沒反應過來,愣了一下之后才驚叫了一聲,“方逸,你不是和初夏去泰國旅游了嗎?你,你怎么會來到巴西了?”

    “爸,您生病了,我和初夏趕過來的。”方逸擺了擺手,制止住了柏井然想要起身的動作,說道:“您現在身體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嗎?頭疼不疼?”

    “沒有不舒服,頭也不疼呀。”

    柏井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微微閉上眼睛,緊接著又睜開了,說道:“我感覺自己渾身都是勁,哪有什么病啊?你媽呢?肯定是她大驚小怪的把你們喊來的。”

    “大使,這事不怪大使夫人,您是生病了。”

    吳鵬看到柏井然竟然敢質疑方逸的話,連忙上前說道:“您已經昏迷了差不多有三十六個小時了,要不是方先生來,您怕是現在還醒不過來的。”

    “吳醫生?這,這是真的?”看到吳鵬,柏井然不由愣了一下,他是大使館少數知道一點吳鵬背景的人,所以知道吳鵬是不會亂說話的。

    “可,可我渾身上下都是勁,這,這不像生病的樣子啊。”

    柏井然臉上滿是不解的神色,此時躺在床上的他,只感覺自己身輕體健耳聰目明,狀態簡直比自己年輕的時候還要好,柏井然相信,現在讓他出去跑個十公里都沒問題。

    “廢話,吃了還陽丹,身上沒勁才怪呢。”聽到柏井然的話,彭斌在旁邊悻悻的嘟囔了一句。

    還陽丹可是能活死人而肉白骨,這一顆丹藥下去,不但驅除了柏井然體內的尸毒,連帶著也將他的身體給調理了一番,可以說讓柏井然的身體機能一下子年輕了一二十歲,雖然表面上不太明顯,但柏井然這次真的是受益匪淺。

    “彭先生,你也來啦?”

    雖然沒聽清楚彭斌說的什么,但柏井然卻是看到了站在方逸旁邊的彭斌,連忙說道:“彭先生,麻煩你跟著方逸也跑了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沒事,柏叔叔,方逸是我兄弟,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彭斌捏著鼻子和柏井然打了聲招呼,其實他比柏井然也就小了七八歲的樣子,這一聲叔叔喊的很是勉強,不過他和方逸兄弟論交,見了方逸的岳父,也只能行晚輩禮了。

    “爸,你別和我大哥客氣了,你先休息一會,我等會再讓媽和初夏進來。”

    方逸知道柏井然體內的還陽丹藥力還沒消失,躺下靜養讓身體慢慢吸收才是正道,否則就會浪費了還陽丹的藥力,當下方逸手指在柏井然耳邊一拂,柏井然只感覺腦袋一沉,頓時就昏睡了過去。

    “方先生,大使怎么又睡了?”吳鵬沒有看清方逸的舉動,只是見到柏井然突然間又昏迷了過去,卻是被嚇了一跳。

    “沒事,我爸休息幾個小時就好了,咱們先出去吧。”

    方逸擺了擺手向門外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忽然站住了腳,對吳鵬說道:“讓國內來的那些專家們不用再過來了,這邊用不上他們了。”

    “可是,他們可能已經過來了。”吳鵬聞言愣了一下,他也不知道國內來的醫生有沒有上飛機。

    “那就讓他們再回去,這點事你不會辦不到吧?”

    方逸的表情有些不滿,他可不想等那些所謂的專家們來了之后,再向自己詢問柏井然的病是如何治好的,這些人來了只會給他徒增煩惱。

    “好,我這就去安排。”聽到方逸的話,吳鵬連忙點了點頭,跟在方逸身后出了病房。

    “方逸,我爸他怎么樣了?怎么醒了之后又睡下了?”

    看到方逸等人出來,守在外面的柏初夏連忙迎了上來,在外面隔著玻璃是可以看到里面情形的,在見到父親醒轉之后柏初夏剛松了口氣,可一轉眼父親又昏迷了過去,不知道情況的柏初夏有些焦急。

    “爸沒事,他在吸收藥力,睡上幾個小時就會醒過來的。”

    方逸看到吳鵬拿著電話去到走廊,在柏初夏耳邊小聲說道:“我這老丈人算是因禍得福了,這一顆還陽丹最少讓他年輕十年,你別著急,他睡的越久好處越大。”

    “怎么,你舍不得?”

    聽到方逸的話,柏初夏頓時徹底放下心來,白了一眼自己的老公,說道:“爸把我養那么大便宜了你,你拿出一顆還陽丹還舍不得嗎?”

    “舍得,舍得。”方逸連忙說道:“不行回頭煉的多了,給咱媽也吃上一顆。”

    “哎,兄弟,我的呢,我也得有啊。”看到小兩口斗嘴,彭斌也上去湊了個熱鬧。

    “一人一顆!”方逸擺了擺手,沒好氣的說道:“我們倆說話,大哥你在這干嘛,該干什么干什么去呀。”

    “得,我不打擾你們了,我去找個巴西美女談談人生去。”

    彭斌哈哈一笑,和方逸打了聲招呼也出了病房,彭斌雖然是個武癡,但越是練武的人,在某些方面的需求也就越強,彭斌就是如此,去到泰國之后,龍旺達可是給他安排了不少泰國一流的女技師。

    “大哥這愛好。”方逸苦笑著搖了搖頭,一回頭就看到妻子在盯著自己。

    “你可不準有這愛好。”柏初夏的手掐在了方逸的腰間,俏臉緋紅的說道:“有需要可以向我提,不能跟著他出去鬼混。”

    “方先生,我聯系好了,他們剛好在機場,我讓他們都回去了。”

    方逸正要說話的時候,吳鵬忽然推門走了進來,剛好看到方逸那一臉苦笑的樣子,連忙轉身就走,口中說道:“沒事,沒事,我就給您說一聲,外面還有點事,我去處理一下。”

    “噗嗤!”

    吳鵬的樣子讓柏初夏忍不住笑了起來,從連夜坐飛機來到這里,柏初夏心頭始終像是壓著一塊大石,直到此刻才算是放了下來,將臉貼在了方逸的胸口處,柏初夏輕聲說道:“方逸,謝謝你!”

    “謝什么?”方逸摟住了妻子,說道:“老丈人和丈母娘都在休息,咱們也找個地方休息一會吧,記住你剛才說的話哦。”

    岳父岳母都在醫院,方逸自然不可能和妻子去住酒店,讓柏初夏在衛小婉身邊睡下之后,方逸就一直守在了重病監護室的外面,差不多過了七八個小時,沉睡中的柏井然才再一次醒來。

    方逸去喚醒了岳母,看到丈夫平安無事,一向堅強的衛小婉也是忍不住掉了眼淚,把空間留給了兩人,方逸拉著柏初夏去到了外面,過了好一會,柏井然才和妻子走了出來。

    “爸,我訂了酒店,咱們去休息一下吧,媽可是擔心壞了。”看到兩人出來,方逸迎上去說道。

    雖然柏井然沒事了,但這件事的原委方逸還沒查清楚,所以他之前就讓吳鵬訂了瑪瑙斯最好的一家酒店,要在這里呆上個幾天,看看柏井然在雅烏國家公園里面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神藏 http://www.pcrguj.icu/0_282/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安徽11选五前三和值走势 甘肃11选五500期甘肃11选五基本走势图 体育彩票快乐扑克 江西11选五多乐彩走势图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江西快3实时开奖 哪家证券公司佣金最低 云南快乐十分近100期 河南11选5分布走势图 河南快3平台 上海十一选五 北京时时乐餐厅菜单官网 中囯福利彩票甘肃快3 大发快三今日走势图 影响股票发行价格的因素 浙江20选5复式金额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