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神藏 >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試煉(中)
    “使用兵器殺死赤尻馬猴,評定:及格!”就在方逸感受著體內精神力增長的時候,腦海中忽然又傳出了那個聲音。

    “哎,難道試煉不能使用兵器嗎?”

    方逸忍不住嚷嚷了起來,那赤尻馬猴動作迅疾如風,身體更是堅硬如鐵,如果不是身上帶著這么傳自上古的斷刃,方逸根本就無法解決掉它的。

    “可以使用兵器,但使用方法錯誤,評定為及格。”那個聲音響了起來。

    “綜合評定有什么作用?”方逸追問道。

    “評定分為五級,為不及格,及格,良好,優秀,完美!”聲音解釋道:“超過三次不及格,試煉失敗,及格沒有額外獎勵,剩余三項,會得到試煉獎品!”

    “不及格還能超過三次?”

    方逸聞言撇了撇嘴,如果按照聲音的標準,恐怕剛才他的表現如果是不及格的話,早就被那赤尻馬猴給擊殺了,哪里還有機會或者聽到這些話。

    “通常情況下,不及格就代表著死亡!”聲音很誠實,和方逸所想的是一樣。

    “你的意思是,試煉還得繼續?”方逸釋放出神識,警惕的觀察著四周,嘴上說道:“為何這里會出現上古時期的赤尻馬猴?它是怎么能活到現在的?”

    “試煉沒有結束,綜合評定要到及格以上,試煉才會結束。”

    那個聲音回答道:“試煉出現的赤尻馬猴只是其殘留的精魄,肉身早已死亡,實力不足上古時期千分之一。”

    “實力只有活著時候的千分之一?”

    聽到腦海中傳來的話,方逸頓時咋舌不已,僅是精魄就差點要了自己的命,如果是活著的赤尻馬猴,那自己在它面前根本就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試煉繼續!”聲音在方逸腦中響了起來。

    “哎,下面出現的是什么怪物?”

    方逸連忙問了一句,俗話說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連上古時的赤尻馬猴也就是西游記中的齊天大圣都出現了,方逸不知道后面還有什么樣的考驗在等著自己。

    “奶奶的,多說一句會死啊?”

    方逸沒有等到那個聲音的回答,嘴里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但方逸的神識卻是一直都釋放出了體外,同時右手依然拿著那把斷刃,雖然使用了兵器只能勉強得到個及格的評定,但也總好過送掉性命。

    不過在下一刻,方逸就知道自己沒必要再詢問那個聲音了,因為正在說話的方逸,感覺到地面一陣顫動,從自己身前數十米外,一個龐然大物向著自己沖了過來。

    這是一個體型在兩米多高三米多長的怪物,身體有點像是牛身,但卻是只長了一只腳,腳趾巨大猶如磨盤,怪物長著一張有點像是龍的面部,在其頭上有一個獨角,一雙眼睛像是銅鈴一般瞪著方逸,單足頓立在地面上,方逸能清楚的感受到大地的震動。

    “無量天尊,這,這他娘的是夔牛?”對于這個怪物的相貌,方逸并不陌生,因為在他經手看過的很多春秋時期的青銅器上,都有這個怪物的形象,那就是傳說中的夔牛。

    相傳夔牛面部像龍,聲音如雷,僅有一足,據說黃帝依照九天玄女的指示將夔殺死之后,以其皮制成戰鼓,夔龍又稱且角龍。

    方逸所見的夔牛形象,大多都是在青銅器上見到的夔牛紋。

    在商晚期和西周時期青銅器的裝飾上,夔龍紋是主要紋飾之一,形象多為張囗、卷尾的長條形,外形與青銅器飾面的結構線相適合,以直線為主,弧線為輔,具有古拙的美感。

    但是和青銅器上具有美感的夔牛紋不同,此時出現在方逸面前的這只夔牛,卻是彌漫著強烈的殺機,在距離方逸還有二十多米的時候,那龍首中忽然發出了一聲咆哮,震得周邊的空氣都蕩起了層層漣漪。

    就在夔牛發出吼聲的時候,方逸只感覺自己的面門,像是被火車迎面給撞上了一般,那股巨大的沖擊力將他的身體撞擊的向后飛了出去,重重的跌落在了十多米外的地面上。

    在意識到對面的怪物是夔牛之后,即使方逸做好了準備,也是被這聲波給攻擊到了,不過方逸在半空中還保持住了清醒,身體剛落地就是一個翻滾,向自己的側后方移動了四五米遠。

    也幸虧是方逸做出了反應,就在他的身體剛剛移開,夔牛那龐大的身軀就從天而降,重重的砸在了方逸剛才落地的地方,堅硬的地面甚至都裂開了幾道紋路,還沒站穩的方逸被震得一陣搖晃。

    “無量天尊,這玩意怎么和他打啊?”

    方逸嘴角出現了一絲血跡,這夔牛怪物實在是太強大了,僅僅是張嘴一吼,就讓方逸受了不輕的傷,而它的身軀要比赤尻馬猴大得多,方逸也不知道自己手中的斷刃攻擊是否還能奏效?

    “弱點,夔牛的弱點在哪里?”

    方逸往嘴里丟了一顆清心丸,讓自己的大腦恢復了清明,剛才夔牛的聲波攻擊不但方逸的身體受了傷,就連神識也受到了一絲傷害,相比之前的赤尻馬猴,夔牛無疑要厲害了許多。

    “夔牛的動作比赤尻馬猴可是要慢多了。”

    看著站在不遠處身體踉蹌著的夔牛,方逸的眼睛忽然一亮,果然和記載中的一樣,夔牛獨足行動的時候,動作很是遲緩,距離遠的時候夔牛可以跳躍,但現在和方逸只有四五米遠,夔牛行動起來反倒是沒有那般便捷了。

    “吼!”

    看著面前的方逸,夔牛又是一聲怒吼,不過這次方逸早有了準備,身形快速一閃,讓開了那使得空氣都震蕩起來的聲波,來到了夔牛的側面,手中的斷刃閃現出一道刀芒,劃向了夔牛的脖頸。

    此時的方逸,哪里還顧得上什么評分,這會兒只要能殺死夔牛,方逸什么手段都愿意使出來,否則等下躺在地上的就會是他的尸體,生死之前,方逸考慮的只有如何干掉面前的怪物。

    夔牛的身體雖然笨拙,但反應卻是很快,在那刀罡將要及首的時候,夔牛忽然一低頭,將自己的那根獨角迎上了刀芒,方逸只感覺手上一震,一股大力傳來,借著這股力道,方逸的身體快速的向后退去。

    “奶奶的,這究竟是精魄還是一只真的夔牛啊?”

    方逸看向夔牛的腦袋,卻是發現那根獨角在被刀芒斬中之后,竟然沒有絲毫的損傷,自從得到這把無堅不摧的斷刃以來,方逸還是第一次發現有它砍不斷的東西。

    “精魄不都是虛體嗎?它為何能抵擋得住刀芒?”

    方逸心中雖然滿是疑問,但卻是不敢有絲毫的懈怠,在見到夔牛又有怒吼的跡象時,方逸連忙讓開了夔牛的正面,繞到了它的身后,又是一刀劈砍了下去。

    這次方逸砍的是夔牛的那根獨足,在方逸想來,只要斷了腳,這只夔牛再厲害也是奈何不了自己,但是讓方逸沒有想到的是,當刀芒觸及到夔牛的獨足時,手上卻是感覺像是砍在了皮革上一般,任憑自己如何催動真氣,也無法向里面切進去一分。

    “不好!”

    方逸正在發力的時候,心頭忽然傳來一絲警兆,連忙收刀向后退去,就在方逸后退的瞬間,夔牛的獨角擦著方逸的胸口劃了過去,那獨角有如利刃,將方逸胸口處的衣服齊齊切開,胸前現出一道長長的血痕。

    “反應這么快,這還是死物嗎?”

    身形爆退出去十多米后,方逸一臉苦笑的低頭向胸前看去,他自從下山之后,也遇到過好幾次的兇險,更是曾經被巨蚺卷入到暗河之中,但從來沒有一次近身相搏像這一次如此危險,方逸感覺自己只要滿上一步,恐怕就是個被開膛破肚的下場。

    看著眼睛里冒著兇光的夔牛,方逸真的不知道它究竟是不是這秘境器靈所說的精魄了,就連剛才的赤尻馬猴都沒有它的反應快,而最讓方逸頭疼的是,這個大家伙身上的皮極為厚實,居然連刀芒都無法將其破開。

    現在方逸手上最大的底牌,無疑就是這把斷刃,斷刃都破不開夔牛的身體,方逸赤手空拳就更不用想了,還不如洗干凈乖乖的讓夔牛吃掉算了。

    “不對,腦袋應該是它的弱點。”

    雖然在思考著,但是方逸的身體卻是不敢停留在原地,一直和夔牛保持著七八米的距離在繞著圈,當方逸看到夔牛那不斷扭動著的腦袋時,心中忽然閃過一道亮光。

    之前方逸曾經攻擊過夔牛的腦袋,但被那獨角給擋開了,而方逸攻擊夔牛獨足的時候,它卻是連閃避都沒有,直接就硬抗了刀芒,這說明夔牛害怕腦袋受到傷害,或者是它的腦袋無法抵御得住刀芒的攻擊。

    “有弱點就好,就怕你沒弱點。”

    想到了這一點,方逸的身形驟然加快了幾分,圍著夔牛不斷繞起了圈子,最初的時候還能看清楚方逸的身影,但當他動用了縮地成寸的功法之后,就只能看到在夔牛的身周,有一道旋轉著的虛影。

    夔牛的攻擊手段實在是不多,獨足要站立保持身體的平衡,然后就只能用音波吼聲和獨角攻擊方逸了,只不過方逸的速度實在是太快,夔牛根本就無法和方逸正面相對,數次吼叫都無功而返。

    而方逸在旋轉的過程中,也嘗試過幾次攻擊夔牛的腦袋,但夔牛對于刀芒氣機的感應十分的靈敏,數次攻擊都被他用獨角擋了過去,甚至有一次還差點用獨角挑中了方逸,將方逸給嚇出了一身冷汗。

    “不能和它近身!”

    方逸發現,自己絕對不能和夔牛近身相接,因為這夔牛除了腦袋是弱點之外,一身都如同銅墻鐵壁一般,只要被它給撞上了,就算自己已然是先天修者,恐怕也只能落得個筋骨折斷的下場。

    無法近身,刀芒又不能觸及到夔牛的要害部位,方逸一時間也是束手無策起來,看著夔牛那有點像是蛇頸的脖子,方逸恨不得一刀兩斷,將它那猶如龍首般的腦袋給砍落下來。

    “這斷刃如果能離體攻擊就好了。”方逸腦子忽然閃過一個念頭,只不過緊接著又被他給否決了,因為斷刃只有在灌輸了真氣的情況下,才會現出無堅不摧的刀芒。

    如果沒有真氣加持的話,這斷刃充其量也就只能算是比較鋒利罷了,如果用來切割一些凡物應該沒有什么問題,但想要斬斷夔牛的脖子,卻是怕力有不逮。

    “如果用神識呢?”

    和自己的身體一樣,方逸的思維也在飛快的旋轉著,他忽然想到,自己神識的強度,已然是可以勉強催動物體了,這斷刃薄如蟬翼輕若無物,自己應該可以使用神識對其進行簡單的操縱。

    “古代劍仙所說的千里之外取人首級,估計就是將神識灌輸在劍上面的吧?”方逸的思維發散開來,他又想到了龍旺達那本命蠱的事情,讓神識進入本命蠱中從而對其實施控制,和控制飛劍其實也有異曲同工之處。

    “奶奶的,道爺我和你拼了!”方逸喊出了他早就沒有用過的這個稱呼,忽然停住了身形,將手中的斷劍高高的拋了起來。

    方逸面前的這只夔牛,其實只剩下了戰斗的本能,而這個本能告訴它,方逸身上最危險的東西,就是那把能發出刀芒的斷劍,所以看到斷劍飛上了半空,這只夔牛竟然也抬起了頭向空中的斷劍看去。

    “給我斬!”

    方逸喉嚨里發出了一聲低吼,將全部的神識全都灌輸到了斷劍上面,同時催動斷劍向下飛了過去,此時的方逸,已經是失去了對自己身體的控制,那夔牛只要一個跳躍,就能將方逸給壓成肉餅。

    不過被斷劍吸引了注意力的夔牛,完全沒有意識到此刻方逸的虛弱,它只是扭動了腦袋,讓自己的獨角對準了斷劍迎了上去,但是讓夔牛沒想到的是,原本一向都是直來直去的斷劍,竟然在空中一個拐彎,圍著它的脖子環繞了一圈。

    用神識催動物體,對此時的方逸而言,已然是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圍,勉強催動斷劍進行了這一次攻擊之后,方逸的神識也是消耗殆盡,整個人變得無比虛弱了起來。

    “成了?”

    呆呆的站立在原地的方逸,發現夔牛的身體也像是被定住了,幾秒鐘過后,夔牛那只比磨盤略小一點的腦袋,從脖頸處轟然掉了下來,和斬殺赤尻馬猴一樣,傷口處看不到一絲血跡。

    “神識催動的斷劍,竟然要比真氣灌輸在里面更加的鋒利?”

    看著掉落在地上的夔牛腦袋和那把斷劍,方逸的大腦在短暫的空白之后,又恢復了神智,連忙從口袋里摸出了一個瓷瓶,將里面的三粒清心丸全都倒進了嘴里。

    不過方逸服用的清心丸,完全比不上虛化了的夔牛體內竄出來的那個融入到方逸身體之中的虛影,當虛影一接觸到方逸的身體,原本精神力虛弱無比的方逸,頓時腦海中出現了一種充盈之極的感覺。

    夔牛死去所化的精神力虛影,要遠遠的強于之前的那只赤尻馬猴,幾乎就在片刻之間,方逸就感覺自己損耗的精神力已經完全被補充了回來。

    而且在補充了損耗之后,方逸的精神力還在不斷增長著,與此同時,方逸發現在自己的識海之中,似乎有一道桎梏變得松動了起來,虛影融合進來的精神力,在不斷沖擊著那道桎梏。

    “難道自己要突破了?”

    方逸沒有想到這虛影化成的精神力如此強大,竟然讓自己強行沖擊起了晉級煉氣期的桎梏,當下不及細想,方逸也調動了自己全部的精神力,對著識海中的那處地方沖擊了起來。

    有了上次的斬殺赤尻馬猴的經驗,方逸知道這秘境中的器靈應該會出來,而不是緊接著進行下一次試煉,在沒有危險的情況下,方逸也放心全力突破了起來。

    “還是差了那么一點。”

    幾分鐘過后,方逸有些失望的睜開了眼睛,因為此刻他腦海中吸收了虛影之后如潮水一般洶涌澎湃的精神力,已經逐漸的開始消退了起來,其中一部分和自己的神識相融合,而另外一部分則是溢入到了識海之中。

    方逸知道,自己的這次突破是失敗了,但那桎梏已然是松動了很多,方逸相信,如果自己能再融合一次虛影所化的精神力,那么他最少有八成的把握一舉沖破現有的桎梏,晉級到下一個境界。

    想到這里,方逸的眼睛變得火熱了起來,老話說的富貴險中求果然沒錯,雖然險死還生,但方逸得到的好處也是巨大的,如果按部就班的去修煉,方逸都不知道自己何時才能真正的成為一個煉氣士。

    “你還在嗎?出來!”方逸抬頭向空中喊去,他知道那個疑似器靈的家伙肯定在關注著自己,否則在他剛才進行突破的時候,就會出現別的試煉怪物了。

    “恭喜你,這次的試煉成績,是良好!”果然,在方逸喊聲剛落的時候,那個聲音又出現了。

    “我這次同樣用了武器,為何是良好而不是及格呢?”方逸心中有著某種猜測,但他還需要那個聲音來證實。

    “你掌握了使用武器的方法,所以是良好!”那個聲音說出來的話,和方逸猜測的完全一樣,這斷劍果然是需要用神識來催動的,如此才能當得起飛劍這個名字。

    “以后一定要煉制出一把自己的飛劍來。”

    想到剛才神識催動斷劍的威力,方逸不由聯想到了自己手上的那本煉器殘篇,里面就有煉制飛劍的方法,在那煉器殘篇中介紹,真正屬于自己的飛劍,里面是蘊含有主人的一絲神識的,如此才能如指諸掌完全受自己的控制。

    “良好有沒有獎勵?”

    方逸定了一下神,將思緒拉了回來,煉制飛劍那是日后的事情,眼下卻是還有試煉的危機存在,誰也不知道下一個出現的怪物,是不是自己能應付得了的?

    “獎勵你已經得到了。”

    那個聲音高高在上的說道:“你還真是弱,就算這夔牛只剩下精魄,也足以讓煉氣期的煉氣士突破一個小境界了,而你竟然連煉氣期都沒突破,真的是太弱了。”

    “既然知道我弱,就多給一些獎勵嘛。”

    方逸沒搭理那聲音中透露出來的不屑,天地大變靈氣消失,現在的世界早已不是上古時的世界了,方逸能走上修行之路都算是很幸運,從來都沒奢望過要一步登天,達到上古大能們的那種境界。

    “想要獎勵,就繼續試煉吧。”

    那個聲音同樣沒有搭理方逸,它能在自己權限之內給予方逸一些方便,但卻是不能出格,在這個試煉秘境里面想要得到好處,就必須通過其考驗。( 神藏 http://www.pcrguj.icu/0_282/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百宝彩票陕西快乐10分 疯狂飞艇如何看走势图 融资融券技巧及策略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青岛配资找象泰配资在线GO 排列三十个和值尾振幅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历史 湖北11选5快乐彩走势图 贵州十一选五遗漏定二牛 河南快三老版本走势图一定牛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 有没有配资的期货公司 贵州快三时间 诚信点配配资 华东六省15选5走势图 内蒙古福彩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