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神藏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太古城
    “方逸,你是不是從白虎那知道了些什么?”龍旺達感覺到方逸話里有話,開口問道。

    方逸點點頭,將上古修真時代崩碎和自己接受了醉劍仙傳承的事情大致和龍旺達小魔王說了一遍。

    “原來還有這么廣闊的天地,的確是我們的見識淺了些。”龍旺達有些感慨,說道:“想不到無邊無際的連云海域也不過是修真世界的一塊碎片,上古大能無數,我們這些際遇可能還真算不上什么。”

    “原來如此。”鈞天鼎的聲音在方逸識海中想起:“上古修真世界崩碎,難怪就連雷靈珠這種東西都破碎了。”

    “哦?”方逸問道:“你是不是想起些什么了?”

    “沒有。”鈞天鼎說道:“只是知道了你說的這些,不過上古世界崩碎這件事情,應該會幫助我梳理出更多的記憶。”

    “方逸,你學到醉劍仙的劍法,就算在諸多碎片世界,也算是最頂尖的傳承了吧。”小魔王問道:“那白虎不都是說了,醉劍仙本人在上古修真時代都難有敵手的。”

    “哪有那么容易。”

    方逸搖頭苦笑:“我那位老師,本身就是妖孽之姿,自創五行劍法才有那樣的成就,我現在也就得了他五分之一的傳承,五行劍法同修,我可是想都不敢想。”

    五行劍法同修,要在筑基后期修為就要有等同于半步元嬰的神識境界,單這一條就不知道要淘汰掉多少人,千萬人中都未必有其一,更何況還要再尋找到離火劍元和戊土劍元,現在這兩把劍元也沒有什么眉目。

    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三把劍元已經讓方逸覺得幸運了,再在諸多碎片世界中尋找到另外兩把劍元,更要尋找到四處秘境,方逸真的是半分信心都沒有。

    “別想那么多了,反正在連云海域你這傳承已經很牛了,吃魚吧。”小魔王把烤好的魚遞給方逸,另一只手中突然拿出那個虛空獸皮制作的酒壺,輕輕搖晃一下問道:“要不要喝酒?”

    “當然要。”方逸從儲物袋中找到一個竹筒,遞給小魔王道:“來,給我倒滿。”

    龍旺達沒找到竹筒,倒是翻出個酒壇,嘿嘿笑著遞給小魔王道:“我也來點。”

    “一塊上品靈石。”小魔王奸笑看著龍旺達道。

    “你這簡直就是搶劫……”龍旺達道。

    方逸在一邊看著,拿起竹筒咕咚一口酒下肚,看著無邊無際的大海。

    “這囚籠世界所在的位置還真是偏僻。”龍旺達看著四周說道:“我就選了個方向駕馭船舟,都四天了也沒見到一座島嶼,連其他的船只都沒有見到一艘。”

    “要不我瞬移過去看看。”小魔王說道:“晉級到妖丹后期,也不知道我現在能夠瞬移的距離有多遠了。”

    “也好,總在海上飄著也不是事。”方逸點頭道:“不過小魔王,你也要小心一點,不要輕易被人發現了。”

    “放心吧。”小魔王歪歪頭道:“這樣,我先試試我的瞬移距離,也好有個估算。”

    “行。”方逸指著他們前進的方向說道:“就這個方向,我駕馭飛劍去找你。”

    “好。”小魔王說完身體一動,似是鉆進了虛空,消失不見,方逸駕馭飛劍和龍旺達打了個招呼就奔著小魔王瞬移的方向追去。

    以方逸如今駕馭飛劍的速度,仍舊在海上飛行了一個多小時才見到了小魔王的身影,此時小魔王正在海面上撕咬著一只海獸,見到方逸飛來,一爪子抓破了那只海獸的腦袋,朝著方逸飛來,道:“方逸,你這御劍也太慢了,我都等半天了。”

    “已經很快了。”方逸說道:“你這一次瞬移的距離,大概有七百多公里了。”

    “那好吧,你先回去,我就沿著這個方向瞬移過去,看到陸地再回去。”小魔王說完一閃身,身形再次消失,方逸搖頭微笑,也轉身御劍而去。

    結果等方逸回到船上的時候,發現小魔王已經先他一步回來了。

    “方逸,你還是真慢,我都找到島嶼了你才回來。”小魔王撇撇說道。

    “得,你了不起行了吧。”方逸道:“咱們還有多久能到那座島嶼?”

    “再有差不多七千公里就到了,有一座中型島嶼。”小魔王隨口說道。

    “七千公里?”方逸看了看龍旺達問道:“老龍,我們這艘船,用中品靈石驅動,最快差不多有一百五十公里吧,要不要換你那艘大船?”

    “還是算了吧。”

    龍旺達苦笑道:“那艘大船的防御陣法的確比這艘小船要好,而且也的確速度更快,但那是以上品靈石驅動的情況下才有的速度,同樣用中品靈石驅動,還不如這艘小船快呢。”

    “也是。”方逸點頭道:“這玩意兒感覺和汽車也差不多,同樣的發動機,車子越小動力越好。”

    “你也正好趁這功夫多恢復靈力和神識,能到最佳狀態才好。”龍旺達說道。

    “好吧,那駕馭船舟的事就交給你了。”方逸點頭道:“小魔王,我可不管你了啊。”

    “不用你管。”小魔王嘿嘿笑道:“我還有一粒清靈丹,睡一覺就好了。”

    “好,你們休息的休息,睡覺的睡覺,干活的事我自己來就好。”龍旺達看看方逸和小魔王,有些無語。

    又過去將近兩天的時間,龍旺達站在船頭上,終于遠遠看到了一座中型島嶼。

    “方逸,我們就要到了。”小魔王早已醒了過來,看著遠處的島嶼叫了方逸一聲。

    方逸睜開眼睛,體內靈力和神識基本上已經全部恢復,手中的一塊上品靈石已經快消耗光了,不由得搖頭苦笑,收起了靈石,和小魔王一同來到了甲板上遙望。

    “就是這座島。”小魔王站在方逸的肩膀上說道:“好像叫什么太古島。”

    “管它呢,上島吧,有了傳送陣,咱們一天時間就能回到布衣宗了。”方逸說道,離開金鰲島已經很長時間了,此時見到有傳送陣的島嶼,方逸更覺得歸心似箭。

    眼看著島嶼越來越近,方逸和龍旺達、小魔王都收斂起氣息,方逸和龍旺達都保持著筑基初期的修為,而小魔王干脆又成了靈獸的氣息,來到一座陌生的島嶼,方逸和龍旺達都覺得還是低調一點比較好。

    小船靠岸,立刻有一位煉氣期修者過來接引,對方逸和龍旺達道:”兩位前輩,還請出示一下身份晶卡。”這位煉氣期修者感受到小魔王只有靈獸的氣息,倒也沒想太多。

    “好。”方逸和龍旺達分別拿出身份晶卡核對,然后問道:“這位道友,我們打算租用太古島對外的傳送陣,能否給指引個方向?”

    “兩位前輩是想借助太古宗的傳送陣去其他島嶼吧。”煉氣期修者微笑道:“對外的傳送陣就在太古城中,我們太古宗也在太古城中。”

    “從這里到太古城大概還有一千七百多里的距離,兩位前輩可以租用靈馬,一塊下品靈石。”煉氣期修者說道。

    聽到這個,方逸和龍旺達不由自主的對視一眼,想起了曾經在岱山島上的遭遇,于是問道:“那么,租用這靈馬,是先付靈石還是后付靈石?”

    “自然是后付靈石。”煉氣期修者說道:“太古城四個城門都有接收靈馬的地方,兩位前輩到時候去歸還,他們的馴獸師會從靈馬那里得知具體的租用時間,一塊下品靈石是一天的價格。”

    “好吧,給我們兩匹靈馬。”方逸道,往事不堪回首,方逸和龍旺達也只能笑笑,任它隨風過去。

    兩匹靈馬馱著方逸和龍旺達飛奔,大約六個小時的時間,終于抵達了太古城。這太古城的規模遠遠比不上蓬萊仙島的天霄城,但是城墻建造的倒是高大,比方逸他們在傳承秘境之中所見到的城墻還要高了幾分,尤其是城墻四個角全都建立了防御塔,怕是普通的金丹修士都要廢一番功夫。

    “走吧,我們進城去。”方逸和龍旺達把兩匹靈馬交還,付了兩塊下品靈石,在城門處又有煉氣期修士過來檢查了身份晶卡,這才進到了太古城。

    “這太古城也算繁華。”

    方逸看看四周,城中的店鋪買賣倒有不少,對龍旺達道:“老龍,這幾天來一直都是你在駕馭船舟趕路,今天天色也晚了,不如找個地方住下,你也好好休息下,咱們明天再趕路。”

    “也好,我也的確有些累了。”龍旺達道:“還可以看看這太古城里有什么好酒,咱們買上一點備用,要是能買到小魔王那種虛空獸皮煉制的酒壺就更好了。”

    “虛空獸皮煉制酒壺太奢侈了,估計也很少有人買。”方逸搖頭道:“有機會碰到可以買兩個,或者要是有虛空獸皮我自己也能煉制。”

    “虛空獸皮這種東西可都是嚴格把控在那些大宗門手里的。”龍旺達搖頭笑道:“你想要,除非投靠到大宗門中去。”

    方逸和龍旺達隨意聊著,小魔王偶爾穿插一句神識傳音,兩人一獸找了一間看起來不錯的酒樓,吃飽喝足,又帶了些這酒樓特制的酒,找了客棧休息。

    客棧的房間里,方逸正盤膝打坐,突然樓下傳來一陣嘈雜,方逸神識放出,就看到有兩個身穿太古宗衣服的煉氣期修者過來敲自己的房門。

    “咚咚咚”

    “開門,開門。”

    “嗯?”方逸皺眉,但是無奈之下還是起身開門。

    “你叫做方逸?”兩個煉氣期修者看著方逸,一臉的不善,其中一個開口問道:“出示一下你的身份晶卡。”

    “你們這是要檢查多少遍?”方逸有些惱怒,但還是取出了身份晶卡。

    兩個煉氣期修者核對后說道:“現在城門已鎖,傳送陣關閉,你們安心在這兒住著,封鎖期間盡量不要離開客棧,這期間發生的費用由我們太古宗支付。”

    兩人說完又繼續敲開了龍旺達的房門,同樣核對了身份晶卡后告訴龍旺達現在整個太古城已經全部封鎖。

    “怎么回事?”方逸和龍旺達甚至小魔王抖感覺有些發懵,怎么突然之間就全部封鎖了。

    “沒想到休息一晚也能遇到這種事。”方逸和了龍旺達、小魔王聚到了一起,有些憋悶說道。

    “干脆咱們殺出去算了。”小魔王爪子豎起寒光,神識傳音道。

    “太古宗可以有三個金丹期修者,你能殺的出去?”龍旺達撇了一眼小魔王,又說道:“你的確是能出去,我和方逸可出不去。”

    “算了。”方逸嘆了口氣說道:“等會兒咱們去問問掌柜,到底出了什么事再做打算吧。”

    等到幾個太古宗弟子離開了客棧,方逸和龍旺達出了房門,來到柜臺處,發現已經有不少修者圍在這兒了,紛紛找掌柜問個原因。

    “大家靜一靜。”掌柜兩只手虛空下壓,待得人群安靜下來,又推開門看看周圍沒了太古宗弟子后關上房門,壓低了聲音說道:“太古宗丟了東西,現在正在全程排查,所有筑基期以上的修者全都都要登記,以備隨時檢查。”

    “太古宗丟了東西管我們什么事?三個金丹老祖坐鎮的宗門,我們有能力把東西偷走?“有些修者不樂意了,區區筑基初期的修為,哪敢去太古宗偷東西,活得不耐煩了還差不多。

    方逸忍不住瞥眼看了看肩膀上的小魔王,要不是知道小魔王一直待在房間里沒出去,他都要懷疑是不是小魔王干的了,小魔王的瞬間移動,還真有可能從擁有三個金丹期修者的宗門中偷到東西。

    “就是,憑什么封鎖傳送陣,我們來這兒本來就是中轉,花費些靈石也是為了節省時間,現在反而被拘禁起來,這算什么道理?”

    “依我看,明天我們就去太古宗去評評這個理。”

    “你真的敢去太古宗評理?”

    “咱們人多,難不成他們太古宗還敢把這里所有的筑基期修者都殺了不成?”

    “那你去吧,反正我是不去,待上幾天也沒什么,只要事情查探清楚,我等自然而然可以離去。”

    一群人吵吵鬧鬧,但是也沒有辦法,最終還是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

    東陵宗,劉青山獨自在密室內,看著從影宗買來的情報。

    “方逸、龍旺達、小魔王、布衣宗……”劉青山思索著,現在陣法主體改造已經完成,剩余的部分由江先生自己就能布置完成,自己是不是也該找個借口出去走走了。

    “布衣宗,還有金丹期的布衣鳥。”一只金丹期妖獸,讓劉青山有些頭疼,當下神識透過傳訊晶玉將從影宗獲取的情報傳遞給了封昱。( 神藏 http://www.pcrguj.icu/0_282/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内蒙古体彩十一选五 江苏快三走势图表 甘肃快3走势图走势 国际股票指数包括道琼斯指数 北京时时彩官网平台 万科地产股票 深圳体彩福彩什么时候开售 上海时时乐最新基本走势图 黑龙江彩票11选五开奖查询 彩票山东群英会玩法 股票分析师工资高吗 排列五走势图带坐标连 北京时时彩哪里能投注 pk10冠军预测网站 四川体彩金7乐玩法 青海11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