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水銀之血 > 白塔傾塌 第二章 半妖精
    羅蘭只是轉念一想,熟悉的幽綠色光幕就慢慢浮現而出。上面顯示的,正是他現在的狀態和屬性。

    羅蘭.(白槲/金橡/死木),半妖精(均衡血脈),男性

    生命:2/21(中等傷勢)(停止惡化)

    等級:1(見習階)【剩余經驗:0】

    職業:見習德魯伊1級(0/3)

    起源:未覺醒

    屬性:力量2.0(1.4),敏捷2.0(1.0),體質2.0(0.7),感知2.0,意志2.0,血脈2.0

    特性:自然之心(職業特性),天然魅惑(種族特性),多才多藝(種族特性)

    掌握神術:無

    狀態:中度貧血、內臟損傷、耀光

    除去因為中度貧血和內臟損傷帶來的身體屬性減值,這是非常正常的玩家標準屬性表,和羅蘭游戲里角色的開局屬性完全一樣。

    在眾神之地里,所有種族的玩家都無法選擇初始屬性,只能通過就職后升級所增加的屬性點和其他玩家表露不同。順便一提,見習階升級時是不加屬性點的。

    初始職業的選定是以心理測試的方式在十三個見習職業中生成三個適宜職業,然后玩家在這三個職業中自由選擇一個。在見習完成之后,玩家就會得到一個正式職業,也正是進入了正式階(1~10級)。所有的職業升級時增加的初始屬性都有所不同,相同職業不同種族也會有所差異。

    在玩家進行升階時如果條件滿足的話可以選擇轉職,也可以選擇繼續提升自己的職業。而所有的轉職任務都由玩家完成的成就和任務自動生成,使得玩家在達到三十一級青銅階以后屬性和特性多樣化,基本不可能出現兩個完全相同的玩家。

    而羅蘭名字后的三個選項,是選定見習德魯伊作為初始職業后的改變。

    進入德魯伊教派則需放棄自己的姓氏,也就等同于放棄世俗的身份,包括爵位、莊園或是土地之類的繼承權。在見習德魯伊通過考核以后,導師將會為他夢啟出三個被祝福的姓氏,讓弟子三選一。不同的姓氏也會作為一個參考量決定玩家之后的轉職和起源的覺醒,更會影響德魯伊的神術效果。通過這三個姓氏,羅蘭可以看出自己那也許只存在于背景中的導師也許是專精植物領域的白袍守護者。

    這三個姓氏中,白槲偏向于植物的控制和生命汲取,以后的發展路線屬于半輸出半控制,金橡則是相當強力的輔助姓氏;死木姓氏只能轉枯萎者,可以說是綁死在邪惡陣營了,直接排除。

    如果在游戲里讓羅蘭選,他肯定是會選金橡的。畢竟按照玩家的尿性,輸出職業絕對不少,選一個輔助職業更熱門更搶手。但在真實的世界,實際上他并沒有選擇。

    因為羅蘭現在穿著黑袍,代表他愿意放棄和平的護林生活,志愿加入德魯伊教派的懲戒機構枯萎者——雖然他本意并非如此,但他未來的神術導師卻不可能無視這一點。

    金橡是德魯伊的貴族姓氏,只會由其他的金橡德魯伊教導,且每一個人的名字都在譜上有明確記載,就連祖宗八代也會被查的清清楚楚。而且他們都是身穿一身飄逸的輕紗一般半透明的白袍,手持黃金鐮刀,宛若仙人。一旦羅蘭被發現圣名是羅蘭卻穿著黑袍,毫無疑問會從那群古板的老德魯伊那里惹上一身的麻煩,他的導師也不會愿意教導一個終生不再護林,而是專心制裁破壞自然之人的枯萎者任何神術。

    可如果放棄這件衣服,羅蘭又舍不得。

    這件套裝的屬性甚至夠他穿到白銀階,短時間內是不可能脫下來的;而他一旦青銅階就會考慮舍棄德魯伊這個短板不少的職業轉行去當牧師。換言之,這件裝備將陪伴他度過整個的德魯伊生涯。

    因為以上的原因,沒有任何人可以信任、也懼怕被“查無此人”的羅蘭必然是無法選擇金橡的。

    至于選擇死木,那就等于逼別人殺你。

    死木屬于稀有姓氏,能力倒是很強——凡死木德魯伊所行之處,莊稼枯萎、牲畜得疫、蠅蟲相隨。這種災星級別的光環讓其他德魯伊根本就不敢讓他們呆在森林里護林,只能讓他們穿上黑袍出去當專門殺人的劊子手。

    考慮到自己很可能來到了法恩斯世界,而且在白塔傾塌之前邪惡陣營并不如善良陣營混得好。如果直接選了死木很可能羅蘭根本活不到瘟疫復興的年代。

    所以,羅蘭只能選擇白槲作為自己的姓氏。

    “嗯?”

    當他伸出手去準備點選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一個不對勁的地方。

    半妖精?為什么是半妖精?

    羅蘭差點就叫了出來。

    那是他在游戲里人物的種族。為了同時得到天然魅惑和多才多藝這兩個種族特性,他專門選擇了均衡型血脈,也就是各占百分之五十的濃度。這樣的話,在【加速學習】【多才多藝】【天然魅惑】和【震懾凝視】的四個天賦中,他就可以從父母兩邊各繼承一個。

    同時,他的屬性比純種人類玩家的開局屬性多出一倍,相當于是有著兩倍正常人的屬性,但前五十級的升級難度卻只有一點五倍的懲罰——如果是純種妖精,在得到四倍屬性開局的同時,所有職業的升級經驗都變為兩倍。這樣的選擇是羅蘭計算很久之后才得到的相對劃算的開局分配。

    妖精與精靈不同。純血的妖精從妖精之湖中誕生,從誕生之初便是十七八歲少女的樣子,只是出生時身長只有幾寸而已。隨著年齡增長,妖精的體長會逐漸長大,最終和人類無二。這種美麗而純潔的生物會受到任何生命的喜愛,在所有陣營中都有友善以上的聲望。同時,妖精和高等精靈一個等級,同屬于白銀之民,比人類高兩個等級,她們的混血子嗣擁有不純的白銀之血,等同于青銅之民。但妖精的壽命卻是白銀種中最短的,甚至比人類還短。

    但是……

    半妖精的血統是他的角色血統,本體穿越過來的羅蘭自己的血統應該是純種人類才對啊。

    聯想到之前自己腹部的傷勢,羅蘭眉頭一皺,覺得事情并不單純。

    嘗試性的,羅蘭伸出手去點選了白槲作為自己的姓氏,隨后把特性一欄展開。準備查看一下和游戲里又沒有什么不同。

    特性——

    自然之心(職業特性)

    效果:使自然種野外動物對你的初始好感為友善;你不會被魔化動物和植物主動攻擊;你在對于和自然有關的所有檢定上得到+1判定

    ——傾聽自然的聲音,對你來說已經成了一種本能。

    天然魅惑(種族特性)

    效果:你的勸說、鼓舞、誘騙等可能影響他人決定的一切行為對于中立或友好單位自動視為一次魅惑術,且不會受到意志屬性以外任何因素的阻礙;你在對于和魅力有關的所有檢定上得到+3判定

    ——這只生物超凡的魅力本身就是一件無比鋒利的武器。

    多才多藝(種族特性)

    效果:你可以得到一個免費的兼職位置,同時之后所有兼職的經驗懲罰減少50%

    ——能適應多種多樣的生活方式正是人類的優點之一。

    果然。

    羅蘭的眉頭微微松開了一些。

    整個系統頁面和游戲中完全一樣,唯獨沒有斷開連接的選項。

    羅蘭對于自己的處境實在是沒有實感。

    自己究竟是來到了游戲中的世界,還是進入了一個全新的游戲?如果是在游戲中的世界,那么還會不會有玩家這種東西出現?如果沒有玩家的出現,這個世界又如何在黃昏種的入侵中生存下來?

    “……先生?你沒事吧?”

    就在羅蘭低頭思考的時候,對面的少女許久等不到回答,有些擔憂的問道。

    他微微一怔,慢慢抬起頭來。

    在他的臉進入克勞迪婭的視線內的時候,溫潤而平和的笑容出現在了他的臉上。

    “非常抱歉,克勞迪婭小姐。我在想我們接下來要何去何從,稍微有些走神了。”

    羅蘭的表情變得謙遜而溫和。

    “突然想到,我還沒有進行自我介紹呢。我是羅蘭,羅蘭.白槲,卡拉爾的見習德魯伊。對了,別看我穿著黑袍,其實我不是枯萎者,是一名督依德。”

    “督依德?”

    克勞迪婭的注意力被羅蘭輕易的轉移。她臉上帶了些許疑問。

    “對。您一定是來自班薩的大小姐吧。”羅蘭捂著腹部的傷口,臉色蒼白卻溫和的微笑道。

    “誒?您是怎么知道的?”

    “就像您所說的,現在已經到啞光小道了,穿過這里就是卡拉爾。所以我猜您不是班薩的牧師就是卡拉爾的牧師。而督依德是卡拉爾的獨有職業,立志維護傳統、守護古代知識的德魯伊學徒才會選擇這條道路。在卡拉爾公國雖不能說是人人知曉,但是神職人員肯定是知道的,”羅蘭說到這里,眼中露出一絲恰到好處的疑惑,“說起來,您為什么要走這條小路呢?要知道這里可不好走。”

    “……我也不怕告訴您,”克勞迪婭臉上微微有些害羞,“我的哥哥剛從瞭望白塔放假回來,在卡拉爾因為惹事被抓了起來……您知道的,卡拉爾的土包子對于巫師……不那么友好。”

    她不經意的一句話卻仿若雷霆瞬間劈在了羅蘭頭上。

    一瞬間,他立刻意識到了自己的處境。

    愛德華.克勞利,三環戰斗巫師,卡拉爾戰斗巫師的轉職導師。

    他第一次出現是在某個小城鎮里的監獄。那個小鎮的鎮民就像卡拉爾公國多數的普通人一樣,對巫師持有一種無知的畏懼態度。一提到巫師或是女巫,下意識的將其視為“間諜”、“騙子”、“和魔鬼打交道的人”。在確認在那里借宿的愛德華身份正是巫師之后,他們立刻聯系鎮里的牧師把愛德華軟禁了起來。

    作為白塔出身的正統巫師,愛德華非常尊重秩序,對于這種情況雖是萬分無奈,卻也只好通知家里來贖人。從父母那里得到了一言片語的妹妹誤以為情況非常嚴重,和家里大吵了一架,然后頭腦發熱雇了一伙傭兵帶著擔心自己安全的導師一起繞邊境的小道日夜奔襲準備去卡拉爾去“劫獄”。

    但是,接下來的發展卻并不是那么喜聞樂見。

    誰都沒想到,南風之環的邪教徒當時正在無光之痕里做人體改造實驗。在她的導師拼死拖延之下,小姑娘雖然沒被邪教徒當場滅口,但在追殺之下慌不擇路的撞見了一只掠影翼龍,當場就被撕成了碎片。她的導師也沒什么好下場,雖然是白銀階(31~40級)強者,但在幾十個青銅級的灰燼之徒和呼嘯者的圍困下,他沒有任何逃脫的可能性。

    一個月后從家人口中得知了這個消息的愛德華性情大變,整個人都變得萎靡了起來。在某個玩家無意間從監獄的一個隔間發現全身臟兮兮的他的時候,甚至沒有人能看出他還是個巫師。

    而他發布的一個很出名的任務,就是【斬斷圓環】——清剿無光之痕的邪教徒。正是這個任務牽扯出了1.2.0的資料片,說是主線任務也不奇怪。

    也就是說,現在是眾神歷916年,內測剛剛開始的年代。

    再過半年,白塔傾塌,所有的巫師受到神職者追殺。再過三年,瘟疫復興結束,風水輪流轉,所有神明近乎全部隕落,舊神術職業直接被完全廢掉。

    然后是宗教改革、人權宣言、失落圣誕、黃昏入侵……

    還能改變很多——

    羅蘭心中微微一動,正要開口向克勞迪婭問一些事。

    但就在這個時候,馬車車廂的門卻被人冒冒失失的從外頭一下子打開。冰冷粘稠的黑風一下子灌入了車廂,讓羅蘭一時難受的有些喘不過氣來。

    “克勞利小姐——”

    一個帶著單片眼鏡的年輕巫師在外面氣喘吁吁的大喊。

    那個大手大腳的年輕人一手拄著門,一手扶著自己的膝蓋,猛地喘了幾口氣。

    然后他猛然把目光投向羅蘭,眼睛里面滿溢的希望讓羅蘭感覺到燒灼。

    “還有,德魯伊先生……”

    “羅蘭.白槲。”

    羅蘭立刻說道。

    “好吧,羅蘭先生……”

    巫師終于喘勻了氣。他沉聲說道。

    “恐怕出大事了,兩位。這次不是黑風,是真真正正的德爾拉莫斯的呼吸……魔物已經把我們包圍了!你們兩位最好馬上到前面去看看……我這就去叫克洛德神父。出了車廂一路向正前方走就行,沿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走——”手機用戶請訪問m..( 水銀之血 http://www.pcrguj.icu/0_3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