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水銀之血 > 白塔傾塌 第二十四章 談話
    漆黑的烈風席卷,不見天日,不知時辰。

    用外界的時間來說,現在應該是晚上了。從下午開始,黑風就變成了德爾拉莫斯的呼吸。到現在為止還沒有過多久,眾人的時間感還沒有完全模糊,至少困了該睡覺了還是感覺的出來的。

    克勞迪婭的馬車里面早就傳來了悠長的呼吸聲,來自法拉若的山民舞盾者靜靜的躺在她的馬車上面,把盾放在旁邊,曲起自己的一條腿,右手攥著剛烤過的干糧,有一口沒一口的嚼著。

    克魯維恩接受了羅蘭的建議:為了方便守衛,把馬車和馬聚集在一起,車隊所有人都不支帳篷,先將就著睡在馬車里或干脆就倚在馬車旁邊,然后讓安若思把所有的魔力全部換成昏睡術,讓大多數人在短時間內能取得更好的休息質量。

    克魯維恩則在馬車頂棚上面守夜——晦光叢林里的光照還可以,就算有黑風,克魯維恩在上面也勉強能看見所有人。

    那是為了防備掠影的突襲。

    帳篷實在是太過脆弱。以掠影生物的爪子,撕開他們帶的帳篷不需要第二下。之前有瑪肯和克魯維恩交替守夜,就算是掠影來襲,他們倆也能輕松解決。

    但是,在瑪肯負傷昏迷的現在,這個車隊只有克魯維恩一人有守夜的經驗。就算是他,也不能保證自己在凌晨三四點左右的時間還能有充足的精力。

    萬一克魯維恩前去救人的時候,馬被掠影殺死了就糟了。現在他們剛剛深入了頑橡迷鎖,無論是前進還是退出去都要好幾天。

    但是正如瑪肯所說的,他來的時候找巫師預言過,而今年的雪季已經快到了。

    克魯維恩咀嚼的動作暫停了一下,他用油膩膩的手指擦了擦鼻子,圓乎乎的小眼睛中隱隱出現了幾分急躁。

    萬一到了雪季他們還沒出去……

    那個結果他不敢想。

    就在他還在想明天趕路的計劃時,一個包裹在黑袍里的纖細身影就靈巧無聲的翻了上來,幾乎沒有發出聲音。

    “手術做完了?”

    還不等來人說話,克魯維恩便是淡淡的說道。

    “嗯,很成功。”那人在不算大的馬車頂上走了兩步,然后輕輕坐在了克魯維恩旁邊,把兜帽摘下。

    正是羅蘭。

    躺在車頂上,克魯維恩斜眼看著這個黑發青年精致的面龐,突然失笑:“不管怎么看,都挺漂亮的啊。”

    羅蘭笑笑,不置可否。

    “但是,說實話,我有點后悔把你救回來了。你身上問題太多了。”

    克魯維恩夜間的表情和白天完全不一樣,冷漠而兇戾。在羅蘭看來,就像是哈士奇和狼之前的區別一樣。

    “你身上的問題也不少,”羅蘭淡淡的回應道,“醒來之后我確認過,你沒有解開我的衣服,而我身上沾了掌印的地方只有肩膀和背……也許是怕我真是個女孩子,醒來惱羞成怒干掉你吧。而你僅僅只用手摸過我的肩膀和背你就能確定我的性別……我可不記得軍方招過這樣‘有經驗’的男士入伍。”

    “你果然知道。”

    被一語拆穿自己身屬軍方的事實,克魯維恩卻笑了出來。

    “我可是督依德。”

    “督依德……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督依德這個職業在卡拉爾有特殊的意義吧?”克魯維恩沉吟了一會,開口問道。

    “你真的想知道?”

    羅蘭調笑著開口問道。

    “……抱歉,能不能別這樣看著我,你的表情太有誘惑力了。好吧,不開玩笑,我是說我真想知道。請告訴我吧。”

    羅蘭織了一下語言,然后開口解釋道:“督依德在卡拉爾的地位,甚至比緹坦的區主教加上皇家學者還要高。督依德持有近五百年來近乎全部的人類智慧。無論是各種書籍的孤本、遺落的詩歌和傳說還是具有戰略意義的知識,就連白塔也不會比督依德擁有更多的知識——要知道卡拉爾的歷史才只有一百多年。”

    “知識的傳承者嗎……”克魯維恩了然的點了點頭,“但這無法解釋你們的地位。”

    “其余的部分,就只是單純的實力了。”

    羅蘭淡淡的說道:“督依德的要求非常高。想要成為督依德,至少需要一個絕頂聰明的腦袋和不下二十年的系統學習。學習的內容包括且不限于地理、詩歌、宗教、武技、巫術、舞蹈、音樂、秘聞、刺殺、偽裝、軍隊指揮和處理政務。因為督依德教派內部各領域的大師親自指導,一個成熟的督依德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發揮出比一般的專業人士還要強的能力。”

    “這就是卡拉爾大公敢于實行宗教管制的底氣嗎……”

    克魯維恩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在財富之城當過一個小頭目,多少也有一些身為管理者的經驗。他當然知道僅僅這樣一個全能的人才就是無價之寶,更別說大量產出這種人才的組織了。

    “底氣……?呵,其實真正的原因是督依德教派和前一任的卡拉爾大公簽了千年協定。在千年內督依德將為卡拉爾服務,而卡拉爾要竭盡所能的驅趕國內近乎所有神殿。給了大公如此底氣的,就是督依德的神跡一樣的戰績。”

    “三月戰爭……”

    克魯維恩似乎意識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喃喃道。

    “對,三月戰爭。在十年前的三月——班薩與卡拉爾開戰。然而在班薩軍隊開拔的第二天,班薩各地的要塞就無聲無息的敞開了大門,然后不知為何出現在那里的鬣狗軍團就殺了進去。沒錯,就是你們現在所屬的那只軍團,雖然那時你們可能還沒有入伍。”

    羅蘭用手撐著身體,向后盡可能的仰著身體,輕聲說道:“混入敵軍內部的三十五名督依德付出了三人的性命刺殺了三個要塞點共計十四人的班薩軍高層,摧毀了守城器械然后打開了大門。另外一只由督依德率領的軍團,也就是鬣狗軍團直接正大光明的闖入,分三次占領了敵軍的指揮中心。”

    “他們用敵軍的指揮中心發出了錯誤的命令,誘導班薩的兵力分散,并分別落入卡拉爾主力軍的包圍和致命陷阱的埋伏。戰爭僅僅持續了三天,卡拉爾公國就以一萬三千余人的代價將班薩的十四萬大軍全殲,創造了百年內軍事上的最大奇跡,到現在班薩才剛恢復過來。這也是督依德的投名狀。”

    “那場戰爭最關鍵的地方就在于卡拉爾軍方奇跡一樣的指揮能力。因為只要處于一定的范圍,督依德之間的思維就可以互通。每只軍團都帶上一位督依德,整體的指揮和情報的共享就不會有絲毫延誤和錯誤,如同一只無形的大手從天上操控了整個軍團的走向一樣。實現了這樣的指揮奇跡的,就是卡拉爾的督依德。”

    “但是……我從來沒聽過……”

    克魯維恩近乎呻.吟的說道。

    “你當然不會聽過。因為發展到如今,督依德的名字已經由其他的稱號替代了,”羅蘭惡趣味的笑了笑,“比如將軍、鎮長、書記官什么的。從很久以前,卡拉爾從上到下九成以上的指揮機構都被換成了督依德,包括你們的軍團長和教官。”

    “你、你們這是竊國……”

    克魯維恩連眼睛都快瞪出來了。他猛然回過頭去,看著頑皮的把手指放在身前點點劃劃的羅蘭,仿佛從他稀有的純黑色眼眸中看到了一個國家的倒影。

    “也許吧。這就是督依德之所以在卡拉爾地位超群的原因。”

    羅蘭裝模作樣的嘆了口氣:“我就說你不會想知道的。”

    “……洛達汗在上,我會不會被滅口啊。”

    “你猜?”

    “我猜不會。因為克魯維恩的人就像他的身材一樣可靠,而且以后一定會變成克魯維恩老爺。”

    克魯維恩半開玩笑的說道。

    “可靠?身為戰士的可靠還是身為男人的可靠?”

    “都一樣——可惜后頭那個你是體會不到了。”

    山民粗俗的笑話讓克魯維恩哈哈大笑。

    大約過了好幾秒,他才消停下來,坐起來,轉過身去看著羅蘭:“和你聊天很開心,我能感覺到,你不是一個壞人。其實說來抱歉,我之前有段時間懷疑過你。”

    “是關于掠影翼龍的事吧。”

    羅蘭瞄了他一眼,然后閉上眼睛淡聲說道。

    “你知道?”

    克魯維恩反而一臉驚愕。

    “無非也就是對掠影翼龍的過分了解……很多人都因為這種事懷疑過督依德。所以說,知道太多也不一定好。”

    羅蘭閉著眼睛,聲音越來越小,就像是睡著了一般。

    克魯維恩不好意思打攪他睡覺,只好咬了一口干糧繼續守夜。

    他也不知道羅蘭上來是干嘛的——約定俗成,像羅蘭這樣的施術職業為了保證充足的精力,可以享受在最佳的環境里休息,與守夜這個工作更是無緣。

    這小子完全沒必要上來和自己一起吹風。

    于是他回過頭去看了看羅蘭的表情,卻看到了羅蘭嘴角淡淡的笑容。

    克魯維恩不禁怔了一下。

    “露娜……”

    克魯維恩喃喃道。

    看到羅蘭嘴角笑容的一瞬間,女兒的音容笑貌便從他腦海中劃過。

    隨后他的眼神便是暗了一下。仿佛是為了掩飾什么一般,克魯維恩扭過頭去,用極低的聲音笑罵道:“這小子,他娘的睡著了讓人更想上啊。”

    說話間,他的眼角微微濕潤,聲音哽咽。

    ——————手機用戶請訪問m..( 水銀之血 http://www.pcrguj.icu/0_3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