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水銀之血 > 白塔傾塌 第三十九章 敗血糖
    “——你根本不是枯萎者!”

    面色蒼白的年輕人以近乎尖利的聲音大喊著,似乎是要把門外的人喊進來一樣。

    但身披黑袍的枯萎者發出了輕蔑的低笑:“別掙扎了……我既然知道你是牧師,就不會留給你任何翻盤機會。”

    頭發枯黃如稻草的年輕人瑟縮了。

    正如那個穿著黑袍子的混蛋所說,他這樣呼喊,這隔音能力近乎沒有的旅店卻沒有任何人呼應……

    不會是這個家伙喪心病狂的把整個旅店的人全部殺死了吧……

    不管他是怎樣讓整個旅店的人都無法聽到他如此大聲的呼喊,但面對一個敢在卡拉爾冒充枯萎者的大膽德魯伊,他只能認為這個家伙是個瘋子。

    和一個瘋子打,不管是贏是輸顯然他都得不了好。

    未戰先怯。

    因此,他第一個丟出的神術也并不是自己常用的腐朽術。

    腐朽術是腐朽與疾病之神的牧師最常使用的神術。每過數十秒就會進行一次基于體質屬性的判定,沒有通過就會暫時扣除部分的力體敏屬性,而且還會增強其他神術的能力,屬于極為常用的低階神術。

    但他知道,只要不是枯萎者,哪怕是黑鐵階的德魯伊都能學到煥然一新這個神術,移除三階以下的詛咒和疾病效果。

    因此在看到羅蘭那翠綠色藤蔓的一瞬間,他就放棄了使用腐朽術的想法。

    不光是浪費神力的問題,更嚴重的問題是會就此丟了先手。

    一個圣職者面對不知強弱的敵人時,最應該做的就是先奪取先手,然后抽空增強自己削弱敵人。

    但腐朽與疾病之神的領域內,沒有任何控制性的低階神術。想在這種情況下與一個德魯伊奪取先手實在是太難了。

    常年戰斗的經驗告訴了他該如何應對。

    既然確定自己的先手基本可以說一定會丟,而且削弱性的神術很有可能會被德魯伊驅散掉,這位面色蒼白的年輕人便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不如先來一個即死神術試試。

    不管如何至少自己不會虧。假如即死神術真的生效了那就是賺了。

    身為接近青銅階的邪惡側牧師,他并不像同級的善神牧師那樣缺乏即死神術。

    在窒息術和衰亡恐懼——體質檢定和意志檢定的兩種即死神術中,他稍微考量了一下就決定選擇窒息術。

    畢竟是德魯伊,意志屬性明顯比體質要高不少。

    在他驚喜的目光之下,污穢的墨綠色靈光在羅蘭身上一閃即逝。

    ——這代表神術成功了!

    在他的注視之下,他發現那個裹在黑袍里的身影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喉嚨,不住的掙扎著,在一分多鐘的時間內,四肢的動作逐漸無力僵硬,然后緩緩倒下。

    松了口氣,他略帶警惕的看了好幾秒種,那個癱倒在地面上的黑袍也沒有什么動靜。

    身為邪神牧師、常年在無法地帶廝混的經驗讓他無法放下心來,于是他揮手探出一團墨綠色的透明光質——

    ——次等負能量沖擊!

    負能量沖擊毫無阻礙的沒入了羅蘭的胸口,然而卻仿佛擊中一塊石頭一樣,一點反應都沒有。

    見此,面目蒼白衰敗的年輕人表情松懈了一些。

    大概是死透了吧。

    不可能有任何生命在被負能量沖擊命中后連一聲哀嚎也沒有的——他到今天還能清楚的記得當年導師對所有信徒釋放的那一記衰敗新星。

    那已然是退化過的負能量新星了,但那種肉與骨骼剝離的痛楚他至今難以忘懷。就算是亡靈也不能無視負能量的傷害——他們行動于世上,所憑借的還是生命力。

    負能量是所有生命之敵,沒有例外。縱使是亡靈,也不能逃脫生命這個范疇。

    而且窒息術的確生效了,那道墨綠色的神術靈光就是證明。

    雖然生效的時間好像有點快——而且為了不被那個“枯萎者”最后狗急跳墻的一擊換走,在窒息術持續的五分鐘時間內,他連靠近一下羅蘭都不敢。

    能悄無聲息的干掉所有旅店里的人,這種實力絕對能輕松的干掉他。他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黑鐵階牧師而已,他剛剛都準備破墻跳樓逃走了,即死神術能生效已經是一個極大的意外之喜了。

    只能說是柯藍沃保佑。

    確定枯萎者已死,這個從一個年輕的軀殼中誕生的亡靈便走上前去,想要看看這個敢在卡拉爾的國境內冒充枯萎者的瘋子到底能長成怎樣的一個瘋樣。

    于是他蹲下來,把黑袍的兜帽掀開。

    “這是……”

    年輕人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縱使因窒息而略微扭曲,也完全沒有動搖那面容的美感。

    他從未見過這樣精致的少女——沒錯,只能用精致形容。

    單就五官而言,也不過是普通的貴族大小姐的等級而已,甚至比起欲魔都有所不及。身材更是單薄,給人一種青澀的感覺。

    但最顯眼的,是那白到近乎透明的皮膚。就像是長年不出門的病弱少女一樣,顯現出病態的白皙。卻又因超凡的體質,這種病弱不僅沒有使皮膚干枯粗糙,反而使其更加晶瑩。

    突然,他想起來自己似乎在哪里見過這張臉。這種給人一種蘇澤的人偶一樣的面容給人的印象絕對深刻且無法復制。

    可那面容過于熟悉,一時間他反而無法想起到底是在那見過。

    對了!那是……

    突然,他感到胸口一陣劇痛。

    呆呆的低頭望去,卻發現一根猩紅色的尖刺釘在自己的胸口上,如同不斷吞咽著他的血液一般,暗紅色的光芒一閃一閃。

    居然還沒死!

    牧師少年暗罵一句,就打算直接伸手擰斷還攤在地上的少女的脖子。憐香惜玉之情或許會在騎士之類的人身上出現,但絕對不會從他這種人身上閃過哪怕一次。

    可正當他要把他的想法執行起來的時候,他卻驚恐的發現自己完全無法行動。一種并不明顯,卻在不斷加強的麻痹感從胸口傳遍全身。

    當這種麻痹強烈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恐怕心臟也會一同麻痹。

    這樣不行——

    會死——

    他立刻的意識到了這一點。

    仿佛在嘲諷他一樣,那個被次等負能量沖擊命中胸口的黑袍少女卻施施然的爬了起來,一臉輕松的撣了撣身上的灰。

    “你媽媽沒教過你水中呼吸完美克制窒息術、真空泡這一系的即死神術嗎?”

    如烏鴉般沙啞卻透著幾分優雅的聲音從他身后傳來。

    隨后,他感覺到自己的脖子被什么柔軟而堅韌的東西緩緩纏住,然后有某種流質一樣的東西從體內大量的被抽走。

    和他緩慢起效的窒息術不一樣,連三秒鐘都不到,他就感覺到眼前發花,全身無力。

    羅蘭僅用了一次槲寄生之觸,就近乎把這個邪神的牧師的生命力全部抽光。縱使亡靈不生不死,在幾個月之內也完全無法行動。

    僅僅一發次等負能量沖擊而已,羅蘭的生命值甚至才剛下去三分之一。

    在對方神術還未出手的時候,灰燼之徒的神術視域就已經提示了羅蘭對方接下來要用的神術是什么。

    確定對方一擊打不死自己的羅蘭,一點都不擔心會被對方識破自己的假死。

    因為窒息術的確生效了,那道靈光就是證明。

    而且水中呼吸這個神術非常稀有,除了姓白槲的德魯伊和深海少女的牧師有這樣的神術之外沒有任何人有擁有這個神術的可能性。羅蘭絲毫不懷疑對方根本不知道水中呼吸可以克制窒息系的即死神術這件事。

    羅蘭一邊把得到的經驗隨后分配到灰燼之徒的職業上,提升了一級灰燼之徒的等級,然后立刻扯碎這個亡靈的衣服,把所有可能存在的夾層全部拆開,尋找自己的戰利品。

    自從羅蘭在神術視域中發現這個外鄉人牧師信仰的是腐朽與疾病之神柯藍沃,就立刻意識到,告死鴉的轉職道具說不定不是一個傳說,而是真正存在著的。

    別的不說,光是這個神明的領域本身就很令人在意。

    無論是腐朽、衰敗還是疫病,多少都和長眠導師沾點邊。在這種情況之下,柯藍沃的牧師應該會有關于告死鴉轉職的相關資訊——

    “……圣徽,瘟疫瓶,還有敗血糖?”

    羅蘭皺著眉毛看著從他身上搜出來的東西。

    要說沾邊的話,除了圣徽之外剩下的兩樣東西肯定多少和長眠導師沾點邊。但這兩樣都是柯藍沃的牧師專用的道具,羅蘭要也沒什么用。

    儲存瘟疫的瘟疫瓶就不說了——告死鴉都是用自己的身體儲存瘟疫的,根本用不到這種“外設”。

    而敗血糖……這東西唯一的用處便是用來謀殺小孩子。一旦吃下敗血糖,全身的血液就會不可逆轉的腐化變質,最終全身血液枯干而死。

    但這東西實際上是一個失敗品。不管其效果的豁免難度有多大,就憑它沒有傳染能力這一條就不符合柯藍沃的要求,更不用說有幾個需要被暗殺的人會吃陌生人遞來的糖果了。

    ……慢著,敗血糖?

    羅蘭挑了挑眉,好像想到了什么。

    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這東西多少還算有點用。

    可無論如何,這種在黑市五六銀幣一顆的玩意,怎樣也不可能和告死鴉的轉職道具扯在一起……

    【我說!我說!在西門的陰溝里!我除了他身上的錢都沒動!錢就在這——】

    “……不對!”

    羅蘭的瞳孔瞬間縮小,之前那個路人的最后一句話在他的耳邊回響著。

    他想起來了,自己忘記了什么!

    ——————

    不行……一天兩更現在十弦身體受不了。

    每天都要打三個多小時的針,沒多少時間能更新——咱不知道咱的讀者里有多少學醫的啦,咱好像是要打一個叫什么左氧的針,一打就是兩瓶,還不能調太快不然全身都疼……

    等咱身體好一點再兩更吧。最遲最遲上架以后也會兩更的……畢竟咱還想吃全勤吶。

    還有推薦票不要忘投。不然萬一咱這周數據不好袋鼠大大下周不給咱推薦位了怎么辦(嚴肅臉)手機用戶請訪問m..( 水銀之血 http://www.pcrguj.icu/0_3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