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水銀之血 > 白塔傾塌 第一百三十四章 瘋狂的奧蘭多
    “……羅蘭先生?”

    在安若思不安的目光中,羅蘭低著頭,一言不發,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自從在那個靈魂把目光投向羅蘭以后,羅蘭就僵在原地一動不動。

    安若思懷疑,羅蘭可能是陷入了某種幻覺,并因此提高了對那個貌似善魂的靈魂的警惕。

    “啊……”

    就在他剛剛想剛剛想要用巫術驅散掉羅蘭身上的詛咒效果的時候,他卻聽到了羅蘭干枯的嘆息聲。

    那聲音就仿佛是昏睡了數天一般的干枯而模糊。

    “我真的是沒想到。”

    羅蘭依舊低垂著頭,無比平靜的聲音傳來。

    “是的,我還有一個無法彌補的弱點……從這方面來說,贏的那個人是你,”羅蘭身上的氣息逐漸變得鋒利,語速一點點的加快,聲音開始加大變得清晰起來,“夠狠。我服。”

    “但是,你有想過嗎……”

    羅蘭逐漸抬起頭來,脖頸的關節如同數日沒有動過,發出了吱嘎的脆響。

    安若思突然產生了某種不妙的預感。

    他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幾步。

    在羅蘭完全抬起頭來的時候,安若思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那是怎樣一張猙獰而扭曲的面龐——白凈的面頰上染滿了怒火的緋紅,扭曲的臉上是饑餓的瘋狗一般的猙獰。他的眼中密布血絲,將原本明澈的銀灰色瞳孔染的渾濁無比,如同怪物一般。

    他從未見過羅蘭露出這樣的表情。

    唯有一次,在一個貴族巫師把大家日常欺負的平民巫師的妹妹、他唯一的親人捉來當私寵并凌虐致死的時候,他從那個遍體鱗傷的平民巫師的臉上見過類似的表情。

    那是完全不顧后果的瘋狗才會有的表情。

    或者說,那是完全一無所有的人才會具有的、對整個世界的仇恨。

    安若思的腦海中不禁掠過了那個早應忘記的人。

    那個巫師與其說是性格溫和不如說是懦弱。平時就算是被人拉出來當做巫術的練習靶子也會露出憨厚的笑容,傻呵呵的答應下來。

    唯有那一次。那個平民巫師露出了這樣的扭曲表情。

    安若思當時就被嚇得不輕。他思來向后,徹夜難眠,最終還是在午夜叫醒了自己的導師,把這件事說給了他。

    那個事件的細節安若思已經記不清。

    他唯一還記得的,就是那個貴族巫師的尸體。

    他的頭被浸入了濃酸里,面目全非。

    他的指甲被直接扯下、每根指頭都斷成了三截。兩條腿的“廢料”在地上散亂著,起碼超過三十個部件。

    而他的肉、內臟、眼睛和骨頭都被那個平民巫師咬碎吞入肚中。那個平民巫師沒有用任何巫術,他的牙齒都因為咀嚼骨頭而破碎,血從大張著的嘴巴里流出。

    這個平民巫師甚至無法被追責——他在安若思和他的導師趕來以前,就用了詛咒巫術把已經死去的貴族巫師的靈魂和自己綁在了一起,然后以極為低廉的價格賣給了魔鬼而后自殺。

    從那時開始,安若思就深刻的了解到了,人類的瘋狂究竟能到什么樣的程度。

    他從以前就一直以為羅蘭是一個無比平和、睿智,并且足夠狡詐的人。

    安若思從未想過。羅蘭竟會有這樣的表情。

    他不禁連連后退,根本不敢靠近羅蘭。

    羅蘭的咆哮如同從地獄傳來:“——用我姐姐的臉騙我,你他媽的想過后果嗎!”

    在羅蘭的咆哮聲中,安若思感受到了一股極濃烈的陰寒。

    下一秒,灰白色的大風呼嘯著從羅蘭身后吐出——

    和之前從地面上緩緩吐出一把把冰刀不同,地面仿佛感受到了羅蘭此刻的暴怒,如同間歇泉一般攜卷著濃濃的白色霧氣,轟然爆裂開來。

    來自極地的灰色寒風將羅蘭包裹起來。完全看不清羅蘭的樣子。

    隨后,羅蘭便裹挾著冰風暴化作一束銀灰色的利刃。毫不避諱的直直襲向了那個如同圣女一般優雅的浮在天上的透明靈魂。

    那個靈魂似乎也感受到了羅蘭的威脅,不做猶豫,直接褪下了偽裝。

    漆黑的斑點從藍水晶一般的身軀中大片的浮現出來,她的雙目變得鮮紅,清秀的面容頃刻間腐爛了起來。

    她張開雙臂凄厲的咆哮著,空氣翻涌著形成無數無形的長矛向羅蘭襲來!

    羅蘭卻毫不避諱。迎頭撞上了那些遠遠看上去有些扭曲的空氣。

    他身邊的冰風暴立刻劇烈的波動起來,在羅蘭沖出去十米左右的路程之后,那些空氣凝聚成的高壓長矛就瞬間將羅蘭整個貫穿!

    可怕的風暴如同在羅蘭的身體內部爆發,羅蘭整個人爆出了大團的血霧。

    然而羅蘭毫不畏懼——

    “愿榮光盡歸于導師!”

    羅蘭咆哮著,聲音穿過濃縮成無數長矛的空氣。直至傳入安若思的耳中。

    他沒有絲毫躲避,僅僅只是拿左手護著心臟,就直接頂著無數長矛的貫穿艱難的前進著。

    他身邊的冰風暴已然被染成了鮮紅。甚至風壓還推著好幾塊冰風暴中的鋒利冰片刺入了羅蘭的身體。

    但這些傷害都沒有絲毫用處。

    在羅蘭的高聲禱告中,那個靈魂對他的身體的所有傷害在被造成的瞬間就已經修復。

    僅僅是三秒鐘的時間,羅蘭就頂著無盡的暴風長矛前進到了那個靈魂的身邊。

    她見狀頓時就虛了。立刻收攏了雙臂,馬上就要潛入到地面之中。

    就在這時,燃燒著銀灰色圣火的杖劍就把她的腹部直接貫穿,釘在了地上。

    這時候羅蘭已經在寒冷和痛苦的刺激下冷靜了下來。

    可那個靈體卻在死亡的恐懼面前再次作死——她的面容開始扭曲,變得和羅蘭如同一個模子里刻出來一般,聲音也變得溫柔而沙啞:“阿蘭,我是……”

    但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羅蘭一拳重重的轟在了胸口,整個靈體都產生了劇烈的顫抖。

    “我說的話你沒聽清是吧?”

    羅蘭眼中的血絲也被他的禱言一同恢復。

    “好吧,看在這張臉的份上,我給你一個干脆利落的死法吧。”

    他就這樣冷靜的注視著眼前被釘在地上還不住掙扎想說什么的靈體,右手堅定而緩慢的撫上了那張熟悉卻冰冷而發涼、如同尸體一般的面頰,一股無法壓抑的暴虐再次在心中開始翻涌。

    【羅蘭先生,人死不能復生,請節哀順變】

    【什么?你在和羅曼玩游戲?但……好吧,沒什么,請繼續】

    【不!我沒有想給你下毒!我只是在你的藥里摻了點五.氟.利.多!不!你冷靜!】

    【早上好,羅蘭,我是你新的家庭醫生。前任?不……忘了他就好……】

    【今天的治療結束之前的提問:你還記得9月28日那天發生了什么嗎?不記得了?啊,沒事,不是什么大事,你不記得才正常】

    一幅幅錯亂的畫面在羅蘭眼前一閃而過,一些完全記不清的事情再次清晰的出現在了羅蘭腦海中。

    他在竊名者造成的幻境中看到了很多自己早就刻意忘記的東西。

    驟然刺激之下,羅蘭甚至一度失去了意識。

    不過和在地球上不同。就算自己的意志屬性相比較同階來說再低,羅蘭的意志力也是常人的數倍。

    他已經不會再輕易陷入無法自拔的瘋狂了。

    更何況,長眠導師的那股冰涼而親昵的思緒一直貼在羅蘭靈魂的缺口上,不斷蘊養著羅蘭那被撕成兩半的靈魂。

    羅蘭粗重的喘息著,他手臂上的青筋逐漸平復下來。

    如果說那個平民巫師是被剝奪了所有的一切,羅蘭所承受的苦痛甚至要比他多出一倍。

    他失去的,是整整兩份的世界。

    大約三分鐘過后,羅蘭銀灰色的瞳孔才終于完全平復下來。

    理智的思維再次上浮,羅蘭猙獰的表情漸漸平息。

    他看了看被自己的右手緊緊按在地上看不見了臉的頭顱,露出了一個歉意而溫和的笑容。

    “那么,安息吧。”

    隨著羅蘭的低聲禱告,銀灰色的光點凝成羽毛,輕輕飄落,一層一層的將不斷掙扎的靈體覆蓋起來。

    直到羅蘭右手掌心下的面龐完全失去了反抗為止。(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手機用戶請訪問m..( 水銀之血 http://www.pcrguj.icu/0_3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