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水銀之血 > 白塔傾塌 第一百五十章 魔鬼的痕跡
    手術很成功。

    羅蘭將兜帽往下緊了緊,看著重新睜開眼睛的老約瑟——或者現在稱其為約瑟更好。

    他那蒼老與年輕相間的條紋般的臉上是一片平靜。那在幾分鐘前還如鏡面一般反光且銳利的雙眼已經完全失去了其中的光彩。

    沒有了陰狠,沒有了瘋狂,沒有了那種仿佛總是在渴望著什么東西從羅蘭身上生長出來的可怕目光,約瑟的面龐變得平凡了許多。

    如果說之前他那皺褶與光滑相間的面龐給人一種夢魘般的恐懼感的話,現在至多只能給人帶來那種花了妝的戲子一樣的滑稽感。

    “約瑟,下午好。感覺如何?”

    “下午好,奧蘭多大人。”

    約瑟無精打采的向羅蘭問好:“感覺糟透了。”

    “你應該慶幸,約瑟,”從羅蘭那遮住了大半張臉的兜帽之下,只能看到他的嘴角微微上揚,“這個手術是有幾率讓你變成一個傻子的。”

    “我感覺現在也差不多。”

    “也許吧。”

    羅蘭的目光穿透陰影的阻隔,緊緊地盯著約瑟的眼睛:“我想問一些事。你也許能明白……或者你自己說更好?”

    “如您所愿,奧蘭多大人。”

    約瑟用一種疲憊而平靜的目光看著羅蘭。

    “我沒有背叛您。我只是想要更高的地位而已。”

    “如果說信仰的話,我現在可能更加虔誠了也說不定……再沒有什么是比長眠更加溫暖而平靜的事物了。”

    約瑟干脆利落的答道。

    “奧蘭多大人,克魯維恩是我殺的。克勞迪婭可能也有生命危險。我現在什么都不想做。如果您生氣了就殺了我吧。我現在就想去見長眠導師。”

    “不,你還不能死。約瑟。”

    羅蘭搖搖頭,低聲拒絕了他。

    “我會給你長眠的。但不是現在。我還需要你。”

    羅蘭低聲一遍又一遍的重復著。

    “那么約瑟。你現在還記得你的愿望嗎?你還有動力嗎?你還想戰斗嗎?”

    “記得……但沒有用。已經什么都沒有了。”

    約瑟動了動嘴唇,似乎是想要扯出一個笑容,卻顯而易見的失敗了:“奧蘭多大人……我曾經以為您值得奪走感情是把我做成一把劍,一個……殺人機器。但如今……我卻成了一個廢物。”

    “廢物也好,你的價值就是活著。”

    羅蘭用近乎無情的語氣敘述著,如同闡述真理:“你想要長眠,我會給你;你想要感情,我也會還給你。但不是現在。”

    “讓你保留感情的話你實在是太容易自滅了。只要我不在你身邊,你一旦進入戰斗就會失去所有生命。別說覺醒起源了。就是進入黃金階都不可能。”

    “現在,你要做的事就是活著。在恰當的時候,我會用無傷詠唱治好你的。”

    約瑟只是沉默的搖了搖頭。

    羅蘭看著他,也是心情復雜的嘆息了一聲。

    其實,他曾經是想要讓老約瑟成為告死鴉的。

    在瘟疫復興初期,羅蘭的人手必然會不夠用。對地下工作有相當經驗的老約瑟本應成為他的左右手,如今卻因為他自作主張的就職了殉教者而被羅蘭剝奪了感情。

    羅蘭其實非常厭惡這個手術。

    但是,殉教者實在是太珍貴了。

    而且不光是約瑟,其他的殉教者羅蘭都會想辦法把他們聚集到自己這里。

    為了防止這些跟氣球魚一樣一戳就炸的不穩定存在將自己的力量消耗在一些小場面上。羅蘭恐怕日后還會用這種手段將他們封印起來。

    那些具有覺醒起源潛質的殉教者會變成人形復活幣一般的存在,而注定無法覺醒起源的殉教者,羅蘭則會在用到他們的時候用無傷詠唱將感情還給他們,讓他們沖出去自爆。

    唯一的難度。就在于他們取回感情后的忠誠度問題了。

    “其實,克勞迪婭那邊你無須擔心。”

    羅蘭開口輕聲說道:“她是導師親自選定的圣女。我們的攻擊無論直接開始間接都是無法傷到她的。”

    “但是刃盾可以。重力更可以。”

    約瑟冷淡的回答讓羅蘭的瞳孔瞬間縮小。

    羅蘭對白銀階的殉教者以一只胳膊為代價能釋放出多可怕的力量有一個非常清楚的了解,甚至比約瑟本人都要清楚的多。

    再結合羅蘭對克魯維恩的了解。他頓時就明白之前發生了什么事。

    沒錯,克勞迪婭不可能被長眠導師的信徒發出的任何攻擊弄傷。但令人悲傷的是,無論是克勞迪婭還是克魯維恩。他們都不知道這件事。

    只要克魯維恩拋棄克勞迪婭,說不定兩個人都能活下來。起碼克勞迪婭不可能有任何事會發生。

    而克魯維恩抱著一種可笑的自我犧牲精神,把克勞迪婭丟出去或是用盾牌擊飛——再低估他一下,克魯維恩甚至有可能蠢到用刃盾的旋轉把克勞迪婭拋出去。

    圣女的傷害豁免列表里,可沒有免疫墜落傷害這一條。

    “……該死,我得去找安若思。”

    羅蘭咬了咬牙,回頭沖著安若思上山的方向便跑了出去。

    現在羅蘭根本沒有時間。

    萬一要是克勞迪婭死了,導師必然會再次選一個圣女。

    這次的圣女如果再出現在羅蘭身邊,那概率足夠羅蘭去摸彩票了。

    要知道,圣者信仰是沒有地域限制的。能成為圣女的資質本就不多,羅蘭完全沒把握下一個圣女究竟會出現在埃爾卡特還是蘇澤。

    無論是哪,羅蘭都沒有時間去和她培養感情了。

    而圣女擁有對內的絕對制裁權。如果羅蘭不能將圣女綁上自己的戰車,就等于是給自己留下了一個無比巨大的隱患。

    所以,克勞迪婭絕對不能死。

    就算是安若思死了、甚至約瑟死了,克勞迪婭也絕對不能死!

    “約瑟你不用來!等我回來!”

    羅蘭甩下最后一句話,便是沖著安若思離開的方向開啟了沖鋒,化作一道黑色的雷電沖向了山頂。

    可在羅蘭剛剛沖出去不到五百米,他就停下了沖鋒,奔跑的速度也漸漸減緩。

    因為他看到了安若思背著左臂骨折的克勞迪婭,朝著自己這邊艱難的行進著。

    “啊!羅蘭先生!”

    安若思看到羅蘭,便是大松了一口氣,連忙把克勞迪婭放在了地上。

    “請您……快給克勞利小姐……治療吧,”安若思大口的喘著氣,抬起頭沖著羅蘭露出了一個苦惱的表情,“克魯維恩大叔……找不到……偵測人形生物也找不到他,恐怕他已經……”

    “你先休息一下。”

    羅蘭溫和的拍了拍安若思的肩膀,轉身在克勞迪婭的面前蹲了下來。

    但在背過身的一瞬間,羅蘭的嘴角便是掛上了一個冰冷的弧度。

    他看到了。安若思的左手食指的第二指節上分明有一道淺淺的黑色符文。

    ——那是和魔鬼交易的證明。

    羅蘭敢發誓,就在安若思上山之前,他的手上還沒有這個東西。

    魔鬼絕不會做虧本的生意。

    可羅蘭能看出來,安若思并沒有失去什么東西。

    換句話來說,安若思是用自己以外的某種東西換取了魔鬼的支援?

    那么,除了羅蘭,他還有什么是值得出賣的嗎?

    如果說這還是愛德華干出來的事……那么,羅蘭似乎就對這個手頭有好多卡巴拉之敵的家伙有了幾分猜測了。

    “對了,羅蘭先生,”在羅蘭身后,安若思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開口問道,“雖然現在時間還很寬裕,但我們不如直接去白塔吧?正好克勞利小姐也需要調查關于她哥哥的事。”

    哈?

    聽到安若思的最后一句話,羅蘭幾乎笑出了聲。

    安若思的這個破綻未免也太蠢了吧……

    先不提安若思對瑪肯和克魯維恩那不正常的態度,光是最后一句話本身就有問題。

    畢竟從安若思的角度上來說,他根本就不該知道愛德華有問題這件——

    羅蘭背對著安若思,表情突然怔住。

    不……假如說,安若思如果是害怕羅蘭沒有發現自己手指上的痕跡,而故意暴露出來自己的破綻的呢?

    其目的就是為了提醒羅蘭,自己身上有問題。

    “……啊,好啊。”

    羅蘭隨口答道,把右手手指輕輕按在了克勞迪婭的額頭上,嘴唇微動,無聲的唱起了無傷詠唱。

    他的嘴角漸漸揚起。

    事情,似乎開始變得有意思了——(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ps:求訂閱啦!

    請到起點支持正版~手機用戶請訪問m..( 水銀之血 http://www.pcrguj.icu/0_3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