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水銀之血 > 白塔傾塌 第一百六十二章 蟻穴
    當羅伯特好不容易找到“赫爾蘭小姐”的時候,她正在鐵幕巫師旅店前給那些受到魔力塵污染的苦工們施粥。

    “不……不是施粥。”羅伯特輕輕嗅了嗅。

    這個味道,似乎是在施肉湯?

    “赫爾蘭小姐!你在干什么!”

    羅伯特踮起腳尖抬起頭,高聲呼喊道。

    但“赫爾蘭小姐”早已被層層疊疊的人圍了起來,她雖然聽到了羅伯特的呼喊,卻只能回過頭沖著羅伯特露出一個歉意的笑容。

    羅伯特不禁皺起了眉頭。

    在貧民區施粥在班薩周邊國家的貴族圈子里是一件墨守成規的事。每隔一段時間舉行一次的話,不僅可以增強領地的安定性,還能表現出自己足夠的仁慈。

    但是,施肉湯就不一樣了。

    在重視傳統的班薩貴族圈子里,他們堅持“尊卑分明”這條原則一定要適用在生活的每一個細節中。其中也包括了飲食和建筑規模等等。

    “不知其卑,便不知敬畏——”

    在班薩立國的時候,泰爾的這句名言就被刻在了王冠的內部,并作為班薩的國訓一代代的傳了下來。

    班薩的貴族很好的教育了自己的領民們從各種方向上學習到了這句話的精髓。事實上,他們甚至認為自己是對他們好。

    蒙希維爾仁慈,戰爭教會逢年過節的時候都會分給貧民們白面包和牛奶。這兩樣東西在泰爾一系的神明教義中,都作為“神圣的食物”和“神圣的飲料”而存在,被牧師們日常食用。讓泰爾一系的牧師一個個都變得身高體壯,皮膚細膩雙目炯炯有神。

    但是。那些卑賤的貧民們一旦食用了這些被神賜福的食物,反而很容易出現腹瀉的情況。這更是讓班薩的貴族們認為。低賤的血液是無法染指高貴之物的。

    下者歸下,上者歸上,尊卑分明。

    嚴苛的等級觀念、基于民族自傲感的強大向心力和全國統一的信仰,這正是班薩的立國之本。卡拉爾作為從班薩中分裂出去的一部分,自然也從一開始就有相同的思想。

    在西方和南方兩個國家的影響下,蘇澤在近十幾年內也開始產生了類似的思想。

    羅伯特露出了一個若有所思的表情。

    蘇澤的貴族和每天都有新思想、每日都有新腦洞的緹坦貴族不同,蘇澤的貴族從很久以前就分成了兩個派系。

    一個是喜歡在暗中開展一些禁忌的實驗,豢養私人煉金顧問,鼓勵煉金術師開發新技術、新武器的皇都派貴族;一個是常年呆在邊境因此受到了班薩和卡拉爾的思想影響。希望能掀起復古浪潮的邊塞派貴族。

    前者掌控著皇家煉金學會,后者則手握軍政大權,哪個都不是好對付的。

    現在看來……恐怕赫爾蘭的家族應該是皇都派的貴族。

    突然,羅伯特恍然大悟。

    他還記得,赫爾蘭的父姓是阿歷克斯……而皇都派的貴族中倒是的確有一個是叫阿歷克斯的。

    他便是天鵝公——也就是當代蘇澤女皇的哥哥。

    因為身體里流淌著一半的冬精靈的血液,他在獲得了長久的壽命的同時,成功生.育的幾率也大大降低,因此雖然他的妻子有很多,卻唯有一對孩子。還皆是由一個半妖精侍妾一胎所生。

    這位擁有黃金階實力的劍舞者以前是他的護衛長,現在則是一對雙胞胎女孩的母親……現在想來,那大約就是赫爾蘭小姐的母親吧。

    羅伯特不禁為自己看穿了真相而雀躍。

    隨后,他的野心也逐漸燃了起來。

    沒錯。赫爾蘭純黑色的長發無疑證明了她皇室的血脈。

    赫爾蘭小姐的父親如果是那位的話,就說明她的血統甚至比下一代的蘇澤皇帝都要高貴——她的血脈里流淌著四分之一的冬精靈的血液,還有四分之一的妖精血液。也難怪她這么迷人。大約是遺傳到了妖精的天然魅惑能力吧。

    而且更關鍵的是,她并非如羅伯特一開始想的那樣是庶出。而是有一半幾率能繼承天鵝公爵之位的嫡女。

    羅伯特突然有點舍不得把赫爾蘭讓給安若思那個小子了。

    天鵝公唯有兩個女兒,如果自己能娶到了赫爾蘭。就等于是有一半的幾率能贏得公爵之位——

    如果迎娶了一位血統高貴的妻子,再加上自己在白塔潛伏數年的功績,說不得自己還能去競爭一下早就已經放棄了的帝皇之位——

    一石二鳥,也不由得羅伯特不動心。

    “沒錯……安若思已經有娜塔莉亞了。況且以他的身份,和赫爾蘭小姐是不可能有結果的……我是為了他好……”

    羅伯特喃喃道。

    因為赫爾蘭之前突然急匆匆的沖出了那個充滿詭異氣氛的旅店,羅伯特便開始為她擔心。

    雖然看上去赫爾蘭小姐是一位很強大的牧師,但身為女孩子,一個人冒冒失失的沖出去總歸不太好。

    于是羅伯特主動請纓,沿著赫爾蘭沖出去的方向一點一點找她。

    本來他們是約定好,當羅伯特找到赫爾蘭之后就立刻返回的來著。但現在羅伯特卻決定,他要晚一會再回去。

    起碼要打聽好赫爾蘭和安若思是怎么認識的。如果能和赫爾蘭單獨吃一頓飯就再好不過了。

    因為赫爾蘭的身份,他不指望能用強迫的手段。可就算公平競爭,安若思也肯定爭不過自己。

    安若思有的,自己都有;反倒是自己有的安若思那個家伙大多都沒有。

    只要把安若思先認識赫爾蘭小姐的優勢抵消掉,那個臉皮薄的要死的木頭又有什么好怕的?

    羅伯特充滿了自信。

    “羅伯特先生,要喝一點嗎?”

    突然,赫爾蘭那清冷而柔和的聲音從身前傳來,頓時把羅伯特嚇了一小跳。

    “……啊,好啊,謝謝。”

    他抬起頭來,發現赫爾蘭雙手環抱于胸靜靜的看著自己,身后的橡木桶已然空空如也。

    “別擔心……我在看到你之后就給你留了一些。”

    “那還真是謝謝。”

    羅伯特從赫爾蘭手中接過了湯碗,帶著感激的表情喝了一大口。

    ……什么怪味。

    他差一點就皺起了眉頭。

    那肉湯基本已經涼了個透,里面的肉也沒有煮的很爛,鹽也放的不多,香料就更不用了。

    不過此刻被赫爾蘭小姐盯著,羅伯特只要留著冷汗把一碗肉湯全部灌入了肚。而且也分毫沒有感到多暖。

    “味道還可以吧?”

    “……說實話,味道一般。”

    羅伯特躊躇很久,才決定實話實說。

    他相信赫爾蘭肯定也喝了肉湯,萬一要是她認為自己喜歡撒謊反而不妙。

    “這恐怕是你接下來的半輩子都不會嘗到的味道。”

    赫爾蘭意味深長的說道。

    隨后,她仿佛突然想起來了什么,看著羅伯特眼睛一亮,聲音也高了幾分:“對了……你是緹坦的貴族對吧?”

    “……是啊。”

    羅伯特反倒有些迷茫。

    他不知道赫爾蘭此刻問這件事有何意義。

    “你先借我十個銀幣……我要給你看一個神奇的事。”

    赫爾蘭將雙手背在身后,微微彎著腰,一臉神秘。

    羅伯特毫不猶豫的掏出了一個金幣,卻被赫爾蘭搖搖頭拒絕了。

    “十個銀幣正好。不能多也不能少。”

    “到底是什么事?”

    羅伯特也被赫爾蘭提起了幾分興趣。

    “我可能找到了一條渠道,”赫爾蘭卻語焉不詳,“你不要管我怎么操作的……總之,你給我十個銀幣,我后天還你十一個。”

    羅伯特若有所思,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手機用戶請訪問m..( 水銀之血 http://www.pcrguj.icu/0_3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