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水銀之血 > 白塔傾塌 第二百二十九章 何為恐懼
    “我師我主奈若拉,凡有血氣的都要稱頌您,萬民都要來贊美您。”

    約瑟跪在地上,雙目無神,輕聲禱告。

    “我聽您發命在地,地便抖顫。您說萬物終有歸時,于是永久的山崩裂,長存的嶺塌陷。那西方的罪民聽見您的呼喝,身體便要戰兢。因他們畏懼長眠,厭憎告死的烏鴉。于是奈若拉便發怒,他們嘴唇發顫,骨中朽爛——。”

    約瑟的禱告戛然而止。

    他猛然睜開眼睛,異樣的光彩猛然在他呆滯無神的瞳孔中漸漸亮起。

    他前額上的十字形疤痕上,隱約能看到有淺淺的銀灰色的火焰一閃而逝。

    但他卻如同雕塑一樣愣愣的跪在地上,如同看到了什么足以顛覆世界的東西。

    約瑟之前仿佛失去了整個世界的眼神瞬漸漸融化。

    “我寬恕你,并非為你的燔祭,而是因你合乎我啟的真理。”

    一個慵懶的、空靈的聲音從他的身后響起。聲音不大,卻如同洪鐘一般回蕩在約瑟的耳邊:“但你必不可妨害羅蘭,也不可妄自救他。他有他的使命,也有他的使命。”

    “羅蘭他必會死去,并于三月后復活——你大可對其他人去說,頌揚羅蘭的神圣。這是我予這世界的神圣。”

    那話中的一個個字仿佛燒紅的烙鐵,深深刻在了約瑟的腦海之中。

    但絲毫沒有疼痛,反而有種受命于天的悸動。一種足以讓任何生命迷醉的安寧將約瑟徹底籠罩。

    他現在還是有些理解,那些狂信徒的心態了。

    如果說死后能得以這樣的安寧,就是生前被千刀萬剮也在所不辭。

    感動的淚水從約瑟的眼角滿滿滑下。

    沒錯,感動——

    那是約瑟已經有一段日子沒有嘗過的感情了。

    他大腦中的傷勢被長眠導師帶走,被羅蘭殺死的感情再次在他身上復蘇。

    約瑟頭一次的。感到這個世界是如此的美好。

    陽光、土地、空氣——光是感受自己活在這個世界上,便已讓他如此幸福。

    是了。約瑟重新活了過來。

    如果說情感被殺死的話就等于死亡,那么現在的約瑟無疑是一個從死去的軀殼中重生的圣靈——

    他眼中銀灰色的火焰漸漸燃起。

    其中,灰色的部分漸漸剝離。全新的,與羅蘭類似只是不如羅蘭那仿佛流動的白銀那么璀璨、而是更接近純粹的白色的銀白色火焰從他的眼中升起。

    “你定要敬畏長眠,而不能只對它抱有依戀。”

    這時。他聽到導師恩惠慈愛的聲音從身后輕輕響起:“約瑟,你的罪恕了。”

    “現在你要聆聽。你要跪下祈禱,聽你定好的使命——”

    ——————

    深紅的血。

    任何一個人,看到眼前的場景都不會想到其他的情況。

    縱使斷臂與破碎的指甲、被拉出的腸子和剔出的膝蓋骨將整個地面鋪滿,但更給人以沖擊力的果然還是那如河水一般肆意流淌的深紅發黑的濃稠的鮮血——

    “別跑呀……”

    艾露卡多嬌笑著,跨過了一具被蠻力撕成兩半的尸骸。

    毫不避諱的踩著地上的內臟——不,看她的神態,與其說是不介意,不如說是故意的。

    就像是孩童故意在雨天踏進水坑一樣。艾露卡多以堪稱頑皮的姿態展露嬌容。

    她黑色的皮靴剛剛踏進兩指高的血泊中便被浸沒了一半。

    粘稠猩紅的液體如花朵般在她的小皮靴上綻開。

    她臉上有著血跡。卻全然沒有擦拭的意向。

    艾露卡多右手提著一位面色威嚴的中年人的頭顱——那原本是陰暗之神的樞機主教,卻在見面之初就被艾露卡多斬下了頭顱。

    誠然。艾露卡多確實是占了偷襲的光。但身為陰暗之神的牧師卻會被人偷襲,他即使死了也沒有什么好說的。

    如同火焰的化身被人活活燒死了一般——這是無比可笑的,足以讓尼克斯震怒的蠢事。

    “怪、怪物啊——”

    “魔鬼!惡魔!去死吧!”

    “我主啊求你解救我快救救我吧救我啊主啊——”

    陰暗之神的牧師們哭嚎著,連滾帶爬、以緩慢到可笑的速度逃走著,根本不敢面對身后那看似美麗的少女。

    其中不乏一些因恐懼而爬不動的蠢貨。話都說不出來,只能哭喊著發出模糊不清的聲音的人也有。

    正如以前某人曾經說過的一樣。沒有人要求牧師必須堅強——他們所有的信念全部寄托在他們的神明身上。并因庇護而忘記了自身的軟弱。

    而現在,那如同魔神一般的少女再次讓他們想起。何為恐懼。

    不,與其說那是少女。不如說那是以少女的姿態顯現于世的怪物。

    僅僅見面,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樞機主教就被斬下了頭顱。陰暗之神布置在他身邊的防護沒有任何作用,如同一張薄薄的紙被直接抓破。

    他的骨骼吱嘎作響,在一個瞬間就被艾露卡多撕成了八份以上。

    而在那些白銀階的牧師下意識的感覺到不對并且對其進行猛烈的反擊的時候,卻絕望的發現任何神術都會被她直接撕破、詛咒和削弱也沒有任何作用。

    就算是遁入陰影逃走,也會被她一腳踏到陰影之上。將藏于陰影的人直接碾成肉泥,從陰影與現實的夾縫中細膩的擠出。

    別說是在她的面前走上一個回合——連一秒都不到的時間里,她那猩紅色的身影便如同颶風一般撕碎了三位數的信徒。

    ——準確的說,那并非是猩紅色的身影。而是猩紅色的風暴。

    她深紅色的禮服只占了其中很少的一部分。更多的是被撕碎的那些人身上的鮮血。

    脆弱的身體伴隨著鮮血被巨大的力道擊飛到天上,暴雨一般的鮮紅鋪灑而下。頃刻間便將地上的坑洼填滿積血。零零碎碎的內臟如同大禮包一樣,從天而降,落在那些張大嘴巴呆愣著的可憐蟲的嘴里。

    還不等他們發覺并吐出來,更加可怕的無形風暴便伴隨著巨力襲來。無形無質的將那些吐出來的人扭成了渣滓。

    艾露卡多以狂徒的姿態,傲慢的站在原地,向著連滾帶爬的逃走的信徒們張狂的嘶吼著:“雜種的跟屁蟲們,你們聽見了嗎!”

    “聽見了嗎?聽見了嗎?聽見了嗎?我叫你別跑啊!我好餓啊!”

    她悅耳魅惑的聲音逐漸變得尖利刺耳,那聲音如同玻璃刮擦黑板一樣的,卻又如同暴風般席卷而去,那些在地上爬行著逃走的人不禁露出了痛苦的神色,雙手徒勞的捂住了耳朵。

    艾露卡多的牙齒漸漸變得鋒利。

    她完全變成猩紅色的雙眼中有大量的黑色扭曲的斑點浮現。

    沒有神術的安撫,步入瘋狂的艾露卡多漸漸脫下了她人類的偽裝,一點一點的顯露出了其中狩獵者的本質。

    她與普通的食腦妖不同。她的進化是完完全全的、朝著屠殺者的方向堅定的邁步的。

    無論是對血脈深處心靈能力的挖掘,還是肢體力量的開發,艾露卡多都是在往純粹的破壞力的方向去的。

    在巔峰時期,她曾經以隨手的一擊將緹坦的東北方的陸地擊沉。那是以人類的身軀所不能發揮出的可怕破壞力。

    發瘋的她是另外一種意義上的,死亡的具現。僅僅出現就能帶來恐懼的存在。

    曾經的白銀女王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第一次與她見面的。長眠導師的神術對于安撫狂躁者有著超乎想象的效果。

    羅蘭所希望的,就是重現這一幕。真正的取得艾露卡多的忠誠,而不是那系于那不知道是不是姐姐身上的,虛無的情感的紐帶。

    ——當然,主角登場之前,首先先要清場。

    羅蘭看到眼前如同刷屏一般的擊殺提示,微微一笑,把手中的筆輕輕放下。(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訪問m..( 水銀之血 http://www.pcrguj.icu/0_3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