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水銀之血 > 白塔傾塌 第二百三十六章 天災
    在黑白的世界正中心,純白的天使昂首而立。

    祂的腳下自然垂落,輕輕點在虛空中,卻有一道道水波般的黑色漣漪泛起,以極大的間隔緩慢的向周圍推進。

    而在天使身邊一直纏繞著的、冰冷而漆黑的颶風在這黑色的世界中根本無從察覺。

    就如同隱藏在了空間中一樣。

    但是,有決然性的不同。

    哪怕不用身體去接觸,光是用眼睛去看都會被刺痛。

    黑色的颶風在空中無聲的咆哮,如同撫動輕紗一般,無形的波紋在空中吹拂,如同聚攏的冰沙一般的霜跡在空中懸浮。

    毋庸置疑,隨著“羅蘭”的位格提升,祂身邊的各種環繞的禱言效果也一并提升。

    矗立在祂身后的黑色十字架絕非裝飾。

    仔細看去的話,就可以看到黑色十字架的表面刻滿了神紋。

    大體來說,其中的內容都是對長眠導師的贊美。但和純粹的贊美文所不同的是——這是一座墓碑。

    在十字架的正中心,在“羅蘭”正后方的位置,密密麻麻的寫著羅蘭的名字。

    穿刺死。壓死。斬首而死。毒死。電擊而死。燒死。餓死……

    在羅蘭名字后面所伴隨的是,密密麻麻的,超過數百種的死因。

    這是證明羅蘭已死的墓碑。

    只要它還矗立在這里,就代表著羅蘭的絕對不敗。因為羅蘭不可能因為上面描述的任何一種原因而死去。

    某種意義上,這和背棺者沒有任何不同——

    欺騙世界所得到的不死之身。假設自身已經死去,而一個人是無法殺死兩次的——因如此悖論而得到永生不死。

    稍微想想就知道。這是羅蘭不可能持有的力量。

    事實也正是如此。

    這是正在與黃昏激戰的長眠導師能對羅蘭提供的為數不多的支援。足以讓羅蘭免疫隨機顯示的七十七種死法的免死之塔。

    如果運氣好的話,可以發揮出近乎無敵的作用來。

    但是。對于此刻的“羅蘭”其實并沒有多大用。

    和導師那邊感受到的不同。雖然羅蘭在瘋狂的抽取神力,卻并非是用于神術。而是用于維持自身的基石化。

    別說是死亡了。只要羅蘭受到一定程度的傷,基石化就會被打破。

    以現在黃金階巔峰的實力,羅蘭還能和艾露卡多斗上一斗。但一旦還原成了青銅階,那就是羅蘭表現一秒千死的時候了。

    但導師的苦心并沒有白費。

    她給羅蘭立的墓碑就在眼前,讓羅蘭距離導師更加接近。因此得以調用更多的神力。

    也正是因此,羅蘭才能勉強在數百個艾露卡多面前保持不敗。

    “羅蘭”以冷漠的目光注視著艾露卡多們,純白色的火焰滕然而起,在黑白的世界中幾乎要失真的扭曲。

    但是,艾露卡多們就算被灼燒也依舊不為所動。

    一個個的艾露卡多飛快的被白色的火焰燃盡;但同時。在越來越多的艾露卡多的沖擊下,羅蘭一直保持著的和她們之間所隔絕的界限也被越來越接近自己。

    是的——每一個艾露卡多的強度都與本體相等。或者說,她們之間并不存在本體與分身的區別。

    除了樣貌之外,新的艾露卡多和舊的艾露卡多并沒有任何區別。

    之所以把第一個艾露卡多當成是本體,或許是因為她是最漂亮的一個艾露卡多?畢竟人類都是顏控。即使明白性別、年齡和樣貌對艾露卡多沒有任何意義,也會情不自禁的對更加美好的形態保持好感。

    事實上,艾露卡多并非不死。她的不死性與普通的亡靈沒有任何區別。

    羅蘭之前和艾露卡多見面時的連招的確殺死了艾露卡多。但也僅僅只是殺死了一條命而已。

    如果羅蘭此刻清醒著的話,他就會明白艾露卡多永恒不死的秘密。

    所有被她殺死的存在都會被她儲存起來。既可以作為復活的消耗品,也能釋放出來來攻擊他人。

    這并非是靈魂上的不死性。因此羅蘭的特性并沒有觸發。因為她沒有截留這些死去的靈魂,也沒有從這些靈魂上奪走什么;而尸體的話,雖然總是破破爛爛的,卻也沒有被艾露卡多吞噬。

    要說有什么東西消耗了的話。就是那些被艾露卡多殺死的人的存在感吧。

    畢竟,艾露卡多可是被稱為“天災”——但羅蘭除了被拆了國土八分之一的緹坦之外,卻死活找不到另外任何一個對艾露卡多的殺人數量有具體描述的記載。

    要說是資料被銷毀了的話。未免也做得太過了——整個世界針對某一件事的所有記載全部被銷毀,付出的代價絕對不是什么隨隨便便的組織就能承受的。而能做到這種程度事的組織。都沒有要做這件事的必要。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里唯一的原因就是。艾露卡多在殺死他們、吸食了他們腦漿的同時便吞噬了他們的存在感。

    就像是那群陰暗之主的牧師們明明知道自己的樞機主教和大部隊同時失聯,一時卻想不到對他們進行聯系。就像是所有人同時忘記了這部分被艾露卡多殺死的人一樣。

    很明顯,這絕對不是區區食腦妖之王的水平能持有的能力。食腦妖絕對不是地下種族里最強的一個,但艾露卡多作為食腦妖之王卻是唯一得到“天災”之名的存在,絕不是沒有原因的。

    如果羅蘭再晚一點過來的話,他就會知道失落圣誕的版本最終波ss究竟是誰了。

    羅蘭太過相信自己的情報了。他再一次的,犯了輕敵之過。

    也正是因此,長眠導師才會對羅蘭進行支援。

    雖然在之前的戰局中,羅蘭在各種意義上都占據了優勢。可一旦艾露卡多接近羅蘭,戰斗就會瞬間結束——“羅蘭”自然也知道這件事。

    因此,在艾露卡多表現出更加接近原始姿態的形態后,戰斗的核心就變成了雙方距離的拉鋸戰。

    艾露卡多是絕對無法接近羅蘭身邊的潔凈領域的。

    但她只要拿著拳頭重重地在分割的界限上轟上一下、哪怕只是其他的“艾露卡多”死在分割線前,要凈化她的力量就會對羅蘭的領域產生很大的負荷。

    雖然不清楚在之前的戰斗中艾露卡多已經死了多少次,但現在的“羅蘭”正在以一種極具效率的方式對艾露卡多進行屠殺。

    席卷的黑色的颶風如刀一般肆意切割艾露卡多們裸露在外的皮膚,身體外的黑色石油一般的粘稠物質一層一層的被撕碎。

    腳下如同黑水晶一般的地面連行走都困難,更不同說是彈跳或是突進。

    在黑白的世界中,熊熊燃燒的近乎虛幻的白火,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焚燒著艾露卡多的軀體。

    但即使如此,那鋪天蓋地的、幾乎鋪滿天空的漆黑色拳力卻仍然在轟擊著“羅蘭”。

    “羅蘭”為了保持和艾露卡多的距離,不斷的后退,而且后退的速度在不斷加快。

    潰勢便于此顯現。

    鋪天蓋地的艾露卡多以近乎慘烈的氣勢沖殺過來。躍起、落下、沖鋒、迂回……明明艾露卡多死亡的速度也在不斷加快,但卻給“羅蘭”一種無可力敵的錯覺。

    她們到底還有多少人?

    五百?一千?兩千?

    還是,足足有一國之民?

    ——不能在這樣下去了。

    不惜一切代價,也要阻止她!

    這樣的念頭在“羅蘭”心頭劃過。

    明確的殺意第一次的從“羅蘭”近乎死寂的冷漠眸子中沖殺而出,如同奔襲的蒼狼,甚至將純粹的白火扭曲了形狀。

    已經,退無可退了——

    “羅蘭”終于停下了不斷的后退。

    他就這樣昂首漂浮在十字架前,以距離身后十字架甚至不到兩米遠的距離,向著艾露卡多張開雙臂,發出了冷漠的宣判:“d?觽殎濂卌[癪倠i;釋yo——”

    時間仿佛停滯了一瞬間。

    下一刻,近乎永恒的寂靜被打破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訪問m..( 水銀之血 http://www.pcrguj.icu/0_3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