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水銀之血 > 白塔傾塌 第二百四十五章 昔拉
    相比較其他區域來說,二環是白塔最平和、最像外界人生活的地方了。

    因為二環已經比較接近核心區域,這里的面積并不大。因為可能會影響到巫師學徒們的學習,科研部的巫師們不會把研究所放在二環。

    畢竟巫術物品的研發基本上和爆炸、地震還有各種形式的污染是分不開的。這些科研部的巫師基本上都有教職,身為老師的他們是不會希望自己的學生因為這種原因而分心的。

    因此,在二環最多的反而是各種娛樂和餐飲類的店面。因為很多從外界過來的巫師學徒受不了修習巫術前期的枯燥無味,這些主要面對巫師學徒的店面反而能賺到很多錢。

    畢竟沒錢的人也不會來學巫術。反過來說,學習巫術的家里條件也沒有幾個不好的。

    要知道,學習巫術的條件之一就是血脈屬性夠高,其次就是從小就喜歡看書,拿到博覽全書的個人特性才行。

    這就意味著家里最次也是學者或是沒落貴族的水平。甚至有很大的可能性是父輩或是祖輩也有學習巫術的經歷。

    所以這些店面和外界有很大的不同。他們走的是高端路線,無論是裝潢還是食物的質量都比同類型的店面要好出很多。

    他們的食物價格比正常價格起碼要高出三倍,各種無酒精飲料就更不用說,一場宴會輕易就能砸進去外界普通商人家庭一年多的收入。巫師學徒禁止飲酒,那些從蘇澤過來的學徒們想要弄到一瓶酒,基本上比弄到等重的毒.品都要費勁。

    “火熱的卡莉斯塔”就是在二環唯一的一家酒吧。

    現在已經到了正午時分。昨夜在這里通宵暢飲的人已經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宿舍,而今天的客人還沒有來到。

    正是一個酒吧人流量最少的時候——干脆一點說。就是里面一個客人都沒有。

    “打擾了。”

    就在兩個值班的女侍應生閑來無事聊天的時候,卻有一個穿著長風衣的男人從門口緩緩邁步進入。還很有禮貌的鞠躬道了聲歉。

    他那不倫不類的行為頓時惹得兩個年輕的女孩子笑了出來。

    “請給我兩份煎餅,一份檸汁馬斯亞魚,一份奶油濃湯,再來一份蔬菜沙拉,謝謝。”

    好似把這里當成了餐館一樣——

    他那和酒吧完全不和的溫潤氣質引起了兩個女孩子的好奇心。

    不由得,她們兩個抬起頭來,仔仔細細的打量眼前這個人。

    第一印象是,班薩人特有的那種深邃的五官。

    如同一直在凝視著你一樣,比起清秀更類似于性.感的立體面孔。

    再仔細的去看。那種常年閱讀各類典籍的三十多歲研究者的沉穩氣質撲面而來。

    接近一米九的身高對于班薩人來說有些偏高,他的發色是接近純金的那種的鉑金色,瞳孔是極清澈的湖藍。一股純潔如圣子的氣質讓他看起來近乎脫離了人的范疇,更像是那種會擺放在圖書館里的那種雕像。

    他的褐色長風衣上沒有披肩,身后也沒有斗篷。而他的袖口是班薩人喜歡用的那種蓬蓬松松的寬大衣袖,褲腿卻是比較緊身的那種,褲腳塞入到了小牛皮的靴子里面去。

    總體來說,他給人的感覺是比較類似那種十年以前比較流行的,會拿著劍、琴和書去挑戰一方惡霸的吟游詩人。

    并不是很帥氣。但卻正是在如今的白塔缺少的那種人。

    兩個女孩子不由得雙眼放光。

    其中一個長發的女孩子戀戀不舍的看了他一眼,就被女伴悄悄的在桌下踢了一腳。于是她只好瞪了她一眼便去后廚準備食物。

    剩下的那個短發的女孩子明顯比較活潑。

    她蹦蹦噠噠的湊到那個男人身邊,結果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她就聽得那個男人有些歉意的開口道:“抱歉……我沒有來過這種地方。如果說錯了什么還請多包涵。”

    “你這人還真有趣……”

    那個短發的女孩子驚訝的瞪大了眼睛。隨后噗的一下就笑了出來:“一般人就算真的沒來過,也會裝作來過吧。哪有你這種在女孩子面前認慫的?”

    “我只是覺得,這種事沒必要說謊。”

    那個高大的男人微微笑了。他的聲線沉穩而頗有古風:“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就算是裝做自己很厲害,也不會改變任何事……反倒是可能在謊言揭穿時淪為眾人的笑柄。”

    “……我發現你好像很喜歡教訓人誒。”

    “大約是習慣吧。”

    那個男子立刻露出了真摯的歉意:“如果說我的話讓你感到不適的話。那么我道歉……”

    “好啦好啦,平時說話沒必要這么認真吧?不過就是玩笑而已……話說回來,你是不是新來的老師啊?其實我們都是巫師學徒來著,說不定哪天就能在課上碰到你哦!”

    那個男子就這樣帶著有些憂傷的笑容,看著這個短發的女孩子在自己身邊不停的說著什么。

    突然,他開口說道:“你是個好女孩呢。”

    干脆利落的直球。

    短發女侍應生直接宕機了。

    她大約愣了三四秒,才面紅耳赤語無倫次的說道:“你、你在說什么啊。我們是第一次見啊,這樣實在是……”

    “不。和第幾次見無關。”

    那個男人溫和的搖搖頭,打斷了女侍應生的結結巴巴的話:“一個人的秉性如何,第一次見面、第一句談話時應該就得以彰顯。平時的教養如何,處事風格如何,已經深刻的融入了一個人的一舉一動里。”

    “你是一個好女孩,我能看得出來。你開朗,純潔,沒有壞心眼,喜歡幫助他人,同時不乏女孩子應有的矜持——如同白紙一般,無比干凈的好女孩。”

    說到這里,他嘆了口氣喃喃道:“所以,你不該出現在這里……”

    那個短發的女孩頓時就急了。

    她氣鼓鼓的說道:“我在這里怎么啦?老板是好人來著,這里又不是外頭那些藏污納垢的酒吧,里面都是來打工的巫師學徒,來喝酒的人也都會顧忌通宵研究學習的巫師學徒,不會發出太大的動靜……大家都是好人來著。”

    那個男人卻只是靜靜的聽著,眼中露出了更加憐憫、更加溫和的光芒。

    “是的。大家都是好人,只是來錯了地方……不,也許你們沒錯,錯的是我們也不一定……誰知道呢。”

    他第三次的嘆了口氣。

    ——真是怪人。

    短發的女侍應生對他下了定義。正巧那個長發的女孩子做好了沙拉,又帶著兩份煎餅走了出來,于是那個男人也順勢找個了座位坐下,不再開口。

    “喂!怪人!你叫什么名字!”

    “噫?莉莉,你怎么這么沒禮貌!”

    “確實是個怪人來著啊因為……”

    那個男人沒有責備打鬧的兩個人,而是以老人般的慈愛目光看著他們。

    被突然提問,他也沒有絲毫意外。只是輕聲開口,沉穩的聲音在不大的酒吧內回蕩:“昔拉。我叫昔拉。”

    “——沒事的話,我建議你們這幾天去外面旅游一下吧,好女孩們。”(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訪問m..( 水銀之血 http://www.pcrguj.icu/0_3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