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水銀之血 > 白塔傾塌 第二百四十六章 善意的回報
    加勒斯巫師的心中有些擔憂。

    他的妻子剛剛告訴他,他們最小的女兒莉娜似乎有些發燒。

    明明昨天晚上還好好的來著……但是今天早上她連下床都困難。

    加勒斯本來都已經穿戴整齊準備前往四環區的研發部了。但他幾乎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后,就立刻決定,今天果然還是在家陪女兒吧。

    雖然說這樣的話,他這個月的獎金肯定是沒有了——但是加勒斯其實并不是很在意這十幾個埃爾卡特銀幣的獎金了。

    因為只要等到下個月,他的收入就會頓時增加一半。

    加勒斯之前捐助過的一個女巫團體似乎發明了什么了不得的東西,如今他之前的所有捐助每三天都會被返回來十分之一的份額,看那信里的意思,等到全部還完之后恐怕還會再次在第一批的捐助者中募集一定數額的投資。

    當然,到那時返款的力度就不可能還有這么多了。大約是每個月十分之二的收益——其實這個數額也已經相當不少了。

    在加勒斯旁敲側擊的問了自己的幾個同事之后,發現他們似乎也對那個團隊進行了一定量的資助。但資助金額太少的那些人根本就沒有收到第二批投資的消息。同時就算是資助過的那些人也有著投資上限,上限額度和第一批的捐助金額有關。

    加勒斯不由得慶幸自己一開始沒有吝嗇。

    或者說,因為妻子是惑心系的導師,她也贊成加勒斯多資助一些這些巫師學徒。

    當然,加勒斯一開始也考慮過是不是騙子的問題。但他在發現有這么多同事都準備對其進行投資之后,反而淡定了下來。

    萬一對面是騙子,星象巫師能夠瞬間定位、而詭刀巫師和戰斗巫師能夠直接傳送過去將其抓捕。

    畢竟光是加勒斯知道的。準備對其進行投資的巫師就有六個黃金階的大巫師,還有超過八十人的白銀階巫師。

    就算整個白塔再也沒有其他人接到了這些信,光是這些巫師的戰斗力已經足以毀滅卡拉爾的一個軍團了。能有抵抗他們的能力的勢力,也不會沒品到干出這種事。以前財富之城還在的時候,從那里出身的人倒還真有可能干出這種事來——但在瘋狂的奧蘭多毀滅財富之城,而泰爾的牧師宣稱要調集軍團對其殘黨進行剿滅之后。基本上就不會出現這種狂徒了。

    隨著加勒斯帶來的消息在研發部里流傳開來,那些第一批資助太少的人又開始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嚷嚷著這絕對是某個組織布下的大局。

    對此,加勒斯不屑一顧。

    要真是兄弟會、新冬果會、雅利委員會那種程度的組織,人家布下的局會讓你這種人看出來?

    而且,那些巫師大多數都是在寄出信、希望進行投資的要求被那些女巫拒絕之后才發出這種言論的。

    這分明就是惱羞成怒、是對其他比較慷慨的巫師的嫉妒。因此那些準備進行投資的巫師們反而更不相信他們的話了。

    畢竟研發部的巫師以前都是教職。學生需要資助,作為老師才給這么一點錢,你還好意思說學生在騙錢?

    我們教出的學生怎么可能做出這種事——

    因此就連大巫師們都是連連搖頭。

    他們就算不是惑心女巫,但起碼也了解一些惑心系的常識。雖然不知道那個女巫集會里都有誰。但光是看那信中提到的一些關于新定理的發現、還有一些舊理論的新解釋就讓這些大巫師們察覺到了她們的才華橫溢。

    有著這種程度的才華,恐怕在三十歲前就能摸到黃金階的邊甚至直接成為黃金階的大巫師,她們完全沒有任何道理自誤。

    白塔不缺錢。如果她們真的缺錢,就是愿意把全部身家借給她們的大巫師也不會在少數。

    看著學生長大成才,這是每一個老師由衷的心愿。怎么可能因為金錢這種可笑的原因就讓她們放棄巫師之道?

    加勒斯的妻子甚至從第三封信開始,剩下的信就都是由她和小女巫們互相交流的了。甚至在她沒有課的時候就喜歡在家里翻一下小女巫們寄來的信,她的一個卡了很久的課題也因為她們發現的新定理而有了很大的進展。

    她平時沒少對加勒斯夸這些小女巫們的才華橫溢。喜愛之情簡直溢于言表。

    因此,在妻子的大力支持之下。他們一家陸陸續續的寄了三百多的埃爾卡特銀幣過去。

    那已經是接近兩磅銀的數量了。近乎是他們家積蓄的一半。

    不過就在這幾天,他們已經快收回了一半。他的妻子多次寫信勸說小女巫們減少利息。或者說拉長一下還款時間,別還的這么急,多給自己留一些運轉資金。但這些意見卻都被那些可愛的女孩子們溫言拒絕。

    她們說,她們的研究涉及到神明、信仰和一種不知名的危險生物。雖然初步的成果利潤不小,但在眾神環伺之下,卻有著不小的危險。隨時可能失去生命。

    ——如果因為這種原因而來不及還款,就對不起大家了。

    因為這種坦然講出風險的行為,加勒斯對她們的好感也上了一個層次。

    而另一邊,因為自己捐了很多款,那些小女巫大約是以為加勒斯是某個身家闊綽的大巫師。給出的投資額度他們家根本用不完。

    得到了這樣的消息,加勒斯的一些同事對他的態度猛然間熱情了起來。尤其是那些第一批捐款太少而沒有得到投資額度的巫師,更是提出想要用他的額度進行投資的想法。

    一時間,在感到有些飄飄然的同時,對于那些不斷想來找自己合作投資的人,加勒斯也產生了幾分厭煩。

    并非是他會因此而有什么損失。只是加勒斯看到這些一開始對巫師學徒沒有絲毫善意,如今卻想來分一杯羹的人就感到厭煩。

    十分之二的利潤是那些孩子為了答謝我們一開始的資助而從自己的那份利潤里拿出來的錢。你們這群人一點錢都沒有支出就想拿錢?這不等于是我們伙同你們去騙那些孩子的錢嗎?

    說的自私一點——就是加勒斯認為這些一開始沒有捐過錢的人根本就沒有權利拿到這筆錢。在得知小女兒莉娜生病之后,他甚至在心中一瞬間產生了一絲慶幸——至少今天不用面對那些討厭的人了。

    不過轉瞬之間,他這種竊喜在碰到莉娜的額頭之后就瞬間變成了驚駭。

    “怎么會這么燙!”

    加勒斯見過的最可怕的感冒也沒有這種程度的熱度。他一開始還以為莉娜起不了床是因為她在撒嬌,但在他接觸到已經陷入昏迷的莉娜的額頭之后,瞳孔便因恐懼和緊張而產生了劇烈的顫抖。

    不……不管這是瘟疫還是什么污染癥,總之這絕對不是感冒!

    加勒斯不禁咬緊了自己的牙關。

    不假思索的,加勒斯的右手一把攬過莉娜的腿彎,左臂輕輕扶住她的肩膀,一把就將她抱了起來。

    “我先帶著莉娜去治療……等她情況穩定了我再回來通知你!”

    加勒斯隨口對妻子說了一句,便直接沖出了家門。

    必須得趕緊找到醫療部才行……

    不,不行。醫療部的那些人就知道試驗試驗的,遇到突發情況根本就沒有任何用。

    這種程度的熱度,再耽誤一會就會莉娜造成永久性的損傷。直接死亡也有很大的概率。

    要是有醫士就好了……他們起碼擁有最起碼的治療神術,穩定病情還是沒問題的。

    加勒斯抱著莉娜在街道上飛奔。

    他皺眉苦思。

    在帶莉娜去醫療部之前,必須先找個醫士穩定一下莉娜的情況。

    去找誰呢……三區的娜娜莉醫士?還是內環的湯姆森神父?

    但就在這時,他卻看到一個車隊。車隊用純白色的篷布蓋住,最前面掛了一個深綠和淺綠相間的三角形的徽記。

    “這是……醫院?”(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訪問m..( 水銀之血 http://www.pcrguj.icu/0_3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网络赚钱的方法 大众版单机麻将 48减2能算出下期平码吗 北京赛车开奖视频 网络赚钱有什么办法 上海天天彩选4走势图 王中王论坛单双各选四肖 采30选5开奖公告 数字基带码型 福建36选7开奖数据 一码公开免费资料 幸运飞艇全球统一开奖靠谱吗 20选8开奖结果走势图广东 安徽快3开奖结果 查询 福彩 刮刮乐 北京快中彩号码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