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水銀之血 > 白塔傾塌 第二百四十八章 莫名的襲擊
    黑暗的密閉的地下室里充滿了腐朽的氣息。

    木頭潮濕腐爛的酵味,伴隨著霉菌和塵土的氣味混雜在并不新鮮的空氣中。

    羅蘭半倚在身后的十字架上,被縛在上面的雙臂微微放松,稍微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

    他的眼神微瞇,嘴角愉悅的彎曲。腦袋抵在身后的十字架上,俯視著眼前的空氣。

    就像自己并非是囚徒,而是手持鋼鞭的典獄長一般——羅蘭以居高臨下的姿態審視著眼前的黑暗。

    之前艾斯特離開的時候,墻上出現的異樣的黑影并沒有被羅蘭忽視。

    “……呵。”

    突然,羅蘭裂開嘴角,輕笑一聲。

    他身邊的黑暗蠕動著。腥臭的氣息從風中傳來。

    羅蘭卻沒有絲毫慌張,反而深深的吸了一口。

    ——那是死掉的魚類的腥味,還夾雜著一絲腐肉的惡臭。

    “找到你了……”

    如同宣判死刑一般,羅蘭輕聲念道。

    瞬間,銀白色的火焰便從羅蘭額上浮現出來,如同刻刀一般烙在羅蘭的皮膚上快速撰寫著什么。水銀一般的符文在他的額頭上顯現出來,互相交織著組成了荊棘一樣的紋路。

    頓時,周圍的黑霧便仿佛被羅蘭激怒一般。粘稠的黑色液體凝聚成鞭子和利刃,從四面八方刺向羅蘭!

    “——滾!”

    羅蘭低聲暴喝,聲如炸雷。

    在那些黑泥接近羅蘭到一個極限的時候,羅蘭身上猛然閃現出了幻覺一般的模糊銀色光暈。

    那銀色的光暈如同實質的壁壘一樣。那些黑泥猛然停滯在了空中一個瞬間。

    隨后。在噼啪的銀色電光中,懸浮在空中的黑泥猛然被彈射了回去。

    在那些黑泥被彈射出去、遠離羅蘭的同時。羅蘭身上的光芒便減弱了。

    那些黑泥被電光擊中的瞬間便失去了活性。如同真正的一團污泥一樣摔落在地上,向著遠離羅蘭的方向在地上炸開一圈。

    那并非是什么神術。而是導師力量的庇護。

    在羅蘭抵達白銀階之后。他的靈魂正在發生異變。

    如果是普通的牧師的話,現在將是他們第一次能和神明交流的時候。

    可想而知,如今的羅蘭距離長眠導師的距離是有多近。

    現在無論是誰,試圖攻擊羅蘭便會受到纏繞在羅蘭身上的澎湃神力的反擊。

    而僅僅只是羅蘭身上的被動反擊,就將對方打得失去了意識——這只有一個可能,就是羅蘭的力量正好克制這個無形無質的黑泥的聚合體。

    換句話來說,就是對方要么是亡靈,要么就是死者,再不然便是黃昏種。

    再考慮到此刻自己所處白塔。在算上對方那粘稠的惡意和羅蘭心中逐漸開始沸騰的憎恨,正確答案已然呼之欲出。

    是黃昏種。

    準確的說,是黃昏眷民,卡巴拉之敵——愛德華。

    “是什么勇氣,讓你接近一個悼亡者?你以為我還是那個見習悼亡者嗎?”

    羅蘭冷笑一聲,周圍漸漸騰起了陰冷的氣息。

    從羅蘭接觸地面的地方開始,地面一邊發出咯咯的聲音一邊逐漸凍結成冰。

    羅蘭臉上扯出一個飽含殺氣的冰冷笑容。

    無論如何也要將對方殺死的沖動在羅蘭心中漸漸升起。

    “想殺死我嗎?想在我成為告死鴉之前殺死我嗎?”

    羅蘭的聲音仿佛從地獄傳來,裹挾著猛然卷起的霜白的寒風,向四面八方呼嘯而去。

    僅僅只是片刻。那些黑泥便被霜白色的霜跡覆蓋。卻沒有發生任何事,就像此刻被羅蘭凍住的只是真正的污泥一般。

    就像是泰爾的牧師看到不義之事時便會莫名的暴怒一般。和圣殿騎士不一樣,神祇并不會只接受某種陣營的牧師,再偉大的神明也會有打著他的旗號招搖撞騙無惡不作的牧師。

    但是。當牧師的神力越發純凈,他的靈魂本質就會越來越靠近神明。而在血液中流淌的神恩也會將神明的喜好一起帶給牧師。

    而此刻羅蘭面對黃昏種,來自自身經驗的厭惡、來自開始異變的靈魂中的厭惡、來自在全身流淌著的銀灰色神恩的厭惡此刻融為一體。

    正如之前在千首墓時一樣。羅蘭眼中銀灰色的光輝漸漸閃耀起來。

    他的聲調猛然提高:“不回話嗎?裝死嗎?想偷襲嗎?”

    “——想死一次看看嗎?愛德華!”

    話音未落,羅蘭身邊的寒風便越發凜冽的吹起。

    驟然降低了十多度的溫度瞬間便將黑泥凍的開裂。而此刻在羅蘭身邊涌現的、真正來自地獄的霜白色凜風已經在空中浮現。

    正如羅蘭之前所說的一般。那些黑泥在被霜白色的凜風擊中的前一刻便猛地躍起,在空中凝成人形。連連后退。

    羅蘭卻并沒有放棄攻擊。

    一根根半米多高嬰兒小指粗細的冰錐從地面上不斷刺出,那個剛剛從黑泥中鉆出的男子在狹小的空間內極艱苦的躲閃著。

    而羅蘭此刻卻是無比的放松。

    他微瞇著眼睛,一動不動的倚在身后的十字架上,把全身的重量全部放上去,表情放松。要不是從他那微瞇的眼中能看到水銀般沉凝而不斷流動的殺意,大概會有人以為羅蘭已經睡著了吧。

    而另外一邊,愛德華的躲閃卻是越來越艱難。

    這個地下室不過只有十平米的大小。就算愛德華會飛,但冰刺上還會繼續生出冰刺。而愛德華還根本不敢接近正在發生靈魂異變的羅蘭。落敗只是遲早的事。

    之前有兩次他想試探羅蘭身邊神力的反擊距離和威力,而不小心被羅蘭身上的銀色閃電蹭到了兩次。

    其結果就是他的左腿和左肩上留下了一小片銀色蛛網一般的碎裂痕跡。

    不僅無法發力,就連脫離人的形態變回黑泥也是不可能的。

    終于,因為他左腿上的銀色碎裂,讓他躲閃的動作猛然卡了一下。一下子,他的右腳便同時被三根冰刺貫穿。

    下一刻,他就狼狽的被拽到了地上。而他的右腿腿彎、右腳腳背、左腿膝蓋、腎臟、肝臟便同時被大片的冰錐貫穿。

    他的整個下半身都被冰刺狠狠的釘在了地上。

    “……啊,羅蘭閣下是吧,初次見面。看來我過來是莽撞了,我完全沒想到你成長的這么快。”

    仿佛感覺不到痛苦,也沒有收到傷害一樣,愛德華笑瞇瞇的回過頭來,像是沖著多年不見的好友一樣熱情的對羅蘭打了個招呼:“我記得才半個月吧。你在千首墓的時候明明還只是見習階而已。”

    那是真正的回過頭來。他的脖子擰了一百八十多度,從離羅蘭比較遠的那一邊轉了過來。

    ——毛骨悚然的微笑。

    “你是來殺我的嗎?”

    “對啊。不早點殺死你的話,萬一讓成長起來就糟了呢。”

    愛德華苦笑著答道:“但現在看來,似乎也是有點晚了?”

    “哈……你以為我會信嗎?這種愚蠢的理由。”

    但羅蘭卻仿佛是看到小丑表演的小孩一樣,輕輕笑了出來。他原本飽含殺氣的低沉聲音也漸漸變得清澈。

    他眼中的殺意也漸漸隱沒。之前在他身邊沸騰的潔凈空氣也漸漸平靜下來,將羅蘭周圍密布灰塵的地面完全凈化。

    “初次見面,愛德華.克勞利。”

    羅蘭并沒有睜開眼睛,而是干脆將眼睛閉上,仰著臉倚在身后的十字架上。

    他的語速變得越來越慢,越來越清晰,仿佛將時間也一起凍結:“不,卡巴拉之敵——”

    ——————

    劇情分支——

    a)“——安息吧。”

    b)“我可以饒你一命。”(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訪問m..( 水銀之血 http://www.pcrguj.icu/0_3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深圳风采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4887王中王鉄算 盘开奖结果小说 黑龙江36选7今日开奖 心水一点指什么动物 南方双彩下载安卓 街机竞技捕鱼下载安装 海南体彩4 1号码统计 香港王中王网站内选24码 吉林麻将小鸡儿飞蛋的规则 网上赚钱app是真 贵州快3一定牛软件 能赚钱的网游2019 新群英会20选5高手技巧 竞暴捕鱼红包版 山西掌上麻将扣点4人安卓 湖南闲来麻将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