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水銀之血 > 白塔傾塌 第二百八十九章 災難的回聲
    耀金色的光流在摧毀了第二塔之后便開始繼續移動。

    它的直徑接近七十米,凡是被它掠過的人瞬間就被燃燒殆盡,哪怕只是被光柱輕輕擦了一下,也會像被潑了油一般劇烈的燃燒。建筑物則在光的照耀下化為灰燼。

    除此之外,還有暗金色的、暗綠色的和翠綠色這些顏色不同、大小不等的光流。數量共計有十三種。越是細小的光流,其移動速度就越發迅速。

    暗金色的光流行過之處,生物瞬間被分尸,地面和建筑上面滿是刻痕,就如同被萬千劍刃犁了一遍一般;而暗綠色的光流則讓人變得蒼老、建筑物仿佛瞬間過去了數百年一樣衰敗銹蝕。

    而共同點是,任何顏色、任何大小的光流都足以抹殺任何黃金階以下的生命。

    十三道光流如同玩游戲的孩童一般隨意的移動著。從它們那彎彎曲曲的移動軌跡就可以看出,行使這些光流的存在并沒有非常明確的目標,只是瞎逛一般四處移動著,并如此隨性的帶來毀滅和死亡。

    這些光流并不是任何牧師所行使的神術,而是神明所親自行使的神罰。其性質就和艾爾薩克斯之前轟下的一拳沒有任何差別。在眺望者結界自毀之后,眾神甚至用不到像暴力之主那樣轟下一拳——僅僅只需要釋放出自身最純粹的神力,就足以毀滅巫師們的身體。

    如果是眾神的牧師站在那光柱下的話,不僅不會受到傷害,反倒會迅速提高實力、恢復傷勢。

    可同樣的神力,對于沒有信仰的巫師來說便是滅頂之災。

    圓柱形的歪曲結界根本防御不了來自正上方的攻勢,反倒化作斗獸場的囚籠,將巫師們的生路完全封鎖。

    在嘗試使用各種手段對抗那些光流均未果之后。巫師們徹底絕望了。

    他們想要逃走,躲避那移動速度并不是很快的光流。而且他們的確有那個能力。

    但實際上,就連那緩慢到足以應對的移動速度也是光流的武器之一。因為光流移動速度的差異,以及自身所處的位置不同,導致了在面對復數的光流的時候,巫師們所要采取的對策必然也是不同的。

    有的人想向左躲藏。先離最大的光流遠一些再說;而有的人想往后退,先避開即將到來的小而迅速的光流……因為采取的對策不同、并且人群實在是過于集中,于是其他巫師立刻就成了阻擋自己求生之路的阻礙。

    ——順理成章的,巫師們發生了極為激烈的沖突。

    一開始先是呵斥怒罵,然后就是推搡和踩踏,緊接著就是武力沖突。第二塔傾塌后引起的大地震使得普通的踩踏事故變成了足以將巫師致死的陷阱,而巫師位階的不同導致的社會地位的微許差異此刻更是成了使矛盾得到進一步激化的汽油。

    于是,在光流移動著將要把巫師們毀滅之前,巫師們便搶先一步的要將自身毀滅。

    小規模的巫術、大規模的巫術、非殺傷性的巫術、足以致死的巫術。在光流玩笑般的逼迫之下。巫師們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聚成了緊密的團,然后耀眼的靈光便從內部爆發開來。

    與此同時的,隨著第二塔的殘骸砸在地上,從內區一直延伸到四環的區域有六分之一直接被第二塔砸了個粉碎。

    建筑物開始坍塌。如同雪崩一般的連鎖反應之下,巫師和普通居民的反應顯得實在是過于遲鈍了。

    離第二塔稍微近一點的建筑被直接碾成渣,吞沒在了飛揚的塵土和熾烈的金色火焰中。

    而離第二塔遠一些的建筑物也沒有得以幸免。因為第二塔的頂端開始崩裂,燃燒著金色火焰的碎片如同隕石雨一般重重的砸在房頂。

    那些被第二塔的碎片砸到的建筑物立刻從頂端開始破碎。

    先是頂層鼓脹開裂并且發生了巨大的爆炸,然后建筑物內部的鋼筋也在巨大的沖擊下被崩斷。在整個房子從頂端被劈成兩半之前。因為承受不住過大的壓力,房屋的中間部分也攔腰折斷。

    有的人直接被隕石砸成了碎片。亦或是有一半的身體被爆炸的沖擊波撕碎。還有一些則被落下的房頂砸的頭破血流,運氣不好的則可能掛在鋼筋或是別的什么地方上面,一時半會也死不掉。

    除此之外,還有少數稍微幸運些的居民房沒有被第二塔的碎片砸在頂棚上,因此他們的房屋也沒有因此坍塌。但這并不說他們的房子就得以幸免。

    燃燒著金色火焰的隕石從他們的房屋側面——墻或是窗戶什么的地方砸穿進去,然后就這樣留在他們家里或是從另一頭穿出去然后嵌在下一戶人家的外墻里。只要不是里面的人運氣太背。被穿墻的隕石砸死的可能性并不大。

    只是被這樣橫著穿過的話,稍微堅強一些的房屋也不會因此而被砸壞。一般來說只是會微微搖晃了一下,掉落下來一些建筑物碎片而已。

    不過,如果他們的運氣不好的話,就會發現自家的門被卡死。或是門口被建筑物的碎片堵死。這種時候,殘留在缺口上的金色火焰就會從內部燃起,將房屋漸漸吞沒,將里面的人完全烤熟。

    極少數的——大約只有不到百分之五的建筑物完全沒有損傷。但這并不意味著他們將會逃過一劫。

    神明總是公平的。哪怕他們因為自己的幸運沒有被第二塔的碎片毀掉,他們那完好無損的房屋也會被鄰居的房屋殘骸、燃燒著火焰的樹林和第二塔的碎片堵死。如同孤島之于海洋。

    而這時,一道暗紅色的細小光柱已然向著他們飛速前進,如同聞到腥味的野狗一樣四處嗅嗅,歡快的將漏網之魚嘎嘣嘎嘣的嚼碎吞下。

    在這種絕望之下,巫師們幾乎忘記了自己的身份。

    有的人狂亂的向四周胡亂砸著各種巫術,有的人則像一個迷路的孩子一樣蹲在地上抱頭痛哭,有的人則無意義的高聲呼喊著,臉上是長的很像希望的絕望。

    不,與其說巫師們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不如說是他們想起了自己的身份。

    他們是人。不是怪物,不是異端,不是沒有感情的研究者。

    他們是人類。

    是畏懼死亡、向往美好的人類。

    在這一天,白塔巫師重新想起了,何謂絕望、何謂死亡、何謂地獄。

    “女士!開啟舊日之城吧!”

    一個有著通紅酒糟鼻、穿著邋遢正裝的山民男人瞪著滿是血絲的雙眼看向安維利亞:“現在還來的及!”

    “不,已經來不及了,帕奇局長。”

    安維利亞端莊的坐在花園之中,眨著那雙金色的瞳孔微笑著注視著帕奇。她的眼中是近乎安詳的寧靜。

    作為傳說中的廢物局的廢物局長,帕奇有著超乎常人的巨大心臟。

    哪怕是第一塔毀滅之時,他也沒有出現;哪怕是第三塔的巫師們召開了所謂的戰時會議,他也只是醉醺醺的高聲罵著那群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蠢貨。

    不過到了如今,他終于是坐不住,爬上了立在第一塔殘骸上的空中花園,找到了安維利亞。

    “我的個天吶!怎么會來不及?能救一個就救一個唄,女士你到底在想什么啊?老帕奇已經快瘋了!”

    “但是,帕奇局長,刻著舊日之城術式的第一塔和第二塔已經被毀掉了。刻著部分舊日之城術式的眺望者結界也被自毀,我們是真的來不及了。”

    “見鬼——不是有第五塔嗎?第五塔那邊應該有備份吧!”

    帕奇瘋狂的撓著自己的頭皮,滿是油垢的頭發被他一把一把的攥起:“老帕奇快要瘋了!女士你趕緊下令吧,老帕奇保證在您眨眼之前就把舊日之城開開!”

    “你知道的,帕奇,我不會眨眼。”

    安維利亞沒有回答帕奇的話,只是輕笑出聲:“你想去第五塔對吧,帕奇?”

    帕奇背后一涼,突然意識到了某種不妙。

    他立刻低聲懇求:“不,女士您別激動,聽我說,老帕奇還是能幫到不少忙的……”

    但帕奇還沒有說完,他就發現身邊的場景不知何時變成了第五塔。在他面前的安維利亞也變成了斯科特。

    “很好,這樣人就齊了。”

    斯科特用那雙冰藍色的瞳孔漠然掃過他的身體人,讓帕奇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

    他不自覺的朝四周看去。

    近乎全員的研發部成員、各系首席巫師、幾位不出名但是有真才實學的老巫師、卡在白銀階上不去的教職巫師……

    ——一言以蔽之,就是白塔的未來。

    帕奇心中的不安越發明顯。

    “我說,斯科特大兄弟……”

    “帕奇局長,你稍微安靜一下。”

    斯科特再檢查了一下,然后朝身邊的一位帕奇從未見過的老巫師恭敬的點了點頭:“梅林大師,麻煩你了。”

    “交給我了。”

    那位老巫師也認真的向斯科特點了點頭。

    “等……”

    下一刻,除了斯科特和那位被叫做梅林的老巫師之外,在場的其他人動作全部定格,變成了金燦燦的雕像。建筑物也染上了燦金色的光暈,一瞬間整個空間全部凝固了起來。

    斯科特長嘆一口氣,然后瞬間回到了安維利亞身邊。

    “辛苦你了,斯科特。”

    安維利亞露出一個絕美的笑容。

    ——然后,她打開了歪曲結界。(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訪問m..( 水銀之血 http://www.pcrguj.icu/0_3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