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水銀之血 > 白塔傾塌 第二百九十六章 基于正義的詭術(上)
    在安維利亞的花園中,數百米高的鋼鐵荊棘從地下鉆出,直沖天際。

    就像是布滿利齒的口腔咀嚼一樣,四十余道鋼鐵的荊棘以和斯科特手中的長劍同步的速度來回彈動,一秒近百次的大幅度擺動讓朱庇特四世身邊百米以內的范圍已經形成了劍刃的風暴,光是接近就會被絞碎。

    安維利亞和艾斯特已經放棄了攻擊。

    哪怕是以他們的反應速度,想要在斯科特的攻擊速度之下保持無傷也是一個很困難的事情。

    斯科特在開啟起源效果之后,在保持自己移動速度的前提下,每秒的有效攻擊速度可以達到六十次以上。這就意味著那些立在泰爾的化身里面的鋼鐵荊棘每秒鐘都要擺動六十多次——一來一回就是三位數的攻擊頻率。在如此高頻率的撕咬之下,泰爾的化身已經支離破碎,根本無法重新聚攏成人形。

    如果這時候朱庇特四世還是血肉之身的話,他現在應該已經被妥妥的被打成了肉汁……

    在默默地承受了三十多秒的攻擊之后,泰爾的化身終于碎裂開來。

    不過,他卻并沒有化為光塵,而是在空中重新拼合,組成了一個稍小一些但細節清晰的多的人形。

    太陽般燦爛的金發,幽綠而深邃的瞳孔,英俊而棱角分明的面容——以及那身上裝飾繁復的金色長袍和右手緊握的巨大太陽權杖。

    對于斯科特和安維利亞來說,那并不是十分陌生的面容。

    那不是牧師們供奉的太陽與正義之神泰爾,而是他們的舊友太陽王泰爾。

    在神明升到天空之后。因為領域的干涉,神明的形象和性格應該會產生巨大的改變才對。因此。在信徒的意識里出現的泰爾,總是以散發著光芒的巨大人形——也就是之前那個化身的樣子出現才對。

    ……什么時候神降術能夠做到這種程度了?

    “好久不見了。斯科特,還有萊斯薩爾的公主殿下。”

    低沉而帶有磁性的溫和聲音傳來。

    斯科特瞳孔一縮。

    他注意到在泰爾開口的瞬間,他握著權杖的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有節奏的抖了兩下。

    那是泰爾升到天上之前的習慣。只有習慣性的喜歡盯著別人的手指看的斯科特才會注意到這一點,安維利亞都不知道這件事。

    在那個瞬間,斯科特便意識到,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正是泰爾本人,而不是僅僅是借助教宗的身體而行動的泰爾的意志。

    之前的那個教宗,已經被作為祭品犧牲掉了嗎?

    斯科特才不相信神明能夠隨意下界。

    如果只是付出一點代價就能讓神明下界,這個世界早就亂套了。

    哪怕是以教宗作為祭品來召喚神明本體。斯科特都感覺這個神術過于逆天了。看泰爾此時優哉游哉的樣子,斯科特就知道這個召喚時間絕對不短。起碼夠料理自己三人的。

    “……好久不見,泰爾。”

    斯科特的聲音干澀。

    這就是羅蘭所說的第四階段嗎?

    難道自己的傷害還不夠高嗎……不,不對。

    斯科特瞳孔微微一縮。他終于意識到了自己究竟是哪里出錯了。

    是褻瀆之血失效了。導致自己的傷害根本就沒有作用在泰爾的化身上。

    所有的神器都具有永恒特效,不會因為外界的物品和特效影響而增加效果,同樣也不會因為磨損、腐蝕和其他原因而獲得負面狀態。所有作用在神器本身的效果都是無效的。

    斯科特之前是把褻瀆之血涂在繃帶上的。那種和斯科特眼上纏繞的繃帶同款的魔化繃帶易于恒定巫術效果,附加了堅固術和鋒利術之后,它已經可以算作劍鞘了。給劍鞘淬毒涂油自然都是沒問題的。

    現在回過頭來想想,斯科特從一開始就不該發動特效。

    只要簡簡單單的用劍勢攻擊就好了。

    ……但似乎也不對。

    斯科特之前估計過。如果自己使用劍勢攻擊的話。傷害必然是不夠的。所以他才會使用碎片的特效復制自己的傷害。

    開什么玩笑……說好的輕松解決呢?

    斯科特不禁皺起了眉頭。

    在安維利亞和艾斯特不能使用巫術的情況下,自己的傷害在此時的三人中能占八成以上。如果連斯科特自己的爆發都做不到足夠高的傷害,再加上安維利亞和艾斯特也差不多。

    莫非要十幾二十個覺醒了起源的人一起爆發嗎?開什么玩笑,怎么可能找得到這么多覺醒了起源的人啊。

    不過再怎么解釋也沒有用。泰爾已經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斯科特根本不敢先手攻擊泰爾。

    泰爾作為將斯科特和安維利亞領上法術之路的人。在他們二人心里是相當于老師的存在。下意識的在面對泰爾的時候斯科特就虛了三分,只好等著自己最擅長的后手反擊。

    斯科特的思維很清晰。

    只要泰爾先手,斯科特就有可能能將戰斗拖入消耗戰。雖然不知道泰爾的召喚時間是多長時間。但反正不會太長。只有這樣,自己才有一絲勝利的機會。

    但是。出乎意料的,泰爾沒有絲毫攻擊的欲.望。

    他只是溫和的一笑。開口回道:“的確好久不見呢……已經一千多年了吧。我可愛的公主殿下,您美麗的容顏還是一點都沒變呢。”

    這看似奉承的一句話,對于女性來說確實不折不扣的嘲諷。

    但不過過了很久,場上依舊是一片沉寂。

    安維利亞沒有一點要回泰爾話的意思。

    她只是沉默的握緊了手中的長弓,警惕的看向了泰爾和斯科特,嘴唇無聲的蠕動了一下。

    雖然只有一個音節的罪行,憑借多年的默契,斯科特瞬間猜出了安維利亞沒有說出口的那個詞:

    她似乎是要說,“起源”。

    似乎意識到了什么,斯科特臉色一變。

    ……難道被獻祭掉之后,朱庇特四世的起源效果依舊能繼承到泰爾身上?

    真是如此的話,那就糟了——

    現在巫術的作用被擾亂,安維利亞和艾斯特本身就很難在泰爾面前逃生。如果在加上自己的話無疑就更加艱難了。

    “果然,您還是一如既往的謹慎。”

    泰爾的話更是讓斯科特心中一涼,不由得暗暗責罵自己的愚蠢。

    “雖然不知道您是從哪里得知的這個消息,不過,抱歉了——”

    泰爾面目一肅:“斯科特,盡全力殺死安維利亞!”

    下一刻,寒光帶著鮮血在空中一閃而過。(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訪問m..( 水銀之血 http://www.pcrguj.icu/0_3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