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水銀之血 > 白塔傾塌 第八十六章 阿爾蘇的覺悟
    包括所有的活尸內在,無辜的死者共計一千一百八十人。

    戰斗提示非常精準的替羅蘭查點了所有被艾露卡多殺死的人的數量,連讓他逃避罪愆、欺騙自己的時間都沒有。

    但艾露卡多做事無疑是能讓羅蘭放心的。在刷屏一般的死者信息的下面,羅蘭看到了讓他感到欣喜的一句話:

    【黃昏討伐!】

    【艾露卡多在你的指揮下殺死了愛德華,你的告死鴉等級提高一級】

    【你得到了神術偵測神敵】

    【你的生命值永久提高一點】

    【長眠導師對你的行動表示愉悅】

    除了那個只能說多少有點用的偵測神敵之外,讓羅蘭感到鼓舞的是艾露卡多終于把愛德華給干掉了。

    現在可以說愛德華已經死了。

    只要羅蘭把瘟疫進化出致死癥狀,愛德華就會被羅蘭順帶干掉。不過現在羅蘭反而不急了。

    與其急匆匆的把愛德華連同其他感染者一起弄死,不如等狂躁癥再傳播一會、等地下種族幾乎被全部感染之后羅蘭再一口氣把他們全部殺死。這樣不僅羅蘭能得到海量的經驗,而且地底種的隱患也會被一口氣解決。

    距離法拉若第四軍團潰敗,應該還有段時間。

    羅蘭不知道法拉若那邊因為自己的影響比以前提前參戰了多久。不過他們畢竟是一個精英軍團,保守估計,起碼也要再過兩天才會被地底種設伏全滅。

    如果一切順利,羅蘭就能以接近黃金階的等級去挑戰受難之樹。

    說到受難之樹……

    羅蘭眼中有意味深長的光芒閃爍了一下。

    說起來,約瑟那邊有段時間沒有消息了。按理說沒有感情的約瑟是不會對羅蘭產生任何反抗情緒的……不過以自家老大的性格,萬一導師心血來潮把約瑟的傷治好、把約瑟的感情還給他,亦或是約瑟找到了生命女神的牧師給自己治療腦部的隱患,羅蘭這邊就要出事。

    有了感情的約瑟絕不會對羅蘭有絲毫忠誠。從最開始,羅蘭就是用強制的手段將具有珍惜的殉教者才能的約瑟留在身邊。若不是羅蘭從一開始就對他不放心,他也不會用這種手段。

    如果不能保證他的忠誠的話。就殺了他吧。

    約瑟知道的太多了。奧蘭多、赫爾蘭、瘟疫、以及羅蘭財寶埋藏的位置……偏偏他從沒有讓羅蘭看到過他的忠誠。

    羅蘭眼中突然閃過了克魯維恩的尸體。那股被掩藏已久的殺意終于脫困而出。

    決定了

    如果約瑟真的有恢復感情的可能,羅蘭就算拼著不要背棺者的第二條命,也定要把他殺死。不然的話,萬一羅蘭將小拇指交給了他然后放心的去死。結果約瑟沒有把羅蘭復活起來的話,羅蘭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這個人太過狂妄。雖然他口口聲聲說著侍奉羅蘭,神色卑微姿態到位,但羅蘭能看出來,他這個人對自己從沒有過半分發自內心的敬畏。

    這種虛偽令人作嘔。

    但是。羅蘭卻不能親手殺他。因為羅蘭是既定的教宗,是導師在地上的代行者,她唯一的代言人,羅蘭的一舉一動都有其特定的含義。他在得到導師予他的權柄之前,沒有剝奪導師信徒的權利。好在約瑟并不知道這件事。

    如果需要清除約瑟的話,羅蘭也沒有把他養到背棺者的必要了。讓導師降下旨意,便可以讓他以殉教者的身份去對付受難之樹。若是他輸了,受難之樹也已身受重傷,羅蘭正好可以來補刀;可如果他真的把受難之樹獨立干掉了,那么導師必然會對他的行為感到愉悅。到了那時。羅蘭想要殺他就要等使命任務全部完成、拿到了無眠者之夢才能實現了。

    羅蘭敢打賭,若約瑟用某種方式取回了自己的感情,他必然會對自己抱有憎恨。而這種憎恨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爆發出來,對羅蘭造成毀滅性打擊。

    “對了,阿爾蘇閣下……”

    慢慢的吸了一口氣,羅蘭將對約瑟的殺意重新按回心底。

    姑且先將黎賽羅這邊的麻煩解決掉,然后騰出手來再慢慢解決掉約瑟。

    不知為何,在羅蘭的心中突然浮現出了那個“讓他們閉嘴(2/4)”的任務。

    大約,約瑟也是那剩下的兩個之一吧。

    羅蘭輕咳一聲,對赤梶花正色道:“既然您已經得知了將會有亡靈在黎賽羅這邊投放瘟疫。那么相關的準備做好了嗎?”

    “當然。”

    阿爾蘇一臉嚴肅:“探子已經被薩亞侯爵散到了全城,城外也有斥候和暗哨,無論亡靈在哪里露頭,都會被我們第一時間發現。而此刻。城衛軍已然全副武裝,在各處據點嚴陣以待,若接到警報,在十分鐘內便會將目標地區重重包圍……”

    “不,我說的不是這個。”

    羅蘭搖搖頭,打斷了阿爾蘇的話:“也許你們這邊不太熟……但是。投放瘟疫是有很多種方式的。”

    “投放瘟疫可以在城外的水源下毒、也可以將瘟疫種在牲畜中被普通的人類攜帶進城。也可以將瘟疫散布在醫療器具上,甚至可以通過一些不要命的流鶯以一些特殊的手段將瘟疫帶進來。”

    專心的聽著羅蘭的話,阿爾蘇的面色已經變得無比嚴峻。

    他明顯意識到了自己和薩亞侯爵的漏洞。這是一個無比巨大的漏洞……可惜他們誰都沒有注意到。

    先知的那一句“亡靈將會在黎賽羅投放瘟疫”這句話讓阿爾蘇和薩亞侯爵將注意力投向了“亡靈”一詞……可這并不意味著那個亡靈會親自過來釋放瘟疫!

    羅蘭說的沒錯。投放瘟疫的手段實在是太多了,沒有任何一種手法是必須冒著被抓住的風險深入黎賽羅然后投放的。

    既然在城外也完全可以順利投放瘟疫,那么“那個亡靈”沒有任何進城的動機!

    錯了!從一開始,自己和薩亞侯爵的重點就錯了!

    光是防守亡靈入城是沒有用的……他們應該檢查出入城的人和物資才對!

    “羅蘭……我現在該怎么辦呢?”

    赤梶花向羅蘭投去了期待的目光。

    羅蘭卻只是無奈的攤了攤手。

    “所以說,我也不知道啊,阿爾蘇閣下。”

    他望著阿爾蘇,嘴角微微翹起,眼神仿佛在暗示什么:“您想想看,假如您是那個亡靈的話,在不知道黎賽羅城內的情況的前提下,您會怎么往這里投放瘟疫呢?”

    赤梶花微微一愣,然后便開始認真的考慮羅蘭的建議。

    “假如我是那個亡靈的話……”

    他喃喃著,慢慢思考著:“我肯定不會入城,因為這里有起碼有一個黃金階在坐鎮,入城的話會平添許多危險。”

    “最穩妥的方法是污染水源……可那樣的話,那位大人就不會只說‘在黎賽羅投放瘟疫’。也就是說,一定是有什么東西,是只送到黎賽羅而沒有送到其他地方的……”

    赤梶花思考了一下,瞳孔瞬間縮小。

    “對了,我記得有一批醫療工具……”

    “阿爾蘇大人!阿爾蘇大人!”

    就在這時,有一個衛兵氣喘吁吁的從外面過來:“出事了!阿爾蘇大人!”

    “怎么了?”

    “碼頭那邊……碼頭那邊出現了怪物!死了好幾千人才被打跑!侯爵大人已經過去了,他讓我再通知你趕緊趕過去!”

    一個極為不妙的預感浮現在赤梶花心頭。

    他連忙追問道:“又沒有傷者?”

    “當然有啊……不過醫士已經趕過去了,”那個衛兵一臉的莫名其妙,“前天那批醫療工具派上了大用場……不然起碼還要有一百多人因為受傷過重而死。”

    “一百多人嗎……”

    赤梶花沉默著,咀嚼了一會這個字眼,然后下定了決心。(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訪問m..( 水銀之血 http://www.pcrguj.icu/0_3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