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水銀之血 > 白塔傾塌 第一百四十一章 藥劑
    “您要殺就殺我吧,大主教閣下。我犯了不可饒恕的罪過。”

    杰諾眼中閃爍著光芒,挺直腰板,鏗鏘有力的答道:“都是我的錯。是我殺的胡德主管。”

    “不,是我!是我啊!是我!”

    一個瘦的像猴子一樣的干瘦青年連滾帶爬的撲了過來。他眼中滿是對死亡的恐懼,淚水和鼻涕一股腦的出來:“大人……是我!是我殺的那個肥豬!和杰諾隊長無關!”

    “大人!是我把他的頭削去的!要殺就連我一起殺了吧!”

    “主教大人!是我!不關他們的事!”

    頓時,紛紛揚揚的哀求聲傳來。

    許多人撲了過來,跪在地上懇求羅蘭殺死他們。

    這是因為在班薩的法律中,神權便是司法的終極。一切懸案都要交到區主教手里,由“神明”進行最終的裁定,其結果不可更改,且必須立即執行。

    同時,任何神明的區主教以上的神職者擁有直接處死犯下死罪的人的權利和義務。哪怕那個犯罪者是另外一個神明的騎士,或是某個貴族也是一樣。如果不是主教也會因為受.賄的原因改變判決,班薩將因為這條法律變成最安定的國家也未可知。

    但正是因為如此,被主教殺死也就有了其他的含義。

    被主教殺死意味著這個人有罪。如果是貴族,他的家產和妻女要被沒收;如果是其他神明的圣殿騎士,那么那個騎士就沒有權利升入神明的國度之中。

    而謀殺和褻.瀆尸體,無論哪條都足以判處死刑。

    理論上來說,身為主教的羅蘭絕不能無視發生在眼前的罪惡。因此他的行為并沒有受到這群契約之神的雇傭兵的質疑。

    但他們此時卻仿佛是爭搶著要讓羅蘭處死自己一樣。看上去就像是一群想著法不責眾、想要挑釁司法的愚民一般。

    但是,契約之神的圣殿騎士不懂法?怎么可能?

    要是他們真的不懂法,無法違背合同內容的雇傭兵早就被坑死了好嗎……就算是背后有神爸爸罩著也不管用。

    但正因如此,羅蘭意識到了些許不對勁。

    他和加哈拉德對視,兩人同時皺起了眉頭。

    毫無疑問,其中必有蹊蹺。

    看到掠影翼龍死去,一旁的娜娜莉也湊了過來。但她卻乖巧的沒有出聲發表意見。只是站在了羅蘭身后,神情復雜的看著這群她也許原來一輩子也不會接觸到的雇傭兵。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羅蘭的聲音依舊冰冷,但語調卻放緩了很多:“我給你們一個解釋的機會……杰諾,你來說。”

    “……大主教閣下,確實是我殺了他。”

    杰諾的嘴巴張了張,最終卻只能喪氣的說道。

    看著周圍人又要吵起來,羅蘭立刻打斷了他的話。引導道:“你們為什么要殺死那個胖子?他犯了什么錯?你們是不是想要黑吃黑?”

    “他犯下了死罪,主教大人。”

    杰諾斬釘截鐵的說道:“也許在王國的律法中。他罪不至死……但是在我們看來,胡德主管必須死。”

    這么說著,他示意羅蘭跟上,然后走到翻到的馬車附近,將偽裝用的獸皮掀起,露出了里面的內容。

    頓時,羅蘭就大吃了一驚。

    “藥劑?”

    “正是。全都是上好的治療藥劑,”杰諾沉聲說道,“按照王國律法。走.私二百四十埃爾卡特金幣價值的貨物才能判下死刑。但是這些治療藥劑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湊夠這個數……”

    “那么,胡德為什么要選擇走.私藥劑?”

    聞言,杰諾僵硬的扯了一下嘴角,沒有笑出來。

    他張了張嘴,聲音沙啞的答道:“是瘟疫啊,大人。可怕的瘟疫來了……您從這個方向過來,肯定知道這件事吧。卡拉爾那邊的瘟疫應該更嚴重才是。”

    “沒錯。卡拉爾的大半土地應該都被瘟疫感染了。”

    羅蘭嚴肅的點了點頭。旋即問道:“但據我所知,光憑治療藥劑應該無法解除瘟疫才對。”

    “的確……但是,那些卡拉爾的人不知道啊……”

    杰諾說到這里便打住了話頭,但羅蘭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說的沒錯。只要撕掉標簽,就沒有人知道藥劑瓶里面裝的是什么。而治療藥劑確實可以治愈病痛用羅蘭的話來說就是補足生命。喝掉它的話,肯定是會感到舒適的。

    但是。根本的問題,的debu肯定是無法解除的。

    換言之,就是假藥。

    這個胖子試圖把唯有在班薩和蘇澤有產的上級治療藥劑當成瘟疫的解藥賣給卡拉爾的貴族和有錢人,從中謀取巨大的利潤。以羅蘭看到的這些藥劑來說,起碼有八百瓶。而治療藥劑的成本只有三個銀幣。

    假設每份藥劑都只掙一個金幣當然最后肯定不止一個金幣,那么胡德至少也有近一千枚金幣入賬。其中拿出三分之一就絕對夠他回來打通關系用的了。

    簡直就是暴利。

    但是,羅蘭卻有一個問題不明白。

    “恕我直言……卡拉爾的民眾死或生。似乎和你們班薩人沒什么關系吧?”

    莉莉婭終于忍不住,直接問道。

    “這位的沒錯,”杰諾苦笑道,“雖然話不好聽……但的確如此。”

    “……軍需品。”

    羅蘭以肯定的語氣答道。

    杰諾有些驚訝的看了一眼,然后點了點頭。

    “沒錯……的確是軍需品。這些藥劑是原本準備發給北部駐扎軍團的人的……在那片滴水成冰的土地上,和霜鬼交戰受傷的士兵們的傷口根本就無法恢復,牧師的神恩根本就跟不上他們的消耗……”

    “而且,一旦卡拉爾人被胡德激怒,最終他們很有可能會在解決瘟疫后對班薩掀起戰爭,或是將感染瘟疫的尸體用投石機扔進班薩的城中,對吧。”羅蘭淡淡的補充道。

    “您能理解真是太好了。”

    杰諾苦笑著點了點頭:“但是,元兇是我。謀殺胡德的人是我,殺死他的人也是我,褻瀆尸體的人依舊是我……請您不要殺死這些孩子,他們又是很善良、很有天賦的人……不像我,已經五十多歲還只有黑鐵階,隨時都有可能死掉的老頭子一個……”

    “你想清楚。如果我殺死你的話,你就無法升到拉的國中……這樣也無所謂嗎?你不怕靈魂落入冥土嗎?”

    羅蘭逼問道。

    “當然怕。我怕的都快死了,”杰諾卻深吸一口氣,反而露出了豁達的笑容,回頭沖著群情激蕩的雇傭兵們大聲吼道“但是……喂!臭小子們!別爭了!反正以我的罪過回到商會也是要死,死一個總比死兩個好!有了大主教大人的證言,你們肯定沒事的,相信我!”

    “啊……連選擇的機會都不給我啊。”

    羅蘭突然露出了淺淺的笑容,在冰冷的面龐上仿佛綻開了一朵雪白的水仙一般,讓雇傭兵們微微頓了一下。

    “但是,我什么時候說要殺死你們了?”

    “大人……”

    “毫無疑問,你們沒有錯。沒必要這樣,都給我挺起腰來。”

    羅蘭面色一肅,大聲斥道:“你們應該感到光榮。你們殺死的人是班薩之敵,是卡拉爾之敵當然,你們固然沒有奪取他人生命的權利,但那是另外一回事。”

    杰諾的嘴巴大張,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羅蘭沖著他點了點頭,露出了溫和的笑容:“我跟你們去一趟拉的神殿……我幫你們解釋。”

    頓時,杰諾咚的一下就跪在了地上。

    他顫抖著,親吻著羅蘭的靴子,低聲問道:“大人……請問您的名字……”

    “羅蘭。我的名字是羅蘭。”

    羅蘭微微俯下身子,將他扶了起來,溫和的說道:“記住,杰諾。你是正義的,我以導師的名義為你作證,你絕非不義之人”(未完待續。)

    p手機用戶請訪問m..( 水銀之血 http://www.pcrguj.icu/0_3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