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水銀之血 > 白塔傾塌 第一百五十五章 昔拉的行動
    對于泰爾的牧師來說,沐浴陽光本身就是一種對泰爾的服從儀式。

    為了使采光效果達到最好,在所有區級以上的教堂中都是用圣化的琉璃作為瓦頂,可以使陽光從雕有繁復花紋的琉璃瓦中透進來,陰影在地上形成了大片大片的禱告文,并隨著太陽位置的改變,地上的禱告文也會時刻改變。

    而法蘭克福的穹頂大教堂更是可以讓上空的烏云被驅散。哪怕是整個班薩都下著瓢潑大雨,在法蘭克福上空也依舊是晴朗無云的。但也正因如此,圣殿的午后會變得相當炎熱。初春還好,等到盛夏之時,光是呆在這里接受暴曬都是一種修行。

    當然,對于一般的信徒來說,他們一輩子也不可能得到進入這里的資格。可在教宗選舉時期,十二位樞機主教卻連離開這里都不被允許。

    這是為了以防萬一而設置的神術。假如教宗背叛了神明,亦或是教宗出現了性質相當嚴重的失誤,那么只要湊齊十二位樞機主教,就可以宣布現任教宗權利無效化,重新選舉一次教宗。

    要知道,算上多數情況下只是虛設的第十三主教,樞機院的最大數量也不過只有十三人,要湊齊十二人也并不容易。

    除非是教宗真的犯眾怒了,否則只要有一個人不同意,這個儀式就無法完成。

    而且,就算彈劾成功,也不代表教宗會被定罪或是立即罷免。教宗會被暫時剝奪權柄和神恩,暫時軟禁在圣像前,直到儀式結束才會恢復行動能力。

    而在每過三天進行一輪的投票中。如果在四輪過后仍然沒有人得到三分之二以上的票數,以法定多數當選新任教宗。那么前任教宗便會被恢復原先的地位。

    但是那樣的話,所有參與彈劾的樞機主教可以說必定不會有好下場。再寬容的教宗。也不會在這種時候心慈手軟。況且,教宗是由神明親自選定,如果在儀式最后沒有一個能說得過去的解釋,質疑神明的決定的代價絕對會讓樞機們付出慘痛的代價。

    事實上,在千年以來,這個儀式還是第一次在泰爾的教會里使用。

    然而,此時的泰爾教會卻不再有那么多的避諱他們的神明聯系不上,教宗也已然確認身亡。這種情況下,唯有選拔出來一個新的教宗。才能憑借權柄將所有信徒的力量統合在一起,度過眼前的難關。

    此時午后的陽光正烈,克里塞斯樞機主教靜靜的跪在泰爾的圣像前禱告著。灼烈的陽光撒在他的身上,淡淡的黑色陰影化成的紋路以極緩慢的速度在地上和他身上移動著。

    “……于是,我便在眾人之中高呼泰爾的圣名……”

    仿佛感受到了什么,這位干枯瘦弱的老主教突然停止了禱告。

    就在此時,一個寬厚溫和的聲音在他的身后傳來:“克里塞斯主教,午安。”

    “午安,卡薩卡主教。”

    克里塞斯的聲音平淡卻略帶沙啞。

    仿佛早有預料。他連回頭都沒有就確定了來人的身份。

    “我想我必須報告你一個喜訊,克里塞斯主教大人,”卡薩卡輕聲說道,“你的侄子已經通過了巡禮司的審查。成為了一名正式主教。”

    “哦?”

    克里塞斯終于轉過身站了起來,他那沙啞而干枯的聲音中難得的戴上了幾分喜悅:“那還真是感謝您帶來的這個好消息……感謝泰爾,提克斯是個好男孩。我想他會成為一名好主教的。”

    說到一半。這個干瘦的老人眉頭微微一皺,然后懇切的向卡薩卡問道:“卡薩卡主教。您知不知道小提克斯要分到哪個教區去?”

    “我正要跟您說這件事。克里塞斯主教。”

    卡薩卡頓時正色道:“我得到的消息是,他分到的教區是德讓里區。”

    “……哦不!不!一定是奧塞斯在搗鬼!誰都知道。巡禮司就是他自己一個人說了算!”

    克里塞斯主教幾乎是痛苦的呻吟了起來:“那些沒有教養的野蠻人會把他教壞的泰爾在上!要是霜鬼進攻那里怎么辦?我確信小提克斯是一位虔誠的牧師,但我想他絕不會是一個合格的戰士……”

    “別慌,別慌,克里塞斯主教。”

    卡薩卡一邊低聲說著,一邊向著老人走近了兩步:“諭令還沒有下發。一切都還來得及不是嗎……只要有其他巡禮司的主教主動提出替小提克斯去那里任職,就算是奧塞斯樞機也不能改變這一切。”

    “但是,會有人去嗎?”克里塞斯主教語氣游移不定,“盡管巡禮司是一個好地方,但是年輕的主教們肯定更希望往富庶一點的教區調任,唯有這樣他們才能收取更多的稅金,也唯有這樣才有發起巡禮的經費……而德讓里區那里……”

    “榨不出一點油水,對吧。”

    卡薩卡沉痛的嘆了一口氣,聲音越發的壓低,湊在克里塞斯耳邊說道:“正巧。我的兒子也在巡禮司。我想要讓他多歷練歷練,見識一下人究竟能丑惡到什么程度、以及人究竟能將惡意隱藏到什么程度……如果您不介意的話,就讓我的兒子替小提克斯去德讓里區吧。”

    “卡薩卡大人,您這是……”

    克里塞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真的是……我不知道我該怎么感謝您……”

    “……啊,我也想知道這個問題。”

    卡薩卡撇過眼,若有所指的輕聲說道,聲音剛剛好是讓克里塞斯聽到的程度.

    克里塞斯主教眼睛微微一瞇,慢慢點了點頭,神色了然。

    而在卡薩卡滿意的離去之后,克里塞斯慢慢轉過了身,沖著圣像輕聲開口道:“果然……一切誠如您所說。”

    “現在,克里塞斯樞機主教,”昔拉的聲音從圣像后悠悠傳來,“您還認為卡薩卡主教擁有教宗所必須擁有的正直而廉明的特質嗎?”

    昔拉慢悠悠的從圣像后走了出來:“買賣圣職可是大罪。若是朱庇特四世陛下還在,卡薩卡早就已經撤去圣秩打入地牢了。”

    “抱歉,昔拉主教……”

    克里塞斯滿懷歉意的低頭道:“我不該懷疑您的話……但是,我的侄子……”

    “我了解,我非常了解。”

    昔拉柔聲打斷了克里塞斯的話:“我不是讓您投我一票或是不投卡薩卡主教您可以繼續投卡薩卡主教,但我想,這份人情只夠一票您只會在第一輪的投票中投卡薩卡主教一票,對吧。”

    “啊……正是如此。”

    克里塞斯眼睛微微瞪大,驚嘆道:“沒錯,正是如此……可要是在第一輪的投票中,卡薩卡主教就……”

    “您要知道,您不是唯一一個被他找到的人……也不是唯一一個被我找到的人。更何況……”

    說到這里,昔拉若有所指的頓了一頓,才繼續說道:“更何況,奧塞斯主教的決定并不是真的誰都無法更改。起碼教宗還是有權利調任一個主教的,您看對吧。”

    “您說的對。”

    克里塞斯樞機主教信服的點了點頭。(未完待續。)

    ...( 水銀之血 http://www.pcrguj.icu/0_3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