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水銀之血 > 白塔傾塌 第一百五十七章 改變這一切
    “這次,你相信我的話了吧。☆→☆→,”

    如同詩人般溫潤的聲音在昔拉的房間響起:“我是真的需要你的幫助,羅蘭。”

    手捧著書卷坐在桌前的,是一個具有典型班薩人特征的俊美青年。

    他的五官如刀刻的一般輪廓分明,眼眶深邃到會讓人以為他始終在凝視你。

    總體來說,那是比起清秀更類似于性.感的立體面孔。

    他給人的感覺更加古板而嚴肅的同齡人不同。他身上充滿了一種常年閱讀各類典籍的沉穩溫和的氣質。他身上深紅色的樞機主教袍穿在他身上,卻會讓人以為這是學者的裝束。

    即使坐在椅子上,也能看出他的身材略微偏高。他的發色是接近純金的那種的鉑金色,眼中閃爍著幽綠的光澤,那純粹的碧綠色瞳孔讓人聯想到上好的祖母綠,這讓他的氣質平添幾分慵懶與神秘。

    他的臉上,幾乎無時無刻都掛著奇異的笑容。看上去像是在笑又仿佛沒有笑,無論從哪個角度看上去都能看到他嘴角若隱若現的微笑。

    僅僅是瞳色的變化,昔拉整個人的氣質都隨之一變。他現在看上去一點都不像是那種會靜立不動的純白色石像。而更想是那種十指交叉,帶著若有若無的笑容看向畫框外的詭異肖像畫。

    而在他的對面,一個穿著黑色長袍的銀發年輕人笑吟吟的坐在那里。

    “沒錯。”

    他的十指交叉,擋住下半張臉,看著對面高大的青年,露出異質的愉悅笑容:“你說的真是一點沒錯,昔拉。順便一提有段日子沒見,你倒是變了不少呢。”

    “你也是。”

    昔拉的嘴角微微一彎,將手中的圣卷放下:“和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你身上似乎多了些東西。我很喜歡這種感覺。還有,我還是覺得你黑發好看。”

    “啊,那些東西隨意好了。我想。我身上多的,大約就是你拋棄的那些東西吧。”

    羅蘭將身體向后傾,將交叉的十指慢慢收回到胸前,他銀色的發絲如同水銀般流動著在肩上滑落。在暗淡的燭火中反射著溫潤的光澤。

    兩人無論是發色還是瞳色都是異常的相似。坐在桌子的兩側,甚至會讓人產生景象一般的錯覺。

    紅色的主教袍和黑色的主教袍樣式幾乎一模一樣,銀色和鉑金色的長發在燭火下閃爍著類似的光芒,同樣的碧綠色瞳孔中是同樣意味深長的眼神。

    要說的話,給人一種以同一個人為模板做出的人偶和雕像的感覺一樣。

    “那可不一樣呢。我拋棄的東西。遠遠超乎你的想象。”

    聽到羅蘭的話,昔拉不禁失笑。

    然而,他在聽到了下一句話之后,他不禁沉默了。

    “比如……對泰爾的信仰?”

    羅蘭交叉的十指緩緩握成拳頭,然后以極緩慢的速度坐直身體:“或者說,之前發過的所有誓言?”

    頓時,昔拉的眼神就犀利了起來。

    然而,還不等他說話,羅蘭便搶先說到:“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那位,已經找過你了吧。”

    這么說著。羅蘭用下巴輕輕指了指昔拉的身后。那是大約比他的頭高出半臂高度的位置。

    那是希格斯降臨時的位置。

    昔拉幾乎是瞬間就站了起來:“羅蘭,原來你是”

    “別激動,昔拉。”

    羅蘭輕輕說道。

    隨著他話音落下,金色的圣火在羅蘭的右手指尖上緩緩燃燒了起來。昔拉說了一半的話語戛然而止。

    溫暖的火焰頓時照亮了整個空間。

    昔拉完全可以肯定,那就是泰爾的圣火。雖然他現在已經拋棄了對泰爾的信仰,以至于失去了所有太陽領域的神術,但他至少還是能認出泰爾的圣火的。

    但實際上并不是這團圣火讓他瞬間安靜了下來。

    真正震懾住了昔拉的,是隨著羅蘭遮住左手的右手緩緩張開,羅蘭左手的權戒閃爍著明亮到近乎刺眼的光輝。

    在看到那個權戒的瞬間,昔拉就感到自己體內的死氣沉沉的神恩突然咆哮起來。在昔拉體內劇烈的燃燒了起來。但那股焚心煮肺一般的劇痛卻無法掩蓋他內心的疑惑和不解。

    “為什么……是你?原來他們說的那個牧師是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和那個邪神究竟有什么關系?你是什么時候成了泰爾的牧師?你是怎么得到曜日權戒的認可的?泰爾陛下到底怎么樣了?你來這里是要做什么?”

    一股腦的,昔拉毫不遮掩的將自己內心的疑問全部丟了出來。他碧綠色的瞳孔緊緊地盯著羅蘭,其中仿佛在閃耀著什么。

    羅蘭卻只是微笑的搖搖頭。

    “我會告訴你的……我會將你想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你,就在今天。就在太陽升起之前。”

    他喃喃著,以極具誘.惑力的語氣輕聲說道:“現在距離太陽升起還有不少時間。昔拉,我要讓你更了解我。”

    一邊這么說著,羅蘭保持著溫潤的笑容,整個人瞬間融化了。

    他變成了一大灘的水銀,在昔拉驚悚的目光中伸出一只觸手。立在昔拉眼前。昔拉廢了好半天勁才按捺住強烈的想要攻擊羅蘭的念頭。

    下一刻,觸手的尖端安靜的燃起了金色的圣火。隨后金色的圣火漸漸褪色,在昔拉眼前變得更加純粹。一種類似湖水女神般靜謐卻不弱小的純白色圣火取代了泰爾的金色圣火。

    隨后,純白色的圣火中,銀灰色的光澤漸漸閃爍起來。如同跳躍著的水銀一般閃爍著月輝的宛若實質的圣火中濃郁的神圣氣息幾乎閃瞎了昔拉的眼睛。

    這一切昔拉熟悉到不能再熟。

    那是領域切換。黃金階的牧師才能自行領悟的技巧。

    “……你是人類嗎,羅蘭?”

    “當然。”

    羅蘭輕笑著,流動著在桌子上聚成一團,然后帶著黑色的主教長袍一起出現在了昔拉眼前:“我當然是人類,如假包換……哦對了,我還有妖精的血統。”

    “不,我不是說那些……”

    “與那無關,我的朋友。”

    羅蘭再次安靜的燃燒起來,火光躍動了一下,他便重新以最開始的姿勢出現在了他一開始的位置,十指交叉擋住金色的權戒,仿佛這一切都是幻覺一般。

    “在我告訴你一切之前昔拉,不如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在昔拉的感知中,十指交叉的羅蘭身后,不知名的、不可名狀的、可怕到讓人窒息的偉大存在突破了某種界限,緩緩浮現出來。

    羅蘭輕聲說道:

    “我之前問過你一個問題:你想要得到力量嗎?你想要……改變這一切嗎?但是,你沒有回答我。”

    “那么,現在。在接觸到世界的真實之前,請你告訴我你的答案。”(未完待續。)

    ...( 水銀之血 http://www.pcrguj.icu/0_3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