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水銀之血 > 白塔傾塌 第一百六十三章 預料之中
    山呼海嘯一般整齊的呼喊聲。n∈n∈,.

    數千的信徒眼中燃燒著蒼白的狂熱,高舉雙手異口同聲的呼喊著同一個名字:

    “羅蘭!圣羅蘭!”

    “羅蘭!圣羅蘭!”

    “羅蘭!圣羅蘭!!”

    仿佛要將大地震裂、仿佛要將天空震碎

    建筑物都在呼喊聲中微微震動著,那是足以讓靠近的人心臟震得發麻的呼喊聲。

    每個人的聲音都淹沒在如同雷鳴般轟鳴著席卷一切的高呼聲中,極力呼喊也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他們的臉色興奮到潮紅,全身都在激動到顫動,頭腦極度發熱,一種醉酒般猛烈的膨脹感沿著脊椎迅速上滑到后腦。

    眼前的一切都仿佛在漸漸變得模糊,視線緩緩拉近,唯有羅蘭的身影被鎖在他們視野的中心,清晰無比。

    看到那個大主教試圖獻祭自己炸死羅蘭時,人們著急的發出驚呼;看到羅蘭用劍捅死那個大放厥詞的主教之時,人們興奮的大聲叫好。在羅蘭剝奪了那個主教的神恩之時,人們的熱情漲到了最高點。

    唯有教宗和神祇能剝奪信徒的神恩。在羅蘭做出這樣的舉動之后,他的身份便已然毋庸置疑。

    人們因此而激動的高呼,高舉雙手贊美羅蘭。至于他們一開始要來做什么、他們究竟想要什么,到了現在已經完全無所謂了。

    跟隨集體的呼喚、跟隨集體的步伐。他們只是跟著周圍人而行動,一切便就這樣混沌而有序的進行了下來。

    可以說,此時跟在羅蘭身后而行的,并非是數千名信徒,而是一個集體一個由純粹的狂信徒構成的集團。

    沒有任何人會懷疑,哪怕是最精英的騎士團也會在這些狂信徒面前停下沖鋒的步伐。

    那種將世間一切謬論一并認可的無理由的信任足以爆發出最強大的力量。死亡阻止不了他們、哪怕面前擋著數倍于他們甚至數十倍于他們的軍團,他們也絕不會退縮。

    在此刻,羅蘭那灼熱滾燙的個人意志已經深深的烙入他們的大腦。

    永不質疑。永不退縮。永不失敗。

    秉承著這樣的信念,他們即使沒有經過任何系統訓練,在羅蘭的統率之下。依舊能成為足以撕碎一切的精兵。

    就在狂信徒們如同海嘯一般緩緩逼近,整齊的呼喚著同一個名字的時候,羅蘭在穹頂大教堂的門前停下了腳步,頭沒有回的舉起了右手。

    仿佛是行進著的儀仗軍一般。跟在羅蘭身后的狂信徒們整齊的停下了腳步和呼喊。

    前一秒還如同海嘯般以不可阻擋的姿態前進,后一秒便是完全的寂靜,連一絲雜音都沒有。

    這種由極動到極靜的變化,足以產生最強烈的視覺沖擊力。

    就像是轟然而至的瀑布懸停在了空中一般,亦或是已然高高揚起的巨浪瞬間平息了下去。連一絲波紋都沒有。

    在穹頂大教堂的窗口中看著這一幕的樞機主教們的臉色一片蒼白,完全失去了血色。

    他們的心臟劇烈的跳動著,激烈的搏動聲甚至用耳朵就能聽得到。雙拳無意識的緊握,指甲完全刺入了肉中也沒有感覺。

    “他……這是……”

    奧塞斯的聲音顫抖,連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卡薩卡面色陰沉,呼吸粗重。其他幾位樞機神情各異,但大致也是如此。

    敵人超乎想象的強大。

    那個從鄉下來的外國人將整座城的人的意志都篡奪了。盡管那些羔羊理論上無力對最終結果做出任何影響,但那也只是理論上。

    任何一個明眼人都能看出來,他們已經完全發瘋了。一個瘋子的行動是完全無法預測的。

    假如他們真的進攻穹頂大教堂怎么辦?假如他們強行將那個鄉巴佬推上了教宗之位怎么辦?

    教宗的權戒可以剝奪任何信徒的神恩。哪怕是樞機團在羅蘭面前也不過是十幾個凡人而已。而他們平時積攢的聲望、經營的人脈與此時的狂信徒的海洋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無論是在哪一個方面。他們都處于絕對的劣勢。

    甚至已經有幾個樞機在考慮轉投新教宗之后能不能保住自己此刻的地位的問題了。

    在看到了那些發瘋的信徒之后,他們對新教宗擁有某種篡改他人意志的能力深信不疑。既然如此,那么他們用各種手段爭取到的支持不過是個笑談。那些合作伙伴的意志隨時可能倒向新教宗。

    “又是和朱庇特四世一樣……難道真的只有他們能成為教宗嗎……”

    卡薩卡恨恨的念道。

    然而,古德里安樞機主教此時卻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突然愣了一下。

    “不對!各位,不對!”

    他高聲呼喊道,將其他樞機主教的注意力都集中了過來:“我們新教宗的實力的確強大。但是我們并非毫無勝算!”

    “……你還在妄想些什么?”

    卡薩卡的聲音嘶啞:“你好好睜開眼看看外面的世界吧看看支持新教宗的人,數清楚他們的人數再說說你的妄想。”

    “卡薩卡,我的兄弟,我并不是開玩笑。”

    然而。古德里安卻面目嚴肅,他激動的走過來,雙手按住了卡薩卡的肩膀:“那個蘇澤佬忽略了一件事!一件他絕對沒有想到的事!”

    隨著他將目光投向昔拉,周圍的樞機主教一個個的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沒錯!我們還有我們親愛的勇士!敢于和教宗爭論的。純粹正義之人昔拉樞機主教!”

    古德里安以歌劇般高亢的聲音呼喊道:“我們還有我們親愛的兄弟!任何人也不能質疑昔拉的神圣性!他高潔、堅決、睿智!他簡直就是泰爾賜予我們的首領!萬世牧首!”

    “沒錯!我們并非否認新任教宗身份的合理性!我們只是承認昔拉擁有和教宗同等水平的權威!被泰爾冕下親自認可的權威!”

    一個個的,樞機主教的眼神變得堅定起來。

    是了……這是最后的辦法了。

    如果讓那個鄉巴佬掌握這一切,他會毀掉這一切的!他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

    無論是圣城里某種不能說出的規則,以及一些墨守成規的鐵律,他什么都不知道!那個叫做羅蘭的年輕人一定會把一切都弄糟的!

    而昔拉不同。昔拉是他們的兄弟。更是被他們親手推到這個至高之位的!要是新教宗想要做什么對他們不利的事情,昔拉一定會阻止他的

    然而昔拉只是溫和的笑笑,默認了這份殊榮。(未完待續。)( 水銀之血 http://www.pcrguj.icu/0_3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