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水銀之血 > 白塔傾塌 第四十二章 行尸走肉
    圣城法蘭克福中,難以想象的災難正在蔓延。

    一開始只是銀灰色的朦朧的霧氣從穹頂大教堂的煙囪緩緩地擴散出去。人們還沒有明白這是什么意思。

    然而之后,僅僅只是半個多小時,一些人就開始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開始變得有些異樣。

    就好像是輸液的時候藥水過于冰涼的感覺一樣,開始有什么冰冷的東西在血管中流淌著。用手指輕輕按下的時候還能感覺到仿佛有什么磨砂質感的顆粒在血管中滾動一般。

    就在人們開始意識到不對之后,那種顆粒感突然就變得極為明顯。那細雪一般給人以顆粒感的冰冷的東西開始吸血膨脹,給人帶來了撕扯血管一般的劇痛。

    光是用肉眼就能看到有條條青筋從自己的皮膚上隆起,就像是有蛇蟲在皮下翻滾一般。

    一些人已經疼的說不出話來了,滿地打滾的人也并非沒有。

    有人以為這是圣羅蘭對他不虔誠的懲罰,跪地呻吟祈求圣羅蘭的寬恕,但這對于緩解他的疼痛卻沒有絲毫用途。

    就在這時,穹頂大教堂的大門突然打開。

    在人們期待的眼神中,一些披著染滿血腥的長袍的人形怪物搖搖晃晃的從穹頂大教堂中走了出來。

    這里說他們是怪物,并沒有絲毫夸張。

    誠然,他們的身形是人類。

    但是,那氣息和味道卻絕非人類所能擁有。

    肉眼可見的怪異纏繞在他們身上那是污濁的銀灰色,與其說是水銀般的顏色,不如說是被投入了銀色的油漆的水。

    而更直觀的,則是他們身上的巨大傷口。

    從胸口直接貫穿出去的透亮的傷口、從喉嚨處出現的將氣管分開的傷口、如同野獸的利爪一般撕碎了胸口的衣服的傷口、腰斬一般將肚腹橫著剖開一半有余的傷口。他們唯一的共同點,便是他們的脖頸以上的部分都是完好無損,沒有受到任何傷勢。

    如果是人類的話,那是足以讓他們徹底失去生命的傷口不可思議的傷口,如果出現在圣人的身上,大約可以稱為圣痕吧。

    他們的行動略微僵硬,就像是剛剛學習走路一樣。但可怕的事情在于,隨著時間流逝,他們行動的熟練程度正在以難以想象的速度迅速提升。

    僅僅踏出數步就能學會走路;僅僅僵硬的將頭左右擺動一下就能自然的站立。他們的表情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自然,就像是血管中的栓結被血融化了一般。

    然而即使他們行動不便,光是在他們身上投射出來的粘稠冰冷的不詳感覺便足以讓人恐懼。

    那不是捕食者的目光,也不是瘋子的眼神。那只是再普通不過的,如同機械造物一般無神的目光。但光是被那種眼神看著,就會有一種靈魂被懾服、身體被凍結的錯覺

    ……抑或說,那并不是錯覺。

    之前那些感受到身體發涼、血管膨脹的人迅速平息了下來。他們的血管漸漸平復下去,如同凍傷一般的暗紫色紋路沿著血管浮現出來,在皮膚上爬出猙獰的紋路。

    但隨著這紋路的浮現,那些人的表情便驟然平靜了下來。

    不,與其說是平靜,不如說是死寂。

    他們的目光如同死人一般平靜,眼睜睜的看著那些怪物逐漸熟練自己的身體,并向自己走來,卻像是凍住了一樣沒有任何反應。

    伴隨著一聲聲輕微而又沉悶的聲響,污穢的銀灰色的血花在空中飛揚。

    他們的心臟被挖出、亦或是胸口被貫穿,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并非即死的話,收到致命傷之后總要再過上數秒才會迎來死亡。

    盡管他們看上去對自己的生死如此淡漠,但他們的心中卻滿是疑惑。

    為什么呢?

    為什么自己突然就不想抵抗了呢?

    不……與其說是不想抵抗,不如說是思維被某種更高的冰冷的思維所懾服。血肉的大腦化作運算的機器,為其計算提供動力。而為了保證效率,除此之外的思考都被屏蔽。

    伴隨著他們的理智漸漸消退,一種機械一般縝密、鋼鐵一般冰冷的意志在他們的大腦中簡單的陳述道:“我的名字是維克多。從現在起,你們的大腦是我的東西了。”

    “若是某天,你們可以從這個系統中解放出去的話,盡可以來報復我。用刀斬斷我的喉嚨也好,將我片成無數的肉片也好、用大錘砸成肉餡、用鉗子一點一點的碾碎我的骨頭無論你們想干什么都行。但是,現在,我要剝奪你們的思考的權利,剝奪你們死亡的權利,剝奪你們活下去的權利。”

    “從現在起,你們便化作灰色的瘟疫吧。用你們的血液感染更多的人,向東擴散,向北進軍將一切見到的人變成同類,增殖、擴散、化為眾多。”

    “如果要給你們這些行尸走肉起一個名字的話……你們就把自己當做災厄吧。當然,意識到自己是誰、自己在做什么、自己要怎么做的程度的意識我還是會給你們保留的。我所剝奪的,僅僅只是你們胡思亂想那部分的精力……亦或是說,休息和提出質疑的方面的精力。”

    “最后,你們要記住,你們是不死的。你們一定要記住,你們現在是不死的哪怕是被斬下頭顱、剖開心臟,你們的身體也能隨意行動。但前提是,保護住你們的頭顱。保護住你們用來思考的頭顱” 8±(.*)8±8±,o

    “否則的話,我會親自殺死你們。”

    伴隨著平淡的男人的聲音漸漸淡去,海量的知識涌入他們的大腦。

    但是,這些知識無比生硬,并沒有任何理解和應用的能力,有的僅僅只是知識本身。或者說,就連理解和應用的經驗也被轉化為了文字,錄入了他們的大腦中。而他們所要負責的,僅僅只是確定檢索某個復雜工程的包括范圍、從給定的某個范圍中精確定位相關知識、結合多條關鍵詞進行聯想并提出假設、驗證某條可能性是否正確、校驗其他工序是否正常運行等等等等復雜的工序中的一步。

    每個人負責的僅僅只有一步。就像是一條流水線一般,每個人負責其中的一個極簡單的、僅需一次檢索就能完成的環節。如此一來,僅需一個念頭的時間,就足以完成無比復雜的設計。

    與此同時,亡靈、血痕綜合征、負能量、卡卡里特、葬禮詠唱……他們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過程,當真毫無保留的浮現在了他們的大腦里。

    伴隨著黑色的紋路漸漸消散,這些人面無表情的站了起來,向著東方和北方緩慢而整齊的進軍。

    他們的臉上毫無感情,眼中只余石膏般的毫無生機的灰白。( 水銀之血 http://www.pcrguj.icu/0_3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