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水銀之血 > 白塔傾塌 第五十七章 絕望啟示
    從一開始,羅蘭就知道復寫萬法之書就在奧萊塔身上。

    在失落圣誕中后期,惡魔降臨資料片結束之后、黃昏入侵之前,曾經有一個為期一周的世界劇情,名字叫做絕望啟示。

    當時,在惡魔的主力被聯軍擊退,撤回深淵中整頓的時候,法恩斯迎來了難得的休整期。但是,剛剛建立沒幾年的新白塔中卻逐漸傳播起了一種奇異的絕望情緒。

    他們放棄了對惡魔裝備的研發,同時開始在人群中宣揚“我們沒有任何希望”、“注定的滅亡即將到來”、“未來無法改變”之類的言論。

    惡魔戰爭剛剛結束,人心未穩,巫師們的言論很快就讓以緹坦為中心的諸國的人群中產生了極大的動蕩。有相當部分的平民相信了這種末世論,連帶著有一些貴族也開始半信半疑,對未來充滿了悲觀。

    當時緹坦的皇帝盡管奄奄一息了六年還沒有嗝屁,但他的權利已經被兒子們幾乎瓜分殆盡。當時三皇子主張將宣揚這種反戰言論的巫師有一個殺一個全部處決,而大皇子則認為惡魔當前緹坦不能再立敵,應以勸和為主。戰機一觸即發。

    與此同時,在埃爾卡特的亡靈當中也傳播起了類似的言論而奇異的地方在于,當時緹坦和埃爾卡特之間并沒有通路,埃爾卡特又有結界的屏蔽,理論上無論是絕望的情緒還是某種情報都不該傳過來才對。

    和如今的劇情線不同,后世的亞瑟因為覺醒的時候就已經穩穩踏入了真理圣殿,他對自己起源力量遠遠大于被艾斯特催化的安若思。當時艾露卡多解除封印的時候,是將自己全部的封印一并解除,將已然化為廢墟數年的舊白塔直接沉入了海底。而在惡魔的火焰將海面引燃之后,這條路就徹底被截斷了。

    在完全不可能交流信息的兩處地方,同時流傳起了同一個傳聞,而且傳播者都近乎入魔,這不能不讓玩家們注意。

    在擁有冬精靈身份的考據黨們從冬果會圖書館查閱了大量資料之后,在論壇上提出了一些論點。其中一個論點就提到了后知者遺留的神器,已經遺失千年的【復寫萬法之書】。

    作為被其他劇情反復提到的龍人文明最后的遺留物,這本記載了從創始之初到眾神歷800年所有事件的預言書無疑擁有了后知者全部的神力。

    圣者作為奧姆最初的造物,這奇跡是無法被重現、無法被復制的。就算是再強大的凡人、就算是比圣者還要強大的凡人也無法掌握法恩斯的權柄這是奧姆定下的最初的法則。

    所有的法則,只能被七圣掌握;任何存在也無法剝奪圣者的神力。

    這就意味著,就算某位圣者隕落,其他圣者繼承并消化了他的概念,也無法繼承他的神力。這些神力始終分散在他的神職當中,就像羅蘭能通過信仰接受屬于生命之樹的力量一樣。

    但這就產生了一個悖論在后知者隕落之后,這世界再無先知,巫師們的預言能力都來自于奧姆之眼的個人判斷,和真正的先知一點關系都沒有。但沒有先知的話,就沒有人能得到屬于后知者的那部分力量。

    哪怕是最接近先知的天祈衛士,也僅僅只是對自己危險的預知而已,和全知者的概念相差甚遠。

    于是就有了這樣一個傳言,那就是得到了復寫萬法之書之人會得到一個圣者的全部力量。

    然而,現在的羅蘭知道,那不過是個謠言。

    因為在白塔傾塌前十年左右的時候,這本書就已經被某個白塔的叛逃巫師掌握了。但他也不過是個普通的巫妖,沒有彰顯出任何不同。

    沒錯,那就是奧萊塔。

    誠然,復寫萬法之書不愧它神器的身份。它的效果一共有兩條,第一條是持有者只要看到施法過程或法術效果,就不會被任何神術或巫術影響,不論其效果是好是壞,都會將其效果完全吞噬,記錄在書中。

    而第二條就是,所有記在書中的術法,持有者都可以輕松使用,如同被復寫之人的熟練度一樣,而不會背負任何代價。

    解析然后操縱這就是后知者的本質力量。作為法恩斯的最高書記官,萬象的記載著,某種意義上他是所有圣者中層次最高的人,是其他圣者的監督者。

    但是,這和成為圣者來說實在差太多了,哪怕是和其他圣者的神器相比,也只能贏得過量產的【碎片】。無論是無眠者之夢那樣能隨意復生死者、賜死生者的權力,還是像打開之后招來了燒死三十萬惡魔的圣火的金約柜,復寫萬法之書畢竟是弱了太多,更不用提一個圣者水平的力量了。

    真正的原因是,在埃爾卡特盤踞的某只異世界的黃昏種將復寫萬法之書中的力量全數吞掉了。

    它雖然依舊不是以世界為卵孵化出的成體,卻也是和眼中有蛇的希格斯級別相近的黃昏種,而不是普通的黃昏眷民。甚至就資格而言,它比希格斯要老的多,至少在希格斯墮落之前,它就潛藏在了這里,安靜的為孵化自己做著準備。

    不同的黃昏種的孵化條件并不一樣,為了孵化自己,它吞噬了法恩斯的歷史,讓復寫萬法之書變成了一片空白。但法恩斯只有區區兩千年的歷史,根本無法滿足它。

    因此,它就制造了屬于自己的眷族傳說中臭名昭著的伊斯魔,將每一個人的歷史吞噬,然后再以他們的身份混入社會,吞噬他們的親朋好友。

    到絕望啟示這個劇情附近的時候,它幾乎孵化完成了。光是在它沉睡時的呼吸,就足以讓對過去的歷史認知足夠多的人發瘋。被黃昏吞噬世界的預言反復在那些學識豐富的人心中出現,世界即將毀滅的預感將他們的理智焚毀。

    若是它能順利醒來的話,它甚至能直接捏造法恩斯的歷史,讓它從未出現亦或是從出現之初就是為了侍奉自己而存在,從根源處抹除自己的一切敵人。

    但是,它同樣也是最苦逼的黃昏種……

    因為在它的氣息泄露之后,希格斯立刻感知到了它的存在。將那些儲存在星界的奧姆之血視作自己囊中之物的希格斯二話不說,直接不惜一切代價以本體沖進了法恩斯,吞噬了還沒有醒來的它。

    而隨著希格斯的強行降臨,蓋亞之壁終于被撐破,黃昏的力量從地下涌出,河流枯干化為血水、裂縫中涌出昏黃色的火焰,奧姆之墻被灼烤腐蝕,大規模的失去作用。

    最關鍵的是,以黃昏種的血肉制造的、作為偽裝的蓋亞之壁被撐破,這個被毀滅的世界中一絲生機泄露了出來。其他世界的黃昏種聞到了味道便開始趕過來。

    于是希格斯當機立斷,直接喚醒了自己在數十年間埋遍整個世界的眷族,發起了對法恩斯的戰爭,目的就是為了趕在其他成熟的黃昏種吞掉法恩斯之前,借助奧姆之血完成自己的孵化。

    但無論如何,最終法恩斯都只能迎來末日。如果羅蘭想要真正意義上的毀滅世界,不僅要干掉希格斯,更要阻止希格斯破壞蓋亞之壁。

    想想那些毫無征兆的卷起的颶風,羅蘭面對這種程度的異變,只能想到希格斯或者那個不知名的黃昏種。

    這颶風若是降臨在人類的城市,僅需半天時間就能將一個國家屠滅。以它的烈度,應該完全不會被埃爾卡特的障壁束縛住才對,那是只有圣者或者在神之側的權杖擁有者才能阻止的災難。

    在圣者禁止進入的埃爾卡特,只有奧萊塔一個人擁有這樣的能力。

    作為世紀末的先知,巫妖之王,萬法的復寫者的奧萊塔!(未完待續。)( 水銀之血 http://www.pcrguj.icu/0_3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