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泰坦與龍之王 > 正文 第九百八十八章 來自兄長的“關懷”
    轟!

    穆瑞亞一劍刺入了一座在黛絲莉的操縱下幾乎對著他貼臉發射的浮游炮,在武道氣焰的加持下,他手中這一柄跟浮游炮比起來不過是一枚牙簽般的長劍直接將其刺穿了,純白而又耀眼的氣焰從浮游炮另一端出現。

    這個白點起初剛剛出現的時候,僅僅只是一個小小的點,但是這個點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擴大,而后蔓延,直接將整架浮游炮一分為二。

    接著,斷面無比光滑的浮游炮殘骸分裂,但是卻絲毫沒有向下墜落的趨勢,因為黛麗絲操縱著它,直接將其當成搬磚拍向穆瑞亞。

    “星甲師這職業,還真是賴皮!”看到一左一右像自己夾擊而來的浮游炮殘骸,穆瑞亞左手一拍,右腳踹出,分別在這兩具殘骸上留下了一道清晰的掌印與腳印。

    同時,他錘煉了十余年的體魄所產生的力量作用在了這兩架殘骸之上,將這兩架殘骸遠遠地給擊飛了。在如此巨大的力量作用下,黛絲莉暫時失去了對其的控制。

    而在摧毀并打飛了這架浮游炮殘之后,穆瑞亞再次拉進與黛絲莉的距離,武道拳勁,還有劍氣,將所有意圖想要接近他的星甲武裝,還有攻擊全部逼開。

    狂暴的武道氣勁肆意,夾雜著絢爛的能量波紋,競技場的上空。一架又一架星甲武裝被穆瑞亞以無比的力量打出競技場之外。

    星甲師對于星甲武裝的操縱也是有距離限制的,在超出一定距離之后,星甲師便算是切斷來與星甲武裝之間的聯系。

    而這個距離是由依靠星甲師的等級,還有御星天賦的契合度來決定的,穆瑞亞不知道黛絲莉的新家失控距離是多遠,但是這不要緊,他只要傾盡全力打飛每一件星甲武裝就行了。

    “黛絲莉,牙齒要緊一點,會有點痛,記得不要哭。”當穆瑞亞接近到了黛絲莉不足五米時,他微笑著向黛絲莉說道,然后就在這微笑之間,他的拳頭落到黛絲莉的胸甲上。

    蓬!

    在穆瑞亞的拳頭落到了黛絲莉胸甲上時,一層淡淡的氣環環擴散,下一瞬,黛絲莉化成了一道白影,筆直的砸落到競技場之中。

    轟隆!

    與黛絲莉身上的星甲接觸的時候,地面瞬間就被擊出了深達一米有余的隕坑,破碎的石塊四處飛濺,整個競技場都在黛絲莉的這一次撞擊之下微微震動。

    坐在看臺上的一些觀眾感覺到身下傳來的震動感,頓時都站了起來,有的臉上露出了驚怒之色,有的則是幸災樂禍,有的則是純粹看好戲的表情。

    “我說,這兩人真的是兄妹嗎?這下手也太狠了吧!”

    “沒看錯的話,黛絲莉的星甲好像被打碎了,星甲都破成這樣了,那她的身體受創就更重,嘖,在我有印象以來,黛絲莉似乎第一次被打成這樣。”

    “他們兩個之間有仇吧!”

    “這家伙到底是不是男人?這么漂亮的妹妹,都能下這種狠手,如果是我的話,我疼愛都來不及呢。”

    “但可惜,這是人家的妹妹,不是你的。”

    ……不論看臺上的觀眾們此時是什么樣的心情,發出什么樣的感慨,都與此時躺在隕坑之中的黛絲莉沒有關系,此時的她已經被胸口上傳來的刺痛感淹沒了。

    “咳!”

    略帶鐵銹味的液體從喉嚨中涌出,胸口之中略感麻木,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胸口的內骨麻木的感覺頓時就化成了一股讓人疼得想要慘叫的刺痛感。

    但是此時的黛絲莉想起了穆瑞亞向她揮拳之前說的話,于是緊緊地咬住了牙關,沒有讓自己慘叫出聲。同樣她的心中也有一股無法言語的憤懣憋屈之感。

    “還能站起來繼續戰斗嗎?”而這時,她的上方傳來了一道云淡風輕的聲音,少女睜開眼睛,頓時看到了一位身穿便衣,在白色的氣焰下踏空而行的修長身影。

    “能。”心中的憤懣,憋屈還有一絲不甘的情緒下,黛絲莉咬著的牙齒從牙縫之間擠出一個字。

    “能的話就快點站起來,如果是在戰場上,你作為我的敵人,你躺在地上這么久的話,你已經死了。”穆瑞亞俯視著下方躺在隕坑之中,胸甲上布滿了裂痕的少女,語氣平淡的開口道。

    “但這里是競技場,不是戰場。”

    心中莫名有些委屈的少女踉蹌地忍著胸口上傳來的刺痛,從地上站起來,而隨著她的動作,她感覺自己胸口上傳來的刺痛感更重了,她知道自己的骨頭被自己這位兄長給打斷了。但是剛剛那句話他只是在心里想了想,沒有說出來。

    “現在,你向我認輸,還是選擇與我繼續戰斗?”穆瑞亞落到地面上看著,看著面甲下正在向下滴血的少女,語氣平淡的問道。

    在他發問的同時,他還給自己的這位妹妹貼上了一個溫室花朵的標簽,他剛剛的那一擊給黛絲莉造成了什么傷勢,他心中還是有數的。

    不就是打斷了七八根肋骨,震傷了內臟嗎?就這點小傷還躺在地上磨蹭了半天起不來,一看就知道是受傷太少了。

    “除非我倒在地上,連手指都動不了,不然的話,你休想我認輸。”

    “嗯,雖然人菜了些,但是斗志可嘉,還不錯。”聽到黛絲莉的話,穆瑞亞臉上露出了贊賞之色,“作為我的妹妹,你這種程度可不行,以后有空的話,我抽時間陪你練練!”

    “??!”聽到穆瑞亞的話,少女的面孔一僵,她剛剛聽到了什么。這位之前素未謀面的兄長揍了她這一次之后,還嫌不夠,還想揍她第二次,第三次?

    有仇?嗯,貌似還真有,似乎就是因為她的出生,而導致奧克斯跟他的母親離婚,讓他變成了單親家庭的孩子。但問題是,這種事情應該不算吃虧吧,她這是替兄長頂了鍋吧。

    “哼,兄長,如果你要跟我戰斗的話,我隨時奉陪。”發覺自己這位兄長對自己的“惡意”之后,少女的態度頓時就變得強硬起來。

    “嗯,不錯,抽出你的近戰武器吧,我看看你的近戰是個什么水平,雖然你是星甲師,但是你也要學會如何與敵人在近距離戰斗。”

    穆瑞亞點點頭,他對黛絲莉其實并沒有什么惡意,他剛剛只是發覺這位小姑娘的性格似乎不錯,再加上她的天賦在這個世界上算得上是卓越,所以他有了培養一下的心思。

    至于如何具體培養,當然是按照泰坦的方式來啊。他這妹妹一看就知道戰斗的太少了,之前所謂的戰斗應該都是玩鬧式的,不然也不至于對痛苦的忍耐程度那么低。

    當他這位妹妹到時候習慣了斷手斷腳,時不時的身體被打穿這樣的傷勢之后,其戰斗力肯定會上升一大截,至于對痛苦的忍耐程度更是不用說了。

    對于這樣的戰斗方式,穆瑞亞覺得沒有什么問題,他小時候就是被這樣養出來的。他記得他小時候跟他父親為他找來的陪練海洛伊絲戰斗的情景

    他哪一次戰斗身上的骨頭不斷十幾二十根的,至于內臟被打爆,更是常有的事情,他頭蓋骨都被海洛伊絲給掀起過幾次。

    當然,穆瑞亞并不打算在日后的戰斗中掀起黛絲莉的頭蓋骨,畢竟人家也是一個長得清秀漂亮的小姑娘,不能這么殘忍,隨便放水,打斷手腳就行了。

    ……

    蓬!

    一聲沉悶的金屬碰撞聲,黛絲莉帶著幾片白色的新甲碎片橫飛而出,撞到了競技場邊緣的墻壁上,點點鮮紅的血液從星甲的縫隙之中灑落到地上。

    一柄華美的長劍在空中飛旋幾圈之后,頓時就插到了地上,劍身微微顫動幾下。

    “還能站起來嗎?”在對待黛絲莉的心態上已經完全改變了的穆瑞亞緩步接近。

    “能。”全身上下無一不痛的少女,咬著牙齒回答道,然后強撐著從地上站起來。

    “黛絲莉,你現在準備拿什么攻擊我?兵器是武道家的第二生命,對于你來說,同樣也是如此,你現在這種狀態,的近戰兵器是讓你為有可能取勝的關鍵所在,但是你卻讓它脫離了你的掌控。”

    穆瑞亞緩步向前,此時的他就像一名取得了勝利的惡徒,在敗者面前耀武揚威,進行著一番高高在上的說教。

    “我是星甲師,武器脫手對我而言,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問題。”被兄長“惡意”毆打了幾分鐘的少女反駁道。

    “是嗎?那你現在召回你的兵器試試。”

    “哼!”少女伸手向著插在離他不到十米處的長劍一招,然后這一柄華美的長劍顫鳴著,就要從地上飛出。

    錚~

    雪白的劍身倒映著天上燦爛的陽光,但是長劍剛剛飛起,一道純白的拳勁便轟在了劍身上,將其擊飛。

    “你看,你現在手上就沒有任何兵器了,在我面前你就像是一條案板上的魚肉,任由我隨意宰割。”

    幾乎已經解除了面前少女身上所有星甲武裝的穆瑞亞攤攤手。

    “我還有拳頭可以用。”少女咬牙,在一股悲憤之前的驅動下,帶著決然之色沖向穆瑞亞。( 泰坦與龍之王 http://www.pcrguj.icu/13_13094/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广西快3遗漏数据表 股票在线 上海快三走势图开奖结果 云南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吉林省11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中国铁建股票 四川快乐12中奖规则 陕西十一选五推荐号 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公告 河北快三计划大神 东方6十1今晚开奖 炒股怎么样 重庆快乐十分前三直走势 年线怎么看 安徽快3形态走势图 1970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