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泰坦與龍之王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坑蒙拐騙
    白云在天空中悠悠飄過,涼爽海風帶著來自森林的清新氣息吹過城市,帶走了炎炎夏日的燥熱。

    在城市的一角,看似平平無奇的平民區中,一家近十口人,在他們家自帶的小院子中悠閑地準備著晚餐。

    這是每周例行一次的家庭聚會,在城市各個地方工作的兒女們重新聚集在一起,有的還帶著他們的孩子。

    在一顆古樹的樹冠籠罩之下,這一個大家庭其樂融融的完成了聚餐,然后其中幾位青年男女腳步匆匆地離開了這一座外表看起來與其他位置沒有任何差別的小屋。

    只有一名外表看起來普通沒有任何出彩之處的男青年,與兩位靚麗的女孩留了下來,幫助兩位中年人收拾著殘局。

    而當一切都收拾妥當之后,外表普通的青年就搬來了一張躺椅,放在樹蔭下,然后悠閑地躺在下面,開始打起了盹。

    而就在青年剛剛小睡片刻,輕柔的腳步聲響起,在青年旁的躺椅旁消失。而青年的眼皮動了動,可最終還是沒有睜開。

    “真是悠閑啊!你這樣的生活過得可真讓我羨慕。”

    “只是混日子罷了,老師。”

    此時再也無法保持沉默的青年緩緩地睜開眼睛,而在這一瞬間,原本看上去平平無奇的祂,流露出一股凜然的威嚴,讓人望而生畏。

    “真的是在混日子?”

    黑發金瞳的俊美青年看著從躺椅上坐起,身上仍舊有些慵懶之氣沒有消散的學生,笑了起來。

    在祂的眼中,祂這位學生身上牽扯出十幾條無形無質的“線”,蔓延向無盡的天邊盡頭,而“線”的另一端,則是牽扯著與祂面前類似的存在。

    祂這一位聲稱自己在混日子的學生,仍有兩位數以上的分身在活動。若這樣的日常舉動都算是混日子的話。那也就沒有什么神靈能夠算是勤奮的了。

    “老師,您既然都知道了,還問什么?”

    青年有些無奈的笑了笑,身上的威嚴逐漸收斂,再度恢復成剛剛那般普通的姿態。

    “我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見了,總要說點話,緩和下氣氛。”

    穆瑞亞扭頭打量的四周,周圍著平靜安寧而又祥和的氛圍,讓他想起了自己隱姓埋名,調教長子艾俄洛斯的那一段悠閑時光。

    “老師,我們上一次見面距離現在都不滿十年,這樣的時間對于我們神靈而言,太短暫了。就像是凡物,上午剛剛見面了,下午又碰上了。”

    “可我們不是那一些活了數十上百萬年的老古董,都只是剛剛晉升的新神,你真的習慣神靈漫長的生命嗎?”

    “不怎么習慣,但我們遲早都是要適應的。”青年回答著,同時祂扭頭看下小屋的門口,那里有著一老兩少三位女人,正在滿眼擔憂的看著這邊。

    他注意到這三位自己擁有著不可割舍關系的女人投來的目光,青年朝著她們笑了笑,示意她們不必擔憂。

    而明白青年想要表達意思的女人們,眼中的疑慮之色雖然稍稍也要減少,可仍舊擔心,雖然都已經返回到屋中,可總是忍不住張望著。

    她們都很清楚自己的兒子/丈夫的身份,對于穆瑞亞這等莫名突然出現的存在,她們已經不感到驚訝了。但是看到九黎如今如此鄭重的態度,卻也仍舊不免擔憂。

    “不跟她們解釋,或者介紹一下我的身份嗎?總是讓她們產生這種不必要的擔憂,可不好。”

    穆瑞亞也注意到了那幾位凡物的動作。隨身攜帶著羅天鏡的他,自然明白這幾位女人與他的學生是什么關系。

    “我不想將他們牽扯到我們的事情中,我不想與我有關的任何一件事情波及到她們,對于我而言的微塵,對于她們而言就是不可承受的大山了。”

    “難道你打算永遠就這么保護你的親人嗎?這可是會成為你的致命軟肋。如若發生什么意外,將有可能導致你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穆瑞亞語氣嚴肅地進行提醒。

    類似于祂學生這樣崛起于微末,并在極短的時間內登上絕巔的時代之子而言,身邊的人稍有不慎,就會淪為他成神道路上的祭品,化為灰灰。

    他學生如今父母尚存,而且還有兩位紅顏知己,也算是一件頗為難得的成就了。

    畢竟時代主角所承受的磨練,憑借著他自身所擁有的氣運,可以輕松度過,還能夠得到不少的好處,但對于他身邊的人而言,就是徹頭徹尾的災難了。

    “我也在想辦法提升她們的實力,可是我母親的資質不夠,只能由我出手,不斷的洗練她的身軀。而我的妻子,雖然都不錯,可是她們修煉的速度太慢了。”

    說起自己在乎的人,原本慵懶的青年所展現出來的氣度,與之前完全不一樣了,眼中似乎有星辰在閃爍一般,

    “老師,您是如何處理你的親屬?”

    “如果你問其他的問題,我還能夠解答一二,可是這種問題,你可真是問錯人了,你這樣的煩惱是我不曾體會過的。”

    穆瑞亞摸了摸下巴,“我出生之時,便站在萬靈之巔。我的父族與母族,還有妻族都是世界中數一數二的大族,他們若是聯合起來,重建世界的秩序都沒有任何問題。所以這種問題我真的給不了你任何參考。”

    “這樣么。”

    聽到穆瑞亞的話,九黎嘆了一口氣,可以沒有露出太多的失望之色。對于自己老師的身份,他多少也了解一些,譬如他老師最初在他面前展露的姿態,便是一頭金瞳黑鱗龍。這是偽裝出來的樣子,這點九黎還是知曉的。

    “其實你還可以極端一點,直接將你的妻子,還有母親轉化成你的圣徒,讓她們永遠的居住在你的神國之中,這樣除非你隕落,不然她們絕對不會有事。”

    “這就算了,如果我這樣做的話,她們還能是原來的她們嗎?”

    九黎搖了搖頭,毫無猶豫地否決了穆瑞亞的提議,旋即,她便轉移了話題,

    “老師,您今天過來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嗎?”

    “本來是有點事情,想找你幫忙,可是如今看到你這樣的生活,我倒是有點不忍心打擾你了。”

    名為鏡,實則為輪的神器,在穆瑞亞的背后若隱若現,讓穆瑞亞無需走動,便將整座界域的一切納入心靈之間。

    “老師,您請說。”

    九黎站起來,面色鄭重而又嚴肅。他也是一個知道好歹的。面前這位老師雖然是強認的,可是對祂,那是真的不錯。

    如果沒有這位老師,那看似隨意的饋贈,他根本就不可能走到如今的這一步,最起碼不會那么快。

    “唔,既然是你要求的。那我就不客氣了。”穆瑞亞僅僅沉吟兩秒,就放棄了矜持,開始說明,“你知道外界的情況嗎?”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了,自從我封閉了所有界門之后,除了有我信仰存在的界域。其他的地方我都去不了了。”

    九黎緩緩的回答道。祂真的對外界一無所知,因為祂對界域的封印是雙向的,不光外面的人進不來,里面的人也出不去。

    而正是他這樣類似于閉關鎖國的舉動,讓他所統治的界域始終都保持著祥和安寧的氛圍,不受外界任何戰火的侵擾。

    但也正是因為他很清楚自己封鎖的力度有多么的大,所以他對于自己老師居然還能夠出現在自己面前而感到驚訝。

    “這樣啊,那我就跟你介紹一下如今的局勢。”

    穆瑞亞點點頭,然后將集群大世界如今諸神并立的局面說給自己的學生聽。

    “世界居然已經發生的了如此之多的變化?按照老師您所說的,只有參加了眾神會議的神祇,才有分割世界的資格,不然的話,只能淪落為待宰的羔羊?”

    “嗯,這才是眾神會議能夠召開并能夠順利結束的真正原因,參加會議的神靈在這一方面的利益達成了一致,先解決掉除了他們之外的神靈,然后再根據自身的資格,分割世界。”

    “既然這樣的話,那……”

    “不需要太擔心,你招惹的那兩個小神系,沒有一位神靈獲得參加會議的資格,所以祂們是被分配的對象。”

    “這樣就好。”

    九黎長舒了一口氣,眼中的陰霾也消散了一些。這是他成神不久之后的心病,當年的祂年少輕狂,趁著兩大神系混戰,一舉奪取了他們統治之下十三座界域。

    這樣的舉動,九黎當然不會后悔,正是這些界域的存在,讓他有底氣與外界斷開所有的聯系,悶頭發展自己的實力。

    他擔憂的是那兩大神系對祂后續展開的報復。但如今看來,祂沒有擔憂的必要了,祂都還沒有怎么樣,祂的曾經敵人都已經涼了,不需要操心。

    “在敵人沒有真正隕落之前,就不要放棄警惕,掉以輕心。”

    看到神情松懈,心情都變得輕松了許多的學生,穆瑞亞給予祂當頭一棒,

    “不要以為人家沒有參加眾神會議就完蛋了,作為神靈。他們的選擇多的是,大不了就委曲求全,成為某一位強大神力的屬神,照樣可以生活得很滋潤,不過就是沒有之前那般自由罷了。”

    “老師教訓的是,不過現如今,我該怎么辦?”九黎毫不掩飾自己的憂慮。

    雖然當年是祂搶奪了那兩大神系的界域,有些不道德。但是這種事情,哪能夠簡單地用對錯,或者是正義與邪惡來界定,這太過于天真了些。

    “跟我出去。”穆瑞亞沒有絲毫遲疑的回答,“這一場世界萬年都未曾有的大變,你不應該躲在這里,你應該參與進去。”

    “可是,我……”九黎有些遲疑,沒有立即回答。

    平心而論,祂是不愿意出去。他如今的小日子過得多么的滋潤,就連他這一位遠比他強大不知多少倍的老師都感到羨慕,祂當然有些舍不得。

    但,那兩大被他搶過的神系,就像是兩根針一樣扎在祂的心里,讓祂寢食難安。不把他們干掉。真的是睡覺都睡不安穩。

    “我也不怕告訴你,如今的我正在與另一神系開戰,而那位神系的主神是一位在遠古時期就已經存在的原初神靈,底蘊深厚。與之開戰,我感到有些吃力,我想讓你過去幫我。”

    穆瑞亞坦然的說出自己的來意。他不屑于這遮遮掩掩的勾當,欺騙忽悠,縱然能夠達成一時,可最終虧掉的是一世的信譽。

    “一旦我在這場戰爭中取得勝利,我的勢力將可以進一步的擴張,到時候你心中所憂慮的那兩座神系,只要我下一道命令,自然有存在會出手替你鏟除。”

    “……”聽到穆瑞亞的話,九黎沉默著。他已經讀懂了這位老師話語中潛藏的意思。

    可以出手幫你,解決掉你心中的隱患,但是你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

    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這樣的道理九離始終都是懂得的,而這樣近乎于直白的話,也讓九黎比較放心。

    “考慮得怎么樣啊?”穆瑞亞臉上掛著和煦的笑容,語氣溫和的詢問道。

    “老師,這還是太突然了,能不能給我一段時間思考一下?”

    “可以。”穆瑞亞表示理解,“但我要跟你說清楚,戰爭如今正在進行之中,我不會在你這里停留太長的時間,馬上我就要回去主持戰爭。”

    “我……”

    “想清楚再回答,這場戰爭我一旦落敗,那位太陽神必定會出手清算與我有關的一切,你若是幸運,自然無事發生,可你若是倒霉的話,也會被我牽連。”

    穆瑞亞決定還是給予這位小年輕一點壓力,免得祂看不清事態的嚴重性。

    畢竟這一位年輕的神靈成神的歲月太過短暫了,一些還不到祂存在歲月的一個零頭,需要祂這一位老師提點一下。

    “……愿意跟您走。”

    話都說到這種程度上,九黎還能有什么好說的。再不答應,那也顯得祂太過愚蠢膽怯了一些。

    “不錯。”終于聽到明確回答的穆瑞亞臉上的笑容更加溫和了。( 泰坦與龍之王 http://www.pcrguj.icu/13_13094/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必咨金多多挂号 有哪些股票短线技巧 福彩3d预测最准专家推荐号 股票指数什么意思有什么功能 江西快3哪和网站可以买 内蒙古快三今天推荐 浙江体彩6十1 2019年女篮半决赛 青海西宁3形态一定牛 炒股软件排名 股票配资平台搭建 配资服务口碑佳永配资 内蒙古快3和值振幅走 2020海南自行车环岛赛路线图 河南22选5几点开奖结果查询 五式缆稳赢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