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單挑王 > 正文 791 局中局 十二
    三人行必有我師焉,在呂奉仙溜走的同時,木子龍緊隨其后悄無聲息的接近著他,探查著心中的疑問,而木子龍的身后,通過警察的直覺,啊瑋舍棄了已經被包圍的別墅樓而選擇跟上了木子龍的蹤影,他知道,如果木子龍不幸被其她伙計碰到的話,唯一能夠讓他順利走掉的也只有自己了。

    槍聲此起彼伏,這也是啊瑋所擔心的,另外一隊不可能不會過來,所以自己必須在暗中支援木子龍,這倒并不是舍棄伙計不顧,只不過他相信那么多人還對付不了一個窮途末路的毒販嗎。

    “頭兒,里頭那家伙好像有些瘋癲,我們幾個伙計都受了傷,不過好在沒有生命危險。”無線電傳來了現場警員的消息。啊瑋聽著便放慢了腳步,一時間怕是跟不上木子龍,但是為了他也不能完全棄自己的伙計而不顧。

    “先救她們,再從四面墻上爬進去,鎖定毒販的位置,不過記住千萬不要和瘋子硬干。”

    “頭兒,你那邊沒事吧?”

    “沒事,我正在追另外一個家伙,不過暫時幫不了你們了。”啊瑋有些歉意的撒了個謊,不過是在心里表的示。

    爛尾樓的四周,伙計們通過無線電互相告知著情況,啊瑋則是通過遠距離的指揮對一伙人進行了有效性策略的進攻。此時的牛陣位于二樓的掩體處,一堵水泥墻則成為了他生命的最后屏障。

    他喘著大氣,感受著四周都有腳步聲在挪動,墻體上又有攀爬之聲,讓他即便出于執拗的狀態無所畏懼的,但也能明白此刻處境十分的不樂觀。

    頭腦有些發懵,毒品其中之一的副作用正在侵蝕著他的理智,手里握著發燙的槍兒,牛陣忽然大吸一口氣,猛地邁開步子就往三樓而去,也不知道為什么,總感覺樓下著火了就往樓上跑,就這個意思。

    “啪啪啪!”在牛陣跑動的時候,眼神也是來回的掃蕩,槍聲驟然四起,而條子們人多勢眾,在圍了別墅樓之后,牛陣只要移動身體就會曝光自己,就在他一槍將一個剛爬上二樓的條子打下來的時候,他的腿上也是被另外一邊的條子給射中了。

    牛陣一臉的冷汗加熱汗,但吃了一顆子彈的他卻奮力的朝著三樓的水泥梯而去,條子們沖著樓道上開了好幾槍,不過這幾槍都沒有打中目標,只是濺起了一陣石灰煙霧。

    牛陣一到三樓之后,二樓立馬就被條子們給占據了,先前被牛陣發力干翻的幾個條子此時也被順利的拖救了出去。牛陣本來也是想抓個條子當擋箭牌的,不過只要自己一暴露的話,馬上就槍林彈雨的刷過來,完全沒有停留的機會,不然的話,剛剛二樓那幾個哀鳴的條子早就被抓起來要挾了。

    一樓通往二樓的條子們當時已經在開始試圖解救他們了,所以牛陣是根本沒有機會那么做,錯就在于當時他吸食了毒品之后,一股腦的選擇了干翻他們,而不是理智對待,所以錯過了一個良機,在條子們趕來救場的時候,無所遁形的他已經出于十分被迫的狀態了。

    一跑上三樓的牛陣一路那是遭到外面條子們的射擊,不過好在這兩次都沒有打中他,只是濺起了一陣有一陣的石灰霧。

    然而牛陣的槍子彈空了,勢單力薄的他現在唯一缺的就是子彈。極力地躲在墻角處,他覺得自己真的要完蛋了,受傷的小腿里仿佛生了一個泉眼似的,深紅色的血液不住的往外流淌,疼痛與害怕最終還是占據了毒品的瘋狂,激情之后,無力回天的他還是感覺到了生命的垂危,血液在不斷的流失。

    木子龍一路小心的左拐右拐的,在雜草叢生的破爛水泥墻之中繞啊繞的,這沒兩下子居然就跟丟了人,這弄得木子龍那是郁悶的,明明就在不遠處的,怎么一下子就沒了蹤影呢?難道是發現自己躲起來了?

    想到這里木子龍也是放慢了腳步開始謹慎了起來,看他行色匆匆的背影之下,不像是已經發現身后有人的樣子,除非是裝的,不過這樣的話木子龍就越發的緊張了,在這種四處都是藏躲的地方,要是被目標盯上了的話,稍有不注意就得遭到暗算,當初在奪回朵朵的時候自己和他短暫的交過手,跟飛龍有的一拼,所以這身手自然不用多講。

    “你出來,我有話問你。”木子龍心有所想,不想在事情搞不清楚的時候隨便動手,如果過呂奉仙是臥底的話,那此情此景,自己兩人完全可以通力合作,要查出坤叔背后的毒場絕對是手到擒來之事,但現在的話..........

    木子龍似乎猜到了少許,但還缺乏呂奉仙的說辭,如果他不是臥底的話,絕對不能讓他離開,那樣可是會影響接下來的任務,但反之如果他是臥底的話,狗咬狗的事情他必須現在就給制止掉。

    不過木子龍的話并沒有得到回應,呂奉仙小心謹慎,當然不會隨便表露心跡,但他知道木子龍也是不容小覷的,更不會輕易的中了他的計策。

    他的計劃和木子龍的計劃其實如出一轍,這牛陣現在鐵定完蛋,而木子龍又不知所以然的跟著自己過來,不知道他到底有何企圖,暗中呂奉仙觀察著木子龍的一點一滴并且分析了一番,但是他唯一缺乏的就是并不知道今天來的兩支隊伍并不是同一人所帶領的,雖然呂奉仙也覺得有些不自然,但這并沒有讓他對木子龍的身份產生懷疑。

    “既然你非要來送死,那我只好在這里解決掉你了。”就在木子龍走出一幢別墅的墻角之時,拐角處的呂奉仙手中揮來的鐵鍬和他那尖聲同時并駕齊驅。

    那本該黑黝黝的,但卻經過了歲月蹉跎的鐵鍬被磨的發白,木子龍看的清清楚楚,那一條條銀白色的刮擦痕跡,方方正正,簡直比自己的臉還要大。這呂奉仙也不含糊,直接朝著木子龍的臉蛋兒就是橫了過去,這要是拍個結實的話,木子龍這天下第一帥的稱號立馬就得拱手讓人了。( 單挑王 http://www.pcrguj.icu/13_13915/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江西快3真假 山西快乐十分软件哪个好用 河北福彩快三 基金配资哪家好 陕西11选5中奖规则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 北京快三玩法 内蒙古11选5玩法说明 正规彩票精准计划平台 股票配资公司先问尚牛在线 云南十一选五任选走势图 全球股票指数 河北河北快三走势图 时时乐西餐厅是自助吗 dnf幸运28群 期货股票配资平台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