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女戰神的黑包群 > 正文 第2750章 別動我姐10
    “小嫣。”孟南喬笑了笑,然后沖著東姝招招手。

    東姝乖巧的走過去,跪坐在床榻那里,然后把頭蹭到了孟南喬的掌心。

    孟南喬滿意的揉了一下東姝的腦袋。

    “晚飯吃了沒有,吃的什么?怎么穿的這么單薄,春曉她們沒給你加衣裳?”孟南喬關心的,都只是吃住之類的小事兒。

    這很正常。

    畢竟在她眼里,東姝就是個小姑娘。

    每天的日常,不是吃喝,就是玩樂。

    只是如今寄居在杜府,小姑娘玩也不敢放開了。

    所以,孟南喬也便不再多問。

    想知道的事情,問過春曉或是冬寧便可以。

    “吃過了,吃的可多了,一盤餃子都吃下去了呢。”東姝乖巧的應下。

    然后輕輕的將頭枕到了孟南喬的腿上。

    “今天怎么還變成了粘人精?”孟南喬身體有些虛,其實手上沒什么力氣。

    不過卻還是輕輕的撫摸著東姝的頭。

    這樣溫暖的感覺,讓自己心里也跟著暖暖的。

    這種有人護著的感覺真好。

    也難怪,原主死前,怨的恨的,都不是跟自己有關的事情。

    而是孟南喬。

    這樣溫柔又漂亮的姐姐,誰不想要呢?

    “喜歡姐姐。”東姝學著原主的樣子,緩緩開口,帶著幾分撒嬌的意味。

    正在縫藥囊的夏蟬手上一抖,差點又扎著手了。

    呃……

    中午那會兒發生的事情,她可是聽秋鳴說了。

    五姑娘單槍匹馬闖進了杜老太太的院子里,直接將杜家琰給抓了回來。

    而且還當眾掀開了,李姨娘懷了一個枕頭的事情。

    那氣勢,那姿態。

    跟眼前這個溫柔乖巧的小妹,還真是……

    不太一樣。

    所以,五姑娘這是藏著小鋼牙的大灰狼,而不是一只純良的小白兔呢。

    不過這樣也好。

    她們家主子性子柔弱,又顧慮頗多。

    倒是需要有一個像是五姑娘這樣直率的人兒,在身邊幫著護一些。

    “你呀,長不大的姑娘。”孟南喬輕輕的拍了一下東姝的肩膀,笑著說了一句。

    只是眉眼卻是深了深。

    下午這一覺睡的時間有些久了。

    可能是難得睡個好覺,所以身上還痛快了些。

    身體好些了,孟南喬想的事情就多了起來。

    杜家已經不是一個好落腳的地方了,特別是如今東姝還抓了人家的金貴少爺。

    可是離開的話,她顧慮其實也挺多的。

    可是,小姑娘不愿意自己走,除非是自己帶著她走。

    她能活多久,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如果留在這里……

    只怕姐妹兩個,都沒有好結果。

    孟南喬從前想過離開,可是又怕自己身為女子,無法立足。

    那樣的話,她自己爛命一條無所謂。

    可是小妹年紀小,如果被自己帶出去的話,以后要怎么樣生存呢?

    孟南喬不敢想。

    可是如今不敢想也得想了。

    再留在杜家,她們姐妹的命怕是都沒了。

    特別是東姝抓了人,之后杜家怕是更容不下他們了。

    所以,離開,是最好的選擇。

    不管能不能立得住,她都得帶著東姝走。

    不然……

    依著杜家的小心眼,真反噬起來,估計手段不會太溫和了。

    甚至可能會很惡心。

    想到這些,孟南喬眉眼漸深。

    “對了,杜家琰被你關起來了?”孟南喬斂起神思之后,輕聲問了一句。

    孟南喬喚的不是夫君,不是相公,也不是表字之類親昵的稱呼。

    可見,對這個男人,早就冷了心了。

    而且,杜家琰三個字,被孟南喬叫出來的時候,帶著絲絲的冷意。

    對此,東姝還是滿意的。

    “嗯,對不起姐姐的人,我都不會放過,捆了,直接扔在柴房,跟他的真愛心頭好放在一起,我成全他們好不好?”東姝說完,還抬頭去看孟南喬。

    那一臉期待的小模樣,讓孟南喬險些失笑。

    所以,有妹妹就好。

    杜家琰這樣的渣渣,從前她是因為父母之命,避不過。

    如今又為什么要留在這里受氣?

    妹妹不喜歡的,她們遠離就好了。

    “好,都聽小嫣的。”孟南喬輕柔的愛撫著東姝的頭,眉眼都是慈愛的光。

    東姝總覺得,孟南喬不是將自己當妹妹在養,估計是當成了女兒……

    “那我明天剁了他的手指頭,給姐姐當藥引好不好?”東姝得寸近尺的又問了一句。

    夏蟬手上一個不穩,直接扎到手指頭。

    鮮紅的血珠滾了出來。

    好在,夏蟬反應快,直接放進嘴里,吸了兩口,然后又拿開。

    心里暗道:今天,可能并不太適合動針線。

    “小嫣,縱使他們再十惡不赦,可是也不能臟了你的手,該是他的,跑不掉,不需要咱們動手,而且用他的手指當藥引,也不怕吃出人命來。”最后一句話,孟南喬說的又冰又冷。

    東姝一聽,也便安心了。

    頭扎進了孟南喬懷里,蹭了蹭頭之后,這才小聲說道:“我就是怕姐姐不舍得,姐姐我們離開好不好,我中午的時候,做了一個噩夢,特別特別不好。”

    “嗯,都聽小嫣的。”孟南喬一看東姝不再惦記著人家的手指頭了,也稍稍安心。

    她的妹妹,干干凈凈,簡簡單單的就好。

    剁手指頭這種事情……

    為什么要他們親自動手呢?

    有錢能使鬼推磨,更何況只是剁一個不成氣的杜家琰的手指頭。

    妹妹想要的東西,自然是要盡全力拿到。

    思及此,孟南喬眸底更冷幾分,只是身上的氣息卻是半分未變。

    東姝倒是沒想到,勸離這么容易。

    能離開,自然是好事兒。

    姐妹兩個所有的悲劇,除了他們本身的性子柔弱之外,便是因為杜家。

    遠離了杜家,雖然并不一定就能避開這樣的悲劇。

    但是至少,她們不會活不過年關。

    至于柴房里那兩個……

    套麻袋這種事情,在古代簡直不要太容易。

    這里又沒有天眼,又沒有定位,更沒有監控。

    我套了,你都不知道是誰打的。

    所以,何必臟了自己的手,在明面上讓人抓到了弱點呢?

    “天色不早了,快收拾著睡覺吧。”孟南喬不想自己把病氣過給了東姝,所以只是揉了一會兒妹妹的頭,便催著她回去睡覺。( 女戰神的黑包群 http://www.pcrguj.icu/15_15044/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