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農女種田:山里漢子獨寵妻 > 正文 第153章 落水(二更)
    夏瓜瓜面色猙獰的盯著陸元豐。

    陸元豐對于夏瓜瓜這種不要臉的話,已經聽了無數回,到現在連罵眼前的人都沒了興趣。

    收拾好家中的一切,置備好雙雙要的工具,陸元豐和元寶交代了幾句,直接將元寶鎖在了屋內。

    免得到時候他不在,夏瓜瓜又偷偷跑進他的屋子。

    被無視的徹底的夏瓜瓜,緊握住拳頭,她那張上了妝的臉,這會兒已經扭曲,長長的指甲陷進肉里,卻一點也不覺得疼。

    元豐哥哥是她的,誰都搶不走,誰都不行……

    夏瓜瓜深吸了一口氣,從地上撿了根木棍,循著陸元豐的方向跟了去……

    穆雙雙和陸元豐約好的是在村口集合,摘蓮蓬的地上在牛頭村,離二貴村算是比較近的,走個半個時辰就可以到。

    見到穆雙雙,陸元豐下意識的就挺起胸膛,就好像穆雙雙說的,男人就應該昂首闊步。

    昨晚的事情,誰都沒有提起,而穆雙雙也只是將那件事當著古人的保守看待,絲毫沒有覺得有任何的不妥。

    到藕池河的時候,河頭上安安靜靜的,沒有一個人,但是河邊上,那些被村里人用竹竿打爛的荷葉梗卻突兀的圍了一圈。

    河面上,人手夠不著的地方,一大串的蓮蓬長得特別的誘人,穆雙雙眼睛都看直了。

    眼前的蓮蓬和荷花,相接相印,綠色,粉色,勾成的美好圖畫,是穆雙雙在現代完全見不到的情形。

    “真好看!”穆雙雙忍不住感嘆。

    陸元豐也被穆雙雙感染了,平日里他根本不會注意這些所謂的風景,可是他現在就覺得這些東西好看的緊。

    “你要不要荷葉,我給你摘一朵?”陸元豐的臉色微微發紅,目光也隨著說話,悄然垂下。

    “哈哈,給我?”穆雙雙有些哭笑不得,她這年紀,還用紅花襯嗎?

    “嗯,給你。”陸元豐堅定的點頭。

    “算了吧,我要那玩意兒也沒用,你有那時候,不如咱們快些干活兒,興許明天還能來個大豐收。”

    穆雙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河床上,她這會兒已經迫不及待了。

    陸元豐有些失望,但是還是跟隨者穆雙雙的目光準備做接下去的活兒。

    他將自己帶來的工具一一放下,在這之前,穆雙雙還是用木棍試了一下水底下,水底的水草瘋長,一根竹竿放下去,一扯就扯了好長一段的水草上來。

    想來,藕池河的蓮蓬確實不好摘。

    “幸好,咱們準備了工具。”穆雙雙笑嘻嘻的道。

    長竹竿,細鐵絲,還有漁網和鐮刀,將鐮刀綁在竹竿上,一把長鐮刀就制成了。

    漁網穿在鐵絲上,將鐵絲圍成一個圈,最后再綁在另外一根竹竿上,一個簡單的網罩就做成了。

    陸元豐眼前一亮,瞬間就明白了穆雙雙的意思。

    “雙雙,你是想我們一個割蓮蓬,一個用這個兜兜去接嗎?”

    “聰明,陸元豐你也不笨嘛。”

    不能下河,船和筏子也不能上去,肯定只能從河岸上想辦法了,這個計劃,穆雙雙在腦子里模擬了好幾回了,只要兩人配合好,應該也不會比單手摘速度慢。

    這種方式,在陸元豐看來是新奇的,他舉著有網罩的竹竿,興沖沖道。“咱們開始吧!”

    “好!”

    藕池河岸上,一男一女,一人手里拎著一只長竹竿,女的手一動,頃刻間,三四個又大又好看的蓮蓬就進了網罩里。

    兩個人都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可是配合的卻十分的好,而且穆雙雙揮舞鐮刀的時候,還覺得特別的有意思。

    一會兒功夫,一網罩蓮蓬就摘好了,陸元豐將網罩拖回來,將蓮蓬全都倒進了帶過來的麻布袋里。

    就這樣,兩個人一邊笑,一邊摘蓮蓬,一個上午的時間,竟然也摘了滿滿的一麻袋蓮蓬。

    ……

    “我就說嘛,這蓮蓬可真是好東西,又嫩又甜。”

    穆雙雙坐在河邊,手里拎著一個很大的蓮蓬,嘴里時不時的塞進去一個白白嫩嫩的蓮子。

    陸元豐坐在他不遠處的地方,腳邊放著的就是一麻布袋蓮子。

    “好吃多吃些,這個是嫩的,肯定甜。”

    陸元豐從麻袋里拿出一個又大又嫩的蓮蓬,遞給腳邊已經放了好些蓮蓬的穆雙雙。

    “夠了,夠了,我手里的還沒吃完了。”穆雙雙擺了擺手,然后指了指自己身旁蓮蓬,陸元豐了然的點了點頭,手上卻開始剝蓮蓬。

    “對了,陸元豐,我聽說你十二歲就去了軍營,你能告訴我軍營的那些事兒嗎?不要特別深入的,很淺顯的就行。”

    穆雙雙自個是做警|||察的,知道很多東西屬于機密,陸元豐不說也沒關系。

    陸元豐想了想才開口。

    “其實也沒啥特別的,當時去軍營也是因為家里實在揭不開鍋了,我去的話,還能給我娘減輕負擔。”

    陸元豐家中很久以前其實也是有田有地的,只是陸蕭好賭,娶了陸元豐的娘之后,不但沒有收斂,愈發的變本加厲。

    讓原本還過得去的家,變得生活異常艱難。

    穆雙雙放下手中的蓮蓬,撐著腦袋,聽著陸元豐說話。

    “剛去軍營的時候,周圍的一切都覺得特別的陌生,大伙兒都不熟,說話也會覺得不好意思。

    可不過三天的時間,大伙兒就熟了,一起訓練,一起吃苦,特別的開心。

    雙雙你知道嗎?我訓練的地方在西北一座山腳,兩年的時間,那里的一草一木我都熟了。

    有時候我甚至覺得一輩子都待在那里也不錯。后來上戰場,和陳國交戰,和兄弟們一起上陣殺敵。

    我才曉得,男兒志在四方是啥意思,我甚至覺得,就算死在戰場上,也沒有關系,只要能為大寧做些事情,為百姓守護家園就行。”

    穆雙雙聽陸元豐的描述,覺得異常的熱血沸騰,陸元豐的經歷,她十分的羨慕。

    每次見到他,她總是不自覺地想起自己讀大學那會兒,每天訓練,雖然累,但是開心。

    “陸元豐,如果再給你一次機會,你還會入軍營嗎?”穆雙雙忽然有些好奇。

    “我……”陸元豐剛想回答,夏瓜瓜從穆雙雙身后沖了出來,她手里的木棍已經揮舞了過來。

    “雙雙,小心!”

    陸元豐手上一個用力,想要拉開穆雙雙,卻聽見“咚”的一聲,還沒來得及反應,水面揚起一陣水花。

    (誰落水了了?我猜是……賭一把辣條,輸了的明天自覺上交推薦票!)( 農女種田:山里漢子獨寵妻 http://www.pcrguj.icu/16_16534/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