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農女種田:山里漢子獨寵妻 > 正文 第163章 奢侈一回(二更)
    “嗯?咋啦?”

    穆雙雙捆好一捆草,漢已經流了整個臉頰。

    她茫然的看著陸元豐,剛剛好像聽到他叫自己的名字。

    “我……”陸元豐猶豫了,他不知道自己如果說出口了,會是咋樣的結果。“沒啥,你注意些腳下,這么深的草,怕是有蛇了。”

    “我曉得了。”穆雙雙點頭,還不等她割下一把草,眼前一條黑影一閃,她身體先于腦子一動,手里的彎刀一抽,咔嚓一下,有啥東西被她切成了兩段。

    再細看,草地上,黑黃相間的菜花蛇還在彈著身子,蛇血從身子斷裂處流了出來。

    穆雙雙趕緊后退幾步,蛇頭就算是被剁下來之后,也是有可能咬人的,更何況只是斷成了半截的蛇。

    陸元豐手上的彎刀哐當一下落在自己的腳下,他赤紅著眼睛一把拉過穆雙雙。“你有沒有事?有沒有……”

    相比較陸元豐的慌張,穆雙雙倒時淡定的多。

    她扯了一個自認為還算迷人的微笑到。“沒事啊,我運氣不錯吧,一彎刀就砍死了一條蛇。”

    穆雙雙舉起自己的手,在陸元豐面前晃了晃。

    陸元豐的額頭臉上,全都被冷汗打濕了,他忽然有些難過,每次雙雙遇上危險,他都不能及時的幫上她,相反,每次靠的都是她自己。

    “喂,傻小子,你不會是嚇哭了吧?我沒事的,而且那條蛇沒毒,就算被咬到了,也不會有事,你……”不要擔心!

    話音還未落,陸元豐已經將穆雙雙攬進了自己的懷里,陸元豐很高大,穆雙雙很小巧,兩人身體的契合度很高。

    最重要的是,穆雙雙覺得這樣擁著,好像她自穿越以來,心底的戾氣一下子全都消退了。

    她好像,挺喜歡這個熱乎乎的擁抱。

    就好像,不管在遇上啥困難,都有一個人攙扶著自己,陪著自己一樣。

    “陸元豐,謝謝你!”

    ……

    莫名其妙的擁抱,莫名其妙的分開,穆雙雙的臉和陸元豐一樣都有些泛紅,但是大家都心有靈犀的沒有說話。

    許久,陸元豐深吸了口氣,主動到了山腰,砍下一根兩米左右的長桿,對著草地仔細的檢查了一遍,確定不會再有蛇了之后,他懸著的心,這才放了下來。

    不錯,這小子做事兒,還真有那么點聰明在其中,穆雙雙覺著,陸元豐要是在現代,興許還能成為警||||隊的一個人物。

    “對了,蛇咱們怎么處理?”穆雙雙挑了挑眉,說話間,嘴角還有些不明的液體流了出來。

    那饞巴巴的樣子,陸元豐的覺得有些好笑。

    “可以吃了,要不,我現在就去處理,你歇會兒?”

    “我和你一起去,晚上在我家里做好吃的,咱們也奢侈一回。”

    穆雙雙笑嘻嘻的道。

    “嗯,但是我還沒有幫你把房子建好,灶臺也沒有弄好。”陸元豐雖然點頭,但是還是有些遲疑。

    “這個你就看我的本事咯。”

    死透的菜花蛇被陸元豐和穆雙雙拎到小溪邊,陸元豐用彎刀,將蛇皮剝干凈,內臟和蛇膽都被他取了下來,就著山泉水,他將手里的蛇肉洗的干干凈凈。

    “要不咱今兒也別干活兒了,反正時候也不早了,準備晚飯也是時候了。”穆雙雙提議。

    兩個人在自己準備開荒的地上插了三根木頭,算是和別人證明那里已經有人墾荒地了,以后都不許別人再碰那塊地了。

    誰墾的荒,就是誰的地,這是村子里歷來的規矩。

    陸元豐用木棍將穆雙雙砍好的兩捆草挑到了村子里田地比較多,又有頭牛的福貴家中,才說明來意,王福貴他老子二話不說,就掏了四塊銅板給陸元豐。

    “好小子,你這腦子好使。”

    “王叔,別這樣說,我就是給元寶掙點零嘴錢。”陸元豐恭敬的答道。

    “你出了力氣,掙錢是應該的,不過我家里要搞完雙搶也得十天半個月,你要不要這段時間都接了我們家老牛的草,一天三捆草,我按天給你錢咋樣?”

    王富貴是村子里田地最多的人家,別人家喝粥拌野菜,他們家卻可以吃白米飯,而且還有浪費的。

    “行,那我明兒中午再給王叔送一捆過來。”

    這一次的草,夠他家老牛吃兩頓的了。

    “好勒,好小子,是該存點錢,早些娶個媳婦兒了,別像我家福貴,整天瘋瘋癲癲的不著家就算了,還就不肯娶媳婦兒。”

    王大力說到這個兒子就頭疼,都二十了,整天就在鎮上瞎搞,也不著家。

    “王叔,您甭擔心,福貴也是個明白事理的人,等他玩夠了就回來了。”

    “哎,希望吧!”

    拿著四枚銅錢,陸元豐出了王家院子,穆雙雙手里拿著處理好的蛇,在拐角的地方等他,靠近穆雙雙,他晃了晃手上的四枚銅錢,接著直接塞到了穆雙雙的口袋里。

    “你干啥?這錢一人一半。”穆雙雙手上拿著蛇,不方便碰自己的口袋,只好讓陸元豐自個拿回去。

    “主意是你出的,草也是你砍的,錢應該歸你。”

    “你要氣死我啊你,在鎮上才說好的,你要這樣,你別去我家了。”穆雙雙生氣的跺了跺腳,狠狠的白了一眼陸元豐,陸元豐才不情不愿的從她口袋里又拿了兩枚銅錢出來。

    “我拿了,你別趕我走。”陸元豐可憐巴巴的道。

    “這還差不多,咱們先去你家拿東西,不然天黑了,飯都熟不了。”

    ————

    穆雙雙和陸元豐帶著一堆東西回了家,因為是走的偏門,老穆家的人也沒有發現,倒是小吱,抱著小黑,狂奔過來。

    當她看到穆雙雙手里拿著的蛇的時候,嚇的眼睛一閉,被她抱著的小黑被甩了出去。

    和小吱不同,小黑摔下來之后,第一反應就是沖上來撓穆雙雙的腳背,眼睛可憐巴巴的看著那條剝了皮的菜花蛇,差點口水都流出來了。

    “嘶嘶嘶嘶!”(鏟屎的,給我吃!)

    “嘶嘶嘶嘶!”(鏟屎的,忍不住了!)

    穆雙雙盯著小黑看了看,腦子里不自覺的就腦補了小黑的話。

    “靠,你個小畜生,你才鏟屎的。”

    小黑無語的看著天空,它明明啥都沒想啊!( 農女種田:山里漢子獨寵妻 http://www.pcrguj.icu/16_16534/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