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農女種田:山里漢子獨寵妻 > 正文 第398章 小姑臭了(二更)
    一臉正常的表情,配上一臉正常的語氣,陸元豐心底的那團火,終于降了下來,他用力的點了點頭。

    “好!”

    穆雙雙掂量了手里的籃子,再想想家中的已經有了的食材,兩人商量著下了山,在山腳下,穆雙雙挖了點魚腥草的根,準備待會兒放一點點到燉好的牛骨湯里。

    兩個人一路說說笑笑回了家。

    一進院子里,穆雙雙就發覺自家院子里多了不少人,而原本劉子安講課的地方,這會兒已經圍滿了人。

    鬧哄哄的,別說聽不到劉子安在說啥,光是那些人,一人端著她家的一個碗,眼睛還時不時的偷瞄她家灶房里在煮啥東西,就犯了穆雙雙的忌諱。

    “你們在做啥?”穆雙雙問。

    “聽課啊,沒見這小子在給村里孩子講課啊?”

    之前那個將所有人招過來的陳氏,一臉不客氣的道。

    這會兒她給穆雙雙的感覺,倒是她成了外人,這個陳氏是主人。

    而且她直接叫劉子安這小子,連聲先生都沒叫。

    “劉子安,小寒、元寶、小吱可以吃晚飯了,你們洗手準備吃飯。”

    劉子安站了起來,透過重重的人,沖著穆雙雙點了點頭。

    “嘿,我說雙丫頭,你這不還沒做飯嗎,我瞅著四娘啥都沒準備,你該不是想趕我們走,才說的這話吧?”陳氏大聲道。

    等她話一出口,眾人巡視的眼神就在穆雙雙身上來回的轉動,就好像穆雙雙做了啥錯事一樣。

    可事實上,劉子安是她請來的,她是有權利不讓他教那些人的。

    而且方才她沒看錯的話,那些人,根本不珍惜劉子安講課的機會,玩手指的,講話的,完全不把劉子安放在眼底。

    虧得劉子安脾氣好,要是她,早就不講課了。

    “陳嬸子說的啥子話,我們家的飯菜,熟沒熟,得我們家的人才知道!

    再說了,劉子安舟車勞頓,連口午飯都沒吃,我娘早些做晚飯犒勞他也是應該的。

    而且講了這么久的課,半杯茶水都沒飲,怕也是口干舌燥了,哪怕這會兒不吃飯,也該休息了,你說是不是?”

    穆雙雙說的在理,大伙兒就算心底不舒服,也沒有辯駁的理由。

    陳氏眼珠子轉了轉,忽然問:“雙丫頭,你這老師教課教幾天,明兒村里人再來聽。”

    “就是,雙丫頭,我兒子大字不識一個,你要是讓這老師教會我兒子寫字,你就是我們老馮家的恩人!”

    “我兒子也是,我不要夫子教別的,那三字經啥的,會寫就成。”

    穆雙雙聽著一個個無禮的請求,嘴巴都快歪了,敢情還真是不要錢的東西,可以隨便要啊!

    穆雙雙重新撿起一個燦爛的笑容:“好啊,不過我請劉子安過來,讓他一對二輔導,花了五十文一天,大會兒可以分開請他,人多我問問劉子安能不能便宜點。”

    一聽說要錢,大伙兒的臉色瞬間就垮了。

    陳氏大喝一聲。“哎呦喂,啥子東西嘛,一天五十文,咋不去搶咧!”

    “可是陳嬸子,若是將來高中,可不是這五十文可以比擬的,自古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您要曉得,若是一家出了個讀書人,若是高中了,一家人就等著升天了!”

    用古人的道理教訓古人,沒毛病!

    陳氏鬧了個大紅臉,這會兒她才意識到,自己輕視了這么久的人,將來是有可能高中的。

    陳氏灰頭土臉的趕緊逃了,剩下的聽說要這么多的銀子,也走了。

    院子里,瞬間就安靜下來,一旁的小寒這會兒覺得自己的姐姐棒棒噠,正準備說話,一直在旁邊看熱鬧的穆香香迎了上來。

    “豐子,你回來了,累不?雙雙這臭丫頭真不是個好東西,居然讓你出去干活兒,走,去我家,我讓我娘給你做好吃的去!”

    穆香香說著,就要去牽陸元豐的手,可是卻被陸元豐躲開了。

    他有點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這穆家小姑,他還沒和她說過一句話,她干啥和自己這么客氣?

    穆雙雙也是一臉懵逼,她這小姑,好久都不過來了,咋一來,就往豐子懷里撞,莫不是喜歡豐子了?

    “豐子,你躲我做啥?我又不是洪水猛獸,還能吃了你不成?”穆香香一臉不解,一邊說,一邊作勢又往陸元豐身上貼。

    她的胸脯比起穆雙雙的大多了,胸前兩個,分明就是肉球,一邊說話,還一邊故意用肉球去頂陸元豐的手臂。

    陸元豐嚇得后退了好幾步,第一反應就是去看雙雙生氣了沒。

    見雙雙還是那副表情,陸元豐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但是面對穆香香的時候,馬上就變得嚴肅了。

    “穆家小姑,請你自重,你一個姑娘家,還是不要隨便朝男人撲過來,影響不好。”

    穆香香一聽,生氣了,她質問道:“是臭丫頭逼你的對不對?是她讓你不要和我說話,不要和我親近的對不對?”

    當著穆雙雙的面兒,這屎盆子不要命的扣。

    穆雙雙心底只差罵娘了,這穆香香,是不是腦子有坑,當著自己的面兒,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吧!

    “小姑,你說人壞話,不要當人面行不?拜托你去茅坑和屎殼郎說這話行不?”

    穆雙雙沖了上來,將陸元豐和穆香香分開,大聲沖著穆香香道。

    “你說啥?讓我和屎殼郎說話,你瘋了嗎?你個臭丫頭。”

    “小姑,我要是你,就先聞聞自個身上是不是香的,再說別人臭,總是污蔑別人可不好。”

    穆雙雙盯著穆香香,意有所指的道。

    她之所以說這話,是因為發現穆香香頭發上,這會兒歇了個臭蟲。

    莊戶人家別的不多,那些臭蟲啥的,一大堆,但是臭蟲只要不打死,就不會發臭。

    穆雙雙的手這會兒伸到了籃子里,她抓了一片嫩綠的葉子,等到穆香香再趾高氣揚的在她面前說大話的時候。

    說時遲,那是快,穆雙雙手一拍,穆香香頭頂的臭蟲就被拍死了,接著一股刺鼻的臭味從穆香香頭頂傳來。

    “我去,小姑,你咋這么臭!”穆雙雙大叫!( 農女種田:山里漢子獨寵妻 http://www.pcrguj.icu/16_16534/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