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農女種田:山里漢子獨寵妻 > 正文 第438章 中元節(一更)
    一晃兩日,中元節來臨。

    村子里開始熱鬧了起來,各家都在準備中元節燒包的事宜。

    王富貴家更是請了一個戲班子過來撐場子,還上午的時候,戲臺子就搭在了老王家的院子里。

    一個個穿的花花綠綠畫著臉譜的人就出現在老王家,引得村里人都去看熱鬧去了。

    燒包和清明節不同,活人不用去墳地,只需要在家中準備香紙蠟燭就行,若是能夠像王家一樣,請來戲班子那是極其有面子的事情。

    可惜,村子里有錢的少,沒錢的多。

    好在,王家的戲臺,給大伙兒免費看,不過大家都清楚,那是給死人看得戲,就算看,也只能在十二點前,瞅幾眼。

    等入了夜,gui門開,估計得嚇得尿褲子。

    老穆家的警報解除,昨天陸元豐買了穆老爺子的地,再加上穆老太的棺材本湊齊了穆大德的二十兩銀子。

    并且已經讓人送了過去,那秀才,應該已經動身去了乾州。

    老穆家又恢復了生機,甚至對穆大德高中的期盼愈發的強烈。

    所以祭拜親人祖宗這種事兒,穆老爺子更要大辦了。

    一大早上,老穆家就放起了鞭炮,噼里啪啦的聲音,震耳欲聾。

    不知道的還以為老穆家有啥喜事。

    可是懂禮數的,還是抓著老穆家偷笑,畢竟大伙兒點鞭炮,都是下午的時候,誰會一大早上的放鞭炮,吃飽了撐的。

    “老四媳婦,你們疊元寶的動作麻利點!”

    “老二媳婦,你不要以為大郎回來了,你就可以偷懶,我可告訴你,門都沒有,趕緊把豬圈里的豬屎給我搞干凈。”

    說到豬,老穆家是真的燒了高香了。

    當初從王二麻子家抓的豬,死了一頭,剩下那頭,老穆家的人都沒管,連豬食也沒給,誰知道餓了兩天,竟然精神了。

    這一養,這么長的時間過去了。

    豬雖然不長膘,可總算是在老穆家生存下來了。

    今個是自己兒子穆大郎回來的日子,林氏的興頭還未盡,就被穆老太罵了,她如何能高興,所以臉色也不大好看。

    穆大郎是之前被送到鎮上當學徒的娃子,平素就跟著師傅學著如何養羊,剪羊毛,再就是擠羊奶。

    如今也算是學成歸來,各種活兒都學會了,還在師傅手中掙了二兩銀子,回來就給買了一堆的中元節要的東西。

    大魚、大肉啥的都買了。

    林氏覺得自己兒子是功臣,讓自己在老穆家人面前揚眉吐氣了一回,所以腳下走路都帶風的。

    可就算是這樣,她還是得認命的去清理豬圈里的臟東西。

    一進豬圈,林氏就捂著自己的鼻子咒罵:“小畜生,這么小就知道討債了,豬屎拉的到處都是,做豬也沒個豬樣兒。”

    林氏一邊罵罵咧咧,一邊收拾豬圈,小豬崽子之前在圈中央,被林氏一掃把撲到了角落,剛好那地兒又有屎,豬崽子一滾,渾身都是屎了,臟兮兮的。

    “好你個小畜生,還敢不上道的狗東西。”

    林氏拎著掃把撲了上去,對著小豬仔一頓亂抽,小豬崽子一頓亂跑。

    畢竟是養了一段時間的豬崽,就算是再瘦,也有些力氣,林氏一心教訓豬崽子,一個不察,被豬崽子撞了腿,整個人朝前跌去,跌在了豬屎堆里。

    頓時,一股子臭烘烘的味道襲來。

    “啊啊啊啊,我要殺了你……”林氏嚎叫不止,驚動了屋子里的穆老太。

    穆老太出來抓著林氏一頓臭罵,這樣不解氣,還過去踹了幾腳,但是都避開了林氏的肚子。

    穆大郎在屋子里聽到聲音走了出來,瞅見林氏這般狼狽,心中也有些難受。

    “奶,我娘也是無心的,您就原諒她吧!”

    穆大郎終歸是長孫,老穆家的第一個大孫子,穆老太聽了他的話,也就算了。

    誰曾想,穆大郎竟然問起了三房。

    “奶,我三叔一家今個來不?我帶過來的羊奶,可以給他們送點,雙雙身子骨不好,可以給她養養身子。”

    話音剛落,穆老太和林氏就炸了毛。

    “你瘋了你,東西給那個臭丫頭干啥,那可不是個好東西。”林氏怒罵。

    “大郎,你三叔翅膀硬了,不是我們老穆家的人了,你甭好心,給他們占了我們便宜。”

    穆老太一口一個不是老穆家的人,明明一大早上就去喊余四娘過來做中元節的飯菜。

    余四娘推脫自家要準備飯菜,活兒也多,第一次拒絕了穆老太。

    結果被罵了個狗血噴頭,是穆老爺子讓穆大年過來,讓穆老太別驚嚇了祖宗,穆老太這才不情愿的走了。

    穆大郎不了解其中的門道,但是他相信穆大山的為人。

    當初他做學徒去,家里一分錢都沒給,還是他三嬸,拿了兩天的工錢填補,結果大冬天的,被他奶趕著外頭吹冷風。

    “奶,娘,我還有事兒,我先進自個屋子!”

    穆大郎是長孫,自個有一個單獨的房間。

    給老穆家人帶的東西,他都拿到灶房去了,三斤肉,一條魚,還有一斤排骨。

    羊奶是他從他師傅家中帶回來的,有大半桶,原本想著一戶人家一杯,結果她奶舀走一半,說是給小姑去洗澡美白去了。

    穆大郎覺得荒唐,好在保住了剩下的一點羊奶。

    找了個碗,穆大郎還是舀了一碗羊奶去了老穆家三房。

    ……

    ……

    穆雙雙搬了兩個竹筐子,里頭放的黃錢和金元寶紙,一大早上她就坐在門檻上折金元寶和黃錢,黃色的金元寶疊好之后,放在她門縫的角落里。

    黃燦燦的,倒也扎眼睛。

    今個一天的飯都是余四娘安排,穆雙雙就只將這些黃錢處理好就行。

    大伙兒分工合作,各司其職。

    陸元豐一大早就帶著小黑和來米去山里抓獵物去了,說是今個吃一頓好的,所以三房比平時安靜許多。

    除了那頭又被穆雙雙放出來放風的小黑豬。

    院子前頭那顆樹底下,已經被黑豬拱了一個大洞,坑越挖越深,就等著看誰不小心掉進坑里。

    還沒等穆雙雙多瞅幾下那只討厭的小黑豬,跟前忽然多了一個黑影,遮住了她的視線!( 農女種田:山里漢子獨寵妻 http://www.pcrguj.icu/16_16534/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