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農女種田:山里漢子獨寵妻 > 正文 第929章 彩禮(一更)
    穆雙雙建的私塾,是本村這些年來,第二個私塾。

    離上一個私塾存在,已經過去差不多十五年了。

    所以這件事兒,在村里也算一件大事兒,不少人眼巴巴的觀望著。

    有人希望私塾建成之后,自己娃兒能夠做第一個受惠的。但是更多人希望三房的私塾辦不成,然后灰溜溜的滾蛋。

    畢竟,誰也不想看著,別人比自己先富,而且還是當初比誰家都窮的老穆家三房。

    “那我先去了!”穆雙雙說完,將手里拍過被子的木棍放在一旁的椅子上。

    人直接朝著陸元豐家的方向去了。

    去私塾的路,和陸元豐家有一段路重合,走了大概一炷香的時間,穆雙雙繞個道,就到了私塾附近。

    她遠遠的就看見私塾門口,還在忙活的眾人。

    穆大山站在最顯眼的地方,做著指揮,張芋頭和趙狗子趴在房頂,在做最后的鋪就工作。

    等這兩日房頂蓋好,再將屋子收拾一番,做個圍墻,私塾也就算完成了。

    不得不說,穆雙雙選的地兒,環境美極了。

    青山綠水的,在里頭不管是念書,還是生活,應該都是一種享受。

    她站在門口,深吸了幾口新鮮空氣,才踏進私塾的地界,穆大山就發現了她。

    “呀,雙雙,你咋來了?你娘了?你們吃過飯了沒?”

    穆大山一上來就是一連串的問題。

    晌午飯穆大山沒回三房吃,只要是干活兒的時候,他都在私塾這邊吃大鍋飯,和干活兒的漢子們一起,掌勺的是趙云。

    “吃過了,我娘讓我過來看看私塾建的咋樣了。爹,我可以在附近瞅瞅嗎?”穆雙雙問。

    穆大山點了點頭道:“當然可以,我和他們說一下,讓他們注意些。”

    “好,那麻煩爹了。”

    建筑這方面,穆雙雙不是特別的懂,隔行如隔山,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附近瞅瞅,私塾的格局啥的。

    轉悠完之后,穆雙雙對私塾還是比較滿意的。

    和穆大山說了一下自己的看法,穆雙雙和穆大山道了別,往陸元豐家中去了。

    這一路,都是穆雙雙走過了千百回的,熟悉的很。

    到了陸元豐家中,穆雙雙差點沒被嚇到。

    院子里,擺滿了半成品書桌,黃大和黃二一人占據了院子的一個方向,一個敲敲打打,一個蹲下身子,給桌椅刷漆。

    陸元豐在院子中央,他穿著一件長袖短衫,額頭上微微冒著薄汗,手里握著一把鋸子,正在努力的鋸著木頭。

    咔擦,咔擦的聲音,在他家屋子上空回旋響起。

    大概是沒有想到穆雙雙會來,三個大男人,都專注的忙活著自己的事兒。

    要不是元寶端著茶水忽然從灶房里沖出來喊了穆雙雙的名字,三個人大概還沒發現穆雙雙。

    “你咋來啦?院子里油漆味道重,我讓元寶給你端把凳子,你去后院坐會兒。”

    陸元豐抬起頭,沖穆雙雙傻笑。

    “沒事兒,你們做事兒都不嫌棄,我嫌棄啥。對了,我給你做的口罩了,漆味道聞多了,對身子不好。”穆雙雙撿起地上一根長木頭,遞給陸元豐,順便問。

    “我忘了,我這就去拿。”陸元豐這才想起口罩的事兒。

    作為一個古代人,他的自我保護思想,不如穆雙雙的重。

    穆雙雙準備的手套、帽子、口罩、圍巾啥的,他經常忘記。

    “我去吧,你在這里歇著。”穆雙雙喊住已經放下鋸子的陸元豐。

    搶先一步,進了他的房間。

    這已經是穆雙雙不知道第多少次進陸元豐的房間,房間里,擺設少的可憐。

    一張炕,一頂立柜,再就一張長板凳,一張桌子,啥也沒了。

    口罩之類的東西,都被陸元豐放在立柜里頭鎖著,兩把鑰匙,穆雙雙手里一把,他自己手里一把。

    將柜子打開,穆雙雙瞧見一個紅色的小漆皮盒子,大概兩張矮凳大小,盒子上頭還刻著好看的花紋,做工特別的精致,盒子上的漆看起來,也不是普通的漆。

    穆雙雙有些好奇,湊近了才看見上頭類似鳳凰一樣的圖騰,但是又略微不同。

    還沒等她去碰,陸元豐忽然沖了進來。

    他見穆雙雙正在瞧柜子里那個小方盒,他趕緊沖了上去,一把將盒子拿走,然后紅著臉,對穆雙雙結結巴巴的解釋道:“那……那不是給你的,你別誤會。”

    穆雙雙眨了眨眼睛,一臉懵懂的看著陸元豐。

    見穆雙雙這樣,陸元豐更緊張了。

    這個盒子是他給雙雙做的首飾盒,里頭放著他所有的家當,房契、地契。

    還有他娘留給他的唯一念想,一根銀制的簪子,雖然不值錢,但,是她外婆祖輩傳給家里的閨女的。

    到了陸元豐娘這代,沒有閨女,也就傳給了陸元豐,而陸元豐,是想等到和雙雙成親的時候,給雙雙的。

    總之,相當于陸元豐準備的驚喜。

    他不想這么早被雙雙知道。

    “你咋啦?臉這么紅?”穆雙雙以為陸元豐感冒了,伸出自己的手,在陸元豐的額頭上,試了試溫度。

    偏涼的手背,觸碰到陸元豐的額頭,陸元豐忽然覺得呼吸有些停滯。

    身上的溫度高的有些不正常,倒像真的病了一樣。

    “不是真的病了吧?你先歇著,別干活兒了,我去喊張爺爺過來。”穆雙雙說完,就朝門口走去。

    才走了一步,就被陸元豐拉了回來。

    他的手,扣在穆雙雙的肩膀上,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穆雙雙。

    那雙如墨一般的眼睛里,這會兒情緒翻飛,暗含著一種令人呼吸困難的情愫。

    “你……咋啦?”穆雙雙又問了一遍。

    這一回,陸元豐直接將人摟進了自己懷里。

    “我說首飾盒不是給你的,你都不會生氣的嗎?”陸元豐悶悶的問。

    “原來那東西是首飾盒啊,還挺好看的。”穆雙雙傻乎乎的笑道。

    “這有啥好生氣的,那東西是你的,又不是我的。”穆雙雙回答。

    “可我說過,我的就是你的。”

    這下子,穆雙雙還真不知道該咋回答了。

    這話,陸元豐當初和她說過,但是她一直沒有放在心底。

    或者說,穆雙雙沒有那般順其自然的將別人的東西,收歸自己所有。( 農女種田:山里漢子獨寵妻 http://www.pcrguj.icu/16_16534/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