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農女種田:山里漢子獨寵妻 > 正文 第1070章 你算哪根蔥(四更)
    穆真真甚至有時候還會想,那紙休書,根本不是樁子自愿簽的,是樁子娘那個老東西的陰謀,她嫌棄自己嫁到趙家這么多年沒給樁子生個蛋。

    如今,樁子再娶,穆真真更加相信,老太婆是為了抱孫子,才故意分開她和樁子的。

    帶著這種畸形的恨意,穆真真氣呼呼的朝著趙家奔去。

    ——她發誓,這一次,一定要讓樁子家那個娼婦,將樁子正妻的位置讓出來!

    樁子家的院門沒有關,穆真真直接踏了進去。

    院子里,沒有任何人在,穆真真徑直去了后院,自己和樁子的房間。

    如今這里成了樁子和翠兒的婚房,婚房里,大紅的喜字,到現在都沒有拆掉。

    穆真真激動的上前,將窗戶紙上的紅喜字,柜子上,桌子上,全都撕得干干凈凈。

    之后,將那些紅喜字,踩在腳低,來來回回的摩擦。

    穆真真心底才好受了些。

    “哼,我的房間,也敢讓娼婦住!我給你們都毀了,我看你們住啥!”

    一腳踹向桌子,桌子上的茶壺,受到外力,從桌子上掉了下來,砸在地上。

    “啪”茶壺碎成了無數小碎片。

    穆真真還不解恨,她跳上樁子和翠兒的床,和著鞋,開始用力踩樁子的床。

    “娼婦!賤人!老娘的炕你也敢睡,老娘的男人你也敢碰,我今兒拆了你們的炕,看你們在哪里做那不要臉的事兒!”

    如今的穆真真,和瘋了差不多。

    被老男人騙,被老男人賣,被母老虎婆娘按在地上打,干不完的活兒……

    穆真真只顧著發泄,弄出再大的動靜也不管。

    樁子二嫂周氏聽到樁子屋里有響動,一開始還以為是地里干活兒的兩口子回來了。

    可越聽,越覺得不對勁。

    兩口子成親的時日雖然不長,可是從來不會弄出這般大的動靜,哪怕是做那種事兒的時候,也從來沒有聲音傳出來。

    周氏壓低了身子,輕輕走到了樁子家門口。

    門兒緊閉著,她就用手,在窗戶上摳了個洞,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嚇得呼吸差點都沒了。

    “我滴娘啊,這……這……”

    一開始,穆真真是背對著周氏,周氏不知道是誰在樁子屋里砸東西,等到穆真真一轉身,周氏被嚇到了。

    趕緊沖出了老趙家的院子,去村里劉老太喊樁子娘。

    樁子娘出門的時候,和媳婦周氏說了自己的去處,讓周氏有事兒也好去喊。

    周氏急呼呼的沖到了劉家:“娘,不好了……穆真真……穆真真在樁子屋里,亂砸東西了!”

    “啥?穆真真?”樁子娘驚呆了,嘴里直接喊出了穆真真的名字。

    穆真真在大禾村做了不少年的媳婦兒,村里人都知道她。

    只不過這穆真真都被休棄一年了,咋又回來了咧?

    “娘,您就甭驚訝了,再不回去,咱家都要被她給燒了!”

    從前的時候,周氏就不敢惹穆真真,如今穆真真成了這副樣子,做事兒,還這般的大膽。

    周氏就更害怕了!

    “她敢!這個浪蹄子,是被我兒子休棄的棄婦,還敢上門,我今兒非得去教訓她!”

    樁子娘撂下狠話,急急的往家里跑。

    劉老太也是個愛八卦的,聽到這事兒,哪里還坐的住,跟在樁子娘的身后,就往趙家趕。

    大伙兒一個個如臨大敵的表情,路上,又好奇的村民一問,劉老太一陣添油加醋。

    大伙兒像是見了腥的貓,都紛紛往老趙家趕!

    一邊趕,一邊還彼此交流信息。

    “我聽說,被休棄的穆真真回來了?”有人問。

    “是啊,那婆娘當初不是下不了蛋,又不肯干活兒,還教唆樁子,被樁子娘給休了嗎?”又有人問。

    “你還別說,那娼婦做趙家媳婦的時候,就整天穿的跟個花蝴蝶一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個勾欄院的頭牌了!”

    “哈哈,就是,我們趕緊去看那個浪蹄子的本事!”

    莊戶人家的打扮,以簡單和樸素為主。

    大伙兒一年都難得買一條好看的裙子,一輩子可能就這么素面朝天的過了。

    穆真真長得好看,嫁到大禾村之后,整天不做活兒,還穿好看的衣裳,加上穆真真那張臉蛋,勾得村里不少男人站腳都站不穩。

    恨穆真真的女人,村口排到了村尾。

    即便是過了一年的事兒了,大伙兒還是一副津津樂道的樣子。

    大半個村子的人,圍著老趙家,自然而然的,消息也傳到了田埂上,正在做活兒的樁子耳朵里。

    樁子拉著媳婦翠兒往家里趕,走到半路,翠兒說啥也不愿意走了。

    樁子只好停下來安慰自己媳婦兒。

    趙家這會兒已經鬧開了,樁子娘一腳踹開了樁子屋子的門,指著穆真真大罵:“你個賤人,被我兒子休棄了,還來我們趙家鬧事兒,你缺德啊你!”

    穆真真一點也不示弱:“你才缺德帶冒煙了!這是我屋,我不喜歡屋里的擺設,我就砸了,咋的?”

    “你……你……”樁子娘被穆真真的話,氣的渾身顫抖。

    “你啥你?你不會真以為自己算哪根蔥吧?老東西,你當初逼樁子休了我,還唆使村里那些娼婦搶我的首飾,我還沒報官抓你的。

    如今我回來了,你趕緊讓勾引樁子的那個娼婦走,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說起來,穆真真當初被趕出大禾村的時候,確實是憋屈。

    在老趙家院子外頭,東西都被搶了,以至于穆真真回到娘家,一點錢都沒有。

    還差點因為點錢,著了別人的道。

    以前穆真真膽小,怕樁子娘這個婦人,如今經歷了這么多,穆真真啥也不怕了。

    “穆真真,你自己都說樁子休了你,你還有臉回來?趕緊給我滾出我們趙家!”

    這會兒,還只是罵,還沒上升到打架的地步,但是院子外頭的人,早就破迫不及待的等著看熱鬧了。

    周氏扯了扯樁子娘的衣袖,小聲道:“娘,這婆娘不好惹,要不……咱還是等樁子自己來處理這事兒吧!這……也是他的家事兒!”( 農女種田:山里漢子獨寵妻 http://www.pcrguj.icu/16_16534/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股票开头代码分类 山东11选5投注 山西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黑龙江11选五号码走势图 免费pk10计划软件 甘肃十一选五人工计划 11选5在线山东视频 吉林11选5软件官网下载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图 好旧子平特三连肖论坛 安徽25选5 北京pk拾5码技巧 今天江西11选5走势图 中国体彩海南飞鱼开奖结果 青海11选5网投平台 5分彩开奖号码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