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農女種田:山里漢子獨寵妻 > 正文 第1647章 孫家vs柳家(三更)
    “殺人啦……”

    “殺人啦……”

    乘馬車,剛到孫家的柳夫人,聽到小紅的尖叫聲,連孫家人也顧不上了,急匆匆的往孫家后院跑。

    聲音是從穆青青和孫威的新房傳出來的。

    柳夫人沖進去的時候,剛好看到跪在地上,面無表情的穆青青。

    看到柳夫人,穆青青像是活過來了一樣。

    “娘,娘……他要殺我,他要殺我……”

    穆青青一頭扎進柳夫人懷里,嗚嗚的哭了起來。

    孫威被擊中腦袋,半天沒回過神來。

    等他清醒過來,第一件事就是罵穆青青,罵柳夫人。、

    “賤人,你們兩個賤人,敢騙我們孫家!我們孫家的顏面,都讓你們給丟光了!”

    孫老爺和孫夫人是后頭進來的。

    他們一進來,瞧見被打成那樣的孫威,氣的眉毛不是眉毛,胡子不是胡子的。

    “冤孽啊,冤孽啊——”孫老爺大叫。

    “兒子,我的兒子……”孫夫人一把抱住孫威,也大哭了起來。

    “這到底是咋回事兒?好好的成親宴咋成了這樣?”柳夫人臉色不好。

    這會兒,她覺得穆青青受了委屈。

    她要替穆青青討回公道。

    “咋回事兒?你還有臉問我們?邵春杏,你到底給我兒子找了個啥樣的女人?水性楊花不說,奸夫都鬧到酒席上來了!你是不是非要我們孫家成為鎮上的笑柄,才肯收手?”

    邵春杏是柳夫人的閨名。

    自從嫁人,就沒人這么喊過她了。

    鎮上都只叫她柳夫人,孫夫人這么叫她的名字,心底的憤怒,不言而喻。

    “水性楊花?你開什么玩笑!這么臟的水,往我們青青身上潑,也不嫌自己骯臟!”柳夫人道。

    她一向不和人吵架,可逼急了她,她也是能吵的!

    “邵春杏,到了現在,你還狡辯!你正當我們孫家,是怕了你們柳家嗎?”孫夫人大吼。

    “你倒是說說,我咋狡辯了?今兒說不出個所以然,拿不出證據,我讓你們孫家在鎮上待不下去!”柳夫人也撂下狠話!

    ……

    ……

    孫家后院,孫夫人和柳夫人吵的不可開交。

    身為罪魁禍首的穆雙雙,舒舒服服的在孫家對面的茶樓喝茶、吃點心。

    茶是上好的鐵觀音,一壺就要三百文錢。

    再加上點心和一些小吃,足足花了穆雙雙四百文。

    不過她半點也不心疼。

    可惜了,這出好戲,她只能在外頭聽其他人說,自己不能直觀感受。

    不過,那場面肯定十分壯觀!

    新進門的新嫁娘被人誤會和人有染,就算這孫家要了穆青青,心里也有個梗。

    往后,穆青青肯定沒好日子過。

    可若是不要穆青青,那柳家和孫家,就會決裂。

    往后,穆青青也嫁不到好人家。

    她本無心要置她于死地,是穆青青一直咬著自己不放。

    她自認為,在老穆家,打過大房,打過二房,唯獨沒有得罪過穆青青。

    可她是咋樣的?

    不但沒看在往日情面,與她方便。

    反而變本加厲,要置她于死地,既然如此,就莫要怪她不客氣了!

    穆雙雙想到這些,嘴角都上揚了好幾個弧度。

    突然,從屋外雅間外,響起店小二的聲音。

    “姑娘,我們給您送點心來了!”

    “點心?”穆雙雙下意識大看了一眼自己桌上的點心,是四盤,她沒點別的了!

    “不好意思,我沒有點點心!”穆雙雙道。

    “姑娘,你開開門,我有點事兒!”

    店小二的話,讓穆雙雙瞬間警惕了起來。

    她蹭的一下站了起來,快步后退到窗戶旁邊。

    正猶豫著要不要跳下去。

    外頭傳來一個她無比熟悉的聲音。

    “女人,快來開門——”

    是柳承志!

    穆雙雙還有些疑惑他怎么會來,就聽見柳承志威脅的聲音傳來。

    “你再不來開門,我就讓人將門給撞開了!”柳承志道。

    穆雙雙不情不愿的走上前,將門打開。

    一身青衣的柳承志出現在她眼前。

    “臥槽,你咋穿個黑色?今兒不是穆青青大喜的日子嗎?”穆雙雙問。

    “是啊,不過那和爺有啥關系?爺想穿啥,就穿啥!”柳承志一邊說,一邊大搖大擺的進了穆雙雙定的雅間。

    接著把順手關了雅間的門。

    店小二待柳承志一進雅間的門,立刻就離開了。

    全程沒有要打擾二人的意思。

    “你到我這里來做啥?”

    即便是小孩子,突然來找自己,穆雙雙也免不得要多幾分警惕。

    “你毀了穆青青的親事,我娘把我趕了出來,你得收留我!”柳承志說的一臉理所當然。

    “……”

    “你胡說啥?啥叫我毀了穆青青的親事?啥叫你娘趕你出來,我得收留你?”穆雙雙問。

    “我不管,反正我沒地方去了,你要是不收留我,我就到處和人家說,你毀了穆青青的親事,你是個壞女人!”

    “……”

    “……”

    穆雙雙額頭上的黑線,一條條的。

    她挺想勸柳承志回去吃藥。

    可這小子也是個狠角色。

    親媽都出賣的人,她若是得罪了,他不會真的開個大喇叭,到處說這事兒,是她做的吧?

    別人說,倒是沒啥事兒,因為沒證據!

    這柳承志說,就算沒證據,也會有人信!

    無他,這小子,去成豐酒樓的事兒,不少人看著了!

    “你說你被你娘趕出去,是咋回事兒?”穆雙雙問。

    “就是這么回事唄!”柳承志說著,一臉心累的樣子。

    “我娘也不知道被那個女人灌了啥迷魂藥,明明那女人不像我大姐,非要啥都給她最好的!

    那些嫁妝,我瞅著,我大姐出嫁都沒有那么多!你說,我娘是不是腦子燒壞了?”柳承志一臉認真的問。

    穆雙雙敲了一下柳承志的腦袋。

    “你說啥胡話?你娘是鎮上首富,若是腦袋燒壞了,你們家的財產,早就被人給搶走了!”穆雙雙道。

    “可是……為啥偏偏是那個女人?那個女人那么壞,心思又那么歹毒,根本不是對我娘好,是看中了我娘的錢!”

    畢竟是孩子,說了兩句話,不自覺就透露出心底的想法。

    “你是不是太小看穆青青了?那丫頭可是最會投其所好的!搞不好,她做了啥事兒,你不知道咧?”穆雙雙問。( 農女種田:山里漢子獨寵妻 http://www.pcrguj.icu/16_16534/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