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農女種田:山里漢子獨寵妻 > 正文 第1691章 穆大德的死期1
    “成吧,你要這么想,廢話我就多說了!不過酒肆軒,你最好別去鬧,不然我不會客氣的!”穆雙雙道。

    “哼,一個破酒樓,老娘還不稀罕了!你等著吧,老娘會讓那青青丫頭認我這個親娘的!”

    林氏示威一樣的開口。

    她以為穆雙雙會在乎的,卻不想,穆雙雙壓根不在乎這事兒。

    她林氏過得好,過得壞,都和她沒關系。

    “希望二伯母夢想成真!”

    撂下這話,穆雙雙走了。

    林氏在她后頭罵了半天,見沒好處了,也灰溜溜的走了。

    穆雙雙去酒肆軒,酒肆軒的掌柜還站在酒樓門口。

    瞅見她回來,趕忙迎了上去。

    “丫頭,那婦人去哪里了?”掌柜的問。

    “走了!叔,真對不起,那人是我二伯母,一貫的不好相與!”穆雙雙道。

    聽到是穆雙雙二伯母,掌柜臉上的表情,放到放輕松了。

    “沒事兒,沒事兒,叔不會怪到你身上的!”掌柜的道。

    “對了,叔,往后這種事兒一發生,您也甭客氣,是男的讓伙計揍,是女的,就讓后院洗碗的嬸嬸,拖到小巷子里揍!”穆雙雙道。

    掌柜的一怔,半響后,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一笑,心情立馬好了。

    “丫頭,今兒多虧了你,你吃飯沒?去酒樓吃吧!”掌柜的,說著就要帶穆雙雙進酒樓。

    穆雙雙直接搖頭,“不了,我要去我四叔家!方才只是路過這里,聽到熟悉的聲音,所以過來瞅瞅!”

    “既然這樣,那你有時間帶著你家里人過來一起吃飯!叔請客,就當感謝今兒你替酒樓解圍!”掌柜的道。

    “不用,一點點小事兒!”穆雙雙搖頭。

    她在酒肆軒白吃白喝的時候還少嗎?

    若是再帶親戚過來吃,還真不好意思了。

    “聽叔的,你直接帶人來!”掌柜的堅持。

    穆雙雙推脫了幾句,見推脫不了,也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了。

    和掌柜的寒暄完,她加快腳程朝著四房租的四合院奔去。

    路上,她就在想穆青青來縣城的事兒。

    這樣一來,除了她大堂哥,還有二姑穆真真。

    幾乎整個老穆家的人,都來了縣城,倒也十分的有趣。

    就是不知道,穆青青能掀起啥風浪。

    不知不覺,穆雙雙到了四房外頭的四合院。

    她徑直往里頭走。

    剛到四房門口,準備進去,屋里,穆大山和余四娘就準備出來。

    幾人剛好碰了個正著。

    穆大江和劉氏一起奔了出來。

    “吃飯了嗎?”劉氏問。

    還不待穆雙雙回答,劉氏直接開口,“你等會兒,四嬸給你做飯去!”

    自從上次和劉氏攤牌,說她知道老穆家舊宅子被賣掉的事兒之后,劉氏對穆雙雙的態度,比以前更好了。

    似乎有點怕穆雙雙將她做的事兒,抖落出來。

    所以每一次穆雙雙來,劉氏都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啥好東西,都要拿出來給穆雙雙。

    穆雙雙不太喜歡這種不是本心的討好,所以對劉氏,也一直保持著疏離的態度。

    “不用了,謝謝嬸兒,我吃過了,我是來接我娘和我爹,還有小吱的!”

    她話剛說完,妹妹小吱直接抓住她的手。

    肉呼呼的小手,在穆雙雙的手里,握著舒服極了。

    劉氏一臉的尷尬。

    好半響才開口,“那……那再去坐會兒,喝口茶不?”

    “不用了!”穆雙雙還是搖頭。

    天色越來越晚了。

    再耽誤下去,天就徹底的黑了。

    “好吧!那我送你們!”劉氏道。

    “恩!”穆雙雙點頭。

    穆大江和劉氏送三房四口人出門,目送三房人離開。

    穆青青不在家,穆大山他們來的時候,還覺得熱鬧。

    他們一走,四房也頓時冷清了下來。

    劉氏瞧著滿屋子的冷板凳,想起了兒子小初,眼淚都止不往下掉。

    “嗚嗚……”

    “我可憐的小初啊,你到底在哪里?娘想你啊……娘的兒啊……”

    劉氏哭的凄慘無比。

    穆大江勸不住,也跟著哭。

    返回來拿小吱落下的小玩意兒的穆雙雙,在外頭聽到劉氏的哭聲。

    心底,又覺得劉氏可憐。

    小初不見已經數月。

    半點消息都沒傳回來。

    是生是死,誰也不清楚。

    而且還沒個具體的方向,若是有具體的方向,穆雙雙自己幫忙去找都成。

    可惜!

    ……

    ……

    時間一晃,過去了十幾日。

    穆雙雙在碼頭也混出了一個模樣。

    每日幫著宋鏢頭,將貨物運到碼頭,在從碼頭裝到船上,無事的時候,再結交碼頭上的朋友。

    不知不覺,碼頭上,大大小小的人物,都了解了個遍。

    對于穆大忠和穆大年兩個坑錢的證據,更是掌握了不少。

    她甚至接到了消息。

    穆大忠和穆大年會在三月二十八,也就是穆丹丹成親那日,做一批大買賣。

    穆雙雙猜測,這次買賣做了,這兩人,沒準就跑路了。

    穆雙雙不動聲色,她思來想去,還是決定將消息告訴鄭智。

    他是縣太爺的兒子,對縣衙的事兒,了解的十分清楚。

    而且,由他動手,沒準還能保住穆大忠和穆大年的命。

    她本意不想讓穆大忠和穆大年死,只要給些沉重的教訓就夠了。

    畢竟,這兩人,一定程度上,也是被穆大德坑了。

    只是,當穆雙雙將事情告訴鄭智的時候,沒想到,鄭智還不給了她一個大消息。

    酒肆軒雅間內,鄭智一壺茗茶,臉上帶著高深莫測的笑容。

    他道:“穆大德有問題的事兒,其實我爹早就知道了!”

    “你是說縣太爺知道……”

    “沒錯!因為碼頭這管事的位置,原本就不是準備給他的!我爹原是想讓我做的,又怕其他人不服,于是想著想讓其他人頂著。

    若是這人做的好,不貪不拿,讓他繼續做個副職,若是做了蠢事兒,那就直接讓我去,到時候,也算是名正言順!”鄭智道。

    穆雙雙一聽,心底對縣太爺,又多了幾分欽佩。

    原來,他不是太信任穆大德,而是一直在放長線,釣大魚。

    “那我大伯做的事兒,你了解多少?”穆雙雙好奇的問了一句。

    “全部!”( 農女種田:山里漢子獨寵妻 http://www.pcrguj.icu/16_16534/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pc蛋蛋幸运28预测破解 福彩快乐12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玩法技巧 四肖期期中准免费心水 3d2011318期6码预测 排列3走势 重庆时时软件免费 北京福彩快三开奖结果 彩吧3d图谜第二版 彩票开奖结果查询公告 股票群微信 同花顺模拟炒股买入未成交 福利彩快乐十分湖南 辽宁快乐12胆拖玩法 浙江6+1走势图带连线 新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