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農女種田:山里漢子獨寵妻 > 正文 第1692章 穆夏夏要做妾
    “全部?”穆雙雙眉頭皺了起來,眼睛的瞳孔,也跟著縮緊。

    縣太爺知道穆大德和阮小嬌的事兒了?

    “恩!其實,這個職位,不管換做是誰,我爹都會派人盯著!就算,那人是我!

    乾州府府尹劉大人,當初叮囑過我爹,碼頭絕對不能亂。因為從這里走的大批貨物,都要到京城去!若是出了啥問題,我爹的烏紗帽,可能保不住了!”

    鄭智一臉嚴肅的開口。

    聞言,穆雙雙點了點頭。

    即便,到現在,她心底還是拿不準,縣太爺是不是真的知道穆大德和阮小嬌的事兒,穆雙雙還是決定,暫時不提這事兒。

    見穆雙雙半天不說話,鄭智沖穆雙雙道:“你也莫要太過擔心,我爹說過,冤有頭債有主,是誰犯的錯,那就是誰承擔!

    這事兒,和你們三房、四房沒關系,自然也不會牽涉到你們身上!”

    鄭智的話,讓穆雙雙多多少少,都松了一口氣。

    她慶幸自己,先來找了鄭智。

    甚至從他嘴里,聽到了這么重要的消息。

    這樣一來,不用等她來收拾,穆大德也會自食惡果。

    至于穆大忠和穆大年二人,他們也算是自作自受,若是真的因此進了大獄,也算是他們的懲罰!

    畢竟,這二人,從前在村子里的時候,就不是啥省油的燈。

    “謝謝你!”穆雙雙沖鄭智說了一句。

    “謝謝這種話,我老早就說了,不用和我說!對了,菜園子那頭,現在做的有聲有色了,那些婦人,各個都是干活兒的好手。你啥時候有時間,一起去瞅瞅吧!”鄭智道。

    “啥時候都有時間!”穆雙雙道。

    “那就明日吧!明日天氣應該也是個好天氣!”鄭智道。

    “成!”穆雙雙點頭。

    穆雙雙的目的達到,自然也就不在鄭智的地盤久留。

    她和鄭智道了別,自己離開了酒肆軒的雅間。

    門外,和捧著新茶的穆夏夏,打了個照面。

    有一段時日沒見了,穆夏夏身上,似乎又多了不少變化。

    那是一種,從內到外的變化。

    眼前的穆夏夏,似乎比以前,大氣了不少。

    過去,穆夏夏人確實不賴,可總覺得小家子氣了些,走路都是畏畏縮縮的,跟做了啥壞事兒一樣。

    但是今日一見,走路都是昂首闊步了。

    和過去想必,明顯高了不止一個檔次。

    是鄭智教的?

    穆雙雙在心底好奇了一下。

    穆夏夏就開了口,“姐姐是回去嗎?”

    “恩!”

    “那姐姐能等我一會兒嗎?我和少爺請個假,就出來!有些話,想和姐姐說。”穆夏夏禮貌的開口。

    穆雙雙點頭,“我在一樓等你!”

    穆雙雙等了片刻的功夫,穆夏夏就從樓上下來了。

    她直奔穆雙雙跟前,沖穆雙雙道:“少爺準了我這一日的假,姐姐可以陪我出去走走,順便再逛逛嗎?”

    穆雙雙沒啥事兒,便沒有拒絕穆夏夏的請求。

    女兒家的逛街,無非就是看頭面首飾,還有胭脂水粉。

    就連穆夏夏,也沒免了俗套。

    她帶著穆雙雙,這個攤子看看,那個攤子瞅瞅。

    中間甚至還要送穆雙雙一支發簪。

    問了價格,要二百多文,穆雙雙說啥也不肯要。

    但是拗不過穆夏夏非要付錢。

    這樣一來,穆雙雙倒欠了穆夏夏一個人情。

    穆雙雙這人,向來大方,對朋友,對家人。

    但是對四房,總是只做她該做的那份,再多一點點,她都鮮少做。

    在縣城這么久,除了有必要,她基本不去四房。

    說到底,心底還是存了疙瘩。

    不出意料,這疙瘩,怕是解不了了。

    “雙雙姐姐,你說……我若是成親,好不好?”穆夏夏突然問了一句。

    “自然是好的!”穆雙雙點頭。、

    “若是做妾了?”穆夏夏又問。

    穆雙雙的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寧做窮人妻,莫做富人妾!夏夏,你不要走錯了路!”

    穆雙雙心底,啥都能和人分享。

    唯獨男人不能。

    若是讓她一群女人分享一個男人,她寧愿瀟灑的離開,也不輕賤了自己。

    穆夏夏聞言,臉上的笑容,斂去了幾分。

    她雖然還在笑,可到底不如最開始的時候真實,甚至還有幾分勉強的意味。

    “恩!可若是……若是我真的喜歡了?”穆夏夏猶豫了許久,才小心翼翼的開口。

    “喜歡,可以做妻,為啥要做妾?”穆雙雙不解。

    “身份,我身份低,他身份高。”穆夏夏道。

    “夏夏,你聽我說,喜歡一個人,不會因為這個人的身份、地位、家世和學識,又說改變。

    那人若是喜歡你,不管你是什么,哪怕你是乞丐,正妻的位置,都是你的!甚至,他不會再找任何一個女人。

    可他若只是,將你當做可有可無的玩具,今天讓你做了妾,明天依舊可以找別人!

    而你,遲早會因為年老色衰,美人遲暮,被遺忘的一干二凈!”穆雙雙將心底的想法,和穆夏夏說了。

    她不敢保證,穆夏夏一定懂這個道理。

    但是她知道,若是她不說,怕是這一輩子都不會安心。

    穆雙雙的話,對穆夏夏來說,無疑帶來了太多的震撼。

    這番話,她聞所未聞。

    她的意識里,門當戶不對,就只能為妾。

    哪怕是為妾,她也算是高攀了。

    是恩典,她應該感謝。

    可眼前的堂姐,說的每一句話,似乎都在教她反抗……

    穆夏夏遲疑了,兩種思想,交匯在一起。

    她不知道,到底該按照哪一種選擇。

    “夏夏,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穆雙雙忽然問。

    “姐姐說!”

    穆夏夏看向穆雙雙,眼神中,沒有半分對穆雙雙的怨恨。

    “你說的,是不是鄭智?”

    穆夏夏一怔,似乎沒料到,眼前的人,將這事兒,猜測的這般準。

    “恩!是他,雖然……雖然他還不清楚,但是夫人說,愿意和少爺說,我……”

    鄭智模樣很是俊秀,是有名的商人,又是縣太爺的公子。

    換句話說,不僅有本事,而且地位也不低。

    只要是正常女人,沒有不被他吸引的。

    穆夏夏常年在鄉下,接觸的男人少,更容易被誘惑。( 農女種田:山里漢子獨寵妻 http://www.pcrguj.icu/16_16534/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