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農女種田:山里漢子獨寵妻 > 正文 第1701章 全村人都好奇的事兒
    陸元豐本來還生氣的,但是元寶最后一句話一說完,他整個人瞬間覺得有些無可奈何了。

    之前,他還覺得,話說重了,怕是會傷了這小子的心。

    現在看來,他壓根沒事兒。

    不但沒事兒,臉皮還不是一般的厚。

    “這件事兒,我和洛白問問之后,再修理你,現在吃飯!”陸元豐道。

    “好吧,那我也只能等著了!”元寶一副心累的樣子。

    一旁的穆雙雙嘴角抽了抽,心底默默的沖元寶豎起了大拇指。

    這小子,心態不是一般的強大。

    一頓飯,以元寶的學問,作為小插曲。

    飯后,穆雙雙和陸元豐送元寶、小寒還有小吱去念學堂。

    兩個大人,三個小孩兒,一路上,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好不容易,才將三孩子送到學堂。

    元寶已經完全忘了之前被陸元豐責備的事兒了。

    直接湊到陸元豐身邊問:“二哥,你晚上還會來接我們不?”

    陸元豐面無表情,原本不想回答這個問題的,穆雙雙替她點了頭,“當然會,這幾日,你二哥只要在村子,都會接送你們!等再過幾日,我們一起去縣城,好好耍幾天,成不?”

    “好耶!”元寶聽到有的玩兒,高興的差點跳了起來。

    “不過,你現在進去,好好學習,上課不許開小差,要玩兒,只能休息的時候玩!”穆雙雙道。

    “好吧!”

    說到學習,元寶就頭疼,不過還是點了頭。

    他們進去了,學堂門口,就只剩下穆雙雙和陸元豐了。

    兩個就沿著村子的小路,一邊散步,一邊聊天。

    這么久的時間沒見,兩人的心里話,有豈是三言兩語,能說的清楚的。

    一路上說個不停,中間,遇上了不少村里人。

    大伙兒瞧見陸元豐,都是一副驚訝的樣子。

    紛紛問:“豐子,你咋回來了?”

    “不是在外頭打仗嗎?西北咋樣?”

    “豐子,你瘦了,黑了!這打仗,很辛苦吧”

    大伙兒問的問題都差不多,但是都是關心陸元豐的。

    就連穆雙雙和陸元豐的死對頭,馬猴兒聽說陸元豐回來,也在遠處,瞧了瞧。

    雖然不太喜歡陸元豐,可打心底,他也想知道軍營里,是咋樣的生活。

    當初,穆雙雙去西北,說到了西北的風土人情,唯獨沒有說軍營里的生活,。

    這些都是大伙兒心中期待的,所以更想從陸元豐的嘴里知道,到底是咋樣的生活。

    陸元豐耐心的解釋著,幾乎每一個村里人,他都會報以微笑。

    差不多一個上午的時間,大伙兒都不干活兒了,就在村里空地上,聽陸元豐說自己在軍營遇上的事兒。

    村里其他人都知道陸元豐回來的事兒,夏瓜瓜自然也不例外。

    到底是自己喜歡過的男人,夏瓜瓜還是在家精心打扮后,往村里人聚集的空地上奔去。

    不多時,便看到了被村里人,圍在中間的陸元豐,以及在旁邊,旁聽的穆雙雙。

    對穆雙雙,夏瓜瓜自然是恨意居多。

    但是陸元豐不一樣。

    她走到最前頭,當著村里人的面,問陸元豐,“元豐哥哥,歡迎回來!爹和娘都在家里等著你,他們讓你今兒中午回去吃飯!”

    陸元豐是老陸家的子孫,這件事兒,是改變不了的。

    夏瓜瓜想著靠這一點,讓陸元豐跟著自己走。

    不過顯然,她想多了。

    陸元豐只當沒看見她的,繼續和村里人說軍中的事兒。

    “元豐哥哥……”夏瓜瓜可憐巴巴的說了一句。

    “老陸家外姓閨女,你別擋著我們的視線了!你這會兒,應該找你的王三哥哥去!找豐子做啥?沒瞅見雙雙在啊?”

    有村里婦人,嘲笑夏瓜瓜。

    她這么一說,大部分村里人都想到了當初夏瓜瓜和王三的丑事兒。

    當初,兩個人可是沒穿衣裳,被抓住的。

    一直以來,都是村里人的笑料。

    過去,她不出來,村里人沒地兒說她。

    如今,她出來了,湊了上來,人家不罵她才怪。

    “你給我閉嘴,這里輪不到你說話!”夏瓜瓜一臉氣憤的道。

    “哼,輪不到我說話?就輪到你說了?王三怕是比你爹年紀還大吧?你說你勾搭誰不好,非要勾搭王三,隔壁村陳紅都不要他,你偏偏撿了個爛東西,還到處在村里耀武揚威,你以為你是誰啊?”

    有婦人對夏瓜瓜的出現,嗤之以鼻。’

    村里男人,一向都喜歡看熱鬧。

    瞅見婦人們和夏瓜瓜吵起來了,不但不制止,反而還煽風點火。

    “你們這些瓜婦,連王三的婆娘都敢得罪?忘記當初王三咋說的了?

    誰要是敢欺負這婆娘,要在菩薩面前,日夜的誦經咒罵那人勒!”

    漢子說完,其他人跟著哈哈大笑。

    有膽大的婦人,更是開口,“菩薩可是保護好人的,我們都是好人,菩薩不會懲罰我們的!”

    “就是,我們不做虧心事!不像這丫頭,壞事做絕,我看啊,就該趕出村子!”

    “就是,趕出村子!”

    村里婦人一致對付夏瓜瓜。

    夏瓜瓜的眼睛,一下子就紅了,她可憐巴巴的看著陸元豐。

    “元豐哥哥,我是你妹妹啊,你難道忍心,讓其他人,這么欺負我?這么詆毀我?”

    夏瓜瓜心底,對陸元豐總有一種莫名的期待。

    總覺得,陸元豐會在關鍵時候幫她。

    “這件事兒,和我沒關系!”陸元豐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說完,又沖村里人道:“大家若是有時間,就去我家,元豐好酒好菜的招待,酒席上,再和大家說軍營里的事兒,成不?”

    “這敢情好!不過,既然是酒席,那我們也大著膽子問了,你和雙雙啥時候辦酒啊?雙雙這都十七了,再等下去,怕是要成老姑娘了!”

    “快了,應該就是今年吧!成親的時候,肯定請大家喝酒!”陸元豐一臉大方。

    這樣的問題,已經不是一個人問了。

    之前,陸元豐的答案,還是比較模糊。

    雙雙說她大伯垮了,就能成親了。

    那不就是今年。

    所以陸元豐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有底氣!

    “那就恭喜了,我們這些人,就等著和喜酒了!”( 農女種田:山里漢子獨寵妻 http://www.pcrguj.icu/16_16534/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图表 飞牛配资 江苏11选5出号规律 三分pk10走势 官方网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推荐号码 黑龙江6 1中了四个数 排名前十的股票配资平台 绝密公式算单双99 在线配资公司航推荐久联优配 沪深股票代码区分 多乐彩开奖彩乐乐 幸运快3大小单双下载 私募分级基金配资 2020今晚开奖现场结果 江西11选五彩票购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