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 第621招 長生不死
    張楚應承會讓出玄北武林盟主之位后,風四相的神情越發的和藹了。

    看向張楚時的慈祥眼神,真像是長輩看待自家子侄一樣。

    但剛才談完赤裸裸的利益,他這種作派,只會讓張楚覺得惡心。

    玄北武林盟主的位子。

    不是玄北州的飛天宗師們給的。

    是他張楚水里來,火里去一刀一槍打出來的!

    雖然他并不在乎這個位子。

    可這到底是他的東西。

    就算是要給。

    也必須得是他張楚自己想給!

    現在這些玄北江湖的飛天宗師們,輕飄飄的一句話就要他交出來……有點欺負人的意思。

    當然。

    要說特別憋屈。

    或許有點過了。

    妥協本就人生的一大課題。

    張楚也不是那種只知道橫沖直撞的鐵頭娃。

    可要說他心里一天疙瘩都沒有。

    那也太假了……

    他若真是那種逆來順受的人,他也走不到今時今日這一步。

    說到底。

    還是形勢不如人。

    以絕頂四品的實力去硬剛一群飛天大佬,太過不智!

    為的還是一件他本就不太在意的東西。

    ……

    “不知四爺和諸位前輩目前對玄北武林盟主之位的更替,可有章程?”

    張楚拱了拱手,畢恭畢敬的問道。

    風四相捋著雪白的長須,慢悠悠的問道:“暫時還沒什么人選……不過不出意外的話,應當是由項家的小伙兒項飛田出任下一任玄北武林盟主。”

    張楚聽在耳邊。

    心頭不住的冷笑。

    這姜,果然還是老的辣!

    無論平時多慈眉善目。

    可一旦到了搶食兒的時候,當真是值當臉皮落在洗臉盆里,沒帶出來!

    連問一問他這個現任玄北武林盟主有沒有什么人選這種最起碼的客氣,都直接略過!

    好!

    好的很!

    張楚心底暗暗的咬著牙,面上卻還輕輕的輕笑道:“諸位前輩既已商定人選,那晚輩回轉太平關后,就差人將一應印信送過來,物歸原主。”

    風四相看了他一眼。

    也不知道看沒看出張楚心頭的憤懣。

    反正他也笑著點頭道:“不著急,不著急,都說了等到你晉升飛天后,再交接……我瞧你周身真氣含露,頭頂三尺金光盤踞,已經摸到飛天境的門檻了罷?”

    張楚佯裝思考了片刻,面露難色的微微搖頭道:“像是摸到了,又像是沒有,總覺得飛天之境飄渺無際,無從下手,難于上青天!”

    他說的,當然是切身感受。

    但這是他去歲率領潛淵軍凱旋時,于太白府外接受磅礴萬民意洗禮后的感受。

    至于現在……

    他能告訴風四相,半年之內他必一飛沖天的事情嗎?

    風四相聞言輕聲談了一口氣,道:“飛天之意,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好多出類拔萃的后輩都卡在這一步,數十載不得寸進……”

    “不過你不一樣,我們這些老家伙都很看好你,一致認為你是玄北江湖上下五十年內,最有希望晉升飛天境的后輩!”

    “別著急,慢慢來,一步一個腳印,走穩了,踏實了,終有一天,你會一飛沖天的!”

    他語重心長的說道。

    那副長者的諄諄教誨面孔,簡直催人尿下!

    “四爺教導,晚輩銘記于心,若有飛天之日,定不忘四爺醍醐灌頂之恩。”

    張楚站起身來,“誠摯”的一揖到底。

    一老一少,都是老戲骨。

    “對了!”

    張楚剛坐回座椅上,風四相就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來,輕輕的一拍額頭道:“這人老了,記性就像是差,方才還想著要跟你說道說道這個事兒的,一聊其他的,就把這事兒給忘了……”

    “你近期行事收斂一點,兩百年一次的天地界限大開之日漸近,江湖,朝堂恐怕都會有大動靜兒。”

    “你北平盟樹大招風,要特別小心一些,莫要成了那些老不死立威的靶子!”

    風四相的臉色漸漸鄭重。

    原本有幾分隨意的坐姿,也漸漸挺直背脊。

    張楚感受到了風四相的鄭重之意,登時就將心頭紛雜的心思壓下了大半。

    天地界限大開之日?

    新名詞兒啊!

    他謹慎的問道:“四爺,您說的天地界限大開之日,是……”

    風四相言簡意賅的回道:“武開天門,魚躍龍門,長生不死!”

    張楚的腦子轉了好幾圈,才反應過來風四相說的是什么意思。

    他豎起一根手指,指了指房頂,面色古怪的問道:“您的意思是,這上邊,還有仙人?”

    天上有沒有仙人張楚知道。

    但地理老師告訴過他,天上是大氣層,大氣層上是宇宙。

    這是科學!

    “這天上有沒有仙人,我也不知道。”

    風四相笑了笑:“老頭子今年才一百多歲,兩百年到底有沒有人升天,我怎么可能知道?”

    頓了頓,他斂了笑意道:“不過大抵是有的。”

    “此事各世家內部,都有相關記載。”

    “傳聞三百年多前,天地元氣充裕,飛天意顯現,數百飛天宗師奔走四疆,打得四鄰俯首稱臣,萬邦來朝,乃是武道鼎盛之煌煌大世。”

    “就因為三百多年那一次天地界限大開,眾武道先賢為爭奪唯一的升天之機,打得九州飄血,山河崩碎,連鼎盛一時的武道傳承,都險些斷層!”

    風四相說這些話的時候,語氣很是隨意。

    給張楚的感覺,就是連他都不怎么信這些傳言。

    他只是在照本宣科而已。

    但他的話,張楚覺得十分耳熟。

    回想了好一會兒。

    他才突然記起,當年,梁重霄似乎也曾說過類似的話。

    對了!

    小老頭似乎曾還說過,武道最早的記錄,可以追溯到三百年前……

    難到,就因為風四相口中的武道斷層?

    當年,梁重霄對張楚講訴武道起源時,張楚還很年輕,很弱小,也很無知。

    只當作過故事聽了。

    這些年南征北戰,諸事繁忙,早就將小老頭當年說的話給拋到九霄云外去了。

    現在想來,才覺得小老頭當年的話,可能并不準確。

    旁的不說。

    就說武道起源,只有三百年這一點,就肯定不準確!

    張楚自己習武也有七八年了。

    至今還覺得武道博大精深,自己在武道一途的所得,好比一個小男孩在海邊撿起的貝殼……

    在一個知識和訊息傳播速度如此慢的時代,三百年這么可能積累起如此龐大的知識體系?

    在訊息大爆炸時代,計算機從房屋大的巨無霸更新換代到筆記本電腦,還花了六七十年呢!

    當然。

    張楚并不認為,當年小老頭是有意忽悠他。

    一個人的的眼界,肯定是受限于他曾經所達到的高度的。

    小老頭……

    張楚沒有目無尊長的意思。

    當年他也曾覺得小老頭牛逼到炸。

    但以他今時今日的實力和地位,如果公允一點去看待小老頭……其實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兒了。

    巔峰時的梁重霄。

    別說和現在的他與梁源長比。

    可能連謝君行,石一昊之流的強四品,都略有些不如。

    頂多,也就比那些飛天路斷絕的普通四品,強上一籌。

    以他所處的高度,的確也獲取不了更深層次的隱秘知識了。

    這就好比,高中老師能教給你諾貝爾級別專業知識嗎?

    ……

    張楚心頭有些明悟,腦海中思緒急轉,好一會兒后才問道:“四爺,三百多年那次飛升,您可能不清楚,那兩百年那次飛升,您老總該知道一二吧?”

    風四相看了他一眼,笑著調侃道:“怎么,年紀輕輕的,就開始想著長生不死了?”

    張楚訕笑著回道:“讓您見笑了,晚輩只是乍聞這等隱秘,大感好奇,打感好奇。”

    “這些其實也不算什么隱秘,等你再進一步,就應該會知道這些傳聞了。”

    風四相好整以暇的說道,“兩百年前那次升天之機,聽聞乃是當時的武圣’魏無仙‘與本朝太祖‘贏易’之間的雙雄爭鋒,后因武圣功力比太祖長一甲子,再加上時值本朝初立,百廢待興,國運還未到達巔峰,武圣贏了太祖一招,成功升天……”(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http://www.pcrguj.icu/16_16715/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乐彩网河南22选5基础走势图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走势 青海11选五最大遗漏号是 养殖业什么最赚钱农村 怎么买股票指数 天津快乐十分快四追号技巧 118百度彩图库 股票的开盘时间 重庆欢乐生肖一天开多少期 个人心水十码中特2016 股票指数有哪些 吉林十一选五跨度走 陕西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江苏7位数走势图 福利彩3d开奖 浙江飞鱼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