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蘇廚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章大黑心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章大黑心

    大壯喊道:“俺爹說的……”

    轉眼就被一名衙役一藤鞭抽到臉上:“老子就是你的爹!這里有你泥腿子插嘴的份!”

    周圍新軍將士頓時不忿,蜂擁而上:“干什么打百姓?都衛,干吧!”

    一個戰士喊道:“老子是新軍,還能受這氣!”

    童貫聽見這話,突然反應了過來,一拍大腿:“對呀!老子們可是新軍!”

    頓時挺直了腰板:“捧日新軍,列隊聽令!”

    只一轉眼,一起來到村上的五百新軍唰唰列為五排。

    葉通判有些膽怯了,色厲內荏地喊道:“你們要干什么?要造反嗎?!朝廷章程說得清楚,新軍到處,需得聽地方官府處置!”

    童貫都懶得理他:“烈士之后,給老子出列!”

    一小半戰士從隊伍里站了出來,重新列成了兩排。

    “老子就說這扣子總也解得開……”童貫將手背了起來:“都跟老子聽好了!你們的父兄,為了國家百姓,血沃沙場,給你們掙下了一份忠烈之后,響當當的名聲!”

    “進入軍中,陛下是如何待你們的?每日里教官是怎么操訓的?”

    戰士們一起怒吼,聲音壓倒了遠處堤外的濤聲:“竭力盡忠,保家衛國!”

    童貫獰笑道:“你們就是孤忠精銳,天子羽林!就算殺官,陛下看在你們父兄的面上,也絕不會坐視刀筆之吏抄舞文案,顛倒是非!”

    “能將烈士之后逼反,老子倒是要看看,到時候陛下的板子,會打到誰的身上!”

    “下了他們的器械,全部給老子綁到大堤上去,要是決堤,讓他們第一個喂王八!”

    這下戰士們來勁了,這幫殺才在京中都是橫著走的角色,出來澶州受了好些天的窩囊氣,之前那是有軍法壓著,現在上官終于松口,那還有啥好說的,獰笑著就朝一幫已經嚇傻了的衙役們撲去。

    就在這時,遠處響起了當當當的鑼聲,一隊打著旗牌的人馬疾馳了過來。

    一位紫袍大員從馬上躍下,身手矯健:“住手!造反了你們!”

    后邊澶州知州也跟著氣喘吁吁地奔了過來:“干什么?!參政在此!”

    葉通判如蒙大赦,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也不管這位是誰先搞上一狀:“上官!太守!你們也看見了,這幫兵匪煽動攜裹百姓不說,還不聽勸誡,強拆民房,如今還要擒拿我們,這……這是要造反作亂啊……”

    知州在旁邊拱手:“參政,情況怎么樣,你也親眼所見,這新軍的路數我們不知,穿著器械都不像軍人,地方上也不敢冒然將倉儲物資交于他們,結果新軍兄弟們就急了。”

    “現在參政來了,事情也明白了,我這就讓州府調運物資,你看可好?”

    章惇笑了,對童貫一揚下巴:“道夫,能容忍到現在,可不像是你以前的做派啊?”

    童貫滿臉討好地堆笑:“參政來了,我們可算是有主心骨了!”

    “咱出來就是一兵頭,上四新軍又是陛下的臉面,可不得那啥……軍民魚水,秋毫無犯,還要……嚴守紀律,服從命令不是?”

    章惇說道:“怕是你想亂來,戰士們也不依吧……”

    童貫嫩臉一紅:“哪里哪里,參政這回可真是污蔑好人……”

    章惇笑道:“其實這事兒吧,關鍵是拿到證據。只要證據確實,蘇明潤都說了,權宜處置,可行軍法嘛……”

    童貫笑意更濃:“想來參政已經拿到了?”

    章惇點頭:“人家趁你們在這里忙活的時候,在城里搞得雞飛狗跳的,勉強湊齊了虧空,你在這里拆房子,人家可是在城里賣家產呢。”

    知州和通判的臉色越來越白,這尼瑪,在城中的時候你章子厚可是答應要替我們遮掩的!

    就聽章惇笑盈盈地繼續說道:“這不怕跑了大魚,特意將劉知州和唐檢事也請了過來嗎,還不拿下?”

    “得嘞!”童貫一揮手:“拿了!”

    劉知州頓時變色,破口大罵:“章子厚!你個反復無義的小人!”

    唐檢察也喊道:“你逼迫我們出賣家產,彌補虧空,說好了不追究的!”

    章惇一臉的無辜:“那是為了保住你們的家小,可沒說要保住你們啊!誒我說了嗎……”

    假裝回憶了一下:“我好像真沒說過,對吧?”

    新軍戰士興奮慘了,三下五除二將三個當官的按到在地,還指著衙役們怒喝:“扔下器械!”

    “全部給老子們跪下!”

    “軍爺醋缽大的拳頭可不長眼睛!”

    “你個直娘賊的還不老實是吧……”

    “哎呀軍爺們別打別打……”

    衙役們何曾見過這等兇神惡煞的場面,平日里欺負鄉農還成,現在軍爺有了參政撐腰,哪里還敢造次。

    噗通噗通跪倒了一地:“爺爺們饒命,小的們混口飯吃而已,太守的話也不敢不聽啊,爺爺們饒命啊,饒命啊……”

    劉知州,葉通判,唐檢察還在痛罵:“章子厚你不得好死……你陷害五品大員,我們要上章參你……須知上面還有王相公做主……”

    童貫討好地對著章惇躬身,低聲說道:“參政,要不要將這仨狗賊的臭嘴堵上?”

    章惇不以為意:“剛剛不是說了嗎?行軍法啊……這死人還用得著堵嘴?”

    童貫都嚇傻了:“真殺?”

    “哎喲……”章惇斜眼看著童貫:“童都衛好大肚量!還要留著他們打御前官司?不錯,很勇敢!既然你這個武職中官都不怕,那我老章一個文人,更不怕。”

    童貫心里頭痛罵章惇心黑手辣不要臉,但是一轉念想還真特娘的是道理。

    朝中大佬們除了一個蘇少保,誰正眼看過咱?還不是官官相衛?

    中官在他們眼里,就是天生的罪囚一般,要是武職在身,那還得罪加一等。

    難得老子理直氣壯為國為民一回,還要惹一身騷氣?

    不殺,直娘賊的留著過年?

    新軍都沒帶兵刃,只有他還掛著騎刀,一咬牙唰地拔了出來:“殺!”

    叫上幾名軍士,大踏步上前,拖著狗官去到樹林子里,緊跟著就是數聲慘叫。

    再次回來,童貫還刀入鞘,對著章惇一拱手:“奉參政令,完事兒了!”

    “哈哈哈哈……”章惇開懷大笑,從懷里摸出三道判狀:“不對喲,你剛才……好像忘了這個。”

    童貫額頭上冷汗唰地就下來了,章子厚,你狗日的坑我!

    要沒有這東西,回頭章惇一翻臉,告訴陛下說童貫這廝沒有任何命令就擅殺了一州前三號人物……

    老子長滿一百張嘴,卻是跳進身后黃河都洗不清!

    就算是陛下都回護不了,自己的這顆狗頭,還不得賠給那三個狗官?

    心下不安,嘴巴就有些發干,眼前也有些發黑,可憐巴巴地看著章大黑心:“參……參政,可開不得這樣的玩笑……”

    章惇笑呵呵地將判狀遞了過去:“拿去收好,別說我老章坑你。”

    你直娘賊的都快坑死人了好吧?!

    伸手剛要去接,章惇卻又唰地將判狀收了回去:“等下,還有件事兒。”

    “還……還有什么事兒?”

    “借五百軍士與我,我要回去接管澶州!”

    “全體都有,聽參政招呼!”這回倒是賊爽快。

    “是!”

    章惇這才將判狀重新遞了過去,童貫小心翼翼地接過,還直不顧臉面打開一一看了,確定上邊的確都留有參知政事的大印,這才揣進了懷里。

    抹了一把汗,連連拱手討饒:“參政,下次有什么指教,咱們直接說行不?我童貫難道還能不聽你老人家的?”

    章惇點頭微笑:“孺子可教,記住以后做事情啊,不要落下瑕疵。走了!”

    說完轉身上馬,帶著五百新軍,揚長而去。( 蘇廚 http://www.pcrguj.icu/16_1680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多乐网软件 快三走势图 股票涨跌由谁控制 湖北十一选五杀号技巧 一波中特不夸张 福建11选5玩法规则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 辽宁11选五中奖走势图 网易股票新闻 高手 山东11选5第18080631期 福建体彩36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 新日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好久开盘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七星彩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