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惡魔賢者 > 第24章 記憶消除
    捕鼠人不會離開自己的臨時落腳點太遠,這是可以肯定的,那么多的珠寶還有自己的其它家當,要是讓一個路過的人拿走了,那才是最令人懊惱的事情。

    唐納德撇開戰場,為了不暴露,特意繞的大圈,捕鼠人所在方位的身后是為數眾多的倉庫,換作其他人想要找到其中的一處落腳地難度估計不小,但唐納德可是有尋蹤粉末的人,看準方位,往門口撒下一些,短時間內開啟靈視,立刻就能通過鼠群的存在分辨出是不是捕鼠人的據點。

    找到了!

    在戰斗聲響傳來的位置正后方的一間小型倉庫外,靈視中出現發亮的腳印,前不久剛有人在這里進出過,地上同樣也遍布著老鼠腳印,這就是最好的佐證。

    這倉庫并不是捕鼠人的,門外的鎖頭已經被他以某種方式撬開,整扇門不過是虛掩著,唐納德迅速的側身進去,緊接著再把門關上,捕鼠人今天估計是要栽,就看那些人多快結束戰斗了。

    由于是小型倉庫,面積也就普通人家的客廳大小,進了門,借著兩邊天窗照下來的月光,里面的布置若隱若現。

    現在正是搶時間的時候,唐納德也沒興趣摸黑去找被捕鼠人存放在這的東西,干脆又捏了一撮尋蹤粉末,看了眼瓶子里剩下的三分之一,塞進衣服口袋。

    所幸地方就這么點,那么多東西想塞進一些狹窄的地方也不可能,況且半個小時前捕鼠人還滿心以為自己魚入大海,正是志得意滿的時候,哪會花心思研究怎么藏東西。

    順著地上的顯現出來的腳印,唐納德在倉庫里側發現了一個半人高的竹簍,竹簍的內層用棕色的布料內襯,上面則是用竹蓋掩著,伸手將它拿開,移了移身位,讓月光能夠罩到其中。

    最先入眼的還是最底下的那一大包東西,隨手扯了兩下,立刻就露出一部分的珠寶項鏈,這是贓物,埃布爾家里的東西,唐納德還不至于偷別人的東西,再說就算他昧著良心拿了,雖然沒人知曉,但是想要把這些珠寶換成錢,仍然是個問題,他沒有特殊的路子,如果去正規的珠寶店銷贓,那就等于告訴別人是他偷的東西。

    目光轉到旁邊的物件,一個長條形的木匣子,一本筆記,還有一個比拳頭大一些的布袋。

    先開匣子,這里面用小木片分成了數個隔間,每一個里面都裝有藥劑或是藥粉瓶子,應當是捕鼠人已經調配好的藥粉,唐納德將木匣從籮筐中拿出來放在一旁。

    拿起筆記隨手翻閱,上面有著大量的文字和數字記述,其中多次提到了藥劑制作,這應該就是捕鼠人的研究筆記,唐納德只覺得心臟漏跳了一拍,隨即而來的就是一陣狂喜。

    如果這本筆記其中的內容夠詳盡,它的價值絕對不會輸給蘿筐里的那袋珠寶,特別是捕鼠人喝下的能讓他變身成為鼠怪的藥劑配方,要是能夠配置出來,這種壓箱底的東西絕對有市場!

    趕緊塞進自己的衣服里面貼身放好。

    最后剩下的布袋,其中的東西是最為普通,卻也最為實用,一袋子的錢幣!

    “怎么這么少......”

    唐納德本以為是一袋子的金鎊,結果卻是只有零散幾枚,大部分都是先令,價值大打折扣。

    捕鼠人并不窮,相反,因為有著鼠群幫忙的緣故,他在很多時候都相當富裕,只不過誰讓他的副業與眾不同呢,配置藥劑向來是最砸錢的事情之一,材料,調和劑,實驗用品......越厲害的藥劑所需要的材料越珍貴,這一點毋庸置疑。

    他又是一個異徒,沒有組織的支持,所有的東西都得自己掏錢,為了研制出變身鼠怪的藥劑,一次次的嘗試花光了近段時間積蓄中的絕大部分,這也是偷竊埃布爾家珠寶的原因,只要這一票得手,他就能獲得新的資金支持接下去的研究。

    好不容易研制成功,以為自己有了底牌,當頭就撞上正義教會的審判者隊伍......想想就替他難過。

    “我會記住你的,捕鼠人先生,你是個好人。”

    珠寶不動,其他東西全部往懷里一揣,大豐收,撤!

    “哼哼哼~哈哈~”

    開了倉庫門,再把門變成原來的樣子,唐納德心情愉悅的哼著小調,實在沒忍住,笑出了聲。

    一回頭,所有的表情全部凝固在臉上。

    “晚上好。”

    夾克搭在肩膀上,壯漢右手提著癱軟的捕鼠人,有些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年輕人,當隊員告訴他有人在倉庫內的時候,他還有些不相信。

    “額......晚上好。”

    冷汗順著臉頰落下,唐納德這時候也有些慌亂,他的精神力在之前的攻擊和靈視能力的使用中已經完全耗盡,打量眼前這個高出自己半個頭的猛男。

    不是他吹,這人殺他估計不用第二拳......

    “別緊張,我們是警務人員,只要你不犯法,就不用害怕,回答我,你怎么會在這,在這做什么,要誠實。”

    出乎意料的語氣,對于平民,壯漢身上并沒有那股凌厲的氣勢,只不過哪怕面無表情,就那副身材,依舊給人巨大的壓力。

    “其實是這樣的,我是斯威夫特偵探事務所的助手,最近我們......”

    其實也沒什么好撒謊的,唐納德確實沒做壞事,他和夏洛克是追查捕鼠人來的,又不是什么不正當行為。

    “這么說今天我們能抓到捕鼠人還是靠你們的幫助,既然如此,只要把你身上的東西交出來,再喝下這瓶造夢水,你就可以離開了,放心,這不是毒劑,而是能讓你將今天晚上的事情當作一個夢的藥劑,不會造成其它任何方面的傷害。”

    “我知道,你們要殺我,不用浪費毒劑......我喝了不會馬上睡著吧?總不能在這睡一晚上。”

    “不會,這是在你睡眠的時候起效的。”

    睡眠的時候起效,就不怕人睡覺前把所有的事情記下來?唐納德腹誹著。

    “好吧......我喝了。”

    這騙人的技巧略拙劣啊,奈何形勢沒人強,三個審判者在面前,這也不是用別的法子能夠蒙過去的,因此唐納德也干脆,把筆記和木匣子拿出來,有些可惜的看了兩眼。

    脖子一仰,干杯!

    剎那間,頭暈目眩......( 惡魔賢者 http://www.pcrguj.icu/16_16967/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乐享游戏棋牌 靠谱的网赚平台 华北制药股票分析 免费打麻将游戏下载 高手网彩票资料大金 股票*怎么分析 神来棋牌393 股票期权交易规则 开元盛世棋牌 游戏 什么篮球好 微乐家乡麻将怎么换头像 德甲2017赛程表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技 大盘指数上证指数 网盛棋牌官方网站 股票期权开户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