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惡魔賢者 > 第81章 惡魔的存在
    盥洗室的鏡子前,唐納德雙手撐著桌面,看著鏡中自己的面容,沉默不語。

    他想要抿緊自己的嘴唇,做不到。

    左邊的嘴唇是合上了,右邊的嘴唇卻咧著。

    左邊的翠綠色眼睛滿含著緊張與抑制不住的震驚,右邊黑紅相間的眼睛有的是挑釁與無法壓抑的瘋狂。

    只是低下頭洗臉的功夫就變成了這樣。

    “異界的靈魂,這不是你的身體,從來都不是......”

    聲音從腦海深處響起,回蕩在耳邊。

    “呵,異界的靈魂......你不也是嗎,這身體不是我的,難道是你的?現在我主導著它,不是你!”

    現在的唐納德,已經不是兩周前初至這世界的陌生靈魂。

    慌張是有的,但絕對不會在惡魔的面前顯露。

    “滾回去!”

    強行集中精神,僵硬的身體迅速軟化。

    重奪控制權。

    “吁~”

    往后退了兩步,整個人脫力似直接坐在盥洗室外的地板上,轉身背靠著墻。

    自己在這具身體內的優先度要強于惡魔,這是剛才強行壓制對方意識后得出的結論,只要他愿意,這具身體依舊能隨他心意行動,只是剛才的那一幕卻也證明了一件事。

    惡魔的靈魂正在嘗試著與他爭奪這具身體的控制權。

    頗有成效!

    “真的能解決這種問題?”

    唐納德有些無奈的撓著頭發,《驅逐邪惡》上描述的教會洗禮,當初攥寫《驅逐邪惡》這本書的人真的考慮過兩個靈魂爭奪同一個身體的情況么。

    嚴格意義上來說他現在也是外來者,萬一教會的驅魔儀式將他的靈魂也當成惡魔驅逐了怎么辦。

    留下一具空殼嗎?

    這個問題其實是之前的唐納德下意識去避免思考的,他得讓自己相信只要湊夠50金幣,就能解決掉身體內的惡魔。

    算是個激勵自己的法子。

    可現在惡魔靈魂對身體的爭奪越發激烈,讓他不得不去思考一種情況:

    費盡千辛萬苦找到格蘭特夫婦的遺產,避開了英菲妮塔所謂的“最后處理”,到頭來身體被惡魔占了去。

    他成了被驅逐的存在,惡魔以唐納德·格蘭特的身份在普斯頓市“幸福美滿”的生活。

    能忍嗎?

    唐納德覺得自己的棺材板肯定是蓋不住的。

    在地板上坐了半個多小時,并沒有思考出什么解決方案,他知道的太少,到現在甚至對惡魔這種存在都只是一知半解。

    家里倒有個熟悉的,就看愿不愿意說了。

    “英菲妮塔,你之前說我父母是什么......惡魔眷屬,可在我記憶當中,他們就是一對善良的夫婦,我想知道......”

    第二天一早,唐納德開始嘗試著打探這方面的信息,先從前身父母的事情問起。

    不論英菲妮塔屬于何方勢力,對于她的實力與見識,唐納德是承認的。

    “你不必知道。”

    冷硬的拒絕,很顯然,英菲妮塔并不想跟唐納德分享任何關于格蘭特夫婦的信息。

    “我父母的事情,之前我不明白,現在我開始接觸這方面的事情,難道還沒資格知道?”

    話音才落,英菲妮塔抬頭直視唐納德的雙眼。

    今天她的打扮依舊是素色長裙,袖口和領口有著波浪形的蕾絲花邊,坐在廚房木椅上的她比唐納德矮了半個頭,這時候微抬著下巴,氣場上不輸半分。

    “作為異徒的你有被放過的可能,但如果跟惡魔扯上關系,就算拿不到東西,我也會殺你!”

    惡魔在兩人之間是禁忌話題。

    惡魔對于任何正統教派的信徒都是深惡痛絕的存在,它們是褻神者,是深淵中的污穢存在,更是必須要消滅的邪惡。

    更何況唐納德·格蘭特太特殊,他的父母皆是實力強大的惡魔眷屬,作為他們的后代,天賦的繼承性這一點英菲妮塔并不想否認,他問關于惡魔的情報,無疑觸動了警戒線。

    英菲妮塔的反應讓唐納德斷了從她身上套取情報的心思,再問下去,還沒等惡魔占據身體,恐怕就要先被她干掉。

    **

    陰暗的某處

    長袍袖口伸出枯瘦的手掌,翻動身前書籍,書頁上皆是奇形怪狀的怪物圖畫,人類以刀,槍,刺入怪物的身軀,象征著對邪惡的消滅。

    “惡魔究竟是什么?”

    他就站在密室的正當中,赤裸的腳掌踩著血色的印記,刻畫著大量神秘符號的法陣擴散到密室的大部分區域,外圍的部分已經顯露出暗紅色。

    嗚~嗚~嗚~

    嗚咽的聲音從周圍傳來,一個又一個女孩就躺在法陣的邊緣,她們的雙手與雙腳被捆縛在一起,只著一件純白色的長袍。

    因為恐懼而掙扎。

    因為恐懼而嗚咽。

    中間的人并沒有去在意她們,只是捧著手中的書,這是教會所出版的宣揚惡魔丑惡的書籍,銷量據說還不錯。

    “我認為他們是深淵中的神明,不居于星空,卻有著不弱于諸神的偉力.......”

    一頁頁的翻過,目光不停的掃過書上的內容,口中卻說著完全相反的話語。

    悉悉索索~悉悉索索~

    低于聲在密室中響起,沒人知道它從何而起,亦沒人知道它的意義所在。

    “您的信徒在此呼喚您,向您獻禮!”

    語句的最后,他倏然下跪,膝蓋與泥地發出沉悶的碰撞聲,伴隨著最后一個音節的落下,密室中的細碎低語驟然放大。

    嗚!!

    周圍橫躺著的女孩們與此刻開始抽搐,數量龐大的蟑螂從密室的各處出現,前進,不斷的前進。

    漫上她們的身體,將她們包裹在其中。

    嗚咽聲漸漸的小了。

    跪在中央的人只是搖晃著上半身,口中念念有詞,語速極快,分辨不清意思。

    某一刻,四處開始有鮮血流淌,并不散開,只是順著那血色軌跡,像是在填充著原本的法陣。

    當最后一抹暗色變成鮮亮的血色,他便停止了搖晃。

    抬起頭,雙眼血紅。

    “咕~甜美的靈魂......我允許你向我祈求!”

    聲音突兀的響起。

    蟑螂們在墻上,地上,四處爬行。

    祭品們早已了無生息。( 惡魔賢者 http://www.pcrguj.icu/16_16967/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广西11选五购买 北京快中彩质合走势 235777高手论坛精选 东北麻将玩法详细介绍 今日股票指数 北京三分彩开奖结果 p62中四个号多少钱 历届欧冠冠军得主 韩国快乐8|官方网站 北京pk拾官方网址 三肖三马期期准选一码 温州麻将玩法 乐赚炒股app 36选7福利彩票开奖结果 大庆52麻将怎么知道宝 股票期权交易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