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惡魔賢者 > 第104章 被遺忘之物
    普斯頓市立圖書館的面積著實寬廣,唐納德開著靈視,只能先挑著那些地磚火燒痕跡最為嚴重的地方勘察。

    即便是這樣,對于精神力的消耗也是不小。

    在圖書館一樓內側一面被火熏得漆黑的墻壁前停步,一手在胸前橫架著,另一只手撐著下巴,眼前的東西出乎他的意料。

    按照原本的想法,唐納德個人并不覺得過了將近一個月后這里能留下什么有價值的線索,純粹是因為暫時沒有頭緒而進行的嘗試,誰成想瞎貓碰上死耗子這種狗屎運居然讓他遇上了。

    “這是轉運了?”

    唐納德揉著酸脹的眼睛蹲下身,抽出腰間的短刀開始刮蹭地上的黑灰。

    在靈視的狀態下,這里的磚塊與周圍的棕色地磚不同,而是周邊呈現出一層紫色的淡薄熒光。

    刀刃刮去地磚表面結起的塵土與其它積淀物,唐納德發現當初從異徒手里收繳來的這柄短刀意外的好用,一些看上去有些牢固的硬結物很容易就能破開,比起尋常鐵器的效果不知道好上多少。

    當時就從他身上找到了這一件東西,難道不是普通的物件?

    唐納德還真沒特地研究過這短刀,一直都只是將它當作隱形奴仆進攻時的配合道具使用,將短刀放到眼前,吹去上面的黑灰,目光集中于刀面上的特殊符號,伸出食指摁了上去。

    指腹擦過紋路,唐納德故意將精神力傳遞出去,淡藍色的流光漫過花紋。

    嗡~

    一陣奇特的顫鳴聲從短刀上傳來,中段刀面上的特殊花紋發亮,此時將刀刃放置到地磚上,甚至不需要用力,只是橫著掃過去,就將上面的積淀物掃去大半。

    “果然不一般......”

    這刀即使不是奇物,也算得上是一件特殊物品,上次的戰斗如今看來也是有所收獲的。

    將地磚上的東西清理干凈,唐納德再度開啟靈視,此時看上去與之前又有不同,這地磚上存在著一個奇怪的標記,肉眼無法看到,以靈視狀態卻是一清二楚。

    拿著短刀插入地磚間的縫隙,并未遇到太多的阻礙,并不僅是因為刀刃的鋒利,而是這下面本身就是空處。

    抵著一旁的磚石往上翹,左手抓著地面露出的縫隙將整塊地磚掰開,圖書館的地磚長款都接近1.5英尺左右,這翻法還費了唐納德一番氣力,結果在意料之中,這下面存在這一個大約兩個指節深的凹陷。

    只不過并沒有東西存放在其中。

    當初的火災難道就是為了掩蓋這下面的東西?

    蹲在凹陷邊上,雙手在四下邊沿比劃著,想象著當初放在這里的究竟是什么,搜索著腦海中的記憶,莫名的朦朧感突然出現。

    精神開始恍惚,眼前的凹陷不斷閃回。

    只是一瞬間的閃現,眼中空蕩的凹陷中竟是出現了一本封面漆黑的書籍,它就這么安靜的躺在其中,唐納德莫名的深呼吸,不由自主的探出了雙手想要去捧起它,只是在即將觸碰到的時候眼前又恢復正常。

    “漆黑之書......這就是它被發現前放置的位置么”

    唐納德已經能夠確認,當初在這里得到的便是英菲妮塔之前所說被希亞教會捷足先登得到的遺物之一。

    這么看來當初他們四人接受的任務便是來這普斯頓市立圖書館取書了。

    那么問題來了,為什么要找他們四個新人?

    漆黑之書顯然是很重要的一件物品,英菲妮塔也說了,這是格蘭特夫婦留下的遺物之一,無疑具有相當高的價值。

    希亞教會必然不缺人手,這一點可以肯定,不去指使一些不論是在忠誠度還是能力上都有保證的信徒,反而將它作為一個任務交給唐納德四人,其中一定有原因。

    讓唐納德·格蘭特來竊取他父母留下的遺物,盡管當時的他并不知道這件事,這僅僅只是惡趣味嗎?

    之前的夢境中出現過有人勸他參與任務的景象,這證明有人迫切的希望他參與。

    換句話說,非他不可!

    剛才腦海中的回憶也印證了這一點。

    唐納德是親手拿出漆黑之書的人。

    開啟靈視,撫過旁邊石磚表面的紋路,唐納德突然發現了一點,當自己的手指落在地磚上,接觸到的那部分位置周邊原本散發著淡薄光亮的紋路會立刻暗淡下去,變成淡灰色。

    連續嘗試了幾次,都是這個結果。

    “這是什么意思......”

    唐納德有些不解,只能暫時先記下這種現象。

    抬起石磚沖準備將這凹陷重新遮蓋,然而當石磚重新與裂縫合并的瞬間,唐納德卻覺得自己的心臟漏跳了一拍,隨即便感覺空落落的,仿佛是失去了某樣寶貴的東西,又像是有些事情被自己遺忘了......

    本來已經準備站起的身子又重新蹲了回去,唐納德有個很好的方法去驗證自己剛才突然產生的奇怪感覺。

    重新把石磚抬起來,再放下去。

    如此再三。

    唐納德將這股感情確認了。

    “嘶~為什么會有這種感覺,難道是我自己的心理作用?”

    漆黑之書的價值很高,所以當得知前身曾經得到過它并且將它雙手奉給邪教,現在想想覺得可惜.....不對,唐納德自問可惜之類的情緒確實存在一些,但還沒有到患得患失的地步。

    怎么會這樣,個人的情緒怎么會控制不住呢?

    體內的惡魔在作祟,還是說......有其他的力量在試圖提醒他,有東西被他所遺忘了。

    跟這凹陷有關的東西......

    唐納德將石磚擺在一旁,接近著站起身,開始繼續在圖書館內閑逛,唐納德想要驗證自己心里的猜想。

    如果將石磚的蓋上與否作為一個單獨的行為去看待,它是否有可能只是某個前置條件?

    就像咱們喝飲料前得先把瓶蓋擰開,不擰開蓋子,怎么能喝到里面的飲料?

    那么“飲料”是否也在這圖書館當中?( 惡魔賢者 http://www.pcrguj.icu/16_16967/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期货原油配资公司有哪些 福建36选7基本走势图 天天电玩捕鱼安卓版下载 网上正规棋牌游戏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850棋牌金蟾捕鱼apk 追光娱追光娱乐棋牌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情况 600031三一重 福彩开奖号码多少 下载吉林麻将 山东11选5前三直一定 期期精准无错三头中特 星悦广东麻将 腾讯分分彩出号破解 天天捕鱼免费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