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惡魔賢者 > 第78章 金錢與權力(8/24)
    “唐納德,骨靈盤還給你。”

    在路上,斯特芬妮準備將骨靈盤交還,后者接過去,將虹吸骨戒當中剛吸收到的能量全部注入到音波蟾蜍還有龍頭鼴鼠之中。

    上一次在塞爾湖的戰斗讓它們受到了不少損傷,這一次總算收集到了一些能量。

    補充完畢之后又遞了回去。

    “你拿著吧,這一次的事件還沒有結束,我估計還會有一戰,骨靈盤只要在我周圍的一定范圍內,我可以直接使用,所以放你那還是我這都一樣......到了,富豪就是富豪,這宅子在紅崖小鎮算是頂好的吧?”

    達勒先生的宅子并不難找,紅崖小鎮的面積本就不大,這種別墅基本上是一眼就能認出來的程度。

    當然,僅限于紅崖小鎮的地界上而已。

    斯特芬妮看著屋內的燈光,隱約能夠聽見哭聲傳出來。

    直接上前敲門。

    “你好,我們是德明翰政府調查員,這是證件,由于鎮子上發生的特殊事件,我有些問題想向諸位求證。”

    異調局的證件在他們出任務之前就已經分發下來,唐納德給開門的侍者看了眼,不等他通報,大跨步進門。

    大廳內的桌子上,達勒先生的無頭尸體被放在桌面上。

    不只是他,還有一具女性尸體。

    尸體的旁邊圍著一群男女,應該是家中的親人。

    “你們是誰?我們家現在不歡迎外人!”

    有個年輕人看到有陌生人進門,直接就要將他們趕出去。

    “我是德明翰政府調查員,很抱歉在這個時候上門打擾,但是為了紅崖小鎮的安全,請恕我失禮了,我有幾個問題想要求證。”

    唐納德再次說明自己的身份,出示證件。

    “我說過不歡迎外人,請你們出去,現在,立刻!”

    遭到無視的年輕人面色發紅,憤怒的情緒溢于言表。

    “所以我也說了,恕我失禮。”

    隨手一揮,年輕人便在唐納德精神力的控制下后退,踉蹌跌倒在地。

    附近本有些嘈雜的人群陷入安靜。

    “我有理由懷疑達勒先生與兩年前的少女失蹤案有所關聯,本來他才是我的詢問對象,但他死了,所以我決定問你們,放心,只是簡單的提問而已。”

    唐納德清了清嗓子,直接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這簡直荒唐,兩年前的案子,今天來問,還是在老爺剛死的時候,這種行為令人不恥,我要報警!”

    依舊有人對唐納德的做法表達不滿,確實,在這家男主人剛死的時候上門,多少有些挑事的嫌疑。

    “不好意思,警長很忙......我們能加快進度嗎?斯特芬妮。”

    唐納德懶得與這些人講厲害關系,叫了聲斯特芬妮,她的天賦在這種時候總是有奇效。

    “你能告訴我是誰殺了你父親嗎?”

    撩起長發,展顏一笑,坐在地上的年輕人便忘了自己姓甚名誰,普通人根本無法抵抗住她的天賦!

    “我沒看見,但管家說是一個身材高大,穿著灰色長袍的人。”

    兇手確認,就是現在正躺在警局地板上的那位。

    “巴金,你怎能回答他們的問題。”

    旁邊的婦人驚訝于年輕人居然如此順從于這兩個無禮之徒。

    “女士,等問到你的時候才開口,好嗎?”

    唐納德抬手,隱形奴仆直接將她摁到了椅子上,隨即捂住她的嘴,倒沒有傷人,

    “兩年前的少女失蹤案發生的時候,達勒先生與警長先生曾經做過一件壞事,你知道嗎?”

    面對這個問題,年輕人一臉茫然。

    唐納德的目光并不在年輕人身上,而是在斯特芬妮問出這個問題的第一時間掃過了在場眾人,隨即鎖定在一位頭發斑白的老管家身上。

    這本就不是一次對單人的提問。

    “這位先生,請問你的身份是......”

    唐納德走到他的身前問道。

    “我是達勒先生的私人管家。”

    “看來你知道剛才那個問題的答案,對嗎?我和我的朋友,很忙,為了紅崖小鎮,我們已經到處跑了半個晚上,眼下......凌晨1點了,我還想回去休息一會兒,你覺得呢?”

    唐納德拿出懷表看了眼,他確實需要一定的時間恢復自己的精神力。

    “抱歉,我不知道。”

    管家從未想過出賣自己的主人。

    這樣的回答顯然不是唐納德想要的。

    “斯特芬妮,能搞定嗎?”

    唐納德有時候覺得斯特芬妮的天賦其實也還算不錯,盡管在戰斗中很難起到作用,但是在查案時卻相當實用,她的魅惑比任何殘酷的逼供手段都要來的便捷。

    “沒問題。”

    幾次成功的魅惑讓斯特芬妮逐漸有了自信,從年輕人面前起身,踩著普通的皮靴,修長的雙腿交錯前行。

    到了管家面前,輕巧的彎腰,嫵媚的眨眼。

    管家的自控能力會比彭斯強嗎?

    答案是否定的。

    “兩年前,老爺曾經追求一個女孩,他的方法有些偏激......后來我見到老爺與警長經常在一起商議著什么事情。”

    “那個女孩是誰,她的背景,姓名,當時發生了什么。”

    唐納德發問,斯特芬妮重復問題。

    旁邊的人臉色皆變。

    “莉蘿·特納,是鎮子上一個獨居寡婦的女兒,我曾經被老爺委托帶人去偷拍她的照片......除此之外,我不知道......后來那個女孩失蹤了,據說是被鎮子外的怪物襲擊。”

    管家的臉上出現了掙扎,他在回避這方面的問題,但無法逃脫斯特芬妮的控制。

    “莉蘿·特納......唐納德,公墓中的那個空棺槨,墓碑上的名字,莉蘿·特納!”

    “知道了,請問你們有誰認識這張面具的。”

    唐納德拿出從富豪人頭上剝下來的面具。

    “那是爺爺的面具!”

    有個女孩在一旁給出了答案,她的父親趕忙捂住了她的嘴,將她攬進自己的懷里。

    “這么多成年人,最后還不如一個小女孩來的誠實,哼,斯特芬妮,我們走。”

    冷哼一聲,唐納德收起面具離開住宅。

    莉蘿·特納的死與警長和富豪絕對脫不了干系!

    曾經有人在少女失蹤案期間看到有戴著面具的可疑人物,警長和富豪難道就是當年少女失蹤案的兇手?

    按照副警長的說法,少女失蹤案的受害者不論是尸體還是兇手,都沒有找到,最終的定性為不死生物襲擊。

    管家說當時判斷莉蘿·特納為被怪物襲擊,他所說的怪物,有很大可能就是警察局找來替罪的不死生物。

    既然存在著棺槨并且有被移動的痕跡,證明莉蘿·特納的尸體應該就是副警長口中唯一被找回的那一具。

    那么問題來了,為什么偏偏是她的尸體被找回來,棺槨蓋面還被刻下負能量法陣?

    返回警察局,博格洛以及彭斯似乎比他們回來的還要快。

    “警長夫婦全部被殺,警長夫婦沒有子女,他們家中也沒有發現任何線索,我們找不到任何有用的訊息,所以提前返回。”

    博格洛抿了口咖啡說道。

    唐納德將自己得到的情報共享給了他們。

    “我看蘇珊娜說的對,就是他們兩個犯的案,他們一個有權,一個有錢,聯合起來對少女犯罪,然后又將他們的罪行全部推到不死生物上去,如今被人尋仇,就是活該。”

    彭斯聽完,一巴掌拍在桌面上,險些把旁邊的放著的一些文件雜物震下去,斯特芬妮伸手扶了一把才穩下來。

    “這兩個人該死.....”

    捏著咖啡杯的手指收緊,博格洛的情緒同樣有些不對勁。

    這倒是引起了唐納德的注意,這么明顯的情緒外露可不像是博格洛的風格。

    之前鎮上傷亡慘重的信息可沒讓他皺一下眉頭!

    “還是那個問題,如果是復仇,殺人就是,為什么屠殺小鎮居民,收集靈魂能量,現在還要再加上盜尸......只能等副警長還有隊長的調查結果了。”

    唐納德揉著芬格的肚子,閉目養神的同時輕聲說道,也不知道是在說給旁邊的三人聽還是說給自己聽。

    第三波回來的是霍恩還有蘇珊娜,他們詢問了當年所有參與案件的警察,以副警長的命令讓他們毫無保留的開口。

    現在已經是凌晨3點。

    唐納德一邊告訴他們自己的發現,一邊接過蘇珊娜手中的筆記翻看上面的筆錄。

    “這個案子有蹊蹺,首先是失蹤時間,第一個女孩的失蹤時間是3月2日,緊接著是4月5日,4月8日,4月15日,4月20日,其次是失蹤后的尸體尋回,只找到了第一具,時間是在3月28日,并不是意外發現,而是有鎮民看到女孩的母親抱著她往家走,最后,有警員表示曾經在女孩家人的住所當中看到過惡魔籠......我覺得女孩的母親,不是普通人!”

    在做筆錄的同時,霍恩·雪萊保持著思考,并且迅速找到了幾個關鍵點,他再一次展現出了作為一個隊長的能力。

    “第一個女孩,也就是莉蘿·特納,根據目前的訊息來看很有可能是警長還有富豪作案,但接下去的四名受害者,不論是失蹤的時間,尸體的尋回結果,都與第一具不同,如果說事情的真相是警長和富豪在第一個受害者身上獲得了快感,短暫的停頓后瘋狂的連續作案,那么他們的手法難道會在短時間內呈現出兩種不同的結果?”

    唐納德合上筆記,心中已有答案。

    兇手不止兩人!( 惡魔賢者 http://www.pcrguj.icu/16_16967/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赌幸运飞艇有人赢钱吗 新疆11选5彩票控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2336 新疆11选5开奖一定牛 35选7开奖号码是 湖北30选5基本走势图 海王宝藏怎么刷金币 南昌麻将免费下载 欧冠2019冠军 豪利棋牌备用网址 股票公式涨停 打字赚钱是什么网站 深圳福彩走势图 178棋牌财神捕鱼 四川麻将真人版 哪些股票值得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