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惡魔賢者 > 第208章 新的旅程(本卷終章)
    12月初,德明翰逐漸從新式飛空艇墜毀后的動亂中恢復。

    隨著圣女會的覆滅,經由他們之手扶持起來的大部分人不可避免的走向某個早已設定好的特定結局。

    但這并不意味著全部,總有那么幾個人是特殊的。

    譬如康納利?歐文,現任德明翰警察局局長。

    他是現在的德明翰英雄,在新式飛空艇造成的災難中力挽狂瀾,又在接下去的一段時間內主持大局,穩住了德明翰的局勢。

    民眾們崇拜他,以他為榜樣,甚至于一些社會上的閑散文人開始為他寫一些贊美詞或是個人的傳記,據說一些報社甚至已經登門拜訪,希望獲得那連個影子都沒見著的康納利?歐文個人傳記出版權。

    這樣的人,他自然不能莫名其妙的消失,他得繼續站在臺面上。

    所以康納利?歐文今天收到了來自塞彌爾的家宴邀請。

    相較于來時的前呼后擁,當康納利真正的走進加西亞家族宅邸,他那挺拔的脊梁便不由自主的彎下去,雙手有些不自覺的搓手,這種習慣上的錯誤本該是經過嚴格培訓的他絕對不會犯的失誤。

    圣女會的消失,他察覺到了,自己那些所謂的“同事”,一個個請辭,生病.....真正原因他自然清楚的很。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只是他能被選來當這個康納利?歐文的替代者,自然也是有些腦子的。

    他明白,這時候逃跑才是死無葬身之地,他的護身符,便是作為警察局局長的康納利?肖恩的這個身份。

    所以在接到家宴的邀請函時,他毫不猶豫的來了。

    锃亮的皮靴踩在紋路各異的棕紅色石磚上,空曠的廊道內響起清脆的啪嗒聲。

    許多人認為這種有節奏的響動很好聽,但在康納利的心里,這種聲音大約與死亡的喪鐘差不了多少。

    當他走到書房前,門口沒有任何護衛,精致的木門虛掩著。

    臉上有冷汗垂掛。

    可能是因為心虛,又或是其他的情緒,他直接推開了門,目光下意識的掃過整個書房。

    第一眼看到的自然是坐在書桌后面,手里正拿著一份文件的塞彌爾?加西亞。

    有個身材高挑,氣勢凌厲的年輕女人正坐在書房窗臺上,一條腿搭著窗框,這在市長面前自然是極為失禮的行為,但她依舊這么做了。

    有個背對著自己的男人,身前似乎擺放著一張地圖,正用鉛筆和量尺在上面勾勾畫畫。

    還有一個站在書架前的男人,臉上帶著機械面具,手里則是拿著一架船只模型仔細打量著。

    除了市長以外的三人他都沒見過,但這幾人存在的書房,卻給了他巨大的壓力。

    他心里突然升起一層明悟。

    這幾人才是如今德明翰真正的頂層人物,他的命運,在他們的掌握之中。

    他們都沒有說話。

    事實上真正看著康納利?歐文的,只有市長先生而已。

    “......您召喚我,有什么事嗎?”

    極短時間的沉默,可能只有3秒不到,康納利往前一步,單膝跪地,右手肘搭在膝蓋上,垂著頭,輕聲問道。

    這一跪,這一問,意思再明白不過。

    從現在開始,他不再是警察局局長,只是眼前這位大人物手底下的一個仆從而已。

    “哎~你一個歐文家族的家主,怎么能跪著呢。”

    塞彌爾手里拿著鐫刻有加西亞家族徽記的戒指,這是他剛從另一個“塞彌爾?加西亞”手里拿回來的。

    說歸說,卻全然沒有過去扶的意思。

    眼前這要是真的康納利?歐文,自然不會跪,而他既然跪下了,那就沒有去扶的道理。

    “在您面前,我又有什么資格站著......”

    心知對方是在挖苦自己,他又哪敢回一句嘴。

    “放心吧,你不會死,現在德明翰還需要你......給你個任務,辦好了,不殺你。”

    塞彌爾實在沒有興致跟這種人多聊幾句。

    “您說。”

    “這位是南希?愛德華小姐,她會成為下一任的警察局局長,你明白吧?”

    “我明白!”

    南希?愛德華,聽到這個姓,他就明白了。

    “看來他們選你坐到這位置上,還是有些道理的,之后你就聽她的,當然,在外面,你依舊是警察局局長......去忙吧,歐文先生,真等著我給你辦一場家宴?”

    “感謝您的寬恕,我不會讓您失望的。”

    這命算是保住了,康納利?歐文戰戰兢兢的退出去,臨走前還躬著身關上門。

    做足了下屬姿態。

    “我可沒說要當警察局局長!”

    等人走了,南希才開口說道。

    “只是暫時的,南希,我知道以你的能力肯定不會滿足于停留在德明翰這地方做個警察局長,但如今不論是異調局還是警察局,實力都是大打折扣,不瞞你說,德明翰現在是最為虛弱的時候,需要你這樣的高端戰力鎮守德明翰。”

    德明翰不同于其他城市,由于海外群島的存在,這里的異徒數量遠超其它地區,如果沒有強大的異徒鎮守,原本在兩位支配級強者的壓制下建立的秩序就有可能被人破壞,經歷了這一場動亂的德明翰短時間內經不起再一次的摧殘。

    “兩年。”

    南希只會在德明翰停留兩年,她睡了太長的時間,好不容易醒了,自然要出去好好看這個世界。

    “足夠了,我們已經找到道爾頓?瓦倫藏起來的煙花實驗資料,這兩年正好也可以用來修復你現在身體因為煙花實驗而造成的缺陷,在那之后,你去哪我們都不會攔著。”

    兩年的時間,足夠他們再招收培養起一支新的異徒隊伍。

    更何況他們沒權力也不愿意去要求南希做什么。

    “算算時間,現在達倫閣下應該快到德明翰重型監獄了吧?”

    坐在塞彌爾對面的沃爾什看了眼懷表,將話題轉移到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上。

    “唐納德?格蘭特居然就是當初幫助安東尼?霍普金斯的人,呵,要不是他提出這個條件,或許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當初一夜之間改變輿論走向的人居然是他。”

    政府讓唐納德開條件,他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將安東尼放出來只是清單中的條目之一而已。

    當時為了安東尼?霍普金斯的事情,政府可是費了不少功夫才將事情壓下去,因此塞彌爾對這件事也是耿耿于懷。

    “唐納德這個人的能力,似乎強的有些過了頭......到時候他要是發現事情的真相,你們就不怕他回來報復?”

    南希伸手挑著窗戶上的鎖扣,突然轉過頭來有些促狹的問道。

    “真相?我們告訴他的就是真相,南希,你要記住,我們的目的,只是為了清除圣子帶來的威脅而已,做出這種行為只是逼不得已罷了。”

    對于南希的問題,弗恩放下手中的船只模型,轉過來鄭重其事的說道。

    “唐納德這個人,我跟他打過幾次交道,之前還算是盟友關系,別看他現在似乎很好說話,你們準備的手段都沒用上他就妥協了,但那是在他覺得有利可圖并且自己能完成任務的前提下,我還是得提醒你們一句,千萬不要小看他,這家伙發起狠來,當初可是連殺我的心都有。”

    回想自己重新掌控身體后與唐納德見的第一面以及后續在船上感受到的他身上的詭異氣息,南希便下意識的有些皺眉。

    南希從未小看過唐納德。

    這個男人,身上藏著某些連她都看不透的秘密。

    “不用爭這個,你們兩個說的都有些道理,咱們確實有些私心,但圣子的問題卻是也得靠正義神殿的人解決,至于他們解決這個問題之后拿那具身體做什么,自然不是我們能管到的,所以說那時候發生的事情,跟我們無關,我們給出的只是一個選擇,正義神殿里的教宗怎么選,那是他的事情,事后唐納德就算真想報復,又怎么可能找到我們頭上。”

    重新拿起桌上的文件資料,上面是唐納德的所有資料,包括其在皇家德洛林當助教時的登記表和他進入異調局時填寫的資料。

    “霍恩那邊怎么樣了?”

    唐納德負責的是封印著圣子靈魂的茱莉亞,而收容著圣子身軀的蒂凡尼自然也需要有人護送。

    “很順利,那是我們早就準備好的隊伍,隨時可以出發。”

    波爾什將筆尖從地圖上放開,音調有些沉悶。

    “跟他說過注意事項嗎?”

    “當然,圣子的身體交給正義神殿之后,必須趕在祭典開始前離開......就這么多,我囑咐他保密了。”

    霍恩是計劃參與者之一,自然有資格知道更多的信息。

    更何況這隊伍里還有塞彌爾的女兒。

    說到底,這世上是不存在絕對公平的。

    至少他們告訴唐納德的事情里沒有上邊的“注意事項”。

    “那就好,等這兩隊人先后出發,我們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接下去就看命運的安排。”

    起身拿著資料靠近書房內的一個小型炭爐,掀開蓋子將資料斜著塞進去,

    看著里邊的紙頁被火星子點燃,火焰順著邊角騰起,映照著塞彌爾的臉。

    另一邊,馬克?達倫已然從德明翰重型監獄離開,回到他來時乘坐的那艘沒有任何特殊標志的船上。

    發動機已然啟動,船只卻沒有向著德明翰駛去,而是前往奧斯威海上的某處。

    換了一身新衣服的安東尼看著馬克?達倫,他現在還沒弄明白究竟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能讓副市長親自來接他出獄。

    “恭喜你,霍普金斯先生,在格蘭特先生的要求下,你自由了,這是給格蘭特先生的東西,待會兒請你轉交給他。”

    馬克?達倫將手提箱遞向安東尼,并直接說明了緣由。

    “唐納德答應你們什么條件?”

    安東尼自然不會以為政府會平白無故的將他這種犯人放出來。

    “條件?不,這只是一場合理的,各取所需的交易而已,你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待會兒見到了格蘭特先生,你大可以慢慢問他。”

    馬克?達倫說到這便不再多說,而是跟安東尼兩人就這么站在甲板上。

    大約行駛了半個小時,前方就又出現了一艘船。

    唐納德,莉蘿,斯特芬妮以及茱莉亞都在上邊,還得再加上一個芬格。

    唐納德和斯特芬妮還在向著他招手。

    兩船相遇,安東尼順理成章的登上了唐納德所在的船。

    “格蘭特先生,你要的東西都在那手提箱當中,其中還有一份我們為你準備好的地圖,上面標識出了你要前往的目的地所在的位置以及可供參考的最優路線。”

    之前唐納德在給政府的清單里可是列出了不少條目,后面兩邊又是討價還價了一番才最終定下來。

    “麻煩你了。”

    唐納德接過手提箱,與這位老人握了握手。

    “真正辛苦的是你,我這才走多遠,預祝你旅途愉快。”

    馬克?達倫說完便退了回去,隨著船只的離去而消失在甲板上。

    “唐納德,你這是答應政府什么事了,副市長都對你這么客氣。”

    安東尼雙手摁著船舷,呼吸著海上的空氣,絲毫不介意海風吹亂他已經有些長的頭發。

    “只是答應他們把一個靈魂送去正義神殿而已。”

    “把一個靈魂送去正義神殿......而已?”

    安東尼就算是在非信仰區長大的,對于正義神殿這個稱呼還是知道其中意義的,聽祝覺說的這么輕描淡寫,咂了咂嘴又接著說道,

    “我現在覺著被關在重型監獄里的感覺還算不錯。”

    “那要不我跟副市長申請一下再把你關回去?你要是愿意,多關幾年也不是不行。”

    唐納德挑著眉笑道。

    “哈哈,那還是算了,我可不想整天吃土豆和魚餅,這趟旅行看來是非去不可了......經費總是充足的吧,常聽人說這內陸地區可有不少神奇的地方,比海外群島還要稀奇古怪,這一路上,說不定還能去見識一下......在一個地方待久了,總得去看看外邊的世界。”

    安東尼攬住唐納德的肩膀,空著的另外一只手捋過自己的頭發,兩人的視線都望著遠方。

    “看看外邊的世界......有點意思,那咱們就好好看看!哈哈哈~”

    唐納德驀然大笑出聲。

    (本卷終,下一卷:神隕)( 惡魔賢者 http://www.pcrguj.icu/16_16967/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刘低温单双20码期期中特 德州原油期货配资公司 上海一天天彩选四 贵阳捉鸡麻将怎么打初学图解 中迪投资股票 东成西四肖八码精选资料 大唐盛世官方 福建22选5走势图带坐标 黄大仙精准玄机资料 麻将棋牌神助手是真的吗 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 nba老板 浙江快乐彩任选3技巧 真人打麻将四人 贵州快3号码和值推荐 手机足球网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