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惡魔賢者 > 第37章 強盜的蹤跡
    通過弗朗西斯的供述,唐納德得知自己的空間戒指是被一群強盜誤打誤撞的拿走,

    為什么說是誤打誤撞?

    因為這些人似乎并不知道它是一枚空間戒指,純粹只是它碰巧就在床頭柜的抽屜里,又被專門存放,而他們又是一群習慣了掠奪的家伙罷了。

    “現在的局面下,讓我們暫時拋開偏見與矛盾,不管怎么說,現在我們三方的目標是一致的,那就是抓到這伙強盜,到時候閣下拿回你的東西,路德隊長可以從他們身上獲知那批武器的來源,而我也可以保護德爾奇莫周邊的村鎮不再受這伙窮兇極惡的強盜的侵害。”

    杰奎琳邊說著,邊拿起掛在脖子里的晨光教派的徽記放在嘴前親吻,作為一名使徒,做出這種動作意味著她會以自己的信仰作為憑依對她說的話負責。

    作為相鄰的兩座宗教城市,路德對于晨光教派使徒們的一些行事作風也有所了解,略有遲疑之后雙手舉起腰間的銀色小錘說道:“為了科爾塔,鐵匠之王,請為吾等帶來希望。”

    這是工藝與鍛造教派戴有宗教性質的宣誓方式,不算太莊重,但現在這狀況也不允許他們去找個教堂來一次禱告。

    “我還是那句話,我只想拿回我的東西。”

    唐納德看著杰奎琳和路德的動作,實在是有些尷尬,心說要不自己也臨時想個動作,畢竟他們都做了,而他沒有信仰,又不好意思什么話都不說,可想了想又怕自己編個工作正好跟其它宗教的行為重合,到時候估計又是麻煩,想了想只能干巴巴的說了一句。

    “根據弗朗西斯所說,這伙強盜為了躲避晨光教派的追捕,躲藏在科爾塔的下水道內,而科爾塔的下水道網絡范圍幾乎遍布整座城市,我們暫時也沒有精準定位的方法,只能依靠地毯式的搜索......”

    “等等,我雖然是第一次來到科爾塔,但也知道這座城市的規模與德爾奇莫相差不大,地毯式搜索?這下水道網絡四通八達,如果算上對方刻意避開我們躲藏以及中途突然逃回地上的可能性,你準備找上幾個月?”

    所謂的地毯式搜索,聽上去像是多么堅決的決定,其實說白了只是因為實在沒有其它選擇所以才用這個實際上根本算不上解決方法的行動而已。

    唐納德自然不可能在這里停留太長的時間,他的時間雖然充裕,但那也是相對而言,三五天可以接受,十天半個月卻是怎么都不行的。

    “閣下有更好的方法?”

    杰奎琳并沒有因為唐納德的打斷而表現出氣憤,她其實也期望能找到更好的辦法,她是晨光教派的騎士長,她要守護的是德爾奇莫,自然也不想在其它教派的城市內停留太久。

    “倒是有些想法......弗朗西斯,既然你跟他們一起參與了昨晚的謀殺行動,那么之前應該跟那伙強盜見過面,這一點你不否認吧。”

    做事可不能光靠一股子莽勁,有些時候找到竅門才能事半功倍,這是唐納德早就明白的道理,在他看來現在破局的關鍵就在眼前這個內鬼身上。

    “我確實跟他們見過面,但在行動之前,我只是跟其中一人聯系而已,其它幾個人是昨晚才碰見的......光線很暗,我只能勉強記起其中幾人的面貌。”

    弗朗西斯此時正躺在地上,右手的五根手指血肉模糊,聽到唐納德在詢問他,立刻半坐起身,一股腦的將自己知道的答案全說了出來,生怕左手也受到同樣的待遇。

    “我不需要你告訴我他們的樣子,我想問的是你在跟那些人見面的時候,注意過他們身上的衣物么,臟不臟?有沒有臭味?”

    唐納德的問題跟閑嘮家常差不多,但其中卻有不尋常之處。

    “這......他們身上確實有奇怪的氣味,但衣服不臟,我跟碰頭那人見過幾次,他全程都蒙著面,身上的衣服每次都是不一樣的。”

    “哦?你的意思是他換衣服?”

    聽聞接頭的人時常換衣服,唐納德嘴角便有些上揚的弧度。

    “我明白了,閣下的意思是他們在下水道待久了身上難免有贓物,所以會出來買衣服,想要買到干凈的衣服,自然就要去成衣店,我們可以拿著他們的繪像去城里詢問,這就可以縮小搜尋范圍。”

    路德自認為明白了唐納德的想法,搶過話頭,試圖重新掌控局面。

    “他們要是一次性買了大量的衣服進去換呢,在下水道里只要待久了就會產生嗅覺疲勞,衣服臭不臭自然無所謂,只要干凈不就行了?”

    唐納德瞥了眼路德,換做是杰奎琳,他或許還會考慮下她的感受委婉些說話,既然是這位剛有過沖突的人,他也就沒了客氣的想法。

    “閣下的意思是......”

    “食物!”

    唐納德張嘴說出了一個名詞,緊接著解釋道,

    “這些強盜既然熱衷于換干凈衣服,那就證明他們其實對于自己個人衛生很在意,既然如此,他們就不可能為了隱藏行蹤而依靠下水道當中的蛇鼠等野獸過活,他們肯定要吃新鮮干凈的食物,衣服可以存放,食物可不行!”

    如果換做是專業的潛行者,他們只要決定在某個地方躲起來,那就會真正的做到隱匿一切的行蹤,這伙強盜要真能做到這一步,唐納德可能也只得去下水道碰運氣。

    索性這些人顯然沒有這份覺悟,習慣了燒殺搶掠帶來的優渥生活,跑去下水道吃苦.....忍著臭味可以,要他們幾天不洗澡也行,但身上這衣服一旦被下水道內的潮氣沾染,造成他們渾身發癢,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更別說科爾塔是座工業城市,下水道里盡是工業污水,在這里生活的動物身體內藏著多少化工原料他們心里也有數。

    萬一食物中毒,沒被晨光教派的使徒殺死,反而被一只老鼠給毒死了,找誰說理去?

    “他們不會蠢到每餐都到地面上去吃,畢竟他們身上的味道太重,經常聚眾出現很容易引起注意,所以這些強盜每次只會派出一到兩名成員出來采買食物。”

    “他們處于下水道,而自出口的位置大多在城市街道上,為了防止被發現,他們自然不可能從這一類位置的出口回到地面,所以挑選的肯定是一些巷道內的位置而且多半是深夜出去。”

    “找到他們的辦法很簡單,路德隊長應該能獲得科爾塔警察局的幫助,只要查清楚科爾塔市內有多少家深夜還在營業的餐館,詢問里邊的店長是否見過渾身有奇怪氣味的人大量打包食物,然后要做的就是蹲守,等他們自己上門!”

    商量到最后無疑成了唐納德一人的獨角戲,敏捷思維讓他在很多事情的思考上往往先人一步,自然而然就能把控局面。

    “我明白了,我立刻去聯系警局,有什么發現我會聯系杰奎琳隊長,請保證你手里的通訊器隨時開啟。”

    從腰間拿出一個有著電路和機械構造的機器,跟唐納德在德明翰拿到的通訊器在外形上有些差別,這個看上去更精致一些。

    “我們等你的好消息。”

    唐納德在這可沒什么人脈,這些事當然得交給路德隊長去做,而杰奎琳作為唯一一個有通訊器的人也就留在了他們的身邊。

    工匠的家人沒多久到了工坊,這邊的事情自然是交給這些人去處理,唐納德一行人則是在附近找了個咖啡館等消息。

    “剛才路德隊長在場,我不方便問,現在人不在了......能不能告訴我這座城市究竟發生了什么?”

    這座城市給唐納德的感覺十分怪異,而這一份特殊的感覺來自方方面面的事情,譬如剛來第一天晚上的夢境,還有這里的民眾們的精神狀態,好好的一座城市,卻給人一種死氣沉沉的感覺。

    “這......我不方便說。”

    杰奎琳顯然知道些什么,但又怕隨便說出口造成什么不好的影響,臉上帶著躊躇,手指摩挲著咖啡杯的邊沿,讓熱氣在自己的手指間繚繞。

    在別人的地盤上說他們的壞話可不是個好想法。

    “你給我介紹的工匠,讓我空間戒指沒了,這可不是報恩該有的做法呦,要不是你給我的印象不錯,還在幫我找回戒指,否則的話......當然,我也就是隨口說說,你別往心里去。”

    像是不經意間提起這些事,唐納德手里拿著銀色調羹攪拌著咖啡,臉上的表情沒變,身旁除去茱莉亞之外的三人卻將目光轉向了杰奎琳。

    壓力就是在這種無形間的視線壓迫下產生的。

    事實如此,唐納德是看在杰奎琳的面子上才答應這個工匠那么多的條件,結果就因為他說的三天不能打擾,今天過來一看,人沒了不說,戒指也沒了。

    唐納德能找誰?

    責任最大的可不就是杰奎琳嘛。

    “好吧,我說......還記得我上次跟你們說的夜間最好不要外出活動嗎?事實上近幾個月科爾塔市內有相當一部分人出現了精神錯亂的現象,有人說自己曾在晚上看到城市的房屋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在搖擺晃動,有人說自己目擊了流浪漢被黑色的觸手拖進陰影后消失不見。”

    “事實呢?”

    唐納德自然不會去相信一些普通人的言論,既然這種現象普遍出現,工藝與鍛造教派作為這邊的管理者,肯定要去調查。

    “據說還沒有查到原因,一方面確實是沒什么線索,光靠那些人的口述根本無法追查,另一方面......工藝與鍛造教派內部出現了嚴重的分歧,我是指教派理念上的分歧,而不是位于科爾塔的教派分部內部的爭端,”

    “教派理念分歧......工藝與鍛造教派既然能成為萊恩帝國承認的正統教派,存在的時間應該不短吧?”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一個教派存在的根本就是他們的教義,靠教義去吸收信徒,也靠教義去鼓舞信徒們,還要靠教義來管理整個教派,制定未來發展的方針。

    在唐納德看來,一個成熟的教派的首要條件就是他們有一整套完整的教義,萊恩帝國同樣也不可能去批準一個連教義都自相矛盾的教派管理一座城市的宗教信仰,那是給自己找麻煩。

    “你誤會了,不是教義出了問題,而是理念出現了分歧......當然,如果這個分歧繼續擴大,很可能會影響到教義。”

    正說著,杰奎琳注意到唐納德臉上的淡漠,意識到他并不關心這件事,暗自松了口氣的同時又轉移話題,

    “我挑重點說吧,德爾奇莫和科爾塔兩座城市當中出現了一伙強盜,就是我們現在正在追查的這伙人,他們手中出現了一批極為特殊的槍械,情報顯示他們是從科爾塔拿到的這批武器,教士的傷口就是那種槍械造成的,我......有人懷疑是工藝與鍛造教派內部的人打造了這種武器,如果這一點被證實,到時候會很麻煩,也正是因為這件事,路德隊長才會那么敏感。”

    本該是守護民眾的教派卻給強盜造槍,那還了得?

    險些說漏嘴的杰奎琳有些尷尬的撇過頭拍了下自己的嘴巴,又重新轉回去,若無其事的將頭發收束到耳后。

    這一幕唐納德自然看在眼里,不過也沒有多說什么。

    他現在正用精神力跟幾個同伴溝通。

    “待會兒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要去下水道,很大幾率會有戰斗,安東尼跟斯特芬妮你們兩個就別下去了,我需要你們留下來保護茱莉亞,而且馬車上的貨物也得有人看著,到時候我跟莉蘿過去就行。”

    茱莉亞的安全是首要考慮的,唐納德這點主次還是能分清的,下水道地形復雜,指不定會有什么埋伏,把茱莉亞帶下去要是出什么意外,到時候可沒有后悔藥吃。

    如果只是他跟莉蘿,真到了危急關頭,唐納德會次元跨步,莉蘿完全爆發也有覺醒巔峰的戰力,再加上其它的幫手,想跑肯定沒有問題。

    “好,聽你的。”

    “我沒有意見,你們注意安全。”

    安東尼和斯特芬妮對于唐納德的指示并無異議。

    商量完畢,接下來便是等工藝與鍛造教派那邊的消息。

    大約兩個小時之后,伴隨著電流聲從杰奎琳放在桌面上的通訊器當中響起。

    地方找到了!( 惡魔賢者 http://www.pcrguj.icu/16_16967/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宝博游戏官网 股票怎么玩杠杆 同花顺广西棋牌游戏 35选7对奖 街机竞技捕鱼官方下载 广东36选7好彩一走势图 75秒极速赛车是谁开的 王牛王中奖结果网站 幸运赛车官方网 平特一肖是多少倍率的 燕赵风采排列7 捕鱼达人3 厚朋温州麻将官网 姚记棋牌? 黑龙江11选五助手下载 二分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