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惡魔賢者 > 第34章 酒會前的思索
    酒會的舉辦地點是在奧德里奇伯爵的家族莊園。

    不同于瑟維特·塔羅斯將自己的莊園修筑在雷納斯市內,追求的是小而精致。

    當然,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瑟維特知道自己可能在雷納斯待不長久,隨時準備換地方,所以也不覺得建造一座大型莊園有什么必要。

    相比較而言,奧德里奇伯爵更加看重瑪塔市外的毗鄰錢納森河的廣闊平原,將家族莊園建造其上,他所追求的無疑是足夠的氣派與排場。

    至于原因,據說是這位伯爵非常喜歡“彰顯”自己家族的尊貴,而瑪塔市內的建筑用地在他看來實在是狹窄,所以特地選擇建造在這片空曠的平原上,為的是能讓每一個路過此地的人都能第一眼看見莊園中的那座古典雅致的貴族城堡。

    而佐證這個猜測的則是這位伯爵在過去幾年里斥巨資在莊園周圍種上了幾英畝的郁金香,每到郁金香花季的四五月份,他就會頻繁的邀請東德郡內的所有的貴族前去莊園參加一場盛大的酒會。

    因此這座莊園又被稱為郁金香莊園,奧德里奇伯爵同時也有了郁金香伯爵的稱號。

    傳聞他本人對此似乎也是頗為滿意,偶爾有新聞社采訪他時都會被要求以郁金香伯爵的名號登上報紙版面。

    距離酒會開始還有20分鐘時,唐納德乘坐的專車總算是來到了這座莊園附近。

    跟他們同一時間過來的人似乎有不少,至少在長數百米的主干道上,唐納德看到了不少豪華馬車以及轎車,大都緩緩而行。

    看著那些偶爾交錯而過的車窗內的人和他們所乘坐的以往在雷納斯極少看到的交通工具,唐納德不由自主的開始思考自己是否真的準備好一輩子跟這些人打交道,或者說以后一直作為瑟維特·塔羅斯活下去?

    且不論自己能不能適應這個貴族的身份,戴著一張面具的生存真的是自己想要的么。

    雷納斯很重要,這一點不假。

    但用別人的身份和容貌生活,他心里總覺得是別扭的,沒有人愿意戴著面具生活一輩子。

    而且這其中本身就蘊藏著一個巨大的隱患。

    如果真的有一天,他的身份被人通過某種他聞所未聞的方法發現......這不是杞人憂天,而是唐納德接觸過太多這個世界的奇幻事件,他不得不在意這種情況。

    要給自己留一條后路。

    不,與其說是后路,應該說是一張足夠大的底牌。

    一張屬于唐納德·格蘭特,而非瑟維特·塔羅斯的底牌!

    一念及此,唐納德立刻就開始在腦海中試著對自己現有資源條件進行分析。

    ......

    “好美啊!”

    穿著一件深紫色華美長裙的斯特芬妮倚著車窗,望著窗外的郁金香花田,作為一個女人,對于這些艷麗而又不失優雅的花卉總是沒有抵抗力的,更何況這是大片花田。

    不得不說這位郁金香伯爵在排場方面絕對是唐納德到目前為止見過的最為考究的人,大抵是為了讓人全天候都能看到這幾片花田,他甚至在其中專門打造了等身高的各類獸形雕像,或是頭頂,或是高舉著照明燈具。

    “到底是東德郡唯二的伯爵,而且他還不是治安官,這么一想,那位古斯塔夫伯爵的家族莊園估計比這還要夸張......”

    唐納德摩挲著手指上的空間戒指,瑟維特擁有的空間戒指要比他原來的那枚空間大上許多,所以在獲得這份戰利品之后,他自己直接就戴上了,而原本的那枚則是被他送給了斯特芬妮。

    “瑟維特少爺,待會兒我會在城堡東北方向等您,那是專屬的車位。”

    前來參與酒會的人數量可不少,各色車輛不出意外的話是要將城堡附近的空地停滿的,這時候像是唐納德這種級別的客人自然會有特權。

    “嗯,我知道。”

    唐納德這時候正在回想自己之前看過的有關于這場酒會的資料,因為記憶碎片還沒有吸收到這一部分,所以他得提前預習一遍流程以確保自己能在正確的時間做正確的事情。

    沒辦法,對于這個時代的貴族而言,除開那些五花八門的俱樂部以及私底下的小型酒會,這種由大貴族主持舉辦的酒會仍舊被視為最為常見的社交場所。

    也正因為如此,幾乎每一個參與酒會的人在這種情況下都要注意自己的言行禮儀,而身份越是尊貴的人越要在意這方面的事情,否則在場的可都是同一個郡中上流社會的人物,誰也不想讓自己在那么多人面前出丑,那對于個人名譽的打擊是非常大的。

    所幸這是一場以社交為主題的娛樂酒會,所以整個流程相對較為寬松,除了中途的舞會,小型拍賣會等少數幾個需要大部分共同參與的活動以外,其它時候都是自由時間。

    等到車輛愈發靠近,奧德里奇家族城堡終于在唐納德的面前展現了它的全貌。

    瑪塔市作為一座宗教城市,唐納德本以為作為其中掌權者家族的奧德里奇家族城堡也會隨大流的頻繁采用哥特式的建筑風格。

    然而等到真正看到它,唐納德才發現這座城堡是典型的羅馬式建筑,哥特式設計只是在其中占據了一小部分的空間。

    具體的建筑設計一時間唐納德也說不上來,但僅僅只是外觀給唐納德的第一印象就是敦實厚重,均衡安穩的感覺,搭配上周圍的郁金香花田,無疑就有了一股低調且奢華的美感。

    “瑟維特,我有點緊張......”

    盡管在路上不斷的調整自己的心情,真到了城堡附近,斯特芬妮還是免不了覺得緊張。

    沒辦法,唐納德可以在通過吞噬記憶碎片來獲取各種貴族的禮儀知識,而她卻是個地道的平民出身,別說貴族禮儀,這種酒會她壓根就沒參加過。

    一直以來她接觸的人當中比較熟悉的貴族就是霍恩·雪萊,后者又是個不太注重這方面的人,后來又是跟著唐納德“走南闖北”,現在突然要讓她扮演一個儀態優雅的貴族小姐,其中的困難程度可不小。

    可她又不愿意讓唐納德一個來參與酒會,那會被別人認為他是個不受歡迎的人,至于讓他帶別的女伴......那就更不可能了。

    所以最近一周她都在惡補這方面的禮儀內容,現在到了真正的“實戰”,自然會緊張。

    “美麗的女士,請你記住,你是我的女伴,在這個酒會里比你身份更高的女人可能只有奧德里奇夫人,答應我,展現出你的自信,好嗎?”

    唐納德此時已經繞到了另一邊,幫斯特芬妮開門的同時輕聲說道,

    得到鼓勵的斯特芬妮干脆使用情緒天賦直接給自己來一次最大化的自信情緒激活,邁步跨出車門時,她仿佛又變回了那個與杜尼斯家族談判時的冷艷女人。

    “哼,交給我吧,我要讓這座城堡里邊的所有人都知道,你的女人是最漂亮的!”

    輕哼一聲,打著轉的尾音還未散去,斯特芬妮的手掌便已經伸進唐納德的臂彎,深紫色的長裙勾勒出她的完美身材,行走時顧盼間的風情更是讓周圍不少男人側目。( 惡魔賢者 http://www.pcrguj.icu/16_16967/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捕鱼达人联机版下载 互联网行业 富贵棋牌最新版 西部数据股票 欢乐真人麻将赢话费 准确一期一码 浙江20选5超长走势图 河北燕赵风釆20选5走势图 双色球红球的关系吗 好彩1怎么买 今晚一码大公开资料 黑龙江22选5开奖数据 双码跟指什么数字 北京快乐8官方平台 双色球对称码速查表 大庆麻将群 15选5开奖走势图